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望看台:還沒定論,高拉特代表國足征戰仍存在轉機
2020年07月03日09:14

虎撲7月3日訊 據「西北望看台」微博消息,關於高拉特確認無緣國足征戰世盃外的話題,其實還沒有定論,高拉特代表國足征戰還是存在轉機的。

西北望看台寫道:

高拉特確認無緣國足征戰世盃外?其實一切都還沒定論。據瞭解,高拉特代表國足征戰還是存在轉機的。

國際足協「運動員身份委員會」的確還沒給高拉特開出球員註冊協會轉換確認函,但在8月份安排了一個類似於聽證的會議,屆時恒大的律師團隊和足協歸化球員負責小組都會為高拉特的身份確認據理力爭。

從內部人士處瞭解到,恒大球會對於高拉特身份的確認還是充滿信心的。8月份國際足協就會根據此事召開會議,恒大律師團隊和足協的歸化球員負責小組,會羅列所有資料和證據,證明高拉特完全符合國際足協的球員註冊協會轉換的條件。

高拉特是2015年1月13日加盟廣州恒大的,從最初轉會到現在已經超過了5年時間,目前已經拿到了中國國籍。關於他以中國國籍參加國足的身份確認問題,從目前來看主要集中在兩點:

第一點是他曾代表過巴西國家隊參基比賽;

第二點是他在這五年期間曾經被租借回巴西彭美拉斯球會征戰半年時間。

關於第一點,由於高拉特代表巴西國家隊踢的唯一一場比賽是一場普通友誼賽,所以這並不會對他的歸化轉換會籍構成任何問題。

至於第二點,高拉特在恒大期間曾被租借返回巴西,這的確存在一些爭議,但這種情況下卻轉換會籍成功的例子也並非沒有。

2017年曾短暫租借加盟當時還叫天津權健的巴西外援莫拉斯(Moraes Junior),莫拉斯是2012年7月從保加利亞的索菲亞中央陸軍轉會加盟烏克蘭的薩克達隊。當時他的正式轉會日是7月18日,而在7月21日就代表薩克達征戰第二輪的烏克蘭聯賽。2015年7月莫拉斯從薩克達轉會同為烏克蘭聯賽的基輔戴拿模。

2017年2月莫拉斯在中超轉會窗口即將關閉之時,從烏克蘭的基輔戴拿模隊「壓哨」租借加盟天津權健,當時權健主教練正是現任恒大教練簡拿華路。後來由於中超外援政策改變,莫拉斯無法得到上場機會,所以他僅僅不到半年時間就離開權健,返回烏克蘭的基輔戴拿模隊。

2019年3月烏克蘭足協宣佈莫拉斯拿到烏克蘭國籍,而且確認轉換協會成功,目前已經代表烏克蘭國家隊征戰了5場比賽。

因為2012賽季的保加利亞超級聯賽最後一輪是踢到5月23日才結束,暫且估計莫拉斯是7月初抵達烏克蘭的,他2012年7月到的烏克蘭,按照居住滿5年計算的話需要到2017年7月才算滿5年時間。2017年2月他租借加盟權健半個賽季,直到6月才離開返回烏克蘭的基輔戴拿模隊,而莫拉斯成功拿到烏克蘭國籍的同時還完成了會籍轉換,那麼就可以說他在烏克蘭居住5年期滿之前的租借離隊並沒有影響他的歸化和轉換會籍。

高拉特的情況與莫拉斯高度相似。

高拉特是2015年1月13日加盟廣州恒大,按道理他應該到2020年1月份才滿居住夠5年的條件。期間2018年10月份他因傷病返回巴西治療,隨後直接租借加盟了彭美拉斯球會,直到2019年5月26日才重新回到廣州。

如果按照每年在所在國超過半年時間(183天)就滿足連續居住條件的話,那麼高拉特從2015年到2019年這5年他都滿足這個條件的,因為2018年高拉特10月離開廣州返回巴西治療的時候,這一年他已經在中國居住超過183天。而2019年他是5月26日回到廣州的,直到12月份後才離開的廣州,所以這一年他在廣州的時間也超過了183天。

但兩人還有一個不太相同的情況。

不同之處是,高拉特從2018年10月離開中國的時間連續超過了183天,而莫拉斯2017年離開烏克蘭的時間應該沒有連續超過183天。

為什麼這裡說的是「應該沒有」?因為2016年烏克蘭聯賽是12月13日就進入冬歇期,當時的莫拉斯毫無疑問是離開了烏克蘭返回巴西過聖誕節,但在2月加盟權健之時他極有可能返回過烏克蘭辦理轉會事宜等一切事務。從這個時間點來測算的話,莫拉斯租借加盟權健這段時間,他並沒有連續離開烏克蘭超過183天。

國際足協的條款究竟怎麼去理解,最終也只有國際足協「運動員身份委員會」去確認。

據相關人士瞭解,高拉特還沒拿到轉會會籍確認函,其實並不是因為這個時間點的問題,是因為其他的一些細節還沒處理好。

目前恒大球會方面對於高拉特能夠在12強賽之前代表國家隊征戰還是充滿信心的。

真正在歸化球員會籍轉換這件事上,其實布朗寧的問題對於恒大而言才是最麻煩的那個。

相關閱讀:體壇:高拉特代表國足出戰2022年世界盃外圍賽基本無望

(編輯:姚凡)

本文來自:虎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