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舊城微改造 繡出幸福同心圓
2020年07月05日05:25

原標題:廣州舊城微改造 繡出幸福同心圓

永慶坊

廣州荔灣區永慶坊,老城市新活力。

  走向我們的 小康生活

  統籌/王晨陽、劉鵬飛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劉鵬飛、賈政、塗端玉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廖雪明

  從永慶坊一期牌坊進入,兩排復古式的建築沿著青石板路向里延伸,來往的人群在修舊如舊的建築里穿梭,老西關風情在這裏鋪展開來,時光彷彿回到百年前。另一邊的玻璃幕牆、網紅書店,又讓傳統街區多出了幾番現代的風味。傳統與現代在這裏相遇,回憶與憧憬在這裏交織,永慶坊搖身一變,成為“網紅打卡地”。

  作為廣州首個舊城改造項目,永慶坊的微改造展示了廣州以繡花功夫探索城市精細化管理新路子。始於永慶坊,廣州的城市更新走上了“繡花功夫”的精細提升。在這種思路下,政府、企業、居民攜手,精雕細琢提升老舊民居的品質。在繡花般的精細改造中,並不是將老建築整齊劃一地“穿靴戴帽”,而是保留其歷史風貌,也正是這些歷史肌理、文化脈絡,讓廣州這座國際都市散發出千年老城的魅力。

  截至今年5月底,廣州累計完工老舊小區微改造項目323個,惠及4萬戶家庭、150萬人,3094萬平方米老建築改頭換面。今年,廣州將繼續推進老舊小區微改造,繼續推進100個以上老舊小區微改造項目。

  “繡花”功夫留肌理 成就“網紅”打卡地

  在70多歲的老廣胡誌熙眼中,永慶坊這幾年是大變樣,“環境越來越好了,各種新業態也出現了。”從胡誌熙的話語或許能窺見永慶坊改造的思路。

  遵循“修舊如舊”的理念,永慶坊的微改造用“繡花”功夫保留了舊城肌理和文化。同時,又通過“文化+”旅遊、餐飲、休閑等產業活化為老城和舊村注入新的活力,以此打造記得住鄉愁、吸引得住年輕人、振興得起老城的活力街區。

  說起微改造,與永慶坊打了十餘年的交道的荔灣區住房和建設局調研員江偉輝很有發言權。江偉輝告訴記者,城市更新要把握好新與舊的平衡。

  一方面,在改造過程中保持原有建築的外輪廓不變,保留嶺南建築民居的空間肌理。另一方面,植入新元素,讓更多時尚活潑的元素融入到改造中。為此,永慶坊改造在廣州第一次提出做減量規劃,實現道路拓寬的紅線避讓歷史文化保護的紫線。“而全長1.2公里的騎樓街參照上世紀三十年代的風貌進行修復,重現民國風情。”江偉輝說,政府還對景觀和照明系統進行改造,打造全新騎樓夜景,並引入創意產業。

  要讓老城區煥發新活力,還需為舊城注入生命力。永慶坊一期咖啡店、文創店、民宿等吸引不少市民遊客前來打卡,二期在業態上繼續引入商業、文化展示、文創辦公三大類業態,吸引年輕人消費,打造都市新名片。

  平台搭建齊參與 共商共建促共贏

  舊城改造從來就不是一件輕鬆的事,不同於其他老城發展“推倒重建”,永慶坊創新採用“政府主導、企業承辦、居民參與”的微改造城市更新模式,通過微改造的“繡花”功夫,為騎樓古巷注入生命力。值得一提的是,政府搭建了一個“美好家園共同締造委員會”平台,以居民為主囊括政協委員、人大代表等,讓訴求在平台上達成共識。通過這種共商共建、共享共治模式,居民也獲得更多參與感和滿足感。

  江偉輝說,歷史文化街區怎麼求新、什麼樣的產業適合小體量的舊城改造項目、如何讓舊城改造後的項目能有源源不斷動力……這些都是要面對的問題。而在產業引入上,如何處理好新產業引入與居民生活的關係,也很重要。如何解決這些矛盾,讓舊城改造能朝著市民舒心、居民滿意的方向發展?

  為此,政府搭建多方協商平台,各方求同存異,達成共識,在化解矛盾的同時,又動員居民參與到舊改建設中來,提升市民參與感、滿足感和幸福感。而在產業引入上,以永慶坊二期為例,在業態佈局上分為個性工坊、人文小巷、慢調水岸、最美騎樓街、時尚天地、先鋒主場、創意部落七個片區,引入廣州老字號及時尚輕餐飲文化、非遺文化工藝品、嶺南特色風情民宿等新興業態,在避免影響原住民生活的同時,讓“老西關”煥發新活力。

  精細管理提品質

  不僅僅是永慶坊,越來越多的社區採用“繡花功夫”來提升居住品質。“以前,老伴覺得小區太老了,總催我搬到兒子家。”在南崗四航塘頭小區,80多歲的劉叔每天都要繞著新修的花園走上幾圈。去年小區改造後,土路變成了瀝青步道、鵝卵石小徑,原本不愛下樓的劉叔,成了花園里的常客。原本想搬走的他,現在還投票加裝電梯,準備一直住在這,跟小區一起“返老還童”。

  塘頭小區只是微改造項目的一個縮影。經過幾年探索,廣州老舊小區“微改造”正以試點帶動全面——按照從小區到片區,從整治到活化,從管理到治理的思路規劃連片改造,以惠及更大民生。具有800多年歷史的嶺南文化古鎮沙灣,在改造後重點扶持粵曲、醒獅、鼇魚舞、飄色等傳統民間藝術,並將魚燈、龍獅、磚雕、灰塑等傳統技藝融入旅遊開發,煥發出新活力。而琶醍珠江啤酒廠區的改造不僅保留酒的基因,園區內各色風情酒吧、特色餐廳等讓其成為嶺南文化、時尚潮流的體驗地,成為廣州夜間經濟的一個聚集區。在用繡花般功夫進行城市更新中,廣州探索出以存量與增量聯動、產業與空間結合、文化與活力並重為特徵的“有機更新”。

  漫步在廣州街頭,街坊們不經意間就會發現,原來身邊的一些危舊小區、廢置廠房、髒亂村莊,正一個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永慶坊、舊南海縣等一個個精品項目。走在這些富有廣府風味的街區,就像穿越至一處明清時期尋常巷陌里,為廣州這座飛速發展的城市,留下了難得的記憶與鄉愁。

  專家說法

  盤活老物業讓老城有新活力

  廣州現代城市更新產業發展中心執行院長江浩表示,圍繞人居環境改善和產業轉型升級,廣州繡花式的舊城改造給市民帶來了幸福感。而謀劃盤活老物業新功能,對於廣州的舊城改造、推動老城區新活力必不可少。

  南京、上海等大城市老城區舊改的實踐表明,老城區要想有新活力主要在於調動資本和權屬方的積極性以及盤活老物業。政府可編製一些指引和細則,通過培養國企抓手做好前期推動,充分調動社會其他資本和力量以及權屬方積極性參與示範項目形成“國民統籌”。疫情後應該會有一批物業空置待轉型,老城區更新有“產商融合”的趨勢,要敢於謀劃盤活做實創新載體。

  相關部門要重視老樓宇功能盤活,適當提高容積率或者轉移容積率,給予資金支援,政府做好前期方案,採取“中微結合”和“國民聯合”等模式,多採取共同治理,在實施運營中讓業主居民和運營企業唱好主角。

  記者手記

  新舊元素結合 老城實現“逆生長”

  改造,只是城市更新的起點,如何繼續為老城注入活力,才是老城持續煥發活力的不二法門。為此,廣州在微改造中不是百分百複原,而是運用“新”和“舊”元素的有機結合,因地製宜引入新業態,提升舊城活力。主題文化民俗、Ins風網紅飲品店……為老街引來了全國各地的遊客,社區煥發青春的氣息。舊城微改,老百姓是最終受益者。廣州統計局的民調顯示,81.5%的受訪市民,認為老舊小區微改造提升了生活品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