一位高鐵工長的三個人生抉擇
2020年06月17日14:28

原標題:一位高鐵工長的三個人生抉擇

中新網哈爾濱6月17日電 題:一位高鐵工長的三個人生抉擇

  關明月 中新網記者 史軼夫

  哈佳鐵路,是我國最北的高寒快速鐵路。中等個、黑臉膛、虎背熊腰的周洪濤是哈佳鐵路方正線路車間的一位80後線路工長。作為連續多年的段勞模,又是第一代哈佳鐵路“墾荒人”的周洪濤,在別人看來卻有點“傻氣”,因為他的三次人生抉擇,一比一次差,一處比一處苦。

  周洪濤原來在哈爾濱工務段哈爾濱線路車間,每天在哈爾濱站工作,令很多同事羨慕。兩年前,不安分的他“要去高鐵看看”,於是選擇了離家170KM的哈佳鐵路方正工區。在這裏,每天除了五六個小時的睡眠,他就不停地用數據分析線路動靜態數值,研究維修方案。每天嗓子都是沙啞的、眼裡也佈滿了血絲。憑藉科學維修方法,三個月就把工區二十幾處設備不良,控製在二三處之內,車間幹部職工對他欽佩不已。

  不久,周洪濤又自告奮勇,調到離家190KM、被職工們戲稱為“魔鬼訓練營”的得莫利工區。這裏的線路位於地質斷層帶上,一年365天,職工有360個夜晚要上道,維修內容都是手持70斤重的內燃衝擊搗固鎬“噹噹噹”地把軌道下部的石砟夯實抬高。“一個夜班,胳膊和肩膀被震得不聽使喚,彷彿不是自己的。幸好,周工長不停地替換我,帶我度過適應期。”“哪裡薄弱就去哪裡,從不講困難。為了得莫利工區的設備質量,周洪濤整個人瘦了20斤。” 提起周洪濤,青工沈宏博一臉欽佩,車間主任李平宇的話裡透著心疼。

  去年8月,周洪濤再次“臨危受命”來到離家210KM、全段最遠、條件最為艱苦的高楞工區。當時,工區吃水靠挑,十天半月才能洗個澡,一種名叫“刨锛”的飛蟲攆著人咬。“越是艱苦越向前。”周洪濤為每位工友購買了細密網眼的防蚊帽,外出巡檢高鐵護網時,幫每個人把袖口、褲腳一圈圈綁好繫牢,防備“草爬子”叮咬。山溝林木茂盛不透風,體重180多斤的他總是走最前面,後背都是白花花的汗漬,衣褲能擰出半斤水。

  冬季,大雪封山看不到路。一次,工程汽車在哈佳鐵路218KM處陷入齊腰深的雪窠子,周洪濤跳下汽車,帶領工友在近1米深的雪坑裡死命地用手推、用肩扛。“‘維修天窗’馬上開始,周工長急眼了,零下30攝氏度的天,直接把自己的大衣脫了,墊到車軲轆下,喊著號子往出推,5噸多的汽車救了出來,他卻手腳凍僵,鞋里灌滿了雪,襪子能攥出水來。”工友劉福軍回憶說。

  由於工區地處山坳,手機信號時斷時續,他得爬300米陡坡,才能接起兒子“爸爸、爸爸,你什麼時候回來?”那帶著哭腔的電話,這位樸實的漢子總是違心地說“再過幾天。”疫情以來,周洪濤在工區住了近60天,類似的話不知重複了多少遍。妻子盧夏心痛地埋怨他“別人都往城里奔,你咋總去邊遠、艱苦的山溝!”周洪濤卻安貧樂道:“這裏條件跟賓館似的,夏季有空調,吃得是自己種的綠色蔬菜,去現場有專車接送,相當於‘專家待遇’呢。”

  寒來暑往,在周洪濤和工友實幹爭先的努力下,高楞工區管內的36KM線路也取得了顯著變化。6月初,哈局集團公司高鐵綜合檢測車TQI的檢測值同比由5.45降至3.7,高楞工區奪得了哈佳鐵路哈爾濱工務段管內設備質量排行榜的第一名,消息傳來,周洪濤和工友們的眼圈濕潤了。

  (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