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文明為什麼在鄙視鏈的頂端?
2020年06月27日09:46

原標題:海洋文明為什麼在鄙視鏈的頂端?

原創 葉克飛 歐洲價值

在雅克·阿塔利看來,對海洋的控製與利用是一道發展的標杆,因為“自古以來,經濟、政治、軍事、社會及文化上的權力都屬於那些善於掌控海洋與港口的人。那些極大改變了人類社會面貌的技術革新,大多都是在海上或是為航海而誕生的”。

撰文〡葉克飛

我一直慶幸自己在海邊長大,整天吃海鮮不說,還能早早觸摸人類文明進程中的種種奧妙。

海洋不僅僅是孕育地球生命與進化的地方,也是人類文明的推動者。大航海時代開啟了人類新的一頁,海上貿易成為現代社會的基石。如今,世界上超過60%的人口居住在距離海岸150公里的區域內。

不瞭解海洋文明,你就很難理解舊日世界與當下世界。《海洋文明小史》可算是不錯的普及讀物,梳理了海洋史的基本脈絡,非常適合對海洋文明感興趣卻又缺乏瞭解的人。當然,如果你對歷史非常瞭解,那麼最好將這本小書轉交給孩子,它足夠輕鬆好讀,也足以讓孩子萌發對海洋的興趣——沒錯,我就是這樣做的。

書名:《海洋文明小史》

作者:[法]雅克·阿塔利

譯者:王存苗

出版時間:2020年4月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團

這本書的作者是曾擔任連續四任法國總統之顧問的雅克·阿塔利,這位經濟學家和哲學家,早年著有作《政治經濟學分析》和《政治模式》,1990年創辦歐洲複興開發銀行並擔任首任行長還參與過歐盟條約的起草工作。在《海洋文明小史》之前,他的《未來十五年》、《21世紀詞典》等都已推出中文版。

這本《海洋文明小史》,實則是以海洋為視角的世界史,囊括了自然與文明。原來,80萬年前的直立人已經開始了海上之旅,6萬年前的晚期智人也曾穿越太平洋,探索海洋早已融入人類的基因。

書中寫到公元前31年的亞克興海戰,也寫到伊斯蘭世界與歐洲爭奪地中海的漫長拉鋸,當然還少不了英法百年戰爭,它不僅僅關乎霸權,也關乎經濟與信念。

大航海時代後,每個強大的國家都與海洋有關。葡萄牙西班牙再到荷蘭,還有英國與美國。

雅克·阿塔利也提到了法國和中國,二者原本都有著海洋地緣優勢,卻為能將之轉化為海洋霸權,清朝時期的中國甚至在長期封閉中走向沒落。

在雅克·阿塔利看來,對海洋的控製與利用是一道發展的標杆,因為“自古以來,經濟、政治、軍事、社會及文化上的權力都屬於那些善於掌控海洋與港口的人。那些極大改變了人類社會面貌的技術革新,大多都是在海上或是為航海而誕生的”。

他對法國的“失敗”耿耿於懷,因為“昔日的眾多帝國正是由於牢牢控製了海洋,從而能夠登上野心之巔;而當它們失去對海洋的掌控時,帝國便開始衰落。所有的戰爭(幾乎沒有例外)都是在海上決定勝負。意識形態上的每一次巨變,也都是通過海洋得以實現”,可法國呢,它白白放棄了無數機會。

這個推導是否符合邏輯,抑或是一廂情願,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判斷。但雅克·阿塔利起碼揭示了一個事實:那些熱衷開創商業世界,建立現代文明製度的人,往往出自於海邊。當年弗蘭德、熱那亞和威尼斯等商業高度發達地區無不靠海,近現代以來的新教徒,則相繼讓荷蘭、英國和美國變得強盛。

所以,稱海洋為自由主義的源泉,毫不為過。正如作者所寫,“它使人類懂得欣賞自由的崇高,沉醉在自由之中,也懂得失去自由是一場悲劇。”

很多人說起中國歷史進程,常常感慨於這個古老國度在海洋問題上的錯失。尤其是明清兩代,錯過了海洋文明的高潮。其實中國自古就有海洋文化的典範,比如齊文化。春秋戰國時代的齊國,商業發達、思想開放、社會包容、科技勃興,這種靈動與包容,正是海洋文化的最好體現。可惜的是,後來的中國選擇的是儒家文化。

近代中國能夠開眼看世界,也要拜嶺南的海洋文化所賜。從清代開始揚帆出海、遠赴重洋的華僑,還有晚清民國的留學生,打開了世界的窗戶。

只是,互聯網時代甚至虛擬時代,海洋是否還那麼重要?書中那個被人類嚴重破壞,生態面臨危機的海洋,又會帶給人類什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