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尾的《四驅兄弟》,以及被時代淘汰的日本漫畫家
2020年07月02日17:22

原標題:爛尾的《四驅兄弟》,以及被時代淘汰的日本漫畫家

原創 巴拉根倉 X博士

編輯:張大東 策劃:阿迪民

小時候《四驅兄弟》、奧迪雙鑽,一直是我們的童年回憶之一。

長大後,可能你們就再也不去回味這部童年動漫了,這是幸運的。

因為在最近,當我抱著回憶童年的想法,打開B站重溫《四驅兄弟》的時候。

彈幕里一句話激起了我的探索欲:連載中的《四驅兄弟》漫畫爛尾了。

我查了之後,大吃一驚,以前愛玩旋風衝鋒的星馬豪,怎麼現在玩起了自慰棒了

吃驚的我,決定一探究竟。

你問現在中學生什麼是潮流,他們可能會抬起自己42碼的腳,讓你仔細瞅瞅那雙不捨得摘牌的潮鞋。

但你要是回到2002年,問90後們什麼是潮流,那可能會有許多答案,而其中,必然有四驅車。

四驅車文化在中國的紮根,可追溯到91年被香港翡翠台引進的《四驅小子》,但是《四驅小子》在90年代的中國並沒有翻起水花。

《四驅小子》

反而它的後代《四驅兄弟》乘著國內動漫引進的東風,在物質生活逐漸豐富的21世紀前幾年混得順風順水。不但征服了你,還征服了你的老師和爹媽。

2010年·銅梁縣第一實驗小學四驅車比賽

而誘惑小學生、中學生打開小金庫的原因,多半是因為《四驅兄弟》動漫里華麗到科幻一般的場景。

比如說這個跟裝填了火箭發動機燃料一樣的四驅車使出絕技旋風衝鋒龍捲風一飛衝天,我是真沒想到這玩意還能飛。

還有用紅外線戒指意念操控的神車魔鬼司令,讓每一個看動漫的人既恨得反派牙癢癢,又對這種神奇道具羨慕不已。但直到2020年,也沒有出現如此神奇的四驅車道具,著實讓人遺憾。

而《四驅兄弟》到了第二季,更是什麼黑科技都出來了,

比如這個像極了CPU的GP芯片,根據官方原話,只要安裝了這個芯片,不但可以記憶賽道和天氣,就連車主的特性都能記住。

當然,除了這些足夠酷炫的動漫場景之外,看男主角拿著四驅車裝逼撩妹,更是讓我們熱衷於四驅車的主要原因。

四驅車就像是童年時期社交的入場券,玩四驅車的小學生,往往能在一場場比賽後收穫更多的好兄弟。

不過《四驅兄弟》在之後,隨著2006年的境外動畫限播令,而逐漸喪失青少年群體中的話語權。

但網絡的普及,雖然沒法讓《四驅兄弟》重返當年輝煌,但起碼保證它不會在青年們的生活中徹底消失。

《四驅兄弟》漫畫作者叫越田哲弘,是個重度肝帝,在21世紀開啟了《四驅兄弟》的新連載。漢化組們也兢兢業業,緊隨其後爆肝更新。

打開四驅兄弟吧,點擊精品按鈕,稍微往下翻閱,就會發現2020年6月27日的漢化組帖子。

在正式翻閱漫畫前,我心裡懷著一種激動和嚮往。

我的童年回憶,現在到底變成什麼樣了?

但是點開帖子,我的表現和我心裡邊看漫畫邊回憶青春的場景不一樣,看到漫畫正文部分,我只感覺到一陣錯愕。

這TM是什麼?

封面上的內容介紹寫得清清楚楚:愛情喜劇大反響,美國女孩Lydia對小烈陷入愛河(記住這裏,美國少女喜歡的是哥哥小烈)

如果不是那輛比例放大的四驅車,我還以為自己走錯了片場。

其中,正文第一頁就包含了四驅車和美國少女的元素。

正文一上來,裡面的軟色情元素就暴露無遺,毫不關心小朋友的雙眼。

原本這是個熱血少年漫,但是作者卻採用了另一種讓少年熱血的方法——身著性感內衣的美少女側睡在主角小烈旁,並獻上了熱情的擁抱。

除了軟色情外,真正的崩壞,體現在男主角小豪的性格變化上。

人們對小時候的男主角小豪的印象,應該是賽場上的堅毅和不屈。

但現在的小豪,先是偷看哥哥和女友睡覺,並做出襲胸的變態舉措。

之後還在四驅車特訓中暴露性癖,給嫂子穿上性感服裝,左下角還有觀眾喊出了:“性騷擾啊”。

不僅如此,小豪還在特訓過程中躺在玻璃跑道下方,借此偷窺裙底。

正大光明看嫂子的裙底,誘發了Lydia的男性過敏症。

最變態的是在後邊,小豪直接掏出女性自慰棒+跳蛋,要給嫂子來一場身體維護。

另外,隨著劇情更新,漫畫角色越來越多。幾位男女主角的戀愛生活也越來越糾纏不清,與四驅車有關的勵誌故事變成了帶點黃色的談戀愛故事。

幾人之間的多角戀關係比《白色相簿》複雜多了,讓讀者眼花繚亂。

除了以上內容外,漫畫劇情也逐漸走歪。

在這部漫畫里,力學定律隨著漫畫的更新,也越來越無效。

最終漫畫里出現各種詭異操作,裝備的先進程度都直逼《賽博朋克2077》,角色設計理念也致敬了《瘋狂麥克斯》。

《瘋狂麥克斯》劇照

縱觀漫畫全文,漫畫中和四驅車關係最密切的部分,居然是扉頁的四驅車,四驅車在文章中似乎成了點綴,佔比越來越少。

只有看扉頁的四驅車介紹,才能回想起當年看動漫時的一腔熱血。

這才叫專業

面對這部漫畫的畸形發展,漢化組的組長在招人啟示下發出吐槽:

漢化組招人海報

在軟色情、人設崩壞、劇情魔幻、四驅車份量越來越少,最終童年回憶徹底崩壞。

我產生了新的疑惑——這部漫畫崩成粉絲都認不出的模樣,它究竟經曆了什麼?

想要快速瞭解一個漫畫,第一步工作是瞭解它的作者。但我翻遍了全網,都很難找到原作者越田哲弘的蹤跡。

越田哲弘似乎關閉了所有的實名認證社交賬號,偶爾能看到他出現在漫畫的簽售會上和一些小型活動&節目現場,但也僅此而已。

越田哲弘(中)

作者這條路走不通,不妨把《四驅兄弟》放到相應的時代語境下去解讀。

自1994年7月開始連載至今,《四驅兄弟》這個IP已經現世26年,經曆了日本出版業在信息時代下的進化。

新老版本封面對比

2008年,根據日本出版科學研究所的數據顯示,受經濟危機影響,2008年的日本漫畫銷量比2007年下降4%以上,講談社、小學館等幾家大型出版社營業額銳減6%。

僅此一年,日本倒閉了1095間書店,紙質漫畫行業遭受重創,差點當場圓寂。

2008年經濟危機後,主打線下紙媒市場的日本書店並未迎來曙光。

2008,東京一家43年歷史的書店倒閉

原先的大部分老粉絲們,長大後有了更加刺激的消費品,對《四驅兄弟》失去了閱讀興趣。

人口老齡化造成的青年群體的減少,直接讓漫畫的閱讀群體青黃不接。再加上出版物售價的提高,讓紙質漫畫雪上加霜。

2020年日本全國出版協會公佈的專刊《2019年出版物發行和銷售概況-2019年電子出版市場報告》顯示,整體銷售額逐年下降的日本出版市場中,紙質出版物的銷售額同比已經連續15年呈現負數。取而代之的是市場份額逐年上升的電子出版市場。

來源- 日本全國出版協會

漫畫家想要賺錢,已經變得越來越難。

而像是《四驅兄弟》這類受眾面窄的作品,更是難以從讀者手裡賺錢。

銷量的下滑對於《四驅兄弟》來說只是蝴蝶效應的開始。

作為一款帶貨類漫畫,玩具(四驅車)、遊戲等衍生品的收益隨著漫畫銷量的減少而暴降。頹勢近乎難以挽回。

《四驅兄弟》&《四驅小子》聯名手遊

在信息時代下的電子出版市場,《四驅兄弟》的續作還有一條出路,那就是順應日本廣大網民最基本的共同需求——擦邊球,以拓寬電子訂閱市場。

2017年,刊登連載熱門漫畫《哥布林殺手》的SQUARE ENIX旗下月刊《BIG GANGAN》年銷量約為195萬冊,平均每月銷量16.25萬冊。

而日本雜誌協會公佈的同期成人向漫畫雜誌《快樂天》銷量達每月20萬冊。

封面畫師村田蓮爾

學會吸引讀者眼球,比玩四驅車的情懷更重要。

最終,不妨以最大的惡意,從作者、漫畫本身、出版業、時代四個維度去總結下《四驅兄弟》崩壞低落的原因:

在這種漫畫行業四面楚歌的情況下,《四驅兄弟》也不過是陷入困局的日本漫畫作品中的一個代表罷了。

還有很多你熟悉或陌生的日漫,被時代拋棄後,開始了爛尾式的自我閹割。

日本漫畫有許多題材,但熱門主題在一段時間內只有一個。

比如說高達、EVA的機械主題,灌籃高手、網球王子的運動主題,以及近幾年素晴、哥布林殺手的異世界主題。

《四驅兄弟》選擇了四驅車這個獨特的切入點,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主題現在已經喪失了在漫畫界中的話語權。

像《四驅兄弟》一樣,被時代拋棄最終走向爛尾的漫畫還有很多。

比如說轉行奇幻魔法的《網球王子》,打個網球用出了火影忍者的實力,生怕下一秒就會出現神羅天征。

還有《中華小當家》,到後期甚至連菜都不用做了,反派只要聽到做飯聲音,就會扔下菜勺,當場認輸。

讓人嚴重懷疑作者是為了少畫幾幅做菜的複雜場景而故意摸魚。

日本漫畫雖然依舊是處在全球霸主的位置,但已原地踏步多年。這麼多年過去了,排第一的依舊是《海賊王》。

來源-oricon.co.jp

而越田哲弘和他的《四驅兄弟》,就像是曇花一現,在一代人的青春里停留,然後匆匆逝去。

當年《四驅兄弟》為什麼能引起時代潮流呢?

其實沒有特別多的理由,原因只有一種,那就是青春期燃燒的幹勁。

現在的《四驅兄弟》為什麼逐漸崩壞?

因為當年的90後們已經長大,成為了社會中堅力量,也經曆了社會的老拳。

而接替的新一代後浪們,他們有更多選擇,電腦、手遊等等,漫畫卻成了一種次級的替代選擇。

《四驅兄弟》最後也只能成為一種懷舊,留著星馬豪在裡面玩著跳蛋、自慰棒,無人問津。

設計/視覺 火日立

原標題:《爛尾的《四驅兄弟》,以及被時代淘汰的日本漫畫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