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庫車小白杏的“杏”福蛻變
2020年06月17日03:00

  原標題:新疆庫車小白杏的“杏”福蛻變

  如蘇力·毛拉吾提現在的身份是新疆阿克蘇地區庫車市牙哈鎮恰其庫木村大團結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一身整潔休閑裝的他,看上去精明能幹。談笑風生間,他告訴記者,合作社現有大小農機具85台具,吸納了村里19名曾經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和16名一般戶加入。2018年12月4日成立的合作社,今年5月迎來的第一次分紅,社員們就拿到了4萬至5萬元不等。

新疆阿克蘇地區庫車市牙哈鎮恰其庫木村大團結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如蘇力·毛拉吾提。光明日報記者 王瑟攝/光明圖片
新疆阿克蘇地區庫車市牙哈鎮恰其庫木村大團結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如蘇力·毛拉吾提。光明日報記者 王瑟攝/光明圖片

  “我們是按入股多少來分紅的,今年年底還有一次分紅,大家現在積極性都很高。我們已經有了1架無人機,現在又買了4架無人機,過幾天就到貨了。”說這話時,如蘇力·毛拉吾提自豪地笑了。

  如蘇力·毛拉吾提的自豪來源於家門口那條高速路的開通,當然還有自家7畝盛果的小白杏園和去年又栽種的200畝杏園。他說:“誰也沒想到這些祖祖輩輩種了多少年的小白杏,現在真成了我們的搖錢樹。”

  在如蘇力·毛拉吾提的記憶里,多少年來,恰其庫木村家家戶戶都栽種小白杏。田間地頭,房前屋後,每家的小白杏樹都有很多。每當春天來臨,村里開滿了杏花,十分好看。但這些好看的杏花和結出的小白杏,對他們來說,並沒有帶來實實在在的實惠。結出的小白杏,只有自己吃。吃不了的,曬成杏干,還是自己吃。

  “小時候,我常常拿著自家的小白杏或是杏干坐在村邊的那條土路旁叫賣。當時路上車很少,來買小白杏和杏幹的人更少,有時一天一公斤也賣不出去。”如蘇力·毛拉吾提說。

  因為貧困,如蘇力·毛拉吾提只上到小學四年級就輟學在家,幫助父母幹農活。還是因為貧困,如蘇力·毛拉吾提到30歲才找到媳婦,結了婚。說起這事,如蘇力·毛拉吾提笑著說:“當時父母手裡只有2000元錢,算是幫我成了家。結完婚,家裡一分錢也沒有了,真不知道當時的日子都是怎麼過來的。”

  轉機出現在2012年春天,小白杏即將成熟時,一位內地客商通過朋友介紹來到恰其庫木村收購小白杏,找到了如蘇力·毛拉吾提。“那天,這位內地客商一次就收購了200箱小白杏,他當時也沒說要賣到哪裡,我高興得也忘了問。第一次把小白杏賣出去這麼多,讓我高興了很多天,村里好多人都很羨慕我。”如蘇力·毛拉吾提清晰地記得這件事,甚至清晰地記得那個日子:2012年5月17日。他還記得當時這200箱小白杏是怎麼運出村的:攔下路過的客運班車,每箱花2元錢的運價。當時他賣給這位內地客商小白杏的價格是一公斤一元錢。

新疆庫車小白杏。光明日報記者 王瑟攝/光明圖片
新疆庫車小白杏。光明日報記者 王瑟攝/光明圖片

  “你知道今年我賣出的小白杏是多少錢嗎?今年小白杏的地頭價是一公斤22元。想不到吧?”如蘇力·毛拉吾提笑著說。

  從不值錢,到一公斤可以賣到22元,恰其庫木村的農民嚐到了路通後的甜頭,更嚐到了小白杏從籍籍無名到“金字招牌”的甜頭。

  在如蘇力·毛拉吾提的眼裡,小白杏價格的提升,是從村旁公路的變化開始的:土路變成了柏油路,再變成了高速路,來來往往的車輛越來越多。從杏園里摘下的小白杏,當天晚上就可以用汽車運到烏魯木齊市,第二天就可以“飛”到全國各大城市市民的家裡。如果直接用飛機運輸,當天就可以從庫車機場“飛”到全國各大城市的市民家裡。這樣的變化,如蘇力·毛拉吾提過去想都不敢想。

  庫車市林業和草原局高級工程師艾尼瓦爾·阿木提1986年從新疆農業大學(原新疆八一農學院)園林專業畢業後,就在庫車市林業和草原局工作至今。他見證了庫車小白杏的發展之路,見證了庫車小白杏的“杏”福蛻變。他說:“庫車小白杏有2000多年的種植曆史,是中國地理標誌農產品。整個庫車市有10萬畝的杏樹種植面積,常種品種有6個,但小白杏是其中種植面積最大的品種。去年,庫車市林果業占農民收入的22%左右,僅小白杏的收入就占全市人均收入中的800元左右,比例已經很高了。”

  小白杏能賣出好價錢,成為農民幸福生活來源之一,艾尼瓦爾·阿木提認為主要是因為道路的暢通,讓小白杏這個極不易運輸的鮮食水果能走出庫車,走向全國。而已經連續舉辦10年的庫車小白杏節,讓庫車小白杏成為全國人民熟知的一個品牌。這從另一個方面也促使庫車農民對種植小白杏有了更大的積極性。

  如蘇力·毛拉吾提就是看到了小白杏深受內地市場的喜愛,去年投入8萬多元,新栽了200畝的杏園。“今年春天,我已經給這些新栽的杏樹進行了嫁接,明年就可以結果了,但到盛果期,還得再等上三四年。不過我有信心,相信庫車小白杏還會走得更遠,價錢也會更高。”

  如蘇力·毛拉吾提所在的恰其庫木村的杏樹種植面積也從過去的360畝,到2018年擴大到2500畝,再到今年又新種植456畝。

  在庫車市,由於小白杏這幾年市場行情的高漲,庫車市10萬畝的杏樹種植規模中,近60%為小白杏。其中相當一部分為新栽種的,明後年將進入盛果期,庫車小白杏的產量將達到一個新的高度。今年,庫車小白杏的產量是4.5萬噸,鮮食小白杏占其中的60%以上,其餘將製成小白杏干或杏酵素。而庫車市出台的《庫車杏樹栽培技術規程》,是新疆目前唯一的杏樹栽培技術規程,對杏樹的栽培進行全程技術規範。

  如蘇力·毛拉吾提還記得一件事,內地客商來恰其庫木村收購小白杏後,發現用傳統的無包裝方式運輸損耗太大,也賣不出好價錢,就採取了套帶包裝小白杏的方法。這一創新的包裝運輸方式,徹底解決了庫車鮮食小白杏的運輸難題。如今所有的庫車小白杏發往內地市場都採用這種方式,保證了庫車小白杏的品質與口感。

  靠著賣小白杏掙來的錢,如蘇力·毛拉吾提在2014年建起了新房,隨後幾年又先後購買了9台各種型號的拖拉機,最終又帶領村民成立了大團結農機專業合作社。在種好自家杏園的同時,邁向了農機服務的道路。

  “現在村里人發展小白杏的熱情很高,僅每年春夏採摘小白杏這一項,就已經發展成村民增收的一個主要渠道。今年摘一公斤小白杏能得2元錢,一個人一天能掙300到600元。而採摘小白杏時,正巧是農閑時節,所以大家都享受到了小白杏發展帶來的好處。”如蘇力·毛拉吾提說。

  庫車小白杏價格的提升,帶來的是庫車小白杏產業鏈的提升。如蘇力·毛拉吾提說:“現在樹上的小白杏還沒成熟時,就被內地來的客商訂購了。樹下落下的小白杏,庫車市引進了一家企業,可以用它生產杏酵素,一點也不浪費,又能給農民帶來一些收益。聽說,庫車市今年還邀請了一些專家前來商討冷鏈運輸的事,那樣庫車小白杏一定會走得更遠,給我們種植戶帶來更大的收益。”

  當年因為貧窮,如蘇力·毛拉吾提只上到小學四年級,如今自己的孩子已經上到小學五年級了。他笑著說:“兒子學曆比我高,將來一定要讓他上大學。”雖然自己種植的小白杏已經賣到了北京、上海,可他到過最遠的地方就是烏魯木齊市。他的夢想就是能去北京、上海看一看,看看這些大城市是個什麼樣。談起未來,如蘇力·毛拉吾提笑得很燦爛,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記者 王瑟)

  來源:光明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