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所有搞笑藝人:我沒笑是因為你不行
2020年07月05日08:17

原標題:致所有搞笑藝人:我沒笑是因為你不行

原創 羅嶼 新週刊

每年綜藝市場有大大小小上千檔節目,對GAGMAN有強烈需求,但GAGMAN的現狀卻是新人匱乏、青黃不接。我們需要有潛力的新鮮血液滿足這個行業的需求,刺激這個行業的發展。

2020年1月,一直主攻喜劇綜藝的導演朱慧,想做一檔關於“喜劇人”的新節目,在和企鵝影視天馬工作室副總監李笑溝通後,後者提到,不如做一檔選秀,只是選的不是歌手、不是演員,而是GAGMAN。

GAG有搞笑之意,關於GAGMAN,喜歡觀看韓國或日本綜藝的人或許比較熟悉,很多著名MC(類似主持人,負責帶動現場氣氛)都來自GAGMAN選秀。

韓國MC薑虎東也是從GAGMAN選秀來的。

在綜藝領域深耕多年的李笑,這些年深刻體會到GAGMAN的缺失。“每年綜藝市場都有大大小小上千檔節目,對GAGMAN有強烈需求,但GAGMAN的現狀卻是新人匱乏、青黃不接,在年齡上甚至出現某種斷層危機。”

活躍在螢幕上的綜藝人十年來似乎還是那一批,新生代綜藝咖要麼是明星跨界,要麼還只能作為陪襯和氣氛調節劑。無數以搞笑為生的有趣青年散落在各種行業中,等待著一個契機。

某種程度而言,選秀對於野生綜藝咖來說,是在大海撈金,就像當初打造《創造101》,騰訊視頻打出的概念就是,女團愛豆都已經炒冷飯無人問津時,選秀相當於她們的求生之路。

選秀舞台,女團愛豆的求生路。

而針對GAGMAN的選秀,便是定位了一群原本散落在各處的人才,給他們一條能用搞笑天賦發光的路,能以有趣技能獲得職業尊嚴的體系。一檔節目的出現,成為了這群散落在各行各業的人最後孤注一擲的嚐試——“必須抓住這次機會”。

7月3日,這檔由騰訊視頻出品、名為《認真的嘎嘎們GAGMAN》的節目,曆經半年多的策劃、選拔、拍攝、製作,正式上線。

GAGMAN來了。

只是,在現今這個時代,這檔節目會如何定義GAGMAN?

他們是嘉賓之間的粘合劑,是舞台情景的觀察者,是節目的核心與靈魂

近幾年,隨著國內綜藝節目數量猛增,一度有種說法——“綜藝咖”大熱。然而在所謂的“大熱”背後,卻是這樣的現實:相同面孔,頻繁現身於不同節目。他們中既有喜劇業內人士賈玲、嶽雲鵬、宋小寶,還有“跨界”人才大張偉、薛之謙……他們無一不成為拉動收視的嘉賓標配。

綜藝是大張偉的“福地”。當年離開花兒樂隊單飛,大張偉一度發展得不溫不火,於是他乾脆寫了一首歌——《唱什麼都紅不了》。唱著“大金鏈子小手錶,一天三頓吃燒烤”的他那時沒想到,當人生換到另一個舞台,他卻紅得不得了。他在綜藝節目中“出口成段”,拿話損人又不至於毒舌,渾身上下都是梗,不少網友都在微博上盤點“大張偉爆笑金句合輯”。

疫情期間,大張偉成了各大綜藝的救場王:羅誌祥緋聞纏身,大張偉果斷頂上《創造營2020》;歐弟漲價罷錄,大張偉臨時成了《天天向上》MC。《嚮往的生活》第一季也曾對大張偉臨時召喚,他沒有帶行李箱帶著電腦包就到村里當DJ打碟去了。《快樂大本營》、《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等一眾節目都曾被大張偉救場過,網友戲稱“大老師是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也可窺見大張偉的搶手程度。

大張偉成救場大師,似乎證明了“綜藝咖”是個稀缺資源。但這些年,明星跨界“綜藝咖”其實並不少見:黃曉明先是化身“明學教主”,後又忽然走起“可愛風”,和姐姐們一起乘風破浪;章子怡化身優雅知性大姐姐,劉曉慶擔當大咖“加油來賓”;憑“好男人曾小賢”一角出道的陳赫,在綜藝中將“天霸動霸tua”當做口頭禪,偶爾還會展示一下自己的魔性笑聲,以至於讓不少人忘了他是話劇演員出身……

救場,大張偉是專業的。

但當明星紛紛跨界綜藝,他們或許靠著幾個梗就能重新翻紅,但綜藝業態並沒有因為他們的加入,煥發新生。非但如此,當類似“雨露均霑”、“我的天哪”、“你神經病啊”這些“綜藝咖”的口頭禪成為多檔節目的高頻詞彙後,“綜藝咖”們被過度消費的“搞笑才華”,也無法讓綜藝內容保持新鮮。

正如不是每個跨界明星都能像大張偉一樣擁有TOP級別的綜藝感和反應能力,真正的gagman也並不是跨界考個主持人證就能勝任。當綜藝變得似乎誰都可以來做,但又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好時,才越發凸顯專業GAGMAN的價值。因此,何炅曾在採訪中說,“主持人的工作其實是陪襯,但gagman可以是一個綜藝的靈魂。”

好看的綜藝不能沒有GAGMAN。

其實在綜藝界業內,常流傳GAGMAN以為專業精神救場的佳話。

比如2014年,芒果金鷹節後台採訪時間,由於主辦方安排出了問題,原本受訪的人臨時換成了賈玲,導致場面一度尷尬,很久沒有記者提問。

“都沒有問題啊?我已經不火成這樣了嗎?都沒點緋聞要問問嗎?”

賈玲一句話帶活了氣氛,緊接著就是一場精彩的單口相聲,既給人台階,又讓人捧腹。從視頻下面的留言可看出,賈玲的這次神級救場圈粉無數。

還有一次救場,同樣與賈玲有關。

在一檔名為《青春環遊記》的節目中,有一個環節:用照片認明星。輪到賈玲時,她看了周震南的照片很久,依舊認不出,想了半天,說出了“Justin”這個名字。

此時場面略顯尷尬。而綜藝王楊迪機智救場,不僅替賈玲說出答案周震南,還順帶“吐槽”她:“還憋出一個Justin,Justin都是現學的。”

救場王楊迪,我看行。

頓時,全場爆笑。而賈玲也幽默回應:“哎呀,不知為何,春心明月亂我心呐。”賈玲言下之意,是身旁的丁禹兮擾亂了她的思路以至於不認識周震南,也順便讚美了丁禹兮。

這些隨機應變的救場故事,或許剛好證明,沒有一個成功的綜藝離得開GAGMAN,因為他們是嘉賓之間的粘合劑,是舞台情景的觀察者,是一檔綜藝節目的核心和靈魂。

GAGMAN同樣可以成為一個職業,一個有能力要求的職業

但《嘎嘎們》主創團隊認為,GAGMAN並不能簡單地解釋為“綜藝咖”、“綜藝人”或是“諧星”。

為什麼提出GAGMAN這個概念?

在長短視頻大量湧現的當下,在各種平台與渠道,內容表達存在多種形態。過往的詞語已經不能定義現在在做的這件事以及參與的這群人,因為他們身上更新鮮的特質和魅力,需要一個更專業化的統稱。

舞台對這些人的重要是不言而喻的——更多的新秀需要一個爆發的出口、一個成就的契機。他們需要綜藝,綜藝也需要他們。在喜劇界、脫口秀界、直播界、短視頻界甚至是素人里潛伏著很多好苗子,但是缺乏快速選拔機製讓最有趣的靈魂脫穎而出,更缺乏一個職業標準和能力訓練的方式。

可以說,很長一段時間,綜藝節目似乎都處於娛樂資本市場的“鄙視鏈”末端,而這直接影響了“綜藝人”在大眾心中的地位,就像他們中的不少人,都強調參與綜藝只是曲線救國,並非“主業”,而GAGMAN所要求的各項能力象限都並不是“兼職”所能迅速培養的。

“有趣”不僅是一種特質,也是一種能力。隨著新媒體時代綜藝的發展,主持人原來滿腔熱情、聲情並茂地背誦串聯詞,只能適用於大賽、晚會等正式場合的主持需求。在語言表達能力之外,本身有趣的人更能散發感染力,更好地愉悅觀眾而非取悅觀眾。近年來,很多節目的主持人角色逐漸邊緣化,比如《王牌對王牌》中的主持人沈濤的功能只用於推進流程,而節目好看程度完全取決於嘉賓MC的個人魅力。當節目更偏重於人格的展現時,GAGMAN自然散發的歡樂感染力,比起惡搞捉弄插科打諢的傳統綜藝效果便更勝一籌。

和電影、電視劇相比,綜藝的確很像快餐式產品,但其實它陪伴大家的頻次更高。因此,就像演員演技好,歌手唱功好一樣,GAGMAN也需要得到能力的認證。

這樣看來,國內綜藝若想更迭創新,急需的是正是綜藝人才的培養機製,“我們需要有潛力的新鮮血液滿足這個行業的需求,刺激這個行業的發展”。李笑說。

而在日韓,其實已有相對成熟的GAGMAN培養經驗。

在韓國,包括劉在石在內的頂級GAGMAN其實都出身於一檔名為《搞笑音樂會》的節目,他們在那裡積累了三、四年甚至十幾年經驗,才進入綜藝界。這些GAGMAN之所以能在綜藝舞台收放自如,某種程度正源於《搞笑音樂會》的培養與訓練。

“要讓搞笑藝人們知道,靠著搞笑也能維生”是《搞笑音樂會》的宗旨,因此節目屬下的搞笑藝人,會像KBS的職員一樣每天勤奮地到辦公室上班,一起開會、討論策劃、綵排練習。

在日本,情況也類似。很多漫才演員都是先經過線下劇場培訓,再輸出到綜藝當中。

日韓經驗讓我們看到,GAGMAN同樣可以成為一個職業,一個有能力要求的職業。當GAGMAN成為成熟職業時,他們便能從職業中獲得價值感,就像演員從演戲獲得價值感一樣。

如果真的想以GAGMAN為職業,就要不斷學習積累經驗

但優秀的GAGMAN絕非一天煉成。

大張偉曾在採訪中說,演藝行業的人都是”鴨子”,表面波瀾不驚實際上腳底下一直在”撲棱”,始終朝著既定的方向努力遊。GAGMAN便是這樣的鴨子。每一句恰到好處的調侃,每一次分寸得體的自嘲,每一次尷尬的完美化解,都不是靈機一動,而是多年積累和學習的沉澱。

GAGMAN們,都在認真地搞笑。

大張偉自己曾為了看懂美式脫口秀,苦學英文。他每一次上綜藝要說什麼,都做了非常多的準備。而這些背後的努力,他是不願意通過屏幕告訴別人的。

何炅也是一樣,從1997年開始主持《快樂大本營》,至今已有23年參與綜藝節目的經驗。從業多年,何炅救場無數:某年跨年晚會,他緊急為話筒故障的搭檔遞上自己話筒;某次頒獎典禮,由於平板設備故障,他拿出手卡,且說:“我們除了有高端科技,還有最原始的手段”;某綜藝節目遊戲環節,他用調侃的方式提醒工作人員換道具……這是多年經驗的累積,而綜藝界也需要將這種經驗,以“老帶新”的理念傳遞下去。

《認真的嘎嘎們GAGMAN》中就設置了這樣一些導師課,“我們並不會教大家什麼是GAG,因為這需要選手自己去悟。但我們會教,你該如何在綜藝中更好地發揮。”朱慧說。

李誕會在自己的課上講廣告植入,告訴選手作為一個GAGMAN,要在看似無意中把該做的廣告做好。何炅會針對選手心理開課,“作為GAGMAN,心理上要克服很多難。有些人在第一期選拔後是崩潰的,有人則信心爆棚,何老師會一一解答他們的困擾。”

至於大張偉,給選手開了一堂諧音課。“他告訴大家要做好諧音梗,並和大家探討到底何為好的諧音梗。另外,他還說GAGMAN的形象管理、身材管理、表情管理和idol同樣重要。”朱慧記得,每節導師課,選手們都聽得意猶未盡,“有的孩子說,我們不想下課”。

此時還在野生狀態的選手們,依稀窺見了成為GAGMAN的成長道路,迫切的想攝取更多的養分,想完成自己的野蠻生長。第一期里,選手張益寧把前一天的爛梗用到了一發技中,自稱為“call back”,遭到了導師們的吐槽。對喜劇技巧一知半解的運用、表演經驗的缺乏讓他們彷彿悶頭前行。

因此,光有師傅的點撥,其實並不夠。就像早年的郭德綱,拎著一台錄音機到處找前輩偷錄扒活,之後自己複盤學習,GAGMAN的成長還需持之以恒的自我修行。

“我們在節目中,不僅設計了複盤環節,同時每個選手都有一本綜藝小本本,讓他們每天隨時記下,忽然想到的可供以後使用的梗。”朱慧覺得,這些梗雖然都是短小的,並不像喜劇,有故事情節和結構支撐,“但他們可以去試,去打磨,然後變成自己的東西,這也是他們不斷自我摸索的過程。”

此外,《認真的嘎嘎們》還會邀請行業內著名的製作人,如嚴敏、吳彤、王征宇等,在節目錄製過程中的不同階段程,為選手量身打造一檔《嘎廠實習記》的衍生綜藝節目,帶領他們提前感受真實綜藝場景、綜藝創作的過程,並給予全方位的指點。給他們足夠的空間、足夠長的時間醞釀創作、整理修改、打磨成型、積累經驗。

這種打磨與摸索,正符合節目的片名——《認真的嘎嘎們GAGMAN》。

在簡單的快樂已成日常剛需的當下,《認真的嘎嘎們GAGMAN》努力探索的,是讓更多的人看到或者喜歡上,這樣一群以有趣為特殊氣質的新偶像,他們有夢想,且為夢想不斷努力。

“參與節目,只是他們成長的第一步。隨著舞台機會的增多,他們的閱曆會增長,經驗也會豐富,他們會在綜藝中更為遊刃有餘,成為更好的GAGMAN。”李笑期待,這檔由騰訊視頻出品的《認真的嘎嘎們GAGMAN》,可以完成更多基於綜藝人才的迭代和創造,讓觀眾看到未來國內原創綜藝的點點星光。

作者 | 羅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