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美又有錢的姐姐才能乘風破浪嗎?談女性審美觀
2020年06月30日13:51

原標題:又美又有錢的姐姐才能乘風破浪嗎?談女性審美觀

原創 破除霸權的 活字文化

只有又美又有錢的姐姐才可以乘風破浪嗎?以瘦為美的審美觀是怎樣建構起來的?當代女性的身材焦慮從何而來?東亞審美為何獨獨青睞“白瘦幼”“少女感”?“顏值即正義”的邏輯背後,折射出了什麼樣的時代症候?

本期活字電波邀請到巴黎第三大學電影學博士候選人繳蕊與活字君小天對話,一起回答上述問題。如果你也為“化妝究竟是取悅男性還是取悅自己”而煩惱,為“30歲之後,人生的可能慢慢變少”的說辭而憤怒,歡迎收聽本期節目哦!

主播 | 活字君小天

嘉賓 | 巴黎第三大學電影學博士候選人 繳蕊

本期節目已於網易雲音樂、喜馬拉雅FM、Apple播客上線,

搜索“活字電波”即可關注收聽!

本期時間軸

3:00:如何看待對女性身材的苛刻要求成為一種主流審美?“以瘦為美”的審美標準是怎麼建構起來的?

5:00: 繳蕊從藝術史的角度回溯“瘦”與“美”之間的關係。

16:00:小天講述佔據當代社會主流話語權的中產階級所標榜的自律性對身材美的追求。

17:20:小天提出《乘風破浪》的姐姐打著關注30+女性生命狀態的旗號,實質上節目輸出一種“慕強”邏輯:是不是只有有錢又美麗的姐姐才可以乘風破浪?熟齡女性更為開闊的價值觀和生命經驗在這個節目中完全沒有體現,只是輸出了經過精緻包裝的一種階級化的審美。

20:20:繳蕊談論“美的階級化”和“美的霸權”。

24:30:小天提出東亞審美對“白瘦幼”“少女感”的狂熱追捧。

25:30:繳蕊談論東亞“少女迷戀”源於少女可以滿足男性的操縱感。

26:45:小天補充日本女性主義學者上野千鶴子在《厭女》一書中講述的少女身體的附加價值在於“突破禁忌”。

29:25:為什麼目前我們對身材和顏值的追捧到了超越一切的地步?“顏值即正義”背後的邏輯究竟是什麼?

32:00 繳蕊從福柯的身體政治中,權力對身體的規訓和徵用;大眾傳媒的極度興盛,創造出比環形監獄更有效的監視模式,這兩個角度闡釋“顏值即正義”的背後邏輯。

36:15:為什麼富有學識深諳女性主義理論的女生還是會受到男性凝視的影響,有非常深重的身材焦慮感?

37:30 :東亞女性對容貌、身材的過分追求可能是處於一種實用主義的心態,因為深諳現實的遊戲規則,所以想利用規則在遊戲中獲勝。

41:50 :小天自述自己現在的狀態比20出頭時更好更自信,時光會賦予人能量和信心。

43:00: 繳蕊自陳如何對“理論”祛魅,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45:30:總結:如何更為平和地看待女性的年齡,如何破除大眾傳媒所設置的“美的霸權”。

以瘦為美的審美標準是如何建構的?

活字君:和今年的兩檔少女向選秀節目《青春有你2》《創造2020》幾乎同時走紅的,還有一種被稱為BM風的穿搭風格,這種穿搭風格就是上身是緊身針織小衫,下半身穿的是格紋短裙,必須身材特別纖細的女生才能穿出某種獨特的美感。這種穿搭源於一些青春靚麗少女風格的女藝人的帶貨,譬如歐陽娜娜、韓國女團Blackpink中的Lisa、Jennie,還有《青春有你2》中的人氣學員虞書欣等。這些愛豆們在微博、小紅書、個人vlog和ins上秀出了自己穿BM的照片,就引發了中國女性的追捧狂潮。

但是BM風對女性的身材的瘦削程度是有著極為苛刻的要求的,像我這種身高1米68的就是體重就不能超過98斤,所以這種穿搭風格已經和前兩年的反手摸肚臍、A4腰一樣,就成了在社交網站上的一種炫耀資本,秀自己好身材的這些動作的或者這種穿搭風格,它們的一個核心的審美點就是一定要瘦,請問一下繳蕊對女生身材的苛刻要求,就是要求女生必須要非常瘦,這種審美標準是怎麼建構起來的?

BM女孩身高體重表

繳蕊:我覺得首先需要定義一下或者我們溯源一下美和瘦的歷史分別是怎麼被建立起來的。我們從藝術史的角度來看,美和瘦它並不是從一開始就關聯起來的,而且美和瘦分別從這兩個方向上都有自己非常多樣化的發展。當然我們也需要注意到,雖然各文化環境的藝術作品發展過程中,美得到了相當多樣化的展現,但是這些藝術品的作者和它的主要審美者基本上還都是男性,所以我們也很容易從觀看藝術作品的過程當中,體驗到男性目光的在場以及女性的身體作為一個審美客體,以一個被動的對象存在。

在公元前25000年的雕塑上面,它其實是20世紀初在奧地利附近出土的一個女性身體的雕塑,大家都把它叫做沃爾道夫的維納斯,但是實際上它就是一個非常小的一個女性身體的雕塑。以我們今天的眼光來看,那個身材真的不能算美,它就是一個標準的梨形身材,比較健壯,性別特徵非常明顯,這也就契合了在人類歷史發展的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對女性身體美的表現,其實是和對生育力的崇拜、對性別特徵的強調是分不開的。

沃爾道夫的維納斯於1908年由考古學家約瑟夫·鬆鮑蒂(Josef Szombathy)在奧地利沃爾道夫(Willendorf)附近一舊石器時代遺址發現。雕像由一塊非本地的、帶有紅赭色彩的鮞粒石灰石雕刻而成。

我可以推薦一本書,就是意大利著名的作家和藝術史學家艾柯的《美的歷史》,他在這本書當中也是非常詳細地溯源了美的發展。我們可以看到在各個歷史時期,女性美中實用主義的這樣一個取向是重要的組成部分。女性她如何能夠在嚴酷的自然環境中生存下來,她必須需要健壯,她不可能骨瘦如柴;而且她為了生育繁衍,按我們今天的眼光來看,她不一定是非常瘦的,就是說美和瘦在歷史過程當中,她並不一定是一個天經地義就要相伴相生的關係。

美是什麼?什麼是藝術?品味與時尚是什麼?美是要冷靜、理性觀察的東西,還是會牽動靈魂的媒介?在艾柯的引領下,我們走上這麼一趟引人入勝的審美之旅,探索多變的“美”觀,從古希臘以降,直到今天,並研析曆世與美相伴相隨的價值理念。除了密切檢視視覺藝術,並援引各個時代的文學作品,提供印證,他還擴大探討範圍,考慮愛情、女性的角色,以及醜、殘忍,甚至魔性等課題。

在近的古代,比如說3500年前,在埃及文化當中,我們非常熟悉的圖坦卡蒙法老和他妻子的畫像,以及對皇帝皇后他們形象的一些塑造。我們可以看到在這個時期可能埃及人的美是比較偏向對纖瘦身材的追求。我們看到在這些畫像當中,法老和他的王后他們其實是比較瘦的,但其實並沒有過分的瘦,還是我們今天看來一個比較勻稱的身材。

bbc揭露圖坦卡蒙法老和他的真容

然後到了古希臘時期,大家其實非常熟悉的是米洛斯的維納斯這樣以她為代表的一個女性的身材,是他們理想中的身材,其實你看維納斯她也不是很瘦,她還有腹肌是吧?她也是比較強調人體的曲線美,所以在古典時期我們可以說美和瘦基本上是沒有什麼關係的。

《米洛斯的維納斯》是古希臘雕刻家阿曆山德羅斯於公元前150年左右創作的大理石雕塑,現收藏於法國盧浮宮博物館。雕像表現出的愛神維納斯身材端莊秀麗,肌膚豐腴,美麗的橢圓形面龐,希臘式挺直的鼻樑,平坦的前額和豐滿的下巴,平靜的面容,流露出希臘雕塑藝術鼎盛時期沿襲下來的思想化傳統。她那微微扭轉的姿勢,使半裸的身體構成一個十分和諧而優美的螺旋形上升體態,富有音樂的韻律感,充滿了巨大的藝術魅力。

然後到了中世紀,我們在留下的一些主要是歐洲的圖像當中能看到人確實都變瘦了,非常非常瘦,對吧?都是一個平板化的表現,但是它和美有什麼關係呢?就沒有什麼關繫了,因為中世紀藝術品往往是在宗教背景下產生的,而且中世紀的藝術又比較強調禁慾主義的方面,然後女性也經常是和原罪這樣的不是很正面的東西關聯起來的。所以說反映在藝術當中,這個人物形象可能就非常地二維化,非常蒼白無力,它避免說你身體散發出這種吸引力,特別是性吸引力,所以這些人就非常地瘦,很多也沒有什麼美感可言。

然後是到了文藝複興時期,打著回到希臘這個口號,人物才重新豐滿起來,像我們現在非常熟悉的一些畫作,《維納斯的誕生》,就是一個非常豐滿的女性形象;然後還有對後世影響非常深的喬爾·喬內的《沉睡的維納斯》,是一個臥姿的女性,她也是非常圓潤。這種豐滿的風潮得到了充分的發展。

維納斯的誕生

然後在17世紀巴洛克美學占主流的時期,我們看到魯本斯的藝術作品當中,這些女性形象按我們今天的標準完全可以稱作肥胖,但是他可能認為那個東西是美的。所以直到17世紀,美和瘦還沒有關聯起來。

魯本斯畫作 美惠三女神

17世紀晚期,在巴洛克風格結束之後,我們稱作洛可可風格,我們看到在畫作當中的女性穿上了束腰服飾,當時也是在貴族階層中比較流行的,其實它這個瘦也不是說全身都要非常瘦,她也是很有曲線,而且腰部要非常非常地細,這點在他們的畫作中也非常明顯,而且整個人的身體也按比例地感覺瘦了一些,沒有那種像魯本斯的那種肥胖的形態,也沒有說可以看得到什麼脂肪、贅肉,束腰其實就像我們今天的時尚一樣,在在貴族階層當中影響非常大。而且這種影響一直持續到印象主義發展起來,你在他們的畫作當中也會看到非常多女性,腰束得非常細,但臀部非常的豐滿,它其實追求的還是一種凹凸起伏的這種曲線的美感。但是至此我們可以看到在藝術史當中,一方面是男性主導的目光,另一方面實際上它反映了階級的區隔,就是這些美的潮流和趨向,事實上和勞動階級或者說平民階層是關係不大的,束腰等等的這些風尚,也都是流行在貴族或者說不怎麼勞動的這些婦女中間。

歐洲女性的束腰裝束

真正說我們普通人也能夠參與到美的風尚和文化當中,還是要到20世紀,大眾媒體的發展和消費主義興盛的時代,我們可以買到的商品、廣告,然後和時尚行業所宣傳的風尚,以它的模特、它的服裝為載體傳播出來這種觀念才深入人心,然後我們也以消費者的身份得以加入到美的文化建構當中來。這個時期也沒有一開始就把瘦和美完全關聯起來,我們看30年代荷李活的女明星,其實還是比較多樣化的。

上世紀30年代荷李活電影《亂世佳人》中的女主角扮演者費雯麗

但到了40年代,我們可以注意到,除了電影明星在建構著我們對美的想像,服裝行業像是我們今天都很推崇的這些名牌——迪奧他就設計了一些服裝,對身材的要求就是優雅和纖瘦,如果你胖你是穿不上它這個迪奧的衣服的,而且它選擇這些模特也都非常符合他這些服裝的設計,這種風尚或者說這種傾向,其實它是一直持續到了今天,甚至在一些時期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狀態。

我覺得其實以瘦為美,如果我們今天把它奉為圭臬的話,我們當代的服裝時尚行業其實是從中起到了一個非常非常大的作用。特別是60年代之後,瘦與美基本上是分不開了。如果說我們說之前的歷史還是豐滿和纖瘦交替統治我們對美的認識,但是在60年代以後也恰好是大眾傳媒爆髮式的發展時期,這個年代之後,以瘦為美基本上是一個比較固定的概念。

上世紀60年代的歐洲女裝風格

誰佔據了權力中心,那誰就有可能來定義美是什麼樣子的

活字君:我覺得任何時期的審美都有獻媚於統治階級的趨向。譬如在封建時期的唐朝,只有地主階級可以吃飽飯,大量的底層勞動人民都是骨瘦如柴,所以當時的審美趨向即為以胖為美。因為我們現在所處的資本主義時代中,佔據主流話語權的是中產階級,中產階級是以自律精緻來自我標榜的,那麼瘦削的身材也就滿足了中產階級的自律性。因此佔據主流話語權的中產,把這種審美趨向作為我們這個時代的審美主流。

我之前思考過中產階級為什麼特別喜歡炫耀自己跑步,像村上春樹所著《當我談跑步時,我談些想什麼》,那本書好像成為了中國很多中產階級的跑步指南、健身聖經一樣,變成一種中產趣味。有一些分析類文章也講到,標榜自律性的中產階級非常重視身材管理、時間管理,他就是要把自己跟大腹便便、肥胖油膩的暴發戶形象區別開來;但他的這種瘦還不是說底層的那種骨瘦嶙峋或者是營養不良的瘦,他必須要有幾塊腹肌、要有線條感,給人一種特別健康的感覺,所以這就成了一種階級自我標榜的方式。

中產跑步指南:村上春樹所著《當我談跑步時,我談些什麼》

繳蕊:實際上美學已經和消費觀念,或者說我對我身份的追求也捆綁了起來:我瘦我就是有自律能力,我能管理自己,我的人生就得到了掌控;而你胖你可能就會被汙名化,捆綁上一些你不好好管理自己身材、不優雅的罪責。我覺得這都是一種文化霸權,就是說誰佔據了話語權利,那誰就有可能來定義美是什麼樣子的。

活字君:剛才繳蕊從藝術史的角度追溯了美的歷史,那麼我們可以看出來,其實審美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就是在消費社會來臨之前,都是和普羅大眾無關的一件事,都是獨屬於上流社會的特權。那麼我想說,即便到了我們這樣一個物慾橫流的消費社會時代,美依舊有著非常嚴苛的階級性。

比如說在綜藝節目《乘風破浪的姐姐》裡面,這檔節目是打著關注30+女性生命狀態的旗號,但實質上節目只是呈現了這些擁有金錢、資源,身材、面容依然較好的女性,她們怎麼樣灑脫隨性,不服就懟。其實我覺得這就是在輸出一種慕強的邏輯,是不是只有有錢又美麗的姐姐才可以乘風破浪?是不是一個女性她擁有了足夠多的財富、資源,就可以突破年齡的桎梏,永遠保持少女的情態?但這就是熟齡女性最有魅力之處嗎?很顯然不是。但是年長者更為開闊的價值觀或者更為豐富的生命經驗,在這個節目中完全沒有展現,只是輸出了經過精緻包裝的一種階級化的審美。

努力保持20歲的姐姐鍾麗緹

這就讓我想到在電影《寄生蟲》裡面,就是他們一家人趁主人不在、在大別墅裡面肆意取樂的時候,媽媽說的一句話,“不是因為善良才有錢的,而是因為有錢才善良的,錢就像電熨鬥一樣,可以把自己生活中的所有的煩惱全都給熨平了”,包括後來富人夫婦挑剔爸爸身上擠地鐵的味道。

其實我們現在去評判一個人的階級,我們可能都不用去瞭解他的家世背景,或者是瞭解他的從事的職業、他的領域,我們可能就是從一個人的穿搭、從他的精神狀態、或者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味,可能都能評判出來一個人所處的階級。在我們的國家,曾經有一個時代,我們以有著古銅色的膚色、汗流浹背的勞動者形象為美;但現在我們推崇的是纖細精緻、吹彈可破、一看就從來沒幹過活的形像是美。所以這或許是有產者、或者是資本本身居於權力中心後,我們時代所建構的審美觀,和所呈現的審美的階級化。

電影《寄生蟲》台詞

如何理解東亞的“少女向審美”

與“好嫁風”?

活字君:我在平時的生活中有一個非常直觀的感受,我身邊有很多很優秀的女生,在學識上或者是在人格上非常完美,但她沒有辦法讓自己因為學識或者自己對女性主義理論的熟稔,就讓自己外在於或者是不被這種男性凝視所裹挾,而反之她會把更強烈地把這種男性凝視或者是這種很粗暴的男性審美給內在化,她會更加的外貌焦慮和身材焦慮。所以我就覺得現在可能當下對於顏值過分地追捧,這種追求卓越的人格可能會更加不吝惜一切地來這種對自己的身材施虐。

繳蕊:你的觀察我有強烈的同感,我覺得這是亞洲女性具有的一種普遍特徵,在我出國之後很多人都有這種感受。我認為韓國女生特別努力,比如說她7點鍾要做一個presentation,她5點鍾起床,開始敷面膜。我覺得這也不能簡單粗暴地說她沒有擺脫男性的凝視,而是她用一種實用主義的心態,我覺得在我出國之後,我感覺特別明顯,就是我們東亞的這種實用主義的思想似乎是非常明顯,而且很有效是吧?

我最近關注了網絡上的一種受歡迎的穿搭風格,叫“好嫁風”,它就給你宣傳那種把自己穿得毛茸茸的或者是小仙女、白白的、軟萌這種風格,然後在求偶市場當中找到價值更高的伴侶。其實這個穿衣風格不一定是她們喜歡的,對吧?就是她也非常明確地知道,我這個風格可能不是最好看的,但是它有用,它就是最有效的,我穿了這個風格的衣服之後,喜歡我的人確實變多了。

日本女星石原里美在《失戀巧克力職人》中的穿搭,被稱為“好嫁風”標準穿搭

其實這就是一種實用主義,也就是把自己包裝成一個商品的心態。因為商品它最終目的是什麼?它把自己賣出去,我自己覺得我好看,可能我這個標準就不是很符合這種容易賣出去的邏輯,我就要把自己包裝成容易賣出去的樣子。不光是求偶,生活中的其他方面,多多少少我們會有一點這樣的心態,我們也不能說這些人看不透這個權力結構,或者她成了男性權力、凝視的一個附庸,我覺得她就是想利用現有的遊戲規則,然後自己把這個遊戲玩得更好一點。

活字君:繳蕊所說的這個好嫁風,我覺得其實它受歡迎的一點就是因為它非常地降低自己的攻擊性和侵略性,它就顯得整個人萌萌噠、有吸引力,這個風格就比較符合東亞男性他們的審美:就是我不需要什麼很強悍的女生,我不需要獨立的女生,或者我不需要很自信的女生,我需要的就是一個依附於我的這種萌萌噠的女生。

繳蕊:這種審美,它其實和我們剛才說的在藝術史上的禁慾主義,我覺得是有些貼近的。那白瘦幼風格它其實是不要求你釋放很直接的性吸引力的,它其實是比較禁慾的,有點兒向未成年方向發展的這種趨勢,它也不強調你的性別特徵,但是它就要營造一種乖巧、沒有攻擊性、容易控製的感覺,然後這個人就是一張白紙,讓人感覺很舒適,這樣一種形象,那它也有它實用主義的一方面。比如說男性目光主導下的審美,它有很多是要實現對觀看客體的操縱,打扮成一個未成年人的形象,我是不是就有一種就可以對你操控控製的一種幻覺,我覺得這個可能是影響這種單一審美的一個因素吧。

活字君:東亞的這種少女向審美,其實也讓我想到了日本女性主義學者上野千鶴子,在她的著作《厭女》裡面有一章專門講到在日本的首都圈,穿女校製服進行援交的十幾歲中學少女的價格其實是高於平均市價的,是因為少女的身體雖然生理上已經成熟,但是在社會倫理上這是禁止使用的身體,所以這就會為身體的擁有者賦予一種特殊的價值。男性在使用這具身體的時候,他就會覺得有一種突破禁忌的感覺。

日本電影《無人知曉》中穿學生製服進行援交的少女

那麼還有一點就是,如果這個女生她穿的是名門女校的製服,那麼就會為這具身體再添加上一重附加價值。因為就像福柯所說的,性本身是具有階級色彩的,就是名門女校的製服其實是代表著普羅大眾是觸碰不到的一個階級,所以是在使用這具身體的時候就會有著突破雙重禁忌的快感,另外一重就是突破了階級的桎梏。

繳蕊:我這幾年都生活在歐洲,我觀察他們社會的舉止行為,我覺得男性霸權這個說法稍微有些片面。比如說我長期生活在法國巴黎,這裏的男性對自己身材的焦慮我覺得比女性還要嚴重,比如說他很胖或者太瘦沒肌肉,都很不好意思,健身房裡這麼多擼鐵、練肌肉的都是男的,而且男的對自己的穿衣打扮也很在意,他不一定好看,但是你會看出他們都非常用心,我覺得背後邏輯其實和我們說亞洲女性比較注重打扮是一樣的,就是想受歡迎。在法國、在巴黎,男性時尚相關的產品都特別特別多,是不是生活在這種社會,你感覺就沒有那麼不公平?

巴黎街頭的男性時尚

在看綜藝節目也好,或者說在生活當中也好,不一定要把自己放在那個被看的位置上。尤其是看綜藝節目,我們是一個消費者是吧?我消費了這個綜藝節目,我不能讓這個節目來消費我。

“顏值即正義”的話語背後,折射了怎樣的時代症候?

繳蕊:顏值即正義,今天聽這句話聽得太多了,它其實背後還是一個“看”與“被看”的權利關係,這對關係其實在近代的理論批評當中也受到了哲學家和理論家的關注。

我們可以引述20世紀非常有創造力和影響力的思想家福柯的權力結構的一個解釋,在他的《規訓與懲罰》當中,用了一個被大家引用非常多的環形監獄的結構,來闡釋看與被看的關係。那麼“看”在他這裏就更多的是一個規訓和監視的行為,環形監獄它其實是在18世紀一個英國的實用主義哲學家傑瑞米巴森設計出來的一個理念,而且它也被付諸實踐了。環形監獄有點像古羅馬鬥獸場,然後被分隔成一個一個小房間,犯人就被關在裡面。然後是誰來監視他們呢?就在這個圓場的中心建一個塔,監視人員就在裡面管理他們,最高效率地看一圈就能看到這些犯人的情況。這些犯人時刻被監視,但是他看不到被監視的人在哪兒,他也看不到其他的犯人在做什麼,所以就極大地提高他越獄的難度,也就同時提高了規訓和管理的效率。

福柯用這個環形監獄的模型,其實是想來分析我們當今社會中的權力結構,我們每個人和這個社會的權力中心是什麼關係。其實我覺得到今天可能基本上還是這樣,我們當然有了更多的發展,比如說環形監獄最根本對每一個被管理的人來說,就是他被看,但是他看不見,被動接受了知識、大家灌輸給你的東西,但是他不能和人交流,他也無法表達他自己的觀點。

那麼其實我覺得在當代更合適的一個模型,可能是已經成為經典的英國迷你劇《黑鏡》,它在第一季的第二集當中所展示的。就是在一個大樓裡面,所有人的每天的勞動就是跑步給這個大樓供電,同時也賺取他消費的點數,維持他基本的生活。在疫情期間,我們每個人宅在家裡,可能我們的娛樂活動跟《黑鏡》裡邊的人們差不多,就是看電視,四周佈滿了屏幕,我看到的東西,實際上就是和我的生活邊界已經非常模糊了。被看的人成為這個體製製造出來的商品,你所輸出的觀點還是這個體製灌輸給你的觀點。

英劇《黑鏡》第一季第二集劇照

現在的權力中心可能還是流量,為什麼我們會建構起以瘦為美的觀念?它其實也是一個話語的交流機製當中被生產出來的一種概念。我們雖然好像是可以選擇,但其實還是被無意識地灌輸,然後我們也接受了一些觀念。所以說話語當中的權力還是需要我們認真分析一下,到底是有助於我們進行一些平等思考,還是說它實際上給我們灌輸了一個建立在話語權不平等的機製上的強行的輸入,我覺得還是需要討論的。

活字君:我覺得就是在兩性沒有辦法達到真正平等的這樣一個狀態下,我們可能永遠都沒有辦法分清,一個女生她化妝究竟是為了取悅自己還是在取悅別人,但最重要的就是你要忠於自己的感受。如果說化妝讓你感覺好,你就去畫,如果說你覺得化妝很麻煩,或者也不想花那個錢,然後你就完全可以不畫。但是如果說任何一個社會,它塑造一種文化,就是你化妝你才是個女性,你才能夠出門見人,或者說你才能夠證明你尊重別人,那這種文化我覺得就是一種霸權。

韓國女性的自述

本期節目已於網易雲音樂、喜馬拉雅FM、Apple播客上線,

搜索“活字電波”即可關注收聽!

原標題:《又美又有錢的姐姐才能乘風破浪嗎?和電影學博士對談“美的霸權” | 活字電波01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