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捷豹路虎,投資未來還是謀生當下?
2020年06月18日22:00

原標題:深度|捷豹路虎,投資未來還是謀生當下?

塔塔之於捷豹路虎,是一個“虛弱”的父親。

英國最大的汽車製造和出口商,二線豪華品牌捷豹路虎正在艱難求生。

日前捷豹路虎發佈財報,數據顯示,其上一財年全球銷量為50.86萬輛,同比下滑12%。今年一季度,全球累計銷量為10.89萬輛,同比下降30.9%。捷豹路虎財年銷售額下降5%為230億英鎊(約合人民幣2054.61億元),全財年虧損達到4.22億英鎊(約合人民幣37.7億元)。

與全球幾乎所有主要車企一樣,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捷豹路虎,在資金方面同樣捉襟見肘。

眼下,除了在中國市場敲定的50億元人民幣的三年期循環信用貸款額度外,在大本營英國,資金壓力仍難以緩解。自上月底傳出向政府尋求超十億英鎊緊急貸款消息後,便沒有下文。

與財報消息一起傳來的消息還有裁員,捷豹路虎將裁減1100個合同工。而捷豹路虎母公司塔塔自身也陷入困境,無力解捷豹路虎之急。為了求得生產,捷豹路虎選擇了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裁員降本進行時

當地時間6月15日,捷豹路虎母公司印度塔塔汽車有限公司宣佈預計將在捷豹路虎裁減約1100個合同工工作職位。當然,它同時推遲了38,000名工人中的永久職位的裁員計劃。

此前,在英國擁有38,000名員工的捷豹路虎,雖利用了政府的冠狀病毒職位保留計劃,但仍有約18,000名英國工人被短暫停職。

與裁員一起進行的是降本計劃的繼續推進。據瞭解,過去一個財年,捷豹路虎在全球實施了一項名為“Project Charge”(降本增效)的項目,這為捷豹路虎實現了35億英鎊的成本節約。

塔塔首席財務官巴拉吉表示,塔塔汽車公司預計到2021年3月在其捷豹路虎(JLR)部門節省50億英鎊的成本,而本財年,捷豹路虎的資本支出也將從前幾年每年的超30億英鎊減少到25億英鎊。

“節省現金,優先考慮資本支出,將投資支出定位在正確的領域是我們的重點。” 巴拉吉表示。

裁員降本計劃的開展與捷豹路虎的資金壓力有關,雖然其中斷許久的生產已逐漸恢復。

據瞭解,捷豹路虎位於英國索利哈爾、哈利伍德,斯洛伐克的整車及發動機工廠也已全面恢復生產。

目前來看,生產的恢復或許較快,但需求的恢復來的較慢。以其寄予厚望帶動銷量的越野車路虎衛士為例,目前其只有2,200個預訂單。

不過巴拉吉也表示,有跡象表明,路虎Defender(路虎衛士)和攬勝Evoque的訂單強勁,在捷豹路虎最大的市場之一的中國以及美國和歐洲,銷售正在複蘇。

資金壓力仍高懸

5月末,多家外媒報導稱,捷豹路虎正在與政府進行談判,以獲取超過10億英鎊的貸款。相關報導稱,這家汽車製造商已經就支援計劃進行了數週的討論。

當時雙方均表態模糊。捷豹路虎方面稱,正在“與政府就所有事項進行定期討論”、“討論的內容仍然保密”、“尋求多達20億英鎊的貸款說法是“不準確且猜測性的”。

英國政府方面,商業,能源和工業戰略部發言人說:“政府定期與汽車製造業聯繫,以幫助他們度過這場危機。我們認識到冠狀病毒帶來的行業挑戰,企業可以利用前所未有的一攬子措施,包括籌集資金的計劃,稅收法案的靈活性以及對員工的財務支援。”

雙方雖並未完全否認這一傳聞,但之後這一傳聞就沒有任何下文。事實上,這一緊急求助計劃成功的可能性本來就不大。當時報導就有指出,捷豹路虎不符合”企業融資設施”計劃要求的“投資等級評級”。

據瞭解,在3月11日公佈年度新預算之際,英國財政部長Rishi Sunak宣佈採取一攬子措施支援因新冠疫情受到影響的公共部門、個人和企業,包括“企業融資設施”計劃、調整法定病假工資和統一福利救濟規定等。

其中,涉及大型企業的即為”企業融資設施”計劃,即對於大型企業,通過執行“企業融資設施”計劃,由英格蘭銀行購買大型企業短期債務,幫助企業應對因疫情帶來的短期資金擠占,允許其出售短期債務。

但其中一項要求為企業要達到“投資等級評級”。但捷豹路虎評級卻為垃圾股,並不符合要求。

雖另有報導指出,英國政府可能考慮持股捷豹路虎,但有業內人士認為,參照去年英國鋼鐵的倒閉,英國救助力度不會像法國和德國政府那麼大。就算出台了救助政策,應該也是減免稅收、加大短期工作製度這種,入股或者可轉債幾率不大。

路虎前工程師、汽車行業分析師Charles Tennant日前在接受《考文垂電訊報》採訪時表示:“現在很多人猜測捷豹路虎公司正在向英國政府尋求10億英鎊的巨額救助資金,問題是英國納稅人是否會忍受另一個(可能是延長的)國家援助期,這將在何處結束?塔塔公司是否還會有進一步的要求,也要救助其在英國威爾士塔爾伯特港的虧損的鋼鐵公司?”

對捷豹路虎的救助已有先例。此前,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塔塔集團向當時的工黨政府尋求政府援助,時任商務部長彼得·曼德爾森斷然拒絕:“在考慮進行任何形式的救援之前,公司的印度所有者必須考慮自己的資源,並通過嚴格的考驗。”

而後隨著形勢進一步惡化,2019年3月初,英國政府通過了2700萬英磅(約合2.71億人民幣)的貸款給路虎以開發新式的小型路虎車型,代號LRX。

但時任塔塔集團董事長拉丹·塔塔(Ratan Tata)在此後不久接受電視採訪時表示,旗下捷豹、路虎品牌需要英國政府提供5億英鎊(約合7.34億美元)的貸款擔保。如果英國政府不能向捷豹、路虎品牌提供財政救援,塔塔將在捷豹、路虎的汽車工廠進行裁員。

對於如今局面,Charles Tennant 表示:“塔塔似乎持槍對著我們政府的腦袋,一旦僱員休假結束,國家援助可能會或可能不會抵禦成千上萬的裁員。這一策略在1970年代和80年代經常被利蘭和後來的奧斯汀羅孚集團採用。”

“塔塔集團不能簡單地將我們納稅人的錢視為低利率的ATM自動取款機,而不會產生任何後果。”他表示。

對於救助捷豹路虎,英國政府似乎興趣不大,同時有些乏力,畢竟要救助的對象太多。

英國政府更傾向於對行業整體研發的投資。英國已製定的工業戰略中將汽車行業置於重要位置。據其介紹,政府已投入的資金包括——1億英鎊的華威大學國家汽車創新中心,1.29億英鎊的考文垂電池工業中心,2億英鎊政府資助的互聯自動駕駛中心,並在2015-21年度15億英鎊的對“零碳排放之路”戰略進一步資助。

而無論如何,捷豹路虎的資金壓力始終“高懸”。最新財報顯示,截至三月底,捷豹路虎擁有37億英鎊(47億美元)的現金和19億英鎊(24億美元)的未提取信用額度。

然而公司在4月和5月已花掉了15億英鎊(19億美元),預計到6月末本季度結束現金流出共計將達20億英鎊(25億美元)。而短時工作製度雖緩解了捷豹路虎的一部分資金壓力,卻不能解決長遠問題。

不過,日前在捷豹路虎擴張的主要市場之一中國,捷豹路虎中國宣佈獲得了幾家中國銀行50億元人民幣的三年期循環信用貸款額度。據瞭解,此次融資將有助於企業的日常運營,和捷豹路虎中國未來的研發以及長遠投入儲備資金。

預計捷豹路虎在中國的市場發展將繼續平穩,此前英國員工的三週“停薪留職”計劃與此次裁員均未涉及中國市場。

中國市場一枝獨秀

在捷豹路虎發佈的2019/20財年財報,中國市場表現突出。數據顯示,自去年7月以來,中國市場銷售業績獲得連續六個月的雙位數增長。在中國市場優異表現支援下,捷豹路虎在財年的第二、三兩個財季均實現了盈利與營收的連續增長。

在2020/21財年開始之後,中國市場的快速恢復已成為捷豹路虎全球複蘇的一大亮點——捷豹路虎在華終端零售量於四月和五月分別實現環比增長49.5%及18.2%,目前同比已經恢復到了與去年同期水平持平的狀態。

與全球市場相比,捷豹路虎在中國市場的表現一枝獨秀,然而中國能否撐起捷豹路虎的未來還很難說。眾所周知,二線豪華品牌近年來在華生存壓力頗大。受到BBA豪華品牌的價格下探,市場空間遭擠壓,而品牌力較弱的捷豹路虎面臨的挑戰很大。

此前,很多二線豪華品牌都在持續降價。而價格的不穩定與不堅挺,讓業內外對於捷豹路虎車型的價格調侃為“七折虎八折豹”,這也讓捷豹路虎的品牌力進一步受到質疑。

眼下,面對疫情對全行業的的無差別打擊,投資未來還是謀生當下是每個車企面臨的難題。底特律三巨頭已在新技術投資上開始縮減規模,福特汽車公司已將其自動駕駛汽車商業服務推遲到2022年,通用汽車則關閉了旗下Maven汽車共享服務。梅賽德斯-奔馳(Mercedes-Benz)此前宣佈,暫停研發和推出一款針對乘用車的全自動駕駛解決方案。

即使強如大眾,在加大電動化、自動駕駛方面投資後(如提高江淮大眾合資公司股比,投資國軒高科),也同時定下了進一步壓縮研發和其他投入的目標。將注意力集中到最重要的領域是它們的一致做法。

而企業間的聯合結盟同樣在加速。就在上週,6月10日,福特汽車和大眾汽車正式簽約,雙方將實現在中型皮卡、商用車和電動車領域內協同合作。

當然,捷豹路虎也看到了未來行業的發展大勢。近日有消息傳出,捷豹路虎正在與比亞迪商榷,在電動車電池方面展開合作。如果合作談妥,比亞迪有望在英國建設工廠專門生產電動車電池。如果順利,這也是捷豹路虎在電動化方面的一個重要舉措。

去年,捷豹路虎就曾宣佈投入10億英鎊針對布羅姆維奇城堡工廠和捷索利哈爾工廠進行改造,主要是為了鋪設捷豹路虎旗下最新的MLA平台,該平台可兼容插電混合動力和純電動動力系統。

但在資金上捉襟見肘的捷豹路虎能有多大能力持續投資未來“四化”,在合作聯盟上,捷豹路虎如何展開,決定了捷豹路虎未來的發展走向。

此前,Charles Tennant就曾表示,捷豹路虎比其他更大的高端豪華汽車製造商更脆弱。

“在汽車業務上,規模決定一切。它與開發新產品和投建新工廠所需的巨大投資有關。即使是像福特、通用汽車、豐田和大眾這樣體量巨大的製造商也在儘可能地合作,共同分擔投資負擔,特別是在開發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汽車方面。”他表示。

考慮到在車輛平台開發(特別是自動駕駛和電動汽車)方面所需的大量投資,捷豹路虎公司規模太小,無法實現規模經濟。這使得人們對其未來充滿擔憂。

相關分析人士也認為,塔塔之於捷豹路虎,是一個“虛弱”的父親,雖然後者作為塔塔的現金流,一度貢獻了塔塔營收的80%,但從塔塔那裡得到的支援有限。在市場風雲突變下,塔塔並未能為捷豹路虎指出一條明路。

捷豹路虎如何突破當前困境,求得生存和發展,還有待考驗。

(作者:張若思 編輯:何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