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已至,白晝漸短
2020年06月21日21:08

原標題:夏至已至,白晝漸短

原創 詩書畫 東方衛視詩書畫

先秦的經典《尚書》就已經記載了春分、秋分和夏至、冬至這四個節氣。

雖然在今天看來,夏至只是一個普通的節氣,但古時候,“夏至節”是十分重要的日子。

根據《周禮》記載,古人在每年的夏至日,都要祭祀地神,以求歲月平安。

唐代詩人韋應物在《夏至避暑北池》一詩里,說“晝晷已雲極,宵漏自此長”。

意思是夏至這天,晝晷所測白天的時間已經到了極限,而夜晚的時間從此開始變長。這聯詩句很好地概括了夏至的特點——一年之中日照最長的一天。

俗話說:“夏至未來莫道熱,冬至未來莫道寒”,夏至之後,一年當中最熱的日子就到來了。如果此時,能聽聞蟬鳴荷香,趁月夜納涼,真是再舒適不過了。

今天我們欣賞的這首詩,就是唐代詩人孟浩然夏日所作,讓我們一起感受這點綴在炎炎烈日中的一抹清涼。

夏日南亭懷辛大

(唐)孟浩然

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

散發乘夕涼,開軒臥閑敞。

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

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

感此懷故人,中宵勞夢想。

這首《夏日南亭懷辛大》是唐代詩人孟浩然的作品。題目中的“辛大”,可能是作者的同鄉友人辛諤,經常來南亭納涼,與孟浩然彈琴飲酒。

“山光忽西落,池月漸東上”,“山光”指的是山上的日光。開篇兩句是說,夕陽忽然間落下了西山,池水邊的明月從東邊升起。

“散發乘夕涼,開軒臥閑敞”,詩人將頭髮散開,正在乘涼,開窗閑臥,心情舒暢。

可以想像,詩人在水邊亭台里,沐浴之後散發不梳,看著夕陽驟落、明月東昇,好一番清涼愜意。

“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詩人沒有從荷花和竹葉的外形出發去描寫,而是用聞到花香、聽到水滴聲響,來襯托夏夜之幽靜。

接下來,詩人話鋒一轉,感慨這沁人心脾的荷香、美好的月色竟然孤身一人欣賞。於是,有了後面的詩句:“欲取鳴琴彈,恨無知音賞”。

詩人在南亭納涼,心情漸入佳境,於是想彈琴助興。可是,琴聲需有知音欣賞,此時此刻,孟浩然心裡想起了自己的好友,如此怡情美景卻不在身邊,於是內心惆悵起來。發出了“感此懷故人,中宵勞夢想”的感慨。

詩人是多麼希望有朋友在身邊,閑話清談,共度良宵。這種懷念故人的情緒一直延續到睡下以後,進入夢鄉,居然在夢中會見了自己的好友。

不僅表達了與好友的情誼深重,還把整首詩引入更深的意境,巧妙自然,令人稱歎。

古人雖沒有可以降溫解暑的現代電器,但是他們有超出現代人的平和心境和生活情趣。

傍水而憩,賞月彈琴,夏夜消遣時光的方法可謂層出不窮。可見,中國古代文人的智慧和心態,確實有不少值得今人學習的地方。

跟隨孟浩然感受了南亭納涼的舒爽之後,讓我們一起看看中國畫里關於夏季消暑場景的描繪。

今天我們欣賞的這幅繪畫作品,是收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里的《荷亭對弈圖》,同樣是傍水涼亭,看看這裡面的古人是怎樣消遣炎熱夏日的。

▲《荷亭對弈圖》元 佚名

絹本設色 24cm×24.5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孟浩然在南亭消夏漸入佳境後,想要彈琴。而這幅畫作里,荷塘水亭里的古人正在下棋,果然,琴棋書畫是當之無愧的“文人四友”。

在這幅《荷亭對弈圖》中,描繪了一座池塘邊的敞軒水榭,碧水環繞下,水榭中有兩位高士在對坐博弈,看上去十分專注。

而在他們身旁,有一人側臥在床榻上。他一手撐在腮邊,可能是因為納涼舒適而有了睡意,也可能是剛剛對弈下場後太疲憊了,打算休息片刻。

畫面中間部分有三位仕女,一位正舉著扇子,一位正專心伏案,另一位不知是戲水還是賞荷,每個人看起來都悠然自得。

在綠柳掩映下,荷塘里蓮葉田田,花朵亭亭玉立。整幅畫面呈現出悠閑雅淡的意境。

看了這些古代文人雅士消夏的方法,我們能從中尋找到愜意的生活趣味,甚至延續至今的生活習慣。

“夏至”作為從先秦時期流傳至今的節氣,成為我們與前人“對話”的精神載體。這也是中國人的文化內涵,曆經千年內核不變的根源。

《詩書畫》同名圖書現已面世

《詩書畫》

原標題:《夏至已至,白晝漸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