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風破浪的姐姐們》沒有給出完美答案,卻是一個好的開始
2020年06月19日17:41

原標題:《乘風破浪的姐姐們》沒有給出完美答案,卻是一個好的開始

原創 看理想編輯部 看理想

《乘風破浪的姐姐》開播一週了,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一部現象級的綜藝,中年、女性、獨立的關鍵詞,似乎點燃了某種被壓抑已久的大眾情感。

參與節目的“30+”的女明星們,憑藉各自精彩的表演讓人驚呼的同時,許多人覺得被裡面的姐姐鼓舞到,“我再也不害怕變老了”。

還有人興奮地期待,影視的“中女時代“終於要到來了。

隨著討論度擴大,也有批評的聲音認為,節目呈現的價值觀相對還是單一,塑造的女性形象也沒有跳脫一定的範疇,甚至還是強調了年齡焦慮與刻板印象。

《乘風破浪的姐姐》就只是個綜藝,“千萬別上價值”嗎?今天我們就來認真地討論一下。

01.

沒有先例的中年女性選秀,

答案仍是未知

在《乘風破浪的姐姐》(以下簡稱《浪姐》)開播之前,討論度其實已經非常高了。大部分聲音都帶著一種獵奇的看好戲視角,希望同台競技的30個中年女星可以“撕、撕得再響亮一些”。

6月12日中午,《浪姐》悄然開播,在幾乎沒有宣傳,當天微博熱搜榜也被暫停,熱度和討論度卻空前高漲。

當天的播放量就已破億,加入豆瓣專題小組的人數已超過28萬,在豆瓣官方公佈的本週小組活躍榜里,更是直接進入了前十。

但節目內容和討論走向,完全沒有如大家想像中變成另一個中年女星“宮鬥”版的《花兒與少年2》。

《花兒與少年2》,一檔旅行真人秀節目,由於節目設計和嘉賓行為不受控,後期出現了許多暗潮湧動的鏡頭,在播完後幾年其中的細節仍在網上不斷被人提及分析,被調侃為“花學”。

此前也有林青霞、朱茵等中年女星參加的綜藝《偶像來了》,因為節目流程設置等原因,整體其樂融融而一團和氣,卻也因此反響平平。

《浪姐》的節目設計,整體參考的是時下熱門的團體偶像選秀“101系”,在參與節目的30位中年女星中最後選擇5位集結成團。

但跟傳統的偶像養成素人選秀不同,參與節目的女星都是“成品”,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見,自己的價值自己定義,而不是那套“你pick我,我才有價值”的偶像觀念。

這恰好成為了節目大爆的原因之一——某種程度上迎合了大家對打破刻板印象,“獨立自主、成熟的中年女性”影視渴望已久的期待。

在《浪姐》第一期里,姐姐們在完全沒有任何綵排的情況下直接上台開麥表演。選擇女星年齡層從30+到50+,涵蓋歌手、演員、女團成員、主持人等不同職業。

這樣的競爭賽制和多元化的女星選擇,確實帶來了很多眼前一亮的表演與真實的表達。也給了一個中年女星展示自我的空間,很多被遺忘的姐姐也努力抓住這次機會,讓大眾重新認識自己。

《乘風破浪的姐姐》全部選手

與其說這是一檔選秀節目,更像是一個姐姐們盡情展示自我的真人秀。

用國內流行的“韓式唱跳偶像女團”標準,去評判這樣一群各有特色的姐姐顯然是不合理的。讓50+女星也和30+女星來拚體力的唱跳是不合理的,也不能完全展示這些姐姐們各自的沉澱和閃光點。

而這正是《浪姐》暴露出的一個巨大問題,節目的立意還是偏模糊,作為一檔全球都沒有先例的中年女性選秀節目,很多人也在觀望最後的走向會如何。

節目播出後,豆瓣鵝組的一個老貼《有人聽說過這個預言嗎?“鮮肉”之後是“中女時代”》被頂上熱門。背後所折射出嚴峻的“中年女性影視困境”的問題又引發了熱烈的討論。

文娛投資行業的一位女性從業人員表示:“這個節目火了,短期可以給參與的女星帶來商務資源這是肯定的,我就關注到第一期後馬上就有一些姐姐接了新廣告。

但說實話,對於她們後續的影視資源,包括整個中年女性群體在影視作品中被表達的空間,我依然沒有很樂觀,因為這是整體大環境決定的,一部綜藝還是很難完全改變,但作為女性,我個人非常期待這是一個更好的開始。”

02.

中年女星的困境,

《浪姐》是給市場的積極信號

“中年女星困境“是一個被討論了很久的話題。這些消失的女明星都去幹什麼了?《浪姐》的參賽選手,正好是回答和觀察這個議題的樣本代表。

有人選擇了回歸家庭,比如陳鬆伶、伊能靜、鍾麗緹。

也有人一直拿不到合適的角色,比如在《演員的誕生》里拿到前三名,演技頗佳的藍盈瑩。

藍盈瑩主演的《精英律師》,翻拍自美劇《金裝律師》 (Suits)。原劇中雙男主被改編為男女主,還寫了感情線,藍盈瑩的角色被寫成了一個邏輯懸浮的“聖母”,朱珠出演的火辣又有能力的秘書栗娜的戲份也被大幅刪減

更多的姐姐無戲可拍,即使是有諸多代表作、自信又張揚的寧靜,這幾年也只能出演少數電視劇,上一個被人記住的角色還是5年前《大秦帝國》里的羋八子。

“我愛演戲所以我不想傷害這份職業。角色不對哪怕我是天賦也演不出來,我的對手戲演員和我稍微不合拍,接不住我的戲我也不演了。資方找我去是演戲的,不是杵那裡念台詞的,所以有時候一些戲來找到我,我都說,殺雞焉用牛刀呢。”

“我覺得我就是一線,一直都是。雖然我沒有流量明星那麼多狂熱的粉絲,但我有國民度。我無需證明這件事,不信就拍戲,是騾子是馬遛一下就行了。”

——寧靜,《定義》第五期

有些人被限定在以往的印象里,比如張含韻,離05年《超級女聲》已經15年,但所有對她的期待都還是“酸酸甜甜就是我”。

有人放棄了大眾路線,選擇做真實的自我。比如公司設定好了市面上更流行的甜美人設,但仍然選擇做”賽博電子“音樂的朱婧汐。又比如實力女歌手阿朵,曾經靠《男人裝》大火,最近選擇默默做了多年的民族音樂。

與這些尷尬的境遇相對比,姐姐們卻都保持著最佳的狀態來面對一切機遇,因此偶爾也能看到她們帶來的驚鴻一瞥。

《乘風破浪的姐姐》的爆火,也讓許多人回憶起演藝圈其他實力姐姐,比如在《演員的誕生》里客串飛行導師的小陶虹,除了貢獻了精彩的表演之外,更令人訝異的是她竟然可以自己畫分鏡、對服裝提出的要求,甚至可以在現場自導自演、把控全場。

小陶虹的業務能力已經非常拔尖,但她這兩年能拿到的只有《小歡喜》里的惡媽媽(即使她的演技使這個角色豐富了起來),資源與境遇跟她丈夫徐崢完全沒有辦法相比。

《演員的誕生》里,小陶虹與彭昱暢的對戲《末代皇后》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浪姐》的姐姐們驚豔四座的表演也並不讓人意外了,能這麼快湊齊如此多的優質選手,不得不說也是一種悲哀。

造成這一問題的原因很多。比如獨立女性的題材不符合傳統價值觀的“社會主流”,也可能會受到限製。

在影視這個男性為主導的行業里,女性視角往往也被認為“上不了檯面”。

前段時間熱播的劇集《清平樂》,原著《孤城閉》是以太監懷吉與公主的感情為主線,充滿了對封建禮教的反思和悲情色彩。影視化後的《清平樂》,女性視角被改編成了以皇帝為主的“大男主”“正劇”視角,強行煽情後讓邏輯變得極為不通。後期口碑也崩盤了。

而最重要的,在這個市場化的時代,影視歸根到底還是一種商品。尤其在有玄幻、古偶、青春等這麼多成功模版的情況下,資本也更願意向已有的影視模式傾斜,而不是冒險去拍尚未得到驗證的“中年獨立女性”題材。

前兩年,有一個《淑女的品格》腦洞引起了大量的轉發,網友們甚至為這部“假想劇”製作了海報和梗概,設想為袁泉、曾黎、陳數、俞飛鴻主演,擺脫了以往的狗血劇情,真正講述中年女性自由的獨立生活。

網絡呼聲太高,連曾黎本人都親自轉發了這條微博,據說當時影視業內也確實評估了這個本子,但最後還是覺得不行,這個題材火不起來而不了了之。

這樣的難題是系統性的,一部綜藝可能很難改變什麼。但《浪姐》所擁有的巨大聲量,帶來的還是給市場的一個強有力的反饋。

這是一種信號,在這背後更多值得關注的,還有這些年許多女性影人的推動和努力。

即使在很講究政治正確的荷李活,也曾有過“女演員到了40就失業”的焦慮。妮可·基德曼選擇每年都投資拍攝一部女性導演電影;奧斯卡頒獎禮上,《三塊廣告牌》女主角麥克多蒙德號召在場的女性一同起立,除了女演員,更多的是女導演、製片、編劇、攝影師、作曲家也一同起立,讓這些平日被忽視的女性也得以發聲。

國內最近的例子,就是姚晨親自製片和出演年輕女性導演滕叢叢的《送我上青雲》。

“我們這個年齡的演員身上,本身就是具備“故事性”的。作為演員是個相對成熟的階段,黃金時期。但我卻很遺憾地發現,每天床頭堆著一遝劇本,我能演的角色卻越來越少了。因為你開始有了自己想表達的東西,有些角色它沒有辦法承載了。“——姚晨,《八分》

“我該怎麼辦?總不能一直被動等待”,姚晨給出了自己的回答,也是很多姐姐們會有的回答。

03.

找回自己或是突破自己

《浪姐》最突出的地方,還是在於它展現了中年女性多元的可能性。姐姐們有追求年輕心態的,也有坦然面對成長的。有人說“我仍然想過不凡的人生”,也有人表示現在就是最好的狀態。

大部分姐姐,都還是非常成熟、自信、勇敢,也願意主動去迎接挑戰。

有人批評說,節目本身還是保持高度單一的審美。但如果仔細看過節目,就能發現這樣的批評是以偏概全的。

整體來說,姐姐們都打破了傳統的“白瘦幼”審美,有清新範兒、有文藝風,有英姿颯爽甚至模糊性別的審美,有爆裂的嘻哈,也有前衛的電子。

試圖展示賽博電子音樂的朱婧汐

即使是甜美的金莎和張含韻,也選擇突破自己往日的形象。拿著傳統女團的單一標準去審視所有人,是已經被廣泛討論的評委杜華,她的言論也並不完全被節目組和姐姐們認可。

阿朵甚至直接表達了質疑,闡釋自己對女團的構想,她認為,我們中國的女團也許可以走一條跟日韓完全不同的道路,除了她自己在民族風上做的嚐試,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有個人特質。

值得一提的是配套的訪談節目《定義》,每期與一位姐姐深入對談。立意也是從《浪姐》的節目延伸開來的,對每個人都沒有預設,只是讓她們展現自己比較真實的狀態,在目前這種深度訪談的節目稀缺是非常難得的。

萬茜,《定義》第二期,圖源豆瓣網友@燕南齋主

尤其在當下,明星熱衷於販賣人設,觀眾也僅僅熱衷於消費明星人設,但是對於真實的個體和靈魂就缺乏討論,也缺乏一個正確的意識:但這才構成一個真實的人。

因此參賽的姐姐暴露出的“問題”也再正常不過了,比如寧靜下意識的“好多娘們啊”的話裡可能包含著她也不自知的性別歧視;比如鍾麗緹“我永遠18歲”的話語,被很多人認為是單純追求少女感,雖然結合上下文她更像是強調保持一種年輕的心態。

再退一步說,每個姐姐的想法和個人選擇也都不一樣,這正是多元化的體現。

還有聲音認為,這是否會加劇女性的外表焦慮,讓人認為只有“保持年輕緊致的身材面龐”才是中年女性的最佳狀態?

這樣的疑問讓人警醒也很有意義。

必須要指出的是,節目的細節設置里確實流露出了很多刻板印象。比如開始每個姐姐都需要選口紅按唇印,錄影棚做成化妝台的樣子。對於女性的外貌焦慮和年齡焦慮,已經算是克製了,但也並不是沒有。

當然,這個問題還得批判地看,不可忽略的前提是,姐姐們的職業都是女明星,對於她們來說,保持身體和外貌的美麗也是一種職業需求。

她們不只是在裝嫩或者扮幼,而是無論在哪個年齡階段,不管積累了怎樣的財富,無論遭遇過什麼挫折,都勇敢地忠於自我選擇,都積極地尊重自己的職業。

參賽的姐姐大都分為兩種,一種是重新去找回自己,另外一種是想要去突破自己,兩種都很好,沒有高下之分。

唱《high歌》《癢》的黃齡,網友評論,她在《浪姐》里又媚又颯又可愛

對於她們的嚮往,也不應該僅僅停留在外形與言行的模仿上。而更多的是一種自信,和對自己生命的掌握。只要你想,就可以在不同的年齡階段呈現自己想要的狀態。如果不可以,要麼努力,要麼接受自己。

有網友評論說,“對我來說,30歲一個猝不及防就劈頭蓋臉來了。我根本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去迎接它,我發現自己的身體機能就已經確實沒有在20歲的時候那麼好,其實我是非常恐懼的,我會恐懼衰老,恐懼以後的職場會不會有職場危機。但看了《浪姐》之後,看到這些姐姐活到了四、五十歲,她還是可以特別酷,特別迷人。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接受自己的狀態,不再去迎合別人的標準。”

《浪姐》能夠提出這麼多問題,從社會層面能夠引起部分人的反思,已經非常足夠。

女性應該如何坦然的老去?一個綜藝本來就不可能提供答案。

每位女性自己的行動才是答案。

04.

對女性的純粹欣賞

很值得提及的一點是,在《浪姐》開播前,豆瓣專組就已經加了10多萬人。而小組規定也前所未有的嚴格,可以給節目組提意見,但不主動挖任何姐姐的“黑料”,大多人也都自發地執行。

說實話,大家都是愛看八卦的人,當然都知道姐姐們也都是有歷史有過往,不會覺得她們就是完美的,也沒有過分神話,或是把某個人物一元化,都是一種包容的欣賞的眼光去看每個人。

在《浪姐》正式開播前,其實訪談節目《定義》已經開播了好幾期,大家都會是很認真甚至深刻地討論當期的細節,這種討論氛圍非常難得。

在節目播出之後,人數變多,隨之而來的也有各種爭吵和刻薄,但整體來說,小組呈現的氛圍都是不會對這些女孩子做出太嚴苛的評價,大家的抱著一種共識,能夠參與這個節目的都還是很有勇氣的。

傳統成見在《浪姐》的討論里被打破了,在小組的評論區里,有太多深度的見解。比如有人討論哪個姐姐更有少女感,高讚回覆道“再討論這些就讓整個立意變淺了”。

一些不被傳統欣賞的女性形像在這裏也很受歡迎,比如藍盈瑩。你能在臉上就看出來她的野心和慾望,她也展現出了強大的執行力去完成這些野心和慾望,拿出了讓人震撼的舞台效果,也當仁不讓地拿了第一名。

拿到了初舞台第一名的藍盈瑩

這種有著很濃烈的、沒有太多掩飾自己的攻擊性和慾望的女性,在傳統男性主導的話語里是不被欣賞的,因為太自主而不好掌握。

這種感覺跟《紅樓夢》有點像,純粹的對女性的欣賞和嚮往。

在開播之前,很多人是抱著看“女星互撕”的角度去期待《浪姐》的。這也是一種刻板印象,女性之間好像就只能相互爭鬥,這也是很多宮鬥劇的邏輯。

在男性慾望占主導地位的男權社會里,女人之間的友情,在“原理”上是不成立的。因為,所有的女人,都以男人為歸屬而互為潛在的競爭對手。

而這種看“宮鬥”的看客心理,其實也是男權文化下對女性的一種慫恿,慫恿她們從外貌上去比較,去爭奪男人的寵愛,以男權的標準來評判自己。

但《浪姐》開播後,節目與討論本身予以了反擊。這不是一場“宮鬥大戲”,而是給那些被拋棄的“中年獨立女性”形像一個真實的展現空間。

平心而論地說,對於女性如何變老,對於中年女星的困境,《浪姐》確實沒有給出一個完美的答案,但在目前的社會輿論環境中,所引發的對於女性議題的討論,就已經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撰文:蘇小七

監製:貓爺

特別感謝顧葉、巽對本文的貢獻

轉載:請微信後台回覆“轉載”

原標題:《《乘風破浪的姐姐們》沒有給出完美答案,卻是一個好的開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