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西爾·比頓:英國王室禦用的時尚攝影師
2020年06月29日11:22

原標題:塞西爾·比頓:英國王室禦用的時尚攝影師

原創 馬小呆 影攝自留地

《塞西爾·比頓:光彩年華》

英國蘇富比塞西爾·比頓工作室檔案館編,錢衛譯

後浪出版公司·湖南美術出版社

前幾天收到後浪寄來的攝影畫冊《塞西爾·比頓:光彩年華》。此前,我對這位時尚攝影師知道得不多,翻看畫冊的時候還順便去檢索了一下攝影師生平。

塞西爾·比頓1904年出生於英國,青少年時期就開始以自己的妹妹們為模特拍攝時裝照片,對時尚設計有著天生的敏感。比頓曾經長期擔任大西洋兩岸《時尚》雜誌的攝影師,並為英國王室拍攝了眾多肖像照片。

這本畫冊應該算是國內第一本關於塞西爾·比頓的中文攝影畫冊了,它以十年為一章節,彙聚了比頓60年時尚攝影的佳作,比較完整地呈現了攝影師的職業生涯。

以下文圖均選自《塞西爾·比頓:光彩年華》,文字摘自時尚攝影師安妮·萊博維茨撰寫的序言。

奧黛麗·赫本,1954年

伊麗莎白·泰勒,約1953年

芭芭·比頓,“神秘的美人”,1926年

1960年代末和1970年代初,我還是個年輕攝影師,癡迷於個人紀實攝影:公路旅行,沒有攝影棚,用黑白膠卷和小相機,在任何可用的光線下拍照。那時和羅伯特·弗蘭克是我的神。完成客戶委託的拍攝任務讓我進入了新聞業,《生活》雜誌成了我靈感的重要來源。為《滾石》雜誌拍攝封面照片之後,我才開始認真對待肖像攝影。

我在洛杉磯拉斯帕爾馬斯大街的報攤前一站就是幾個小時,仔細翻閱來自紐約、倫敦、巴黎和羅馬的雜誌。我看了理查德·阿維頓、歐文·佩恩、赫爾穆特·牛頓、蓋·伯丁以及其他人的作品。我記得自己看到過1968年米克·賈格爾在《迷幻演出》片場的一些肖像照。它們美極了,非常性感。那是塞西爾·比頓的作品。

加拉·達利和薩爾瓦多·達利與達利的作品《迷惑的夫婦》,1936年

巴勃羅·畢加索坐在其畫作《搖擺的椅子》(1943)前面,巴黎大奧古斯丁路,1944年

奧爾德斯·赫胥黎,1936年

多年來,我無數次翻看比頓的攝影作品,如果要我從中列舉出對我產生過影響的照片,我首先會提到1930年代他在荷李活拍攝的作品——加里·庫珀斜靠在攝影棚的門上——還有後來馬龍·白蘭度在簡單的背景布前坐在一把椅子上的照片。

接下來是比頓傳奇的時尚照片——1948年為《時尚》拍攝的一群身著查爾斯·詹姆斯設計的禮服的女士們,以及戰爭期間模特們在倫敦焚燬的大樓廢墟中擺造型的難忘照片。我還時常翻看他為皇室拍攝的肖像,尤其是伊麗莎白二世的照片。

“時尚不滅”,迪格比·莫頓設計的斜紋軟呢套裝,倫敦中殿律師學院,1941年

蒂利·洛施扮演《奇蹟》中的修女,服裝由奧利弗·梅塞爾設計,1932年

可可·香奈兒,巴黎康邦節31號,1965年

任何渴望成為肖像攝影師的人,都應該好好研究比頓於1946年在紐約廣場飯店的房間里為葛麗泰·嘉寶拍攝的作品。

這是一位女神與一位攝影師的交流。比頓鍾情於嘉寶已有多年。他在1930年出版的《美女之書》中就收錄了他為嘉寶畫的素描像,稱她擁有世紀最美的面孔,是世上最有魅力的人物。兩年後他到加州為荷李活工作時,不顧一切地想要拍攝嘉寶,卻被她的經紀人拒之門外。就在他準備返回紐約時,終於如願以償地見到了嘉寶,並為她神魂顛倒。而廣場飯店那次會面之所以能夠實現,是因為她需要一張護照照片。

葛麗泰·嘉寶,紐約廣場飯店,1946年

他為嘉寶拍攝的照片數量相當可觀,形態多樣,導致我多年以來一直認為這些作品是在不同時期拍攝的。那時我並不知道,這些照片其實出自同一個下午。比頓幾乎憑空創造了它們。他沒有助手,也沒有專業燈光。

他先是把嘉寶帶到窗邊,用他掛在那裡的薄紗花邊窗簾營造了一種柔光效果。她只是坐在一把椅子上。接下來,她脫去外套,坐在沙發上。最後,她臥倒在沙發上。那些偉大的肖像就這樣誕生了。比頓為嘉寶拍攝的肖像,是一份熱烈的渴望的高潮。她滿足了他的期望,他也早已為她做好準備。他們之間的關係很明顯。嘉寶知道他愛著自己。

瑪麗蓮·夢露,紐約大使飯店,1956年

米克·賈格爾在《迷幻演出》片場,1968年

弗雷德·阿斯泰爾和阿黛爾·阿斯泰爾

有張令人難忘的照片,1969年攝於比頓的雷迪什莊園客廳,裡面的兩位男性——畫家帕特里克·普羅克特和他的繆斯傑維斯·格里菲思赤身裸體,漫不經心。你感覺自己好像就與比頓在那個房間里。他們沐浴在透過客廳窗戶的陽光之中。比頓是捕捉光線的大師。他對背光側光和開放式陰影有很好的理解。

沒有哪位攝影師像他那樣持久而熱烈地迷戀窗戶。比頓從小就當攝影師,打扮妹妹們,在精心製作的佈景中給她們拍照。他的早期作品中全是戲劇化的佈景——撒滿玫瑰的床鋪、成卷的紙張、冰牆、凹槽柱、孔雀羽毛、亮片,還有波爾卡圓點。這些背景和佈置不僅有趣而迷人,同時也能發揮功能。他在佈景和服裝設計方面的天賦讓他在戲劇界收穫了事業。但在積累了多年經驗之後,他開始尋求讓攝影變得更加直接的方式——為堅持本色的人們拍攝肖像。

南希·比頓身著塞西爾·比頓和奧利弗·梅塞爾為銀河舞會設計的服裝,1929年

安迪·沃霍爾、傑伊·約翰遜和傑德·約翰遜,紐約“工廠”,1969年

和海軍上將路易斯·蒙巴頓勳爵合照的自拍像,印度德里的法里德果德莊園,1944年

比頓對攝影的技術方面不感興趣。他把相關問題都留給了技術專家去處理。他抱怨康泰·納仕堅持讓他丟下小巧的柯達相機,要求他像斯泰肯那樣使用8×10的大相機。拍照過程、拍照過程中的表演才是比頓的藝術。他是這方面的大師。

比頓並非僅僅是攝影師,他也不那麼看自己。他是一個日記作者、藝術家、佈景和服裝設計師、傳記作家、歷史學家和演員。所有這一切都凝聚在他的肖像作品當中。一個人怎麼可能對他的成就無動於衷呢?如他自己所言,他有充足的資本在這個行業中度過60年。他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也能意識到自己正在創造和維護的歷史。他是一股力量。

原標題:《塞西爾·比頓:英國王室禦用的時尚攝影師【薦書】(文末福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