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美股的三種預期情景
2020年07月06日19:34

  原標題:下半年美股的三種預期情景

  來源:格隆彙

  不管美國經濟接下來加速增長、還是跌跌撞撞直到年底,策略師們在一件事上是一致的:標普500指數在2020年賸餘時間里可能會在一個非常窄的區間內波動。隨著大量未知因素水落石出,事情從那之後會變得更加有趣。

  美國6月新增480萬個就業崗位,超出預期,但仍有近2000萬美國人失業。

  6月的就業報告以一種不和諧音調結束了上半年。在這個不平凡的年份里,這種不和諧音調是如此熟悉。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已經使260萬美國人患病,超過12.8萬人死亡,使美國經濟大部分停滯並陷入衰退,標普500指數一度因此下跌34%,進入熊市。

  隨後,在開始得到經濟數據支撐前,股市就開始複蘇——標普500指數重新進入牛市,現在已接近疫情前水平。

  儘管如此,經濟還遠遠沒有恢復正常,並且還需要很長時間來吸收數百萬失業勞動者。他們將壓低消費支出,影響企業利潤,並使緊張的州和地方預算進一步承壓。更重要的是,病毒的威脅依然存在,給經濟和市場蒙上一層陰影。

  至少就經濟和市場而言,人們近幾個月來的話題主要是一場關於複蘇態勢的爭論。有人認為會出現V型複蘇,也有人認為是U型或W型。一些人變得更有創造性,他們預期經濟複蘇的走勢類似於耐克商標的形狀,或者是倒過來的平方根符號。

  2020年下半年開始時,我們越來越認為經濟將會呈現V型複蘇,因為美國許多地區的封鎖政策比預期放鬆得更快。同時,儘管身處疫情之中,消費者已經表現出回歸常態的意願。

  但這些改善是有代價的。疫情病例數正在激增,促使企業和各州推遲或撤銷經濟重啟計劃,並使得消費者重新產生謹慎感。疫情的發展過程和應對措施將決定2020年後半年以及那之後美國經濟的走向。

  摩根大通資產管理首席全球策略師戴維·凱利(David Kelly)表示,儘管5月和6月的招聘活動顯示出從疫情最嚴重的封鎖措施中複蘇的勢頭,但‘投資者應該認識到,我們距離一個健康的就業市場還很遙遠,並且最近的疫情反複將使進一步複蘇更加緩慢’。

  悲觀預期:美股或將又一次調整

  在複蘇緩慢的背景下,人們很容易變得悲觀。儘管過去一個月的經濟數據大多出乎意料地上升,表明複蘇比預期開始得更早,而且比預期更為強勁;但是,數據是滯後的。由於感染人數重新開始上升,並且重啟措施被撤回,即使是6月的就業數據也已經滯後了。

  6月底,亞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亞州、佐治亞州和德克薩斯州都報告了創紀錄的每日新增病例。加利福尼亞州的許多縣再次關閉了酒吧和室內餐廳,紐約市也表示將推遲室內餐廳的重新開張。

  除了圍繞該病毒的不確定性——第一波疫情的持續、第二波疫情(許多人認為2020年秋天會出現)的嚴重程度,以及疫苗的時機和效力——還有一大堆其他相互關聯的未知因素。

  學校和日托中心是否會在秋季開放?還是上班族父母仍然需要照顧孩子?國會是否會延長將於7月31日到期的加強版的失業救濟金?這項救濟金曾幫助填補了家庭收入和支出的缺口。考慮到稅收收入的損失,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是否會得到足夠的援助來填補預算缺口?當然還有11月的總統大選。

  投行威廉·布萊爾(William Blair)動態資產配置策略主管布賴恩·辛格(Brian Singer)表示,消費者和投資者面臨的不同尋常的不確定性,可能會在2020年賸餘時間抑製經濟活動,並令股市承壓。

  ‘我的展望並不是災難性的,但我也不是十分樂觀。’辛格說,我們可能已經看到了2020年股市的高點。他說,經濟中的許多問題並不是那麼明顯,因為受疫情打擊最嚴重的小企業並沒有上市交易,這意味著驅動經濟的很多因素並沒有驅動市場。

  來自哈佛大學分屬機構機遇洞察(Opportunity Insights)的每日數據顯示,自從經濟正式重啟以來,小企業的收入並沒有太大的改善,而開業的小企業數量比1月下降了16%。這個時候,我們可以合理地假設,一大批沒有開業的企業已經永久倒閉。

  策略師們說,悲觀預期中可能出現的情況是,新冠病毒肺炎疫苗的廣泛使用將推遲到2022年,以及嚴格協調的隔離措施將遏製住疫情在2020年秋季加速的勢頭。隨之而來可能是更為嚴重的經濟收縮,以及可能出現的另一次股市調整。

  按照摩根士丹利預測的悲觀情形,2020年美國GDP預計將收縮10.2%。牛津經濟研究所(Oxford Economics)的悲觀預測為收縮17.2%。與此同時,基石宏觀(Cornerstone Macro)首席投資策略師邁克爾·坎特羅維茨(Michael Kantrowitz)預計,標普500指數在最差情況下將較當前水平下跌20%。

  他表示,這意味大約2500點,並且這將使國防、公用事業和必需消費品板塊更具吸引力,而非必需消費品板塊和工業板塊將失去吸引力。瑞銀私人財富管理高級投資組合經理卡捷琳娜·西蒙內蒂(Katerina Simonetti)估計,如果一切向不好的方向發展,2020年年底前標普500指數預計跌至2800點。

  基準預期:年底前公司盈利開始改善

  我們現在還不想變得太悲觀。接受採訪的策略師們也不認為悲觀情形一定會出現。例如,坎特羅維茨認為他的基準預期情形出現的概率為50%,樂觀和悲觀情形出現的概率分別為25%。

  整個華爾街的基準預期有一些共同的假設。首先,美國人將不得不長期與新冠病毒共處。其次,美聯儲將繼續盡一切努力支持經濟和金融市場。第三,國會將通過對家庭和企業的額外援助計劃,總額至少達到1萬億美元。

  在她的基準預期中,西蒙內蒂認為,隨著疫苗或治療藥物在秋季之前問世、並於2021年中前大規模生產,封鎖限製措施將逐漸解除。這些因素加在一起,將使經濟在2020年三季度實現可持續複蘇,並在2021年上半年結束前恢復正常活動。

  相應地,她預計標普500指數的盈利將在2020年底前有所改善,幫助該指數達到3300點的目標。

  坎特羅維茨說,最有可能的情況之一是股市橫盤震盪,因為社交疏離措施依然嚴格,經濟重啟也走走停停。直到12月底,失業率仍將保持在兩位數。隨著病毒揮之不去、從4月底點開始的經濟活動大幅複蘇勢頭衰減,經濟數據看起來也不會那麼令人印象深刻。

  ‘在股市方面,我們仍處於非理性繁榮的區間。’他補充稱,標普500指數市盈率在這種背景下如此之高,這使得在被動指數投資長期繁榮之後,主動選股變得更為重要。標普500指數當前預期市盈率為22.1,與2000年的峰值相差不遠。

  他並不是唯一這麼認為的人。摩根士丹利財富管理首席投資官麗莎·沙萊特(Lisa Shalett)預計,2020年賸餘時間標普500指數將在2900點至3200點之間波動。她告訴客戶,該指數估值較高、交易擁擠,而且越來越集中在少數幾家科技公司上。

  ‘我們只是對看好標普500指數不感興趣。’沙萊特表示。儘管摩根士丹利堅信未來四到六個季度經濟將出現深度V型複蘇。她說,市場此前預期了我們已經得到的許多好消息,而現在企業盈利需要趕上來,從而鼓勵投資者在與經濟關聯度較高的領域挑選股票。

  沙萊特並不看好標普500指數,而是青睞金融、材料和能源類股,因為這些股票比大盤更便宜,同時對更易受到經濟複蘇的影響,並且與不斷上升的通脹正相關。(策略師們一致認為,至少在未來兩個季度——有些人說還要更長時間——通脹仍將處於穩定狀態,然後會開始上升。)

  與此同時,基於對下半年的基準預期,坎特羅維茨看好工業和非必須消費股,並認為成長股將繼續跑贏價值股。西蒙內蒂則看好電信、醫療保健和食品類板塊的中盤股。

  樂觀預期:標普500指數站上3500點?

  雖然我們不是過度悲觀,但現在可能是多頭控製他們的樂觀情緒的好時機。他們對經濟和股市的預期是,最糟糕的時期已經過去。早先重啟經濟的州疫情上升,以及隨之而來的對重啟的重新考慮,正在使人懷疑樂觀情景是否能夠實現。

  策略師們表示,要實現這一目標,需要有疫苗在2020年底之前(而不是2021年中)廣泛投入使用,同時2020年秋季第二波疫情的規模遠小於第一波。

  西蒙內蒂表示,她的樂觀預期(她認為不大可能實現)中包括標普500指數達到3500點。‘在我們的看漲情形中,一切都進展順利。’她表示,這使得經濟活動在2020年四季度之前將恢復‘絕對正常’。即便如此,她預計失業率仍將保持在10%以上,儘管正在實施的刺激措施和企業盈利改善——後者也是這種樂觀預期的一部分。

  來自蘋果公司的數據顯示,自4月以來,全美範圍內的交通狀況已經有了顯著改善,那是唯一一個全國都採取隔離措施月份。這主要歸功於駕車量的上升,它抵消了步行和公共交通使用量的下降。

  摩根士丹利的策略師們表示,他們看漲的理由包括更快的重啟和更大的交通流量,這將預示著經濟活動正常化。如果這一切都發生了,他們認為美國2020年的GDP將下降2.1%。

  兩難之處在於,要實現這種情形,需要強勁的經濟複蘇,而這種複蘇本身就面臨著更多感染和再次關閉的風險。在這方面,基石宏觀的坎特羅維茨表示,他正在關注的兩個數字發出了危險信號。

  他說,不斷上升的陽性率,或者說檢測陽性人數占比,正在導致更高的醫院入住率,這可能引發更多的停業。考慮到市場自3月低點以來對日漸脆弱的複蘇的消化程度,坎特羅維茨認為,即使在他最樂觀的預期情形下,標普500指數也不會突破3400點。

  我們把不能簡單地說‘樂觀情形中蘊含著悲觀跡象’。投資顧問機構Bleakley Advisory Group首席投資官彼特·布科瓦(Peter Boockvar)說,如果疫苗在10月問世的話,股票市場會喜歡的。但債券市場不會,這可能引發全球利率的上升,使得相對較高的股市估值更加難以證明其合理性,而且不斷膨脹的企業、家庭和政府債務也更加成問題。

  他說,疫苗遲早會問世,這將有助於恢復需求,但也會帶來通脹壓力,那實際上會將一種樂觀結果變成一種悲觀結果。

  ‘我們將度過難關,但有多少工作崗位將恢復?有多少企業將重新開張?GDP和每股收益還要多久才能恢復到疫情前水平?’布科瓦問。‘市場已經得到過一張‘通行證’,忽略了糟糕的數據並聚焦於經濟重啟。’他補充說,投資者必須考慮消費者行為的變化,以及企業試圖少花錢、多賺錢的可能性。

  不管美國經濟接下來加速增長、還是跌跌撞撞直到年底,策略師們在一件事上是一致的:標普500指數在2020年賸餘時間里可能會在一個非常窄的區間內波動。隨著大量未知因素水落石出,事情從那之後會變得更加有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