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導演竹內亮拍《好久不見,武漢》“讓全世界瞭解真實的武漢”
2020年07月02日02:43

原標題:日本導演竹內亮拍《好久不見,武漢》“讓全世界瞭解真實的武漢”

憑藉短片《南京抗疫現場》“出圈”的日本紀錄片導演竹內亮最新紀錄片《好久不見,武漢》(如圖)一經推出,立刻登頂“微博視頻排行榜”全國首位,斬獲“豆瓣熱門電影排行榜”冠軍,連他自己都忍不住在朋友圈打趣稱,“這可能是歷史上成本最低的作品”。一名外國導演如何展現出真實的武漢?竹內亮日前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獨家專訪時稱,“我有打開武漢人心靈的鑰匙”。

選擇中外觀眾都感興趣的人

早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之後的數次採訪中,竹內亮就不斷提起“一定要去拍武漢”。正式出發前半個月,他在微博上向網友募集“住在武漢的故事”,為紀錄片挑選拍攝對象。原本計劃選擇四五個人,沒想到有一百多人報名,一下讓竹內亮“犯了難”。“最基本的選擇標準就是拍攝中國和外國觀眾都感興趣的人物,”竹內亮告訴記者,“可是每個住在武漢的人背後都有獨一無二的故事,選擇起來非常困難”。竹內亮及其團隊給應徵者挨個打電話詢問故事細節,內部多次討論仍然無法確定拍攝人選。多次溝通後,又派編導先去武漢逐一和候選人當面交流,直到開機前最後一刻才最終決定出現在影片中的10位拍攝對象。這其中有疫情暴發前每天都要去華南海鮮市場進貨的日料店老闆、雷神山醫院的建設者、奮戰在抗疫一線的護士、在疫情中失去親人的普通人……竹內亮總結說,“他們都是典型的人物,中外觀眾都想知道他們的故事”。

“武漢太危險,你最好不要去”“是不是現在還有很多隱瞞的感染者?”出發之前,竹內亮對武漢的情況“完全沒有概念”,心裡有些緊張。可6月初到武漢的第一天晚上,他看到當地百姓都在路邊吃夜宵,市井氣息一如當初,懸著的心也就放了下來。竹內亮透露,“武漢讓我感動的地方特別多”,“難以用語言表達”。沉默片刻,他開始回憶:一位名叫莊園的女生,從小把她帶大的外公因為新冠肺炎而過世,女生含著淚說,“每當看到有人治癒出院,就會忍不住想,為什麼不能再多我外公一個”。還有一位看起來很樂觀的護士,前一秒還在展現舞姿,可想起“家屬來醫院領遺物”的場景,瞬間淚崩。

竹內亮還提到第一位拍攝對象——每天都要去華南海鮮市場進貨的日料店老闆,見面後第一句話是“我做過核酸檢測了,放心!”這種不經意間的“客氣”,讓竹內亮覺得武漢人仍擔心被外界認為“危險”。“我之所以要拍《好久不見,武漢》,就是想呈現出武漢的現狀,讓全世界瞭解一個真實的武漢”,竹內亮說。

拍到了其他人拍不到的內容

與以往的作品不同,《好久不見,武漢》長達一個小時,團隊因影片長度“吵翻了”。竹內亮介紹說,從頭參與的編導把素材看成“自己的孩子”,“捨不得剪”,想做一部兩小時長的片子。而其他成員認為,短視頻時代的觀眾普遍缺乏耐心,建議把片子剪成10集分開播出。最終,竹內亮拍板把長度定在1小時——2小時過長,短視頻又缺乏連貫性。片子播出後,大量觀眾給竹內亮留言,幾乎“零差評”。竹內亮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他也曾擔心因為對武漢的理解不夠全面導致拍攝不到位,沒想到播出之後效果這麼好。特別是看到有觀眾說“拍出了真實的武漢”,讓他“倍感榮幸”。竹內亮坦言,肯定還有不足的地方,但能讓觀眾感到真實是對影片的一種認可。

其實除了竹內亮,也有很多其他導演聚焦武漢題材。竹內亮說他“一部也沒看過”,因為“不想受到干擾”。談起自己拍攝紀錄片的特點和優勢,竹內亮表示“我有打開武漢人心靈的鑰匙”。他解釋說,拍攝紀錄片很多時候需要“從零開始瞭解”,而他們選擇的拍攝對象原本就是他的“粉絲”。雖然是初次見面,但長年的良好互動彷彿就是“老友奔現”,即便在鏡頭面前,也能處於放鬆的狀態。而對於其他拍攝團隊來說,想在短短數日拍攝時間內打開拍攝對象的心靈“相當困難”,因此竹內亮自信拍到了其他人拍不到的內容。

今年還要再去一次武漢

疫情暴發以來,竹內亮及其團隊已經拍攝了《南京抗疫現場》《我們的“疫”天》《世界的“疫”天》等十餘部疫情主題相關短片。他希望《好久不見,武漢》是最後一部,接下來想把鏡頭對準“後疫情時代的科技生活”。

《好久不見,武漢》本週將在日本雅虎上線,已有日本媒體做了預熱。竹內亮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說,很多日本人對武漢的瞭解還停留在今年2月,提起武漢還會害怕。如果這部片子可以幫助日本人多瞭解一些武漢的真實情況,他的努力就沒有白費。

在《好久不見,武漢》的最後,竹內亮說“今年還要再去一次武漢”。他告訴記者,按照慣例,每年年底都會在南京舉辦全國粉絲見面會,今年計劃“在武漢辦”,一方面希望為武漢的經濟複蘇略盡綿力,另一方面希望有更多人看到戰勝疫情的武漢。

(環球時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