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患癌醫生的“放不下”與“顧不上”
2020年07月02日10:22

原標題:青海患癌醫生的“放不下”與“顧不上”

中新網西寧7月2日電 題:青海患癌醫生的“放不下”與“顧不上”

  作者胡貴龍潘雨潔

  “這位病人以前是煤礦工,我們認識三年多了”;

  “她是患者家屬,來找我聊聊病人術後恢復的情況”.。.

  青海省第四人民醫院醫生馬少元指著身邊的人對記者介紹,整整一上午,不斷有患者和家屬到訪,他忙得抽不開身。

  馬少元身板筆直,說話沉穩有力,整個人看起來“元氣滿滿”,然而兩年前,他才被診斷出患有肝癌,正在準備第三次手術。

  醫院考慮到他的身體,特意將他調往“操心少、壓力小”的質控科,但他依然感到“身心兩處”:“我放心不下從前的病人,”他打開手機,逐條回覆患者發來的詢問短信,屏幕上“青海塵肺患者互動群”“職業病交流諮詢群”的消息不停更新。

  做了26年的職業病臨床醫生,他已經和病患“熟悉得像一家人”,“塵肺病人要終身治療,他們一旦跟醫生打交道,就是一輩子。”

  塵肺病多發於高粉塵、高汙染的礦山、煤窯、冶金工廠,患者在職業活動中長期吸入生產性粉塵而導致肺組織纖維化、呼吸困難,直至喪失行動力。據國家衛建委統計,塵肺病占職業病總數的89%,被稱為“職業病的頭號殺手”。

  同事們都知道,馬少元有個“絕活”,能憑藉患者的肺部影像大致判斷出從事過的具體工作。

  曾有幾位年逾七十的老人來看病,都稱自己沒接觸過粉塵,年輕的醫生們一時沒了頭緒。“呈現出這種特點,他們年輕時應該在小煤窯、金礦洞里照過煤油燈,”與患者細細交談後,馬少元指著肺部影像道。

  這樣的“絕活”源自豐富的臨床經驗。為瞭解工人們的工作環境,百米高的冷卻塔、深百米的煤窯、鉛廠、煉鋼廠、石棉礦、水泥廠…他全部親自跑過,每個工種吸入的粉塵量不同,呈現出的影像學特點也不同。

  “所以,如果醫生不去實地考察、僅根據病人的主觀描述,很容易誤診。”在科室講課時,馬少元從不局限於講治療,而是從工礦企業講起,讓年輕醫生瞭解每個崗位、每道工序。

  在患者家中,他親眼見到塵肺病人“佝僂身子半跪著、管子插進鼻孔里一點點汲取氧氣”的痛苦情形,“粉塵佈滿了他們的肺,堵住了呼吸,最普通不過的一呼一吸,對塵肺病人來說是種奢望。”馬少元說。

  然而,塵肺病診斷需要滿足相關法律法規的各項條件。過去,許多患者因無法確定勞務關係而與塵肺病診斷無緣,患者無法得到相應的工傷社保待遇。“那些企業倒閉的、在外省打短工的農民工拿不到企業開出的證明、無力承擔費用,求醫治病困難重重。”馬少元介紹。

  自2015年起,國家先後出台農民工塵肺病診斷文件、將該群體納入城鄉醫療救助體系。

  “有了一紙證明,首先解決誤診、就診問題,貧困農民工也可通過工傷、醫保程序報銷費用,看不起病的情況有所好轉。”他介紹,除了政府的救助力度增大,“大愛清塵”等關注塵肺病群體的全國性公益慈善組織也為患者們帶來福音。

  三年前僅有的20幾張床位,如今已在馬少元帶領下發展成為集診斷、治療、教學、科研於一體、治療器械先進、診斷體系完善的職業病臨床科室。其中肺大容量灌洗手術區的格局、設置全由他親自在圖紙上一筆一畫設計成稿,從手術間佈局、走道寬窄到一個小插座的位置,他都想得周全。

  “職業病醫生必須親力親為,苦是苦一點,但也樂在其中。”在家人眼中,馬少元“很無趣”,平時“除了上班沒什麼其他愛好”。患上肝癌後,對患者的責任、對職業病學科發展的種種想法依然沉甸甸地壓在心頭,讓他無暇顧及自身,也“從來不把自己當病人看”。

  “未來,青海要配合國家開展塵肺病康複計劃,在基層鄉鎮建立康複站、添置設備,”馬少元說,“更要提高農民工的防護意識、讓他們知道在哪看病、放心看病。”(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