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事兒精”,活該被欺負?丨未表達的情緒永遠不會消亡
2020年06月20日08:46

原標題:你不“事兒精”,活該被欺負?丨未表達的情緒永遠不會消亡

原創 壹心理 壹心理 來自專輯自我認同

MISS薔薇|作者

歐小宅、蟲子|編輯

今天,壹心理和你聊聊“不敢麻煩別人”。

《乘風破浪的姐姐》炸了。上線僅一週,颯、野、美的風格圈粉無數,每一位姐姐都在以自己獨特的魅力輪番被熱議。

其中有一位爭議頗多,那就是黃聖依。在眾多的吐槽點中,網友DISS最多的是:她怎麼要求這麼多?事兒精本精吧!太敗好感了!

確實,在節目中,黃聖依有幾處“與眾不同”的細節表現,比如:

第一,發現裙子勒得太緊,原本排序靠後的她,主動提出想和別人調換順序,最後和藍盈瑩互換,第四個上場。

第二,由於節目沒綵排,前面三位上台之後,都是默默順從導演安排。到了黃聖依,音樂剛響起,就因耳返聲音太大反複喊停,要求節目組調整後,才重新開始表演。

第三,姐姐們錄製節目到深夜,一個個又餓又困,黃聖依直接用麥呼叫導演,請他們安排送牛奶補充體力。

在很多人看來,“不麻煩別人是一種美德”,像黃聖依這樣“自私”,就是仗著自己的咖位耍大牌。

當然黃聖依在網上被詬病的,還有她請別人幫忙,卻不說謝謝的細節:

比如,黃聖依喝完水,順手就把空杯子遞給孟佳,沒有一句謝謝;

和藍盈瑩換完演出順序,也是一句謝謝都沒有……

(如果謝謝不是被節目組剪掉的話)

這種不禮貌的做法先拋開,今天我們來聊聊,為了不麻煩別人而壓抑自己的需求,就真的是一件好事嗎?

壓抑需求

只會帶來更大的災難

在另一檔熱播綜藝《婆婆和媽媽》里,林誌穎妻子陳若儀,在婆婆面前,就特別能“忍”。

努力做各種家務,笑著接受婆婆的挑剔,並承諾:要做得更好,做到婆婆滿意。

有一次婆婆家來了客人,她忙裡忙外,沒有一絲怨言,卻在接到自己媽媽電話時,所有情緒集中爆發,瞬間泣不成聲。

搞得林誌穎當眾質問賓客:為什麼把老婆弄哭?

她對著鏡頭淚如雨下“覺得婆婆太挑剔”,卻從來不當面溝通自己的想法,在婆婆面前永遠是順從,而背地裡永遠在崩潰。

陳若儀有需求嗎?當然有,她希望婆婆不那麼直接、挑剔,也想在累到不行的時候,好好歇上一會,更渴望得到婆婆的認可和誇讚。

從心理學上來說,需求是一種內心的衝動和慾望,也是生命驅力的一種表現形式。當需求被壓抑時,自我功能和生命活力其實是被削弱的。

這會帶來好幾種情緒:委屈、不甘、鬱悶、憤怒、無助,而這些複雜的情緒也隨之一同被壓抑下去。

弗洛伊德曾說:未表達的情緒永遠不會消亡,將在未來以更加醜陋的方式湧現。

所以,陳若儀的“逆來順受”和“不敢表達”,並沒能為她爭取到更好的婆媳關係,反而釀成了一場場“風暴”,把關係搞成了“災難”。

相反,在另一組被全網誇的婆媳組合中,伊能靜就很懂得表達需求。

吃飯時,她提及在家裡按照一家人不同的要求做飯很辛苦,委婉地求表揚。

可惜,直男秦昊沒聽出來,反而吐槽:也不是每天都這麼做,只是偶爾。

伊能靜臉一沉,明顯不悅,乾脆換成直接表達:“你倆就一直不讚美我,沒有體諒過我的辛苦。”

一個臉色,一句話,把情緒和需求表達得淋漓盡致,我先表達“我想要的”,要不要得來另說,至少我不給自己添堵。

結果是,婆婆很快應聲給予了肯定和安撫,伊能靜滿足又開心。

這樣,能量在關係中就是流動的,每一個人都得到了舒展,相處起來更輕鬆。

而回到現實層面,不敢表達需求,還可能會影響到實際利益,反過來又會強化自我攻擊。

比如,在黃聖依之前表演的那三位,就遺憾地表示“我沒說(耳返問題),我不敢”,後悔之情溢於言表。

不敢表達需求

不過是害怕被拒絕

為什麼不敢表達需求呢?

其實“怕麻煩別人”只是一個幌子,背後的真實原因是:害怕體驗被人拒絕的羞恥感,以及由此而產生的不配得感。

一個朋友,和老公結婚一年,看上去挺恩愛,突然有天扔下一封長長的分手信,鬧著要離婚。

老公看完其中羅列的十幾條“罪狀”,目瞪口呆,尤其是有兩條:

“我睡眠淺,你晚上把電視開那麼大聲,我根本睡不著。”

“我喜歡安靜,你經常帶兄弟回家吃吃喝喝,我很煩。”

老公表示很無辜,因為這些情況,平日裡她從未提起。

朋友卻說:你有你的生活方式,我不想給你添什麼麻煩,合不來就分開好了。

如果和老公提需求,會有被拒絕的可能,而放在分手信里,藉著離婚提出來,就不再是需求,而是一種“控斥”,只用發泄情緒,不必在意回應。

這樣的邏輯也存在於很多伴侶之間:平時不好好溝通彼此的需求,吵起架來不滿、怨恨滿天飛。

在爭吵中,未表達的需求都變成了指控,雖然傷感情,卻意外地成了有效的溝通方式,吵完架後往往會舒爽一陣子,直到下一輪積攢的需求爆發。

這些其實都是在防禦“對方接不住自己需求”帶來的恐懼:一種來源於童年時期、沒被父母“好好接住”而埋下的創傷。

比如我的朋友,成長在一個單親家庭,母親獨自撫養她已經筋疲力盡,很少對她有足夠的耐心,且經常無緣無故發脾氣。

朋友如履薄冰,她不敢和母親提要求,因為很少能被滿足,還要被罵“麻煩精”、“不懂事”。

拒絕和嫌棄,讓小小的她感受到恥辱、不被愛,進而體驗到無價值感、被拋棄感——原來表達需求這麼可怕。

將母親這個客體內化之後,朋友遇到每一個人,潛意識都會認為對方接不住自己的需求。她自動關聯出相同的互動模式,用壓抑來迴避焦慮和痛苦。

相反,敢於表達需求的人,則是內化了一個好客體,對於他們而言,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劇本。

就像黃聖依,家族顯赫,從小被視若掌上明珠,後來又嫁入豪門,被老公寵著,一呼百應, 一路來“被穩穩接住”的經曆澆築成她的信念:

我的需求,值得被尊重、被回應、被善待,因而我可以自由表達。

相信自己被愛著

才會讓需求有份量

問題是從原生家庭帶來的,還有改變的可能麼?

其實,童年只能困住未覺醒的人。覺醒,是改變的第一步。

關於改變,有幾個建議可以分享給大家。

① 一種底氣

如果說黃聖依的底氣來源於“先天優勢”,那麼伊能靜的底氣,就全靠後天打磨。

伊能靜出生在一個糟糕的原生家庭,重男輕女的父親拋妻棄子,她14歲就被迫賺錢養家。

所以,在和庾澄慶的9年婚姻中,為了維繫脆弱的安全感,她極盡全力地討好,一味隱忍和妥協,卻依然以離婚收場。

慶幸的是,苦難賦予了她覺醒的力量,她開始思考存在的意義,學習接納自己、愛自己。

五年之後,當比她小9歲的秦昊出現在生命中時,已經能坦然地說出:“我更年期的時候,他仍舊年輕帥氣,但我相信他會愛我的內在。”

這就是底氣。只有愛自己,才願意相信自己也被別人愛著,你和你的需求才會變得有份量。

重生之後的伊能靜,在各種關係中都能遊刃有餘地表達自我,活得越來越有活力,也越來越招人喜愛。

② 一個邊界

當然,不排除表達需求之後,依然有被拒絕的可能,這時候“邊界意識”非常重要。

運用個體心理學之父阿德勒的“課題分離”視角:我表不表達需求是我的事,而你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我們各自對自己的課題負責。

這也就意味著,我有表達需求的自由,同時也允許你有拒絕的自由。

在這個前提之下,“麻煩別人”幾乎是不存在的,因為當你的需求超過了你們的關係,或者當對方感覺到難以滿足,需求自然就會被拒絕。

如果沒被接住,就要練習接住自己:需求被拒絕,不代表我被否定,我依然是好的、值得被愛的。我們的關係也依然是OK的。

③ 一些機會

最關鍵的一點,是要有“看見”的能力。

遇見一個人,開始一段新的關係之前,要有意識地提示自己:Ta是一個全新的人,不一定就不能接住我的需求,我不能被過去的恐懼困住。

只有給自己一些機會,去看見真正的對方,進而去嚐試被接住的感覺,和現在回應你的新客體建立深刻的聯結,改變才可能在新的體驗中發生。

最後,回到黃聖依,要求太多,真的錯了嗎?我認為要分情況:

若是利用咖位,逼迫他人滿足自己不合理的需求,這是在耍大牌;

而在節目中,她提的幾次需求,雖然有些自我,卻合情合理,既維護了自己,有的也順帶幫助了其他姐妹,這是擁有強大自我的表現。

能恰當、自如地表達需求,才能享受自己、享受關係,祝福大家都有一個暢快、舒展的人生!

世界和我愛著你。

點個在看,擁有表達需求的勇氣。

參考文獻:

[1]弗洛伊德《夢的解析》

[2]岸見一郎/古賀史健《被討厭的勇氣》

[3]如初煲劇《既討好婆婆,又不委屈自己,伊能靜給陳若儀上了一課》

[4]《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一期芒果TV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