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郵票的變遷看香港回歸的歷史
2020年07月03日15:45

原標題:從郵票的變遷看香港回歸的歷史

一枚小小的郵票,方寸之間,見證一國歷史。

許多人不知道,在香港正式回歸前,香港郵政署其實發行過一套“中性郵票”——過渡時期通用郵票,以代替停止發行的英女皇頭像普票,人們俗稱其為“中性郵票”。

此套郵票既無皇冠徽記,也沒有“中國”“CHINA”字樣,設計內容必須中立,並要取得中英聯合聯絡小組的同意,於7月1日之前及以後使用。而這項看似簡單實則需要萬全考慮的重要任務最終交到了香港著名設計師靳埭強的手上,哪一個景緻可以代表當時的香港?圖像元素之間又有什麼排布的奧秘?我們今天就為大家揭開這套郵票設計背後的故事。

隨著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日的臨近,香港郵票將面臨一個問題。

郵票代表一個國家的主權。因此,回歸前(至1997年6月30日為止)使用帶有英國皇權色彩,銘記為“香港”“HONG KONG”及皇冠或女皇頭像的郵票;回歸後(由 1997 年 7 月 1 日開始)使用銘記為“中國香港”“HONG KONG,CHINA”的郵票。

為解決郵票“過渡期”的問題,香港郵政署同中、英兩國協商,決定在 1997 年初發行一套“1997 年前後均可使用”的通用郵票(普通郵票),銘記為“香港”“HONG KONG”,此套郵票既無皇冠徽記,也沒有“中國”“CHINA”字樣,設計內容必須中立,並要取得中英聯合聯絡小組的同意。

香港郵政署從1994年就開始安排香港回歸過渡郵票的設計工作,同時約請了五位設計師,請他們各自拿出設計方案。初步方案在一個月內提出後,經郵政署認可,再拿出詳細方案。郵政署通過後,畫出正式圖稿。最後還要交中英聯合聯絡小組審議批準。這次郵票設計前後反複多次,曆時近半年,才最終確定。這是靳埭強設計郵票週期中最長的一次。

這套新款通用郵票共16枚,面值從10分至50元不等。

此前的所有通用郵票,都是使用英國君主頭像、徽誌、旗幟等象徵皇權的圖像。

香港最美的地方在海港,從尖沙咀向港島望去的景色最美。這裏高樓大廈林立,背後的太平山輪廓起伏優雅。都市風光反映了香港經濟的繁榮,太平山則蘊含了香港的自然之美。

1997 年回歸時的海島景色,既代表香港的發展歷史,也代表回歸時國際城市的場景,是很有代表性的意象。設計郵票時雖然未到回歸時刻,但建築物不會有太大變化,圖片資料可以蒐集到。但如何表達這個海島呢?可以是每枚郵票相同,還是……

最終,靳氏提交的設計方案,是馳名世界的香港勝景——Victoria海港的風景。

《一九九七年香港通用郵票》十三枚低值郵票

從題材選擇上來說,這樣可以避免政治上的象徵。同時,這套郵票的特別之處,在於靳氏使用的表達手法—沒有常規地使用攝影或插畫,而是以中國畫長卷的處理手法進行演繹。

西方風景畫所採用的視點,多為平視的焦點透視,即“所見即所得”。而中國傳統山水畫則採用“視點移動”(散點透視)的方法,讓一目不能窮盡的風景,彙於一畫。長卷是中國傳統繪畫的重要形式,畫面橫向展開,可以展現豐富的內容。著名的山水畫長卷,包括有元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圖》等。

靳氏在郵票中展現的港島風景,就是專門從海上選取不同位置進行拍攝,然後再將其拚合成為一幅超長的“長卷”。為了使用方便,通用郵票通常票幅較小,需要使用不同的色彩加以區別。靳氏創造性地運用“彩虹色相”,把13枚低值郵票(從10分到5元)分為13個不同的顏色,而它們也能互相拚接,成為“郵票長卷”。

在每一枚尺寸細小的低值郵票上,靳氏儘量充分地利用空間放置“香港”“HONG KONG”及面值:每枚郵票各採用一種主要色彩,海面以彩色代替,其上為等線體英文“HONG KONG”,“香港”及面值置於票面上端,“香港”二字使用較為莊重的中宋體,面值字體與之相配。上方底色與風景之間由彩色漸變為白色,以突出“風景”。風景 也處理為單色調,且調整為與底色相協調的色彩。

普通郵票由於各枚面值不同,較少設計為小全張形式(特殊情況除外)。因為面值不同,不利於郵資計算。但此套郵票的設計,“連票”更能突出它的神采。

13 枚低值郵票,設計成為橫連“長卷”,完整地呈現了他的設計初衷。13枚郵票從整體上看是中國畫的長卷形式, 部分看是中國畫的聯屏形式,既可以單獨看又可以連起來看,這充分體現了靳埭強“中國文化現代表達”的設計哲學。

《一九九七年香港通用郵票》三枚高值郵票

與 13 枚低值郵票使用日景不同,3 枚高值郵票精選了沿海風景中的精華段且是夜景。在3枚郵票上分別是中環大廈(面值10元)、中銀大廈(面值20元)、怡和大廈(面值50元)3座年代不同的地標建築。由於它們票幅較大,可以呈現更多的細節,因此使用了全彩色的夜景,而背景色調則使用了從藍到紫到洋紅的漸變顏色。

低值小全張的尺寸為53mmx273mm,其長度創造了世界紀錄;印刷使用了7種專色,也打破了世界紀錄。高、低值小全張的左右邊緣,並不像常規那樣,把顏色直接延伸到邊緣,而是採用白色。我曾特地寫信請教,靳叔的回覆是“不想破壞長卷的連續感”。

《一九九七年香港通用郵票》首日封

這套郵票,巧妙地運用中國畫傳統的處理手法,使畫面信息量達到最大的飽和度,是靳氏郵票設計的代表作之一。

《一九九七年香港通用郵票》於1997年1月26日發行。在首日封上,靳氏特地選用了一張與郵票角度相同的早期香港風景畫,與郵票一起對照,形成“滄海桑田”的歷史感。

此套郵票因1997香港回歸這個歷史事件而設計,成為歷史的見證,也體現了香港人的驕傲—由一個漁村發展成為國際大都會。

同時發行的3種小本票,封面使用與對應郵票同樣的色調,並以郵票外形框出長景中的對應郵票位置,配以相同的字體,延伸了郵票的風格。

如果說上述“山水長卷”運用了中國傳統繪畫的概念,那麼“回歸普票”時,靳叔還提交了另外一個閃爍的“純現代的中文字體”方案,它並非是一個陪襯方案,也有其獨到之處。

香港是國際性的大都會,夜景舉世聞名。七彩斑斕、璀璨閃耀、燈火輝煌的盛景,正是“東方之珠”的寫照。

由此,他想到夜景中透出不同色彩的一格格“窗口”,並以此來象徵這個花花世界。他以馬賽克方格構成“香港”二字,並僅以這兩個“文字”為主體,設計出13枚低值票。圖案的方塊分格完全相同,每枚郵票僅使用不同的“馬賽克配色”加以區分—這在設計上是不小的挑戰。高值的3枚,手法相同,但票幅較大。

這套方案,手法現代、抽像,巧妙而得體地表達了香港的地區色彩和氣氛,體現出了前衛、先進的專業設計水平。

《香港’97通用郵票小型張系列第四號》首日封

1997年2月12日發行《香港’97通用郵票小型張系列第四號》。郵票使用的是剛發行的通用郵票(10元面值)。小型張背景選用了一張老照片:20世紀20年代尖沙咀碼頭,左方矗立的是尖沙咀九廣鐵路火車總站鍾樓,而右方的海上則航行著一艘高煙囪的天星小輪。設計主旨是今昔的對比,郵票上的中環大廈與小型張背景上的鍾樓,雖然是不同年代的建築,高度對比也非常懸殊,但外形上卻有點類似,形成了生動有趣的對比。

小型張右上角是徽誌,上面的字體和底下橫條使用漸變色彩,以呼應郵票漸變的底色。

首日封左邊的圖案,兩個圓圈中的兩個建築物圖片,強化了這種對比。

《香港’97通用郵票小型張系列第五號》首日封

同年2月16日發行的《香港’97通用郵票小型張系列第五號》,其概念和手法與前者相同,均使用20世紀70年代尖沙咀九廣鐵路火車總站的老照片,鍾樓還是視覺的焦點,但這次照片的取景角度與前者不同,隔著海港可見對岸的風光。

(文本節選自《因小見大——靳埭強的郵票設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