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老、中、青三代飛行員共逐國產飛機藍天夢
2020年06月28日10:15

原標題:中國老、中、青三代飛行員共逐國產飛機藍天夢

中新網上海6月28日電 題:中國老、中、青三代飛行員共逐國產飛機藍天夢

中新網記者李佳佳

  6月28日,是中國商飛向國內三大航空公司交付國產ARJ21支線飛機的日子。對於“40後”謝遠征、“70後”張大奇和“90後”徐藤澤惠來說,這一天也是中國老、中、青三代飛行員夢想照進現實的日子。

功勳飛行員謝遠征:以用戶思維設計飛機

  在東航飛行部,出生於1949年的謝遠征有一個親切的外號“謝大個子”。作為民航功勳飛行員,古稀之年的謝遠征雖已兩鬢斑白,卻仍擔任著中國商飛公司的飛行教員,他不僅參與了中國新型客機ARJ21飛機的操控系統設計與改進,同時還負責該機型全動飛行模擬機的教學研究工作。

  1966年,在經曆了無數輪篩選和考核之後,謝遠征從幾千名空軍飛行員的報考者中脫穎而出,進入當時的空軍第二預備航校學習。1978年,隨著中國民航的改製,謝遠征脫下了軍裝換上了民航飛行員製服。在當時,中國民航的全年旅客運輸量僅300多萬人次,機型也主要是蘇製伊爾-14、伊爾-18、里-2等,像英製三叉戟這樣的,載客量在100人以上的客機還不到20架。改革開放之後,為了改變這一局面,中國民航開始著手引進美式飛機,由於技術過硬、作風優良,謝遠征被選為第一批赴美國學習麥道客機駕駛技術的飛行員。

  被選赴美時候的謝遠征還不到30歲,風華正茂,肩上更是戴著象徵機長“專業、知識、技術和責任”的四道杠。而在那個時候的美國,一般人沒有幾十年飛行經曆是無法成為機長的,所以美國教官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不免懷疑,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是合格的機長。加之當時歐美國家的人對中國人有著很深的成見,總是在各種場合懷疑中國飛行員的技術能力。

  看到美國教官的態度,謝遠征並沒有表露出來任何反感和不滿,只是暗下決心:“一定要為中國飛行員爭氣!為中國爭氣!”於是,在美國學習新機型的那段時間里,謝遠征幾乎每天都過著飛行教學區和宿舍間兩點一線的生活,除了自己做飯、吃飯和保證應有的睡眠之外,他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背誦新飛機座艙圖、弄清弄懂飛機結構與駕駛原理上。當登上真機開始駕駛的時候,他嫻熟的動作、穩定的操控,一下子就征服了坐在旁邊的美國教員,對著他直挑大拇指說:“中國飛行員,棒!”

  從美國學成歸來之後,謝遠征開始駕駛新型的大型寬體客機執飛中國民航首次上海——洛杉磯這樣的遠程跨洋航線。在那個年代,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與角色,飛行時他會穿著筆挺的飛行服執行航班,等任務結束之後,則會脫掉製服,騎上一輛放在飛行部出勤樓下的飛鴿牌自行車,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歸家。

  “細緻,把每一件看似小事的事情都當大事來做。”這是謝遠征完成24000小時安全飛行背後的秘訣。在他41年翱翔藍天的飛行生涯中,他養成了每天在飛行結束後都要記錄飛行日誌的習慣,總結和評價當天的飛行情況,而在執飛長航線的時候,只要不上駕駛座,他就會手不釋卷的學習與閱讀飛行手冊,特別是那些特情處置的章節。

  經過了41年的飛行,謝遠征被授予了無數的榮譽,但他心目中總有一個情結,就是什麼時候才能飛上中國人自己製造的民航客機。退休後他婉拒某商業航空公司高薪邀請,來到中國商飛公司,擔任正在研製中的中國飛機的模擬機教員,同時作為顧問參與相關機型操控系統的設計與改進。對於未來的國產大飛機的設計,他曾經建議:“在大飛機的設計團隊中增加飛行員,以用戶思維來設計飛機,因為用這種理念去設計飛機,相信中國的飛機不但能獲得中國飛行員的認可,更會有一天走向世界,成為能夠與空客、波音三足鼎立的第三大飛機製造商”。

  從圍湖造田修地球,到駕駛飛機衝上雲霄;從飛翔在中國的藍天上,到搭建跨越太平洋的天空之橋;從懵懂地駕駛蘇製的螺旋槳雙翼飛機,到睿智地參與到國產噴氣式客機的設計之中,這位共和國同齡人的傳奇仍在繼續。

五星機長張大奇成為一二三航空首批ARJ機型轉證的飛行員之一,即將實現駕駛國產飛機翱翔藍天的夢想。東宣供圖

五星機長張大奇:帶著問題與經驗去轉型

  “ARJ21對我來說有著雙重吸引力”,1972年出生的張大奇堪稱東航旗下一二三航空公司的中堅力量,他也是一二三航空首批ARJ機型轉證的飛行員之一。在2017年5月,張大奇曾駕駛萊格賽650(EMB135)飛機為中國商飛的C919首飛伴飛,可以說,能夠駕駛中國設計生產的飛機翱翔藍天一直是他多年的夢想。

  “對於每一個將開飛機作為畢生追求的人,對於每一個有著國產飛機情懷的人,ARJ21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同時,對於每一個希望挑戰和改變自己的人,能夠執飛全新設計的,先進的國產飛機也很有吸引力。”

  張大奇現任一二三航空飛行部飛行技術檢查主任,至今已有17800飛行小時經驗。在他的資曆證上共有5種機型:灣流G280、巴航工業EMB145、萊格賽650(EMB135)、波音B737和國產ARJ21-700。作為一名公務機的五星機長,張大奇公務飛行時間遠少於普通航班,雖然飛行時間少,但涉及的機型多,業務範圍廣,從航線設計到飛行控製,從航班保障到客戶服務,每一個細節都需要他考慮周全,“可以說公務機機長的工作‘不止飛行’那麼簡單”,業內人士如是說。

  身為首批機型轉證的飛行員,張大奇是帶著問題,帶著經驗去學習的,並從飛行員的角度對ARJ21設計團隊提出合理化的建議,比如最初國產飛機駕駛盤上的一些發射按鈕,和波音、空客這些國際主流機型的設計位置不同,使用起來不方便,飛行程序也有待優化,“我們提出意見後,很多已經被採納,現在的ARJ21人機界面更為合理了”。

  張大奇舉了一個油門控製的事例來說明國產ARJ21有著更為安全與舒適的駕駛體驗。“過去我執飛的公務機比較小,很多都沒有自動油門,這意味著飛行員要隨時監管飛機的速度,靠人工操控油門,這對飛行安全來說是不利的。但ARJ21雖然是款支線飛機,座位數最大隻有90個,但它不僅設計了自動油門,而且還為油門設計了各種比較先進的保護,像超速保護、低速保護都有,內部軟件系統也都比較先進。”他坦言,作為飛行員,會迫切地希望自己的建議得到採納,國產飛機能得以改進,“但我也理解這一切都需要時間”。

  從最初的好奇,到之後的激動,直至現在的自豪,隨著ARJ21的交付,張大奇駕駛國產飛機翱翔藍天的夢想實現在即。

女飛行員徐藤澤惠:帶著父親的夢想一起飛行

  作為為數不多的女飛行員,“90後”徐藤澤惠出生於一個飛行之家,父親是空客A330的飛行員,嚮往飛行對她來說更像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本能。

  “平時聽機長們討論ARJ21飛機的時候就挺嚮往,對於我想開國產飛機的夢想,爸爸也很支持”,從學習飛行到成為一名副駕駛,徐藤澤惠深感飛行事業的不易。目前她已是一名副駕駛,可以說通過今後的學習和努力,她有很大的可能實現駕駛國產飛機衝上藍天的夢想,“我爸快到退休年紀了,他也許以後沒有機會可以飛到國產飛機,可我還年輕,他們那一代沒能趕上的好時候,被我趕上了,我希望可以帶著他的夢想一起飛行”。

  近些年,隨著中國國力的增強和中國航空市場的擴大,中國作為一個航空大國向航空強國邁進,從設計到製造,擁有自己的國產大飛機是必然。ARJ21-700可以說是嶄露頭角,未來也一定會有更先進、更大的國產系列飛機不斷湧現,活躍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天空,讓世人享受更安全,更快捷的“中國製造”的飛行體驗不啻為每一個中國飛行員的夢想。“對此我深信不疑,作為一名民航飛行員,我非常自豪,也很期待早日飛上真正的中國造大飛機”,徐藤澤惠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