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瑞PD-1兩項新適應症獲批,國內醫藥“一哥”創新再下一城
2020年06月24日13:16

原標題:恒瑞PD-1兩項新適應症獲批,國內醫藥“一哥”創新再下一城

6月19日,恒瑞醫藥PD-1藥物卡瑞利珠單抗2個新適應症申請正式獲得國家藥監局批[1] 準上市,分別為單藥二線治療晚期食管鱗癌以及聯合培美曲塞加卡鉑一線治療晚期或轉移性非鱗癌非小細胞肺癌。

這是繼今年3月6日卡瑞利珠單抗獲批用於“既往接受過索拉非尼治療和/或含奧沙利鉑系統化療的晚期肝細胞癌患者的治療”之後恒瑞拿下的新領域。

2019年5月31日,恒瑞公告旗下PD-1藥物卡瑞利珠單抗上市獲批,適應症為“至少經過二線系統化療的複發或難治性經典型霍奇金淋巴瘤”,也是2019年恒瑞上市的最重磅藥品之一,3月新適應症獲批之後,卡瑞利珠單抗也成為當時國內首個獲批肝癌適應症的PD-1抑製劑。

作為國內醫藥“一哥”,不僅在國內市場上捷報頻傳,近日,恒瑞醫藥公告稱其收到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通知,恒瑞向美國FDA申報的鹽酸右美托咪定氯化鈉注射液簡略新藥申請已獲得批準,可以生產並在美國市場銷售。

截止目前,恒瑞醫藥已有包括注射劑、口服製劑和吸入性麻醉劑等在內的19個產品獲準在歐美日上市銷售。

從不斷加大自身研發投入創新,到讓產品走出去,恒瑞一步步在創新的路子上走出了更加堅實、穩定的步伐。

創新為王

恒瑞的主營業務產品線包括抗腫瘤藥、手術麻醉類用藥、特殊輸液、造影劑、心血管藥等領域。年報稱其2019年各項經濟指標較快增長,主要驅動因素為一是創新成果的收穫,如注射用甲苯磺酸瑞馬唑侖、卡瑞利珠單抗等獲批上市;二是產品結構優化。

時光倒流20年,恒瑞醫藥還是一家以開發抗腫瘤藥和麻醉藥為主的仿製藥企業,當時國內沒有企業做創新藥。企業想做創新,既沒有資金,也沒有人才,更沒有現成的模板和“教材”。

2000年,恒瑞在上海交易所上市,第一件事在上海建立了創新研發中心,花重金請美國頂級設計師作規劃設計,將國外一流的新藥研發中心按照1:1的“規格”在中國打造,為按照國際標準開展新藥研究提供最堅實的“硬件”支持。

研發中心成立後,恒瑞先後多次在美國招賢納士,引進高層次人才,助力恒瑞創新事業。目前恒瑞已有一支3400多人的研發團隊,其中碩士、博士2000多人,海外科學家200多人。

目前恒瑞醫藥已有6個創新藥上市銷售,1個創新藥申報生產,30多個創新藥處在臨床開發階段,累計承擔了44項國家重大新藥創製專項,申請了800多項發明專利,其中近300項國際專利。

受益於包括PD-1藥物卡瑞利珠單抗在內的多款創新藥獲批上市,以及幾乎“趕上了”每一項重大醫藥政策,恒瑞在2019年交出了更吸引人的成績單:2019 年,營業收入 232.89 億元,同比增長33.70%;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淨利潤53.28億元,同比增幅31.05%。

Evaluate Pharma在2019回顧報告中將恒瑞製藥、日本中外製藥株式會社和CSL列舉為12個月來,除傳統跨國藥企之外,漲幅最好的三家大型製藥商,逐漸在國際視野中嶄露頭角。恒瑞上榜的評語是“得益於其強大的腫瘤學實力,恒瑞正成為中國最受歡迎的醫療保健選擇之一。”

6月12日,PharmExec(美國製藥經理人雜誌)公佈了2020年全球製藥企業TOP50榜單,前十名均為國際製藥巨頭。恒瑞醫藥再次上榜,排名從2019年的第47位上升至第43位。

除了持續加大研發投入,在政策佔據絕對主導影響地位的中國醫藥市場,恒瑞在近年來幾大重大醫藥政策發佈後都沒有缺位,也是其保持優勢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PD-1/L1是全球生物製藥界最近幾年的“網紅”。在前期研發上的新動向和後期商業化競爭都漸趨白熱化。從上市卡位、價格、適應症、研發管線的佈局、產能、營銷團隊、渠道和醫保,無一不是市場關注的焦點。

目前已有來自外資藥企的帕博利珠單抗和納武利尤單抗,即“K藥”與“O藥”在國內獲批上市。隨著2019年底百濟神州PD-1替雷利珠單抗獲批上市,國內PD-1單抗產品達到了六家。除了恒瑞,國內另外3 款 PD-1分別為君實藥業的特瑞普利單抗,信達藥物的信迪利單抗和替雷利珠單抗。

IQVIA數據顯示,2019年抗PD-1抗體全球銷售額約為188.09億美元。2018 年抗 PD-1 抗體全球銷售額約為141.7億美元,國內銷售額約為643.75萬美元。長遠來看,各家公司拚的更是產品競爭力和後續商業化能力,包括新的適應症、藥品質量、產能、渠道、銷售團隊以及醫保等要素。

恒瑞在2020年拿下了三個新適應症。相應的,恒瑞在研發投入上也一馬當先:2019累計研發投入 38.96 億元,比上年增長 45.90%,研發投入占銷售收入的比重為16.73%。從同行業同期來看,石藥集團研發投入14.18億元、複星醫藥25.06億元、科倫藥業11.14億元。

恒瑞醫藥高管表示,恒瑞醫藥的優勢在於多個方面,“第一就是我們有一個完善的創新體系。這個體系實不是一朝建成的,是我們花了十幾二十年的時間才把它建立起來。第二,從我們起家的連雲港,到上海、蘇州再到美國、日本、歐洲等全球化的創新研發中心的逐步建立;第三是我們持續不斷地研發投入,去年花了將近40億人民幣做研發,別人都認為我們研發錢花得太多了,但現在不花研發的錢就沒有未來,要持之以恒地做創新。”

引進來與走出去

除了“內源式”創新,恒瑞也注重外部的合作與創新。

日前,恒瑞醫藥與韓國CrystalGenomics Inc公司(簡稱CG公司)簽署協議,以8775萬美元交易總額將PD-1單複製抗體卡瑞利珠項目許可給CG公司,同時獲得CG公司的銷售分成,實現又一次向海外輸出創新藥技術。

作為國內創新型的民族製藥企業,多年來,恒瑞醫藥將“走出去”、“引進來”相結合,雙管齊下、雙向發力,加快推動民族製藥競爭力升級。

恒瑞醫藥高層多次表示,“在技術變革的大時代,創新起步較晚的中國製藥企業,要想縮小與跨國製藥企業的差距,必須順應趨勢,時不我待,加快提高創新藥物的開發能力,創造和掌握自己的核心技術”。

在自有在研產品逐步“開花結果”的同時,恒瑞醫藥也不斷將海外先進創新技術“引進來”,豐富產品管線,提高創新成效。

2018年,恒瑞醫藥與Novaliq GmbH公司達成協議,以1.65億美元交易總額及銷售分成引進德國Novaliq公司用於治療乾眼症的藥物CyclASol™(0.1%環孢素A製劑)和NOV03(全氟己基辛烷);2019年,恒瑞醫藥與美國Mycovia Pharmaceuticals Inc公司達成協議,引進該公司用於治療和預防多種真菌感染,包括複發性外陰陰道念珠菌病、侵襲性真菌感染和甲真菌病等疾病的專利先導化合物VT-1161(也稱Oteseconazole)。

這一樁樁的“License in”案例,既是真金白銀的投入,也是恒瑞創新模式的進一步迭代,代表著中國製藥企業不斷立足全球視野來審視自主創新。

公司高管解釋,引入項目也講究“機緣巧合”,恒瑞在全球看項目、引進的標準,“一是產品要有市場,最好在中國這一塊是空白,能夠解決中國市場上目前沒有得到滿足的一些患者需求;二是要跟我們現有的體系能夠互補,最好銷售團隊能夠契合和共用。”

大力“引進來”,是為了更好地“走出去”。近年來,恒瑞先後在美國新澤西、波士頓、日本名古屋等多地建立了海外創新研發中心,並在德國設立了分支機構,將創新的“觸角”延伸到歐美日發達國家,構建全球創新體系。

目前,恒瑞醫藥已有10多個創新藥在美國、澳州等地開展臨床試驗,創新的足跡正一步一個腳印“走出去”。2019年4月,卡瑞利珠單抗聯合阿帕替尼一線治療晚期肝細胞癌III期臨床研究已在美國、歐洲、韓國和中國等14個國家和地區、123家中心同步開展。

技術輸出是創新水平的“試金石”,越來越多的國際資本願意為中國創新藥技術買單。除了此次韓國CG公司的技術許可,2018年1月,恒瑞醫藥將JAK1抑製劑、BTK抑製劑這2款全球熱門靶點創新藥分別許可給美國Arcutis、TG Therapeutics,里程金總額達5.7億美元。

政策東風

近兩年,國內藥品審評審批加速、優先審評政策出台對醫藥產業影響較大,無論進口還是國產品種,都呈現出批文數量快速上升的趨勢。新的《藥品管理法》完成修訂,2019年 12月1日起施行,鼓勵研發創新。仿製藥一致性評價也陸續出台多項規範政策。

對國內醫藥市場影響最大的政策“帶量採購”和“醫保談判”也逐步落地。在這些重大政策上,恒瑞也及時做出了部署和調整。2020年1月17日,國家組織開展33個藥品品種的第二批帶量採購工作,恒瑞產品醋酸阿比特龍片、鹽酸曲美他嗪緩釋片、替吉奧膠囊、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結合型)中標。2019年,恒瑞創新藥馬來酸吡咯替尼片和硫培非格司亭注射液通過談判首次納入國家醫保目錄,阿帕替尼續談成功。

據IQVIA數據,2019 年全球藥品支出接近 1.3 萬億美元,中國為全球第二大醫藥市場,預計到 2023年全球藥品支出將超 1.5 萬億美元。2019年中國醫院藥品市場總銷售額(百張床位以上醫院銷售額,以醫院採購價計)達到8473億元,同比增長9.4%,增速遠高於前一年的3.5%。

受醫保談判及帶量採購政策落地影響,中國醫院藥品市場增幅在2019年第二季度達到峰值,至下半年,市場增速放緩,第四季度同比增長率6%。但在經過2017年、2018年的低迷期之後,醫院市場逐漸提振,銷量的提升和新產品的上市是市場增長的主要驅動力,但是“招標採購”、“兩票製”和藥品談判等因素導致藥品價格下降,減緩了部分市場的增速。跨國藥企銷售額增長率超過15%,本土企業增速也達到了7.3%。

從治療領域來看,2019年,抗腫瘤和免疫調節劑同比增長率最高,為22.1%;從全年銷售額來看,阿斯利康反超輝瑞成為2019年第一大醫藥企業,第2-10名為輝瑞、揚子江、恒瑞、羅氏、拜耳、賽諾菲、正大天晴、石藥集團和複星醫藥。

而此次新冠疫情的暴發也不同程度衝擊了醫藥行業。瑞銀醫藥分析認為,疫情對於注射藥物的打擊大於預期。“此前預計,由於大多數處方藥的需求都是剛性的,因此冠狀病毒對藥物銷售的影響很小。但是,由於不鼓勵患者去醫院,注射藥物的銷售額在2020年第一季度急劇下降。現在需要每3周注射一次化療患者每5周只能注射一次。這是包括一線城市在內的整個中國的情況。另一方面,由於手術的顯著減少,麻醉藥品的銷售也受到嚴重打擊。”

公司高管表示,“疫情期間影響了很多醫院的正常運營,尤其是手術擇期或者被推延,麻醉用藥等手術有關的藥品都受到影響,醫院端的銷售受到了影響。但是在生產端,我們實際上2月份就已經基本恢復正常,現在銷售端也基本正常。”

(專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