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按這麼個舉報法葫蘆娃和熊出沒都無法倖免
2020年06月30日17:20

  原標題:按這麼個舉報法,“葫蘆娃”“熊出沒”一個都無法倖免

▲被舉報的動畫片。
▲被舉報的動畫片。

  近日,有市民舉報金鷹卡通頻道上動畫片《菲夢少女2》,稱其“不應該提倡把頭髮染成五顏六色,穿得花里胡哨的還在舞台上表演換裝”。

  湖南廣電對此高度重視,答覆稱該片將人物頭髮設計成不同顏色是為了幫助觀眾快速分辨角色,並非提倡染髮,內容沒有導向方面的問題,但忽略了動畫片對未成年人潛移默化的影響,已責令金鷹卡通頻道核查整改,第一時間停播該片。

  而這一舉報一回應,順勢也把輿論場點著了。大家紛紛表達了疑惑:“染個發”“穿幾身花哨衣服”怎麼就有問題了?

  動漫人物頭髮“五顏六色”,是正常的形象設計

  說實話,要不是這位網友“火眼金睛”的舉報,多數小夥伴可能沒意識到,我們從小看到大的動畫片里,除了一休哥這樣天生“聰明絕頂”的角色,其他人物形像其實都有些頭髮五顏六色的,還真沒幾個頂著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亮相的。

  就連一頭黑髮的葫蘆娃,也是一根藤上七個娃,偷偷給葫蘆染了發,用七彩葫蘆來區分七個葫蘆娃的角色。

▲動畫《葫蘆兄弟》資料圖。
▲動畫《葫蘆兄弟》資料圖。

  為什麼動漫里的人物頭髮都是五顏六色的?有專業的漫畫創作者回答過這個問題。主要考量還是為了方便區分人物,因為很少有動漫作者能做到每個人物面孔都不一樣,這樣耗費的工作量巨大,也對劇情推進作用不大。

  因此,大多數動漫作者都是幾張臉來回換,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同一部漫畫里的很多角色,其實就是換套服裝,做個頭髮,區別人物的主要方法是靠鬍子、妝容、髮型、髮色。以動漫《名偵探柯南》為例,其中跟小蘭一張臉相似的人物不知道有多少。而在《七龍珠》中,人物頭髮更是五顏六色,而臉也都是簡單幾筆勾畫出來的,相似度不可謂不高。

  所以說,動畫片中的人物“被染髮”,其實不僅僅出於主觀上對形象的塑造,也有著行業成本和技術限製的原因在。一句話,不是胡亂隨意那麼加上的。

  不要給孩子打造出所謂的“無菌室”

  回到這封網友的奇葩舉報信,多數人看後都表示一臉蒙圈、滿頭問號。有人猜測,舉報者可能是位小神獸的家長,小朋友鬧著要學動畫片里小姐姐染髮,家長一時熱血上頭,順手把動畫片都給舉報了。

▲舉報、回應截圖。
▲舉報、回應截圖。

  一信激起千層浪,不少網友紛紛拿出以前的文藝作品,開始“舉報蓋樓”——

  “我也要舉報,舉報葫蘆娃,葫蘆怎麼能成精呢”;

  “我也要舉報,舉報熊出沒,熊大熊二不穿衣服到處亂跑”;

  “我也要舉報,舉報巴啦啦小魔仙,髮型太過殺馬特”;

  “我也要舉報,舉報所有動畫片,哪裡有動物會說話的”;

  “我也要舉報,舉報大頭兒子小頭爸爸,爹和兒子長得一點都不像”;

  “我也要舉報,舉報紅樓夢,紅樓夢宣傳早戀”。

  “我也要舉報,舉報北京奧運福娃,居然整了5個色。”

  當然,這些只是善意的調侃。真正值得思考的是,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面向孩子們的動畫片,該如何對待文藝創作。

  是給文藝創作賦予更多呼吸的空間,讓藝術作品各放異彩,不讓未來失去色彩?還是動輒上綱上線,拿起大剪刀,把原本錯落有致、別具一格的病梅砍成整齊劃一的樹杈?

  大千世界,芸芸眾生,如果每個人看到自己不喜歡的事物,都採用讓其“消滅”的方式來對待,也許不久的將來,這個世界就會只剩下一種單調的色彩,只剩下一個孤獨的聲道發聲。

  動畫片本就是一個童話世界,是承載童年夢想的一粒種子,不必過分擔憂孩子的承受能力,給他們打造出所謂的無菌房、玻璃罩。更不應該以安全之名,對孩子實施過度保護,連動漫人物的頭髮顏色都揪住不放,讓青少年畫地為牢,成為井底之蛙。

  在此事上,涉事市民出於“保護孩子”目的而舉報,動機上本無可厚非,其舉報和訴求表達的權利也該被尊重。舉報對像是否站得住腳,跟舉報權利該不該得到保障,這是兩碼事,不能因為其舉報內容值得商榷就否定其舉報權利,這是公眾看待此事的基本前提,也是本文行文的邏輯基點。

  具體到這事上,對於這記舉報,有關方面也不必反應過度,不當真、不較真就行了。

  文 | 白晶晶(媒體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