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外彙儲備波動劇烈:美元佔比衝高回落 人民幣持續受青睞
2020年07月04日01:10

原標題:全球外彙儲備波動劇烈:美元佔比衝高回落 人民幣持續受青睞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給全球外彙儲備結構帶來一系列新動向。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公佈最新季度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全球外彙儲備較去年第四季度驟降930億美元,至11.731萬億美元。其中,今年一季度末美元外彙儲備總額達到6.794萬億美元,約占全球外彙儲備的61.9%,反而較去年四季度增加了1.1個百分點,一度扭轉此前數年持續下滑趨勢。

與此同時,人民幣在全球外彙儲備的佔比則創下2016年四季度以來的新高——2.02%,較去年四季度增加0.12個百分點,超過澳州元(1.55%)與加拿大元(1.78%)。

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彙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記者分析說,美元外彙儲備之所以在今年一季度意外反彈,主要得益於兩大因素,一是3月美元荒突然爆發,迫使各國不得不儲備更多美元頭寸;二是3月美聯儲與多國央行簽訂了5000億美元貨幣互換協議,令這些國家美元外彙儲備驟增。

“隨著二季度美元荒大幅緩解,以及多國開始償還貨幣互換協議的美元頭寸,美元外彙儲備總額將很快恢復此前的持續下跌趨勢。”他判斷。

相比而言,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的價值則持續凸顯。畢竟,中國率先控制住境內疫情令經濟基本面好轉,以及人民幣彙率在疫情期間持續保持平穩波動,令越來越多海外央行將人民幣資產視為日益重要的避險港。

值得注意的是,美元與人民幣在儲備貨幣領域的走勢分化,已在近期國際支付數據上得到充分體現。

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的數據顯示,5月美元國際支付比重從3月創下的年內高點44.1%持續下滑至40.8%,而同期人民幣國際支付比重則從4月創下的年內低點1.66%快速反彈至1.79%。一位華爾街大型對衝基金經理指出,考慮到貨幣國際支付佔比與其外彙儲備比重存在一定的正相關性,可以預見5月以來美元外彙儲備總額開始扭頭下滑,人民幣則持續上升。

“這背後,是美聯儲極低利率與無限量QE措施正持續削弱美元儲備貨幣地位,而中國央行相對穩健的貨幣政策與中國經濟好轉基本面,正吸引越來越多海外央行與大型資管機構持續增加人民幣在儲備貨幣資產池里的頭寸。”他分析說。

美元比重“反彈”難持續

高盛發佈最新報告指出,過去數年美元在外彙儲備的比重一直在下滑,但今年一季度疫情全球擴散,反而扭轉了上述趨勢。究其原因,是美元避險屬性凸顯與當季美元指數反彈2.6%,驅動大量海外央行加倉美元儲備。

在Marc Chandler看來,除此之外,一季度美元外彙儲備總額回升,還存在特殊因素,一是3月美元荒導致海外央行不得不短期囤積美元,二是美聯儲與多國央行簽訂5000億美元貨幣互換協議,助推美元外彙儲備總額回升。

“畢竟,美聯儲釋放的5000億美元貨幣互換額度,悉數都計入這些國家央行外彙儲備。”他分析說。

然而,隨著二季度美元荒大幅緩解,以及多國央行開始歸還互換協議里的美元頭寸,美元外彙儲備總額正悄然呈現衝高回落之勢。

美聯儲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6月底,其資產負債表規模里的貨幣互換額度較3月份降低逾1000億美元。

此外,美元荒大幅緩解令越來越多國家不再依靠美元支付外貿款項,令美元在國際支付的份額佔比回落至5月底的40.8%,較3月份創下的年內高點驟跌3.3個百分點,同樣反映出各國對美元外彙儲備的需求正在削減。

上述華爾街大型對衝基金經理告訴記者,根據他們的投資模型預估,二季度末美元在全球外彙儲備的佔比將重新回到去年四季度水準,其中一個重要幕後推手,是二季度各國央行累計拋售逾1500億美元。

“這背後,是美聯儲極低利率與無限量QE措施正在大幅削弱美元儲備貨幣的地位,加之二季度美元指數受美聯儲極其寬鬆貨幣政策影響大跌4.4%,迫使各國央行不得不壓縮美元儲備額度避險。”他分析說。考慮到美聯儲已表態將在相當長時間延續極其寬鬆的貨幣政策,海外央行也將持續削減美元儲備頭寸。

多國央行加倉人民幣

相比美元外彙儲備額度衝高回落,人民幣則日益受到海外央行的青睞。

WallachBeth Capital研究主管Mohit Bajaj透露,一季度人民幣之所以在全球外彙儲備的佔比重新收複2%大關,一方面得益於疫情快速控制與經濟率先複蘇,增強了人民幣資產的安全性。另一方面是金融市場對外開放提速,打消了海外央行對資本跨境兌換流動受限的擔憂,轉而加大人民幣資產的長期配置力度。

中央結算公司發佈的債券託管量數據顯示,4-5月期間海外資本單月淨增持人民幣債券的規模分別達到1414億元與1119億元。

“其中,不少國家央行都在二季度加倉了人民幣利率債與政策性銀行債券頭寸,作為增加人民幣儲備貨幣頭寸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家外資銀行全球金融業務部門主管向記者透露。究其原因,一是眾多國家央行紛紛大幅降息應對疫情衝擊,令人民幣的利差優勢更加明顯,加之二季度國債收益率反彈,令他們加大人民幣國債配置以獲取更穩健可觀的資產收益,二是疫情期間人民幣彙率波動相對平穩,波動性遠遠低於美元歐元等主要貨幣,被他們視為新的儲備貨幣避風港。

在他看來,正是人民幣彙率走勢平穩與人民幣資產收益吸引力提升,加之中國外貿環境複蘇,令5月以來人民幣在國際支付的份額企穩回升。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5月份人民幣全球支付金額環比下降3.4%,但考慮到同期全球支付金額大幅下降10.32%,因此人民幣跌幅遠遠低於全球平均水準,反而凸顯全球投資機構與企業對人民幣的青睞態度。

上述華爾街大型對衝基金經理直言,考慮到貨幣全球支付比重與其儲備貨幣佔比存在較高的正相關性,因此人民幣在全球支付的比重持續回升,有助於越來越多人民幣被納入國際儲備貨幣。

“尤其是美聯儲極低利率與無限量QE措施持續削減美元儲備貨幣地位的情況下,加倉人民幣無疑將成為各國央行分散外彙儲備配置,進而降低美元風險的重要選擇。”他強調說。

(作者:陳植 編輯:包芳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