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2年前去世捐獻遺體,受捐者集體為女兒婚禮送上特殊祝福
2020年06月30日22:07

原標題:爸爸2年前去世捐獻遺體,受捐者集體為女兒婚禮送上特殊祝福

1

一份特別的婚禮賀禮

不久前,浙大二院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嚴磊收到了一封特殊的請柬。新娘是一位器官捐獻者的女兒,希望可以委託嚴磊拍一些視頻給那些接受爸爸器官的移植受者們看到,小劉說:“感覺他們看見了,就像爸爸看到了一樣。”嚴磊幫她們聯繫了移植受者們,他們聽到這個好消息後都送上了祝福。

浙江省紅十字會和浙江省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拍攝、製作了一個小視頻,為新人準備了一份特殊的新婚賀禮,幾位器官受捐者面對鏡頭親口道出了感謝和祝福。

宋先生是其中一位眼角膜受者,他的眼睛在工作中被石灰燒傷後失明,接受眼角膜捐獻後才恢復視力,他特地手寫了一封信,請嚴磊轉交給小劉母女。

2

婚禮從一個“秘密”開始

小劉的婚禮上,2年前意外去世的爸爸無法親手牽著女兒走過花路,但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出席”,感動了所有的來賓。 婚禮在一家小型酒店舉辦,地方不大,但格調別緻,紅藍的主色調一掃梅雨天的陰鬱,一進門就能感受到新人對未來的美好嚮往。

婚禮從一個“秘密”開始。劉先生器官捐獻的事情,小劉母女藏在心裡2年多,從未告訴過其他親友。這一次,她們覺得是時候揭開這個小秘密了。

“爸爸在離開的時候做了器官捐獻,這個秘密我們保守了兩年,我想今天用這樣的方式來告訴大家。”講到這裏,新娘第一次在婚禮上哽嚥了,但她很快就調整好情緒,繼續微笑地說下去,“我還有一個特殊的請求交給了浙二的嚴磊大哥,希望他把今天婚禮的視頻轉交給器官的接受者,我相信他們看到就是爸爸看到了。”

整段講述里,小劉忍不住哽嚥了3次,眼眶里一直含著淚水。但每次,她稍作停留後都重拾笑容,堅持笑著講完這段艱難而偉大的往事。

她說,雖然講到爸爸有點傷感,但這場婚禮應該是很開心的,“我相信,只要爸爸的愛一直在,我們就不會寂寞,不會孤單。”

雖然新娘強忍住了淚水,但現場來賓的淚水都沒控制住。幾乎所有女賓都感動地小聲抽泣,好幾個男賓也聽得直抹眼淚。

小陽是新娘的閨蜜、初中同學,在她的記憶里,小劉的爸爸是那個盛夏里給她端上一碗冰鎮綠豆湯的熱情叔叔,“特別好喝,這個味道至今難忘。”

直到聽完小劉的講述,她才知道為什麼好朋友2年前在網站上誌願登記了器官捐獻,“她用這樣的方式延續生命和愛,真的很有意義,我相信叔叔在天堂一定能看到的,也會感到欣慰的。”

3

遺體推進火化爐的那一刻

她們知道自己做了正確的決定

小劉和媽媽王阿姨一起住在拱墅的一個小區,客廳里放滿了新拍的婚紗照和兩家人的全家福,唯獨少了爸爸的身影。

這套房子是劉先生和妻子退休後來杭購置的,考慮到年齡大了,他們特地選了低樓層,每天爬樓梯上下樓,就當鍛鍊身體。但沒想到入住才一年多,劉先生就在下樓梯時發生了意外。

“誰都沒想到他才62歲就突然走了。”時隔2年多,王阿姨的語氣里仍充滿了不捨。那天,夫妻倆原本準備一起出門辦事,劉先生先下了樓梯,不小心在轉彎處重重摔了一跤。王阿姨聞聲趕去,發現他的手和嘴角有些擦破,其他看不出什麼異常,他自己也連說“沒事沒事”,只是不能出門了。

“我把他扶起來送回家,讓他在沙發上休息一下,看他眯著眼睛睡著了,就自己出門辦事了。等我回到家,才發現叫不醒他,趕緊打電話給女兒,開車送到了浙二。”浙大二院急診的醫生一看就說不大好,CT拍出來,“腦子裡面跟碎了的西瓜一樣”,醫生說手術的意義不大。但母女倆不願意放棄,在她們的堅持下,劉先生做了6個多小時的開顱手術,術後進了重症監護室,一直沒有醒過來,隨後被認定為“腦死亡”。

昏迷的第9天,嚴磊找到她們,提出了器官捐獻的建議。“以前只是聽說過,瞭解得不全面。嚴老師有句話很打動我,他說救活了別人,相當於爸爸的生命得到了延續,所以我很快就接受了。”小劉說。

受傳統觀念的影響,王阿姨一開始是反對的。一個完整的人,怎麼能把他“拆”掉呢?同時,她還面臨來自老家親人的壓力,以及自己內心深深的不捨。但另一方面,丈夫一輩子與人為善、樂於助人,他應該很樂意在生命的最後一程幫助那些病危的病人吧?

最後,王阿姨選擇把決定權“交給”丈夫自己。器官捐獻前要進行嚴格的檢查,檢查前,她在丈夫床頭輕輕說,“如果你願意,那就把器官保持好,讓它們可以幫到其他人。”檢查的結果是兩個腎臟和一對眼角膜符合捐獻條件,王阿姨認為這是丈夫的一種“預設”,隨後在捐獻同意書上籤了字。

小劉說,完成捐獻流程後,她們還沒什麼感覺。直到火化那天,看到遺體被推進火化爐的那一刻,她們才慶幸做了這個決定,“推進去一刹那,人就灰飛煙滅,不存在了。但他身體的一部分保留了下來,還幫助了別人,就好像他沒有走,而是以另一種方式活了下來。”

後來,她自己也在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完成了捐獻誌願的登記。

4

嫁給爸爸認證“靠譜”的小夥子

她希望爸爸能見到自己穿婚紗的樣子

處理完後事,失去親人的悲傷才漸漸浮現出來。

“親人離開最難過的不是他離開的那一刻,而是在後面無數個日日夜夜裡,可能看到某個場景,或者看到某個物品,就會想到原來這個人已經不在了。”小劉說。

她從小愛吃糖水板栗,寵愛女兒的爸爸經常剝好一大袋冷凍在冰箱里,方便隨時給她煮。現在,冰箱里還凍著爸爸生前剝的板栗,她偶爾才吃幾次,“不敢多吃,吃完了,好像爸爸和我們的聯繫就斷了。”

王阿姨至今還在用丈夫單位之前發的透明皂洗衣服,以前嫌棄這些透明皂占地方,現在卻希望不要那麼快用完,“看著透明皂被水化了一點點縮小,我就會出神想他。”那段痛苦的日子裡,小劉的同事小李闖進了母女倆的生活。出事當天,他就扔下手上所有事情趕到醫院,問了一句,“阿姨,我能在這裏陪陪你們嗎?”得到肯定的答覆後,他幾乎每天都來,陪了她們整整三個月。

小劉說,“在爸爸離開的兩年多時間里,我很感謝他對我和媽媽的陪伴,讓我能夠在這兩年多的時間里,慢慢地跟爸爸去真正完成那個告別。”兩個人之間的感情,也在這種默默的陪伴中升溫。

這個暖心的小夥子,劉先生在生前就見過,那時他還只是一個來家裡做客的普通男同事。王阿姨記得,當時家裡正好要掛一幅畫,丈夫夠不太著,小李趕緊上前幫忙,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她哭笑不得。只見170公分的劉先生抬起頭看著183公分的小李,一臉傲嬌地說,“你有比我高很多嘛?”小李趕緊搭腔,“您高,您高。”

其實,這是劉先生看出來小李對女兒有意思,故意試探他呢。客人走了之後,他把女兒拉到一邊,對小夥子讚不絕口,“他不錯,很靠譜,你考慮考慮!”王阿姨說,年紀大了之後,丈夫就盼著女兒快結婚,他好抱外孫外孫女,比她還心急,“我們在小區里看到小孩,他都要上去逗一逗、玩一玩,眼神里都是羨慕。”

今年6月21日父親節,是小劉特意定下的婚禮日期。她覺得,父親最大的遺憾是沒能看著她出嫁,希望用這樣的方式補上這份遺憾。

5

一顆多肉就是一個生命

只要有生命就有無限可能

婚禮第二天,嚴磊將婚禮上拍的照片、視頻分享給了器官受捐者們,他們再次表達了祝福。其中一名角膜受者自己也有孩子,婚禮的照片和視頻讓他回想起兒子結婚時的場景,好像自己又嫁了一次閨女一樣。

小劉婚禮的伴手禮里,有一顆生機勃勃的多肉。她說,一顆多肉就是一個生命,只要有生命就有無限可能。爸爸延續下了生命,而這對小夫妻將在今後的生命中創造更多可能。

(資料來源:浙江省紅十字會、浙江省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錢江晚報)

原標題:《天堂里的爸爸用特殊的方式“見證了”女兒的婚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