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祖詹科碰到他拿不了20分?這真不是在吹牛
2020年06月20日14:33

  阿堤斯又改名了,這次他把妻子的姓氏加到了名字當中,變成了梅塔-珊迪福德-阿堤斯。

  作為橫跨兩個年代的球員,阿堤斯也談論過和不同年代球星對位的感受,其中就包括佐敦、高比、占士三個劃時代的運動員。在接受記者布蘭登-羅賓遜採訪時,阿堤斯這樣談防守佐敦、占士、高比的經歷:“佐敦可能是最有效率的,他比占士的進攻武器豐富。”

  “占士比佐敦更強壯,我希望他多投籃,但他更喜歡傳球,做出正確的選擇。”

  “高比會說很多的話,他真的毫無畏懼。你防守他必須要用盡全力,他真的可以為贏波付出一切。”

  “佐敦比高比強壯,但沒有強壯很多,但絕對比高比強壯。他們的打法很像,但高比的進攻手段更多,比佐敦有更多街頭籃球的動作,佐敦的打法更基本簡潔高效。”

  “佐敦是最頑強的,即便他已經老了。甚至比很多處於巔峰的球星都頑強。”

  “和他們三人對位時,你必須要很努力打球,因為你可不想讓他們拿到60分。他們可能會拿40分,能把他們防守到30分以下已經很厲害了,有時候你甚至可以防到他們20分以下,我防他們就有不少次在20分以下,那很不容易。”

  阿堤斯是在吹捧自己嗎?或許有這樣的成分。但阿堤斯所言非虛,他在和巨星對位時的確常常有不錯的表現。

  阿堤斯初入聯盟時正值佐敦職業生涯在巫師的“玩票”賽季,而年輕的阿堤斯和老佐敦有過5次交手記錄,其中佐敦有2場比賽得分少於20分。

  阿堤斯和同時期的高比有過不少交手記錄,在兩人成為隊友之前,他們總共交手過27場,其中2場常規賽高比得分少於20分,季後賽也有2場比賽得分少於20分。不過,在火箭和湖人09年那輪經典的TieBreak系列賽中,巴蒂爾才是主要防守高比的那個人。

  阿堤斯曾經說過,18歲的占士已經能打爆他了。而他和晚輩的對位,基本都集中在常規賽,21場交戰中,占士有3場少於20分。

  阿堤斯和巴蒂爾的組合對付占士一度效果拔群,防守強壯的占士,就輪到了阿堤斯當主角。09年2月26日,占士在阿堤斯和巴蒂爾的防守下21投7中,雖然拿到21分,但向來善於傳球的占士助攻卻是0。

  占士職業生涯至今只有2場比賽沒有送出助攻,一場是12年對陣綠軍,另一場就是阿堤斯給的。

  姚明也在那場大勝後表示:“阿堤斯和巴蒂爾對占士的防守實在太成功了。”

  縱覽NBA歷史,最佳防守球員獎項的得主大多都是內線球員,在米高佐敦87-88賽季拿到DPOY之後,隔了很長時間才有外線球員染指這份榮譽,95-96賽季加里-佩頓打破了中鋒對DPOY的壟斷,然後再到03-04賽季,阿堤斯才成為佐敦後第2位當選DPOY的外線球員。

  阿堤斯的防守能力無需質疑,打破賓華萊士當時對DPOY獎項的統治,就是業內人士對阿堤斯防守能力的最好認可。

  當我們今天提到防守優秀的外線球員,尼納特無疑是許多人的首選。而阿堤斯就像那個年代的尼納特。具備鋒線的高度,後衛的機動性,內線的力量,強壯的手臂能讓他像尼納特一樣輕鬆抄球完成偷球。

  全盛時期的阿堤斯不但有後衛的移動速率,還擁有一力降十會的力量和體格,就像一個大號的東尼-阿倫:鉗子般的手臂限制你的傳控球,然後惡狠狠的眼神讓你心裡發寒。

  即便是神話一般的佐敦,也在這位後輩身上吃過癟。雖然當時的佐敦已經38歲,但不怒自威的佐敦還是只有他把年輕人罵得狗血淋頭的份,真正能讓佐敦處於下風的後浪,還真的沒多少。

  但阿堤斯曾經做到過:2002年1月19日,當時還在芝加哥公牛的阿堤斯,第二次和前輩交手就把他限制到了16分,同時還有9個失誤。

  還有那個廣為人知的故事:阿堤斯曾經撞斷過佐敦的肋骨。

  故事最初的版本是佐敦和阿堤斯噴垃圾話,然後被後者撞傷了肋骨。但這個版本應該是謠傳,因為阿堤斯後來在一次節目中回憶過這件事情:“佐敦邀請我參加夏季訓練營,因為我是個努力打球的人。他很想讓我去防守他,這對我來說真的是一份榮譽。”

  “撞斷他的肋骨只是一次意外。我不想讓佐敦拿到球在我面前輕鬆得分,所以我阻止他接球,我的左手越過他的左肩,我的右手頂著他不讓他要位,然後他的左手鎖住了我。然後,裁判吹了佐敦進攻犯規。我只是想要在他面前努力競爭。那是一場很棒的比賽。不走運的只是我撞斷了他的肋骨,”

  “我對這件事記憶深刻,因為佐敦是我最喜歡的球員。他打的實在太棒了,我感覺他那年甚至可以場均35分。之後,我對自己不小心撞斷了佐敦的肋骨感到有點沮喪,悶在家裡幾天,但後來我接到了佐敦的電話,我向他道歉,他讓我別在意這件事。”

  從佐敦對阿堤斯的態度也能夠看出,他認可這位後輩的防守能力才會讓他和自己對練。在當時鋒線搖擺人繁榮的年代里,有身高、速度、力量的阿堤斯就是限制這些得分手的利器;10年總決賽,阿堤斯除了那個至關重要的籃下絕殺,限制皮雅斯也是阿堤斯的代表作。

  但從那個時候開始,阿堤斯隨著年齡的增長,運動能力下滑,他的重心越來越高,開始彎不下腰,缺少了頂級外線防守者的機動性,開始朝肉盾方向轉型,自此之後他也再沒有入選過最佳防守陣容。

  比起許多優秀的防守者,阿堤斯的一大特點是:他也有擔任進攻核心的才華。如果不是他那火爆的脾氣,或許阿堤斯能成為全明星常客。在04-05賽季奧本山宮殿鬥毆爆發前,阿堤斯場均24.6分6.4籃板3.1助攻,打出了很漂亮的進攻數據。

  後來在帝王,阿堤斯也有過單場39分13籃板10助攻的大號三雙表現。那場比賽他同時還交出了7次偷球3次封籃,有一絲尼納特的味道,而這場比賽的攻防全面性也正是全盛時期阿堤斯打法的縮影。

  但最讓人記憶深刻的比賽還是09年火箭和湖人的7場季後賽,前3場和高比對飆,里突外投總共拿到了71分,並且吸引到高比親自防守他。只不過最後4場,阿堤斯似乎也耗盡了他的手感,總共只拿到38分,命中率不足3成。如果阿堤斯能保持前3場的手感,那年的火箭或許有機會完成逆襲。

  阿堤斯雖然生涯只入選過一次全明星,但得到過佐敦和高比的認可,足以說明他的能力。如果你需要找一名隊友去對位佐敦、高比這樣在球技和心理層面摧毀防守者的超級得分手,我會把尼納特作為首選,然後就是阿堤斯。

  (bra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