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查重”價格飆漲:到底誰在漲價?為什麼漲價?
2020年06月24日10:23

原標題:論文“查重”價格飆漲:到底誰在漲價?為什麼漲價?

“2月初120元,現在550元,翻倍地漲”“買的時候480元,剛買完就漲到580元”……臨近畢業,碩士學位論文查重服務價格漲勢兇猛。不少研究生直言,

查重負擔越來越重,畢業前還要被“宰”一次。

論文查重又稱“學術不端行為檢測”,目的是杜絕抄襲、剽竊、侵占、篡改他人學術成果等行為。目前國內知名度較高的查重服務,由同方知網數字出版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提供,俗稱“知網查重”。

儘管查重渠道還有萬方查重、維普查重等,但知網擁有豐富的全文比對資源庫支撐,查重結果權威性更高,高校往往將其作為碩士學位論文查重的首選。

近期知網查重服務為何大幅漲價?網上售賣的知網查重是否正規?高校對於碩士學位論文查重有哪些具體規定?記者就這些問題展開了調查。

頻繁漲價,買早了還得補差價

4月末,重慶某高校應屆碩士畢業生周鋒接到學校通知,要求近期上傳學位論文進行初檢。為了保證順利通過,他決定在網上購買查重服務先行自檢。

當他準備下單時卻發現,前幾天只賣300元每篇的查重服務,當天已經漲至450元。

為了慳錢,他和另外三位同學,將各自論文合成一篇,花450元購買了查重服務。為了不被系統發現,他們調整了論文結構,“能去掉的標題都去掉了。”

“我聽商家說,只要單篇論文字數不超過28萬,就可以進行查重。我們四篇論文合在一起,不到20萬字。”周鋒補充說。

記者瞭解到,雖然周鋒所在的高校,沒有明確要求提交論文前進行自查,但得保證論文重複率低於20%。出於保險起見,大部分學生會先自查。如果重複率偏高,會在降重後再提交。

江西某高校2019屆碩士畢業生郭偉力告訴記者,學校在答辯前不提供查重服務,班上近50位同學全都在網上買了查重服務,“我的論文改了4次,也查了4次,當時一共花了1000多元。”

該校研究生教學秘書盧老師表示,學校要求學生先自查並提交查重報告,重複率要在10%以下,否則延期半年參加答辯。“學生要本著對自己負責的態度,用心準備論文,並做好查重和降重。”盧老師說。

除了頻繁漲價,記者在調查中還發現,

購買後若沒有及時使用,漲價後還得補差價。要想快點拿到查重報告,則需要額外購買加急服務。

記者諮詢某電商平台的一家商家時,就遇到了這樣的條款:現在價格變動大,漲價後就不能使用了,需要補拍差價,訂單金額不足肯定無法提交的。

該電商平台另一家商家表示:“拍下後建議10天內使用,超出可能無法使用。”

5月2日晚,重慶某高校應屆碩士畢業生吳雨婷在某電商平台購買了查重服務,當天的價格是每篇450元。學校要求5月5日前提交論文,為了盡快拿到查重報告,她多花了50元購買加急服務。

記者6月18日在上述電商平台搜索“知網碩士學位論文查重”時發現,碩士學位論文查重價格基本在每篇

750元

以上,最高可達

950元

每篇,某電商平台上一家名為“盛世利通教育專營店”的網店給出的加急查重價格則為每篇

1200元

到底誰在漲價?為什麼漲價?

記者採訪發現,各方對今年論文查重服務價格瘋漲的原因有不同說法。究竟是誰在漲價?為什麼漲價?

某電商平台某商家的客服表示,每個階段查重服務的成本不一樣,價格也不一樣。官網統一調價,商家再根據官網成本定價,價格確實不穩定。

另一商家的客服則告訴記者,查重服務漲價是因為知網整頓,檢測名額緊張,成本大幅上漲。

在重慶某高校經營打印店的武文分析,知網法務部4月7日在官網發佈“系統公告”後,查封了一大批檢測賬號,是導致論文查重漲價的原因之一。

記者查詢發現,知網法務部發佈的公告,針對用戶單位知網賬號泄露、倒賣賬號等情況,製定了處罰措施。最嚴重者,將被知網暫停服務,並書面通報用戶單位上級領導和相關職能部門,直至用戶單位提出切實可行的解決辦法。

“學術不端檢測系統是嚴肅的管理工具,只可用於機構的業務管理流程,因此這一系統也一直僅向機構提供服務,且只允許檢測本單位論文。”知網法務部日前接受記者郵件採訪時說,知網會根據高校的具體需求,無償為高校研究生院提供檢測服務。

記者調查發現,電商平台上的商家,普遍宣稱查重結果“保證與學校結果一致”。某家商家的客服告訴記者,他家出售的查重服務是正品官網系統檢測,報告單支援官網驗證真偽,並且預設“官網就是知網”。

知網法務部相關負責人介紹說,

網上銷售的查重服務是知網的產品,但並未獲得知網授權,知網不對個人提供業務。

知網會給學校一個總賬號,由研究生院學位辦負責管理。向知網申請和備案後,總賬號管理員可以向下授權子賬號,並規定子賬號查重額度。子賬號必須精確到人,綁定管理人員手機號後,經過驗證後,才能正常使用,知網會對每個子賬號的運行情況進行監控。

“一種情況是,高校內部存在部分人倒賣知網賬號,學校有一些多餘的檢測篇數,可能就會被一些人拿去使用。”知網法務部相關負責人補充說,另一種情況是部分網店老闆削尖了腦袋到處找查重資源。高校和期刊編輯部也反饋稱,有人直接給他們發郵件,打算花錢買查重賬號。

“學校給每個學院一個賬號,學院每年都會向學校要100個至250個查重額度。”江蘇某高校研究生教學秘書王老師說,“不夠用的時候直接和研究生院學位辦打電話說,不用走什麼具體程式,好像學校也不會看自己怎麼用這些賬號。”

武文經營的打印店,也提供查重服務。他以所在高校為例,介紹了自己的“商業模式”:知網會給學校提供一個賬號,由研究生院統一管理。為了方便開展工作,研究生院會給各二級學院分發子賬號。有些人可以拿到子賬號,然後提供給他這樣的商家使用。每檢測一篇論文,提供賬號的人還要收大頭。

多位經營相關業務的網店客服告訴記者,他們是通過高校教師的賬號提交論文進行查重。“知網學誠教育專營店”的客服說,他們和高校有合作,並表示查重報告單支援驗證。“學術不端查重檢測中心”的客服則坦言,“是在學校查的”。

不同高校對查重有不同規定

受訪者表示,往年也存在研究生學位論文查重服務漲價現象。畢業季正值查重高峰期,查重漲價屬於市場行為,等到高峰期過去又會下調。武文認同這一觀點,但同時指出,“漲價年年有,但今年這種情況很少見”。

2016年,教育部出台《高等學校預防與處理學術不端行為辦法》,要求高校加強預防和查處學術不端行為。為預防高校畢業生學位論文學術不端行為和提高畢業生培養質量,高校往往要求對畢業生學位論文進行查重。

記者調查發現,不同高校對碩士學位論文查重有不同規定。

江蘇某高校研究生教務員王老師介紹,她所在的高校會在研究生正式答辯前,提供兩次免費查重機會,由教務員統一收集論文進行集中查重。如果兩次都沒通過,學生就需要自己購買查重服務,“每年都會有部分學生上網購買查重服務”。

江西某高校研究生院學位科負責人鍾老師則告訴記者,學校只在學生答辯結束後會對論文統一進行一次查重,這次查重更像是核查,重複率超過15%的學生,需要延期半年才能再次參加答辯。該校每年都會有幾十名碩博畢業生,因論文查重不過而延期畢業。

鍾老師坦言,

論文查重屬於學校和知網合作協議的附帶業務

,知網會根據學校前一年的畢業人數提供查重篇數,“論文查重有篇數限製,不是想查就能查。”

“這裏存在的矛盾是,

很多學校對碩士學位論文重複率有要求,但又不給研究生自主查重機會

。而知網又不向研究生個人開放查重服務。在這種情況下,有論文查重需求的學生,只能湧向網上購買論文查重服務。”一位受訪人士表示。

知網法務部介紹,如果高校和學生統一將學位論文收錄進知網論文數據庫,知網就免費給研究生院提供查重服務。知網給每個高校的查重篇數都不一樣,要和畢業生數量掛鉤。

“如果研究生院查重篇數不夠,高校可以申請追加,我們會對此進行審核。沒有檢測本單位以外的文獻,沒有從事商業化運作,通過任何渠道向第三方轉讓等情況,而且要檢測的碩士學位論文重複比例較高,我們就會看情況追加。”知網法務部相關負責人回應。

這位負責人還表示,針對網上銷售的知網查重服務,知網官方一直在用戶的配合下進行打擊。在多年查處中,取得了一定效果。小到產品下架、店舖關張、網站關閉,大到行政處罰、刑事處罰、民事賠償。“主要還是存在這樣的市場需求,手握資源的想要掙錢,開店的想要找到這種資源。”

知網與高校應該讓有需要的學生,以正規渠道堂堂正正地查重,而不必與不法商家糾纏不清

當下正逢畢業季,許多高校研究生即將畢業,一門與畢業生密切相關的“生意”,也因此再度火熱了起來——這門生意,就是所謂的“自費查重”。一直以來,為了確保學術誠信,維護學術規範,同時更好地檢驗畢業生研學成果,國內高校在審核研究生提交的畢業論文時,都會通過中國知網的專業查重程式,檢測論文與其他文獻的重複比例。這一比例一旦高於學校規定的上限,論文作者將很難順利畢業。因此,

幾乎所有研究生都會在正式提交論文之前,自行設法查重,從而避免預期之外的情況發生。

然而,儘管每年畢業季前,都會有不少學生產生這方面的需求,到網上購買相關服務,但今年的“自費查重”價格,卻高得有些不同尋常。據《新華每日電訊》報導,短短幾個月間,自費查重服務的價格翻了不止一番,

2月初只要120元的服務,現在竟然要收550元

。這種現象,讓許多學生大呼“查不起”。對於經濟尚未獨立的研究生而言,如此高的查重費用,已經成了一筆不小的負擔。

“自費查重”的費用為何飆升?

最大的原因似與知網有關。4月前後,知網封禁了一大批“違規查重”的機構賬號,網絡查重費用也在這一時期同步飛漲。據報導:兩起事件之間之所以呈現出明顯關聯,是因為許多在網上兜售“自費查重”服務的商家,實際上都是在用通過各種渠道得來的機構賬號,私自在知網上為買家查重。知網的封號行動造成了此類賬號在市場上的短缺,進而推動了查重價格的上漲。

從表面上看,相關報導揭示的似乎是“自費查重”漲價的理由,

但在更深的層次上,它卻暴露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紅紅火火的“自費查重”生意

,原來在很大程度上,根本就是一個寄生於中國知網上的“灰色產業”

。一方面,對廣大研究生而言,在提交論文前自行查重,幾乎是完成學業的“剛需”;但另一方面,為了滿足這項“剛需”,他們卻不得不將大把的金錢投向這樣一個遊走在法律邊緣的產業——如此現狀可謂十分荒唐。為此,我們還應認真檢視現有的查重機製,搞清楚這套機製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如此才能解決研究生群體的“查重困境”,為年輕人排憂解難。

其實,讓研究生陷入這種困境的最大原因,在於他們很難通過正規渠道提前給自己的論文查重。

由於中國知網的查重系統並不對個人用戶開放,而只對高校等機構開放,學生為了讓自己心裡有底,只能花錢求助於那些違規倒賣知網機構賬號的“旁門左道”。在這一過程中,不論是製造了這種“準壟斷”局面的知網,還是受製於此的學生,都占不到任何便宜,只有那些鑽空子的商家能藉機坐收漁利。因此,知網和各大高校還應多加考量,本著為學生提供便利的原則,對現有規定作出合理調整,從而消除這種結構性的弊端,讓這種扭曲的產業生態不再有其生存土壤。

平心而論,中國知網之所以不對個人用戶開放查重服務,自然有其顧慮與考量。畢竟,知網的查重系統在判定學術抄襲上權威性極高,倘若對個人不加甄別地開放,一旦被某些居心不良的人抓住漏洞,後果不堪設想。但是,那些即將畢業的學生並不是一般的個人,他們有非常正當的理由,在畢業前有限次地使用知網的查重服務。為此,不論是向高校出售服務的知網,還是從知網手中購買服務的高校,都應對學生的正當需求有充分的考慮,為他們提供正規、合法的查重渠道。

事實上,部分高校在這一點上做得很好,一直都在為學生提供免費的查重機會。其他高校就算不能讓學生免費查重,也應該與知網協商,製定合理的價格,讓有需要的學生可以用學校的機構賬號堂堂正正地“自費查重”,而不必與不法商家糾纏不清。高校教書育人,是為了培養出在學術與人格上同樣成熟的人才,為此,學校不僅要對學生的學術道德加以嚴肅的監督,也應引導他們在各種問題上走向“正路”。

(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

編 輯丨王 珊

校 對丨梁盛皓

校 審丨葛 穎

值班編委丨王小鯤

來源:微信公眾號“中青評論”(ID:cydplb,作者:楊鑫宇)、“新華每日電訊”(ID:xhmrdxwx,作者:鄭明鴻、閔尊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