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者告白:一年前拒絕200萬融資 如今卻被迫賣公司|觀潮
2020年07月01日08:23

  新浪科技 花子健

  “去年和大概10家投資機構有聯繫,行情也還好,所以100、200萬沒拿。今年,要有100萬就不錯了。”正在找融資的李宇感到有些後悔。

  在過去的一年,他做的一款報名小程式實現了50%的用戶增長,踏過了300萬的門檻。即使是疫情期間,用戶數也依然在增長。

  但是與用戶增長相反的是他期望值的下降。一兩百萬的投資款不拿,是因為當時希望能拿到至少500萬;現在,能有100萬就行,但投資人都變得更保守了。

  在過去的幾個月時間里,他開始逐步通過各種關係加上投資人的微信,然後遞上自己的BP(Business Plan,商業計劃書),但多數沒有得到回覆。

  “6個人的團隊,現在我只留2個技術,其他人都先撤了。要不是疫情期間大家薪水減半,估計現在我的項目都沒了。”李宇甚至自我懷疑,是產品不行還是切入點不對。

  “錢不到你的賬上,就是0%”

  李宇成為一名小程式創業者已經差不多兩年時間。在他進入的2018年,小程式處於風口中。

  在2019年1月的微信公開課PRO版上,微信發佈小程式成績單:覆蓋超過200個細分行業,服務超過1000億人次用戶,年交易增長超過600%,創造超過5000億的商業價值。

  出於對李宇個人的信任,種子輪投資人直接給了他一筆錢,還負擔了部分人員開銷和辦公室的費用。2019年,趁著微信小程式的東風,李宇和團隊成功將用戶做到了超過200萬,日活接近20萬。

  “我想開始做App,這樣可以擺脫對微信的依賴,想像空間更大。”李宇告訴新浪科技,小程式的優勢是傳播快,獲客相對容易,在完成早期的用戶積累後,可以導流到App,將功能進一步延伸。

  按照李宇在2019年的計劃,要融資至少500萬元,然後在報名小程式的基礎上做App,開發興趣社交功能,提升用戶的活躍度和粘性,比如經常報名組織踢球的,都可以加入足球興趣社區,討論和足球有關的一切話題。

  即使越來越少的用戶願意下載一個全新的App,李宇依然計劃這麼做。“這是大部分創業者面臨的問題,機會窗口越來越小。”也正是因為如此,李宇認為做App的計劃不能推遲了。

  帶著至少融資500萬的目標,李宇拒絕了不少100、200萬投資的意願。“當然,這還有他們占股過高的原因。”李宇認為,就算環境再怎麼不好,總歸還是能找到一個折中的方案。

  出乎意料的是,2020年春節,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現。期間,李宇和團隊組織了一個報名活動,收集醫護的信息,並號召用戶幫助募捐口罩、防護服、護目鏡等急需的醫療物資,對口捐助給需要的醫院。

  最終,有超過7000人報名參與了這個活動。“並且在那段時間,用戶保持了增長。”對於李宇和團隊來說,這是難得的慰藉。

  李宇告訴新浪科技,他的心情相當糾結,一方面他看到即使是疫情期間,依然有不少項目獲得了融資,比如猿輔導在3月份宣佈獲得了一筆10億美元的融資,另外一方面,小程式行業的早期創業項目,獲得融資的並不多。

  已經做了幾年FA(Financial Advisor,財務顧問)的陳一本來有意接過李宇的項目,幫助他找到願意投錢的投資人,但最終他放棄了。“以前可能沒問題,現在大家都在觀望。不管什麼項目融了多少錢,只要錢不到你的賬上,那就是0%。”他說。

  保守和更保守的投資人

  一定程度上,陳一也算是一名創業者。2019年底,他離開了老東家,單獨做了一家財務顧問機構。

  2020年,他看到了太多無力的創業者。

  “現在融資不好拿,募資也不好募,總之是都困難。”陳一用了一個比較誇張的類比,現在的困境不亞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畢竟英國女王上一次出來演講,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

  市場好的時候,投資者搶著入場,不少風口上的公司三天就公佈新的一輪融資。“而現在,不是估值高低的問題,是壓根沒人出價。”陳一說完,搖搖頭,這就跟二戰一樣,簡直堪稱百年一遇。

  “現在投融資很冷淡,大家募資也都非常困難。”一位來自龍珠資本的投資人表示。

  如果以前還是以管理基金的規模劃分投資人的話,現在則只有兩種區分投資人的方式,保守的和更保守的。

  保守的投資人,會選擇成熟期和風口項目,比如疫情之下,在線教育成為熱門領域,包括猿輔導和作業幫在內,先後公佈10億美元的G輪融資和7.5億美元的E輪融資。

  即使是選擇早期項目,也會偏向於熱門的領域,比如IDG聯合君聯資本領投的奕斯偉計算高達20億元的B輪融資,後者是一家芯片設計和解決方案提供商。創新工場投資領投的德風科技8000萬元A輪融資。奕斯偉計算和德風科技,都是踩在了新基建和企業服務的風口上。

  更保守的投資人,多是因為募資並不順利,囊中羞澀。華興資本的一位投資經理告訴新浪科技,像高瓴資本這樣的一線基金,可以募集到100億美元,但是二線基金普遍都不穩定。

  清科研究中心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VC機構共新募集80支可投資於中國大陸的基金,數量同比下降51.2%;新增資本量為267.99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50.9%;平均募資規模為3.35億元人民幣。

  與此同時,2020年第一季度VC市場人民幣基金新募集數量同比下降48.3%,募集金額同比下降40.8%;外幣基金募集數量同比下降84.6%,募集金額同比下降72.2%。

  募資的疲軟,導致不少投資機構不願意投入風險較大的早期項目。清科研究中心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國內早期投資市場共發生206起案例,同比下降39.8%;披露總金額19.30億人民幣,同比下降33.1%。

  2020年第一季度VC市場共發生投資554起,同比下降39.6%;披露投資金額的459起投資事件共涉及251.22億元人民幣, 同比下降了37.8%。

  一位在北汽新能源負責產業投資的高管告訴新浪科技,當下的情況,把錢給投資機構的機構變得更加謹慎了,他們也在等待情況好轉。“給錢的猶豫了,投資人也沒轍。”他說,投資實際上就是接盤的遊戲,對方不接,盤子就拋不出去,因為對方也擔心拋出去沒人接。

  投資不再是一場豪賭

  創新工場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在接受新浪科技的獨家專訪時談到,現在的投資形勢與5年前的投資形勢有比較大的不同。

  投資人更加謹慎,開始更重視那些在傳統商業價值體現指標上表現更好的公司。而融錢燒錢做 to C應用的公司,以及先不考慮商業模型、模式,等累積了足夠的用戶再說的公司,現在在全世界都是受到質疑的。

  在完成對德風科技的投資後,創新工場合夥人包益民在接受新浪科技採訪時曾表達了同樣的觀點,“不僅僅是有技術和概念,更要做到技術產品落地並能創造實在、可持續的收入利潤的公司會更容易得到資本的青睞。”他說。

  這也就不難理解,Keep即使在2019年底已經獲得了融資進入,但依然堅定的調整業務方向,裁掉了花錢多,收入少的部門,特別是負責人工智能的技術部門。5月19日,Keep宣佈在2020年初完成了8000萬美元的E輪融資。

  但越來越多無法實現產品落地的明星創業公司正在倒下。最新的一家是原來備受矚目的造車新勢力拜騰。2019年9月,拜騰汽車CEO戴雷在接受採訪時曾透露,C輪融資已經陸續完成,部分資金已經到賬。

  但截止目前,拜騰汽車已經拖欠大部分員工長達4個月的薪水,美國辦公室相繼裁員。6月30日,拜騰汽車決定將自7月1日起暫停中國區的運行,僅保留100人維持基本的職能運轉。與此相對應的是,拜騰汽車的量產車型M-Byte的量產計劃已經被推遲了一年。很明顯,拜騰汽車的融資並不順利。

  李宇來不及關心這些充滿負能量的消息。

  也是在6月的最後一天,對融資已經不抱希望的李宇,決定出售自己的項目,他希望自己一手做起來的產品能去到發揮其最大價值的團隊中。

  “創業不易,且行且珍惜。”他說。

  (應採訪者要求,文中人物皆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