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哥迪奧拿,巴塞現時困境 美斯都無計...
2020年07月02日14:46

又說換掉施迪安,換掉施迪安就能重建嗎?
又說換掉施迪安,換掉施迪安就能重建嗎?

  多賽一輪落後皇馬1分,這就是巴塞目前面臨的窘境。

  週三淩晨,巴塞在主場2-2戰平馬體會,這意味著從6月20日戰平西維爾開始,巴塞在近4輪西甲比賽里1勝3平僅獲6分,直接把復賽前的領先優勢吐了回去,也為皇馬反超排名提供了最好的機會。

  週五淩晨,皇馬只需要戰勝基達菲,就可以將積分差距拉大到一個勝場之上,這對於僅剩5輪的西甲來說,顯然是一個相當大的差距。

  更為糟糕的是,巴辛尼部似乎已經無法團結起來了。

氣氛微妙
氣氛微妙

  對陣切爾達的比賽,美斯在補水期間直接用自己的後背拒絕了助教薩拉維亞的溝通。

  而在2-2的比數成為最終結果後,蘇亞雷斯Luis Suarez在賽後被問到作客戰績不佳的問題時,直接將問題拋給了教練組。

  「作為球員,我們已經傾盡全力了。」

  之後,媒體便爆出球員和教練組在賽後的客隊更衣室裡爆發激烈爭吵的聲音,第二天上午繼續開會的消息。

  只不過就此看來,開會的效果並不明顯。

陷入亂局
陷入亂局

  實際上,巴塞的問題並不複雜。

  在球場上,癥結出在老將的數量太多上。在經常入選正選陣容的球員當中,美斯Lionel Messi、蘇亞雷斯、拿傑迪錫Ivan Rakitic、維達爾(Arturo Vidal)、布斯基斯Sergio Busquets、比基Gerard Pique、艾巴Jordi Alba全都已經超過了30歲。

  而且,剛剛送走23歲的美路,還沒有算上很快將到隊報到的比真歷Miralem Pjanic

  現在的足球戰術極為重視跑動能力,但單點的對抗能力依然能打出優勢。然而巴塞的這些老將,跑又跑不動,頂又頂不過,過了靠身體硬件踢球的年齡,早就成了球隊負累。

  這樣的巴塞在聯賽中面對中下遊選手,還可以穩拿三分,可是到了高強度比賽的現場,或者面對組織有序的強悍對手,自身中後場抗擊打能力不足的問題很容易就會暴露出來。

老化嚴重
老化嚴重

  連續兩年歐聯淘汰賽被逆轉,就是這一問題的爆發。

  羅馬祭出雙中鋒迪施高Edin Dzeko和希克Patrik Schick,直接用對抗壓垮巴塞的後場;利物浦則憑藉高普Jurgen Klopp的衝擊型打法,讓巴塞在晏菲路徹底崩潰。

  而在復賽之後,賽程極為密集,對球員的身體能力考驗極大,在這10天裡連續遭遇西維爾、畢爾包、切爾達和馬體會這些作風強悍的隊伍,以巴塞的現狀,失分是再合理不過的事情。一切的一切,都說明巴塞早該進行新老交替了。

  從某種角度來說,這才觸及到了問題的本質。

  過去幾年,巴塞培養出了一些新人,從艾蘭拿(Carles Alena)到法迪Ansu Fati,再到現在的布吉Riqui Puig,都在一些場次裡打出了不錯的表現,假以時日都有希望成為巴塞的未來。

  然而,這些球員怎麼都撼動不了老將們的主力位置。

小將們的處境如何?
小將們的處境如何?

  在更衣室裡,這些老將擁有無人可敵的話語權,在媒體上都敢和管理層隔空對嗆,更不用說是主教練了;在球場上,只要未能正選或被提前換下,立刻在後備席拉下臭臉,唯有受傷之時,小將和後備們才有機會展露自己的特點。

  蘇亞雷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今年2月,蘇亞雷斯重傷,巴塞從雷加利斯買來比夫韋治Martin Braithwaite。丹麥前鋒深知自己能力不足,於是在場上積極跑動,主動對抗,為身邊的美斯製造空間,到了防守的時候,主動回防,甚至不惜回到本方禁區前。

  在比夫韋治出場的比賽裡,巴塞隆拿的進攻端才能合理運轉,自身製造威脅的同時,還不會給身後的中後場隊友帶來沉重負擔。然而等到蘇亞雷斯傷癒,比夫韋治也只能回到後備席。

  即便他在接受採訪時說,「我想要與他一起比賽。」

比夫韋治的出場時間明顯縮水
比夫韋治的出場時間明顯縮水

  在一支球隊裡,只有主教練的聲音才應該是最大的。

  過去,主教練掌握了從訓練賽場到轉會市場的大部分權力,自己去談球員,自己去練戰術。現在時代變了,連英式教練都將轉會市場的權力讓渡給了足球總監,但是在訓練場、比賽場上,主教練還是應該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他們制定戰術,他們選擇球員,他們指揮比賽,然後他們對比賽結果負責,這才是一個正常的狀態。然而在巴塞,教練可能是地位最低的人。

  主教練要照顧老將們的情緒、臉面和能力,能正選便正選,能不換下便不換下;主教練還要接受來自管理層的指示:多培養一些年青人,於是只能見縫插針,盡力讓年輕球員感受西甲的節奏和氣氛。

  如此一來,主教練還如何展現自己的戰術思想?

主教練的權責並沒有對等
主教練的權責並沒有對等

  待到關鍵時刻比賽結果不理想,等到咬牙時刻球隊掉鏈子,老將們便將責任往主教練身上一推,搞出一系列將帥失和的場面引來外界吃瓜看戲。

  這顯然是不夠公平的。

  作為球會中風險最大的工作人員,主教練理應是權力最大的。

  然而如今資本投入,老闆們不敢把錢交給一個外來的打工仔,於是剝奪了主教練們在轉會市場的權力,這尚且可以理解。

  但是在競技場上,球員依然應該無條件服從主教練的指揮和安排,因為一場比賽失利,一個賽季失敗,球會不會解僱所有的球員,只會解僱主教練而已。

  球員應該適應主教練的要求,而不是主教練來迎合球員的特點。

施迪安很難擁有這種權力
施迪安很難擁有這種權力

  施蒙尼Diego Simeone曾經說過,「如果有一名球員不防守,還可以接受。如果有兩名球員不防守,就有點麻煩了。如果有三名球員不防守,那就完蛋了。」

  在巴塞的陣容裡,不參與防守的、防守不出力的,防守能力不夠的球員數都數不過來,如果不是對手忌憚於美斯的能力,這一干老將的問題早已暴露。

  所以巴塞想要走出困境,首先必須要樹立起主教練的權威:在更衣室裡沒有大牌老將,沒有功勳球星,只有一個球員而已,而球員只能聽教練的。在更衣室裡,只有教練的聲音是最大的,其他人沒資格插嘴。

那一年&&
那一年&&

  做不到這一點,那巴塞就只能在內耗中繼續掙扎,繼續苦苦等待一位像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那樣的人,像他在08年上任的首場記者會上就和功勳老將撕破臉一樣:

  「朗拿甸奴Ronaldinho、迪高Deco、伊度奧(Samuel Eto'o)不在計劃當中,需要離開球隊。」

  (牧子)

(責編:布伊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