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來論:這些姐姐們乘風破浪,憑什麼?
2020年07月03日22:02

原標題:人民來論:這些姐姐們乘風破浪,憑什麼?

今天,《乘風破浪的姐姐》第四期播出,毫無意外,又一次霸屏,微博熱搜前十中,5個上榜,幾乎可以說“屠”了熱搜榜單。這已經是自節目播出以來,不知道第幾次或者說第幾十次的熱搜了。

6月12日,在微博熱搜被暫停的一週,《乘風破浪的姐姐》沒有官宣、沒有定檔,“哐”一下突然砸到了觀眾面前,結果卻是意料之外的好看。上下兩期233分鍾的時長,4.9億的播放量,大家居然還抱怨看不夠。

“看到這些姐姐,我有點不那麼害怕變老了”,這是第一期節目播完,被引用最多,也是最打動人的一句話。這句話道出了觀眾的心聲,也凸顯了節目的真諦。

第一期節目中,一向霸氣的寧靜開場就不負眾望,“我還要自我介紹?那我這麼多年白幹了?”果然是觀眾熟悉的“靜姐”。可當她紮著倆小揪揪辮,說現在不會發火,因為簽了合同,還自我評價“我還是長大了反正”時,觀眾驚呼,原來她這麼可愛。

在第四期節目中,公開了第一次公演觀眾喜愛度排名,萬茜第一,果然是觀眾喜愛的好演員萬茜。可當她彈著吉他清唱《敬你》直戳人心時,觀眾才反應過來,她以前居然是個歌手。

當鄭希怡一出場就向工作人員祭出一個點頭殺,秒了屏幕前的大家後,還靠一句說評委是“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人”出圈,觀眾甚至開始後悔,為什麼不早點認識這個寶藏姐姐。

初次亮相沒有綵排,50歲的陳鬆伶第一個上台,用港風十足的舞蹈全開麥演繹了《餓狼傳說》,彈幕一片“好厲害”。開什麼玩笑,這可是跟張學友一起合作《雪狼湖》的姐姐呀,“厲害”倆字就寫再她的臉上。

像這樣讓大家驚豔的閃光點,每個姐姐身上都存在。在這個節目中,觀眾發掘出很多熟悉的姐姐不熟悉的那一面,比如性感美豔的張雨綺居然是個順拐的“憨憨”,比如會演戲的“浣碧”居然唱跳俱佳;也認識了很多早就應該被大眾熟知的姐姐,比如給很多當紅藝人寫過歌的朱婧汐,比如會唱會跳會18種樂器的袁詠琳。

從30歲到52歲,30位姐姐除了動人的容顏之外,在舞台上,在節目中美的如此光芒四射,如此韻味十足,如此百花齊放。原來,30+也可以這麼美。可以說,觀眾看節目,已經不在乎誰能最後出道,美就夠了。

三十而驪,青春歸位。把成熟女性的魅力無限放大,這也正是節目的初衷。

事實上,《乘風破浪的姐姐》之所以如此有市場,正在於反映了社會的現狀,擊中了女性的焦慮,與觀眾產成了共鳴。在形容女明星漂亮時,媒體最愛用的詞是“少女感”。30歲之後很多女演員會無戲可演,40之後就只能演媽媽或者配角。綜藝節目中如果有超過30歲的未婚女性,面臨的必然是無休止的催婚。

更可怕的是,這種現象早已從一個單一群體擴展到整個社會。女性找工作會被問有沒有結婚,近期會不會生孩子;單身會被問為什麼還不找男朋友;30歲沒生孩子會被不斷提醒,已經過了最佳生育年齡。年齡焦慮已經成了所有女性面臨的共同問題,對女性而言,年齡就像她們身上的枷鎖一樣,框住了很多人的無限可能。

而《乘風破浪的姐姐》解鎖了女性的無限可能,姐姐們在節目中展現出來的風采,以及背後付出的汗水與努力,給很多女性樹立了榜樣,給了大家無懼挑戰的力量。看到她們,年齡又有什麼好懼怕的。

一個健康多元的社會,不能只有“少女感”這一種審美,更不能讓女性對變老充滿恐懼。年齡對女性只是一個數字,帶來的應該是更豐富的閱曆,更精彩的故事,更成熟的韻味。要讓大家認識到女性在生命的每一個階段都是特別美好的,在人生的每個年齡段都有獨特的價值,這不只是一個節目需要承擔的責任,更應該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

(責編:段星宇、仝宗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