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300個節育環製作成首飾,很美很暴力
2020年07月06日16:17

原標題:她把300個節育環製作成首飾,很美很暴力

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

全世界佩戴節育環的女性有2/3在中國。

這是一種二戰之後才興起的避孕方式,

本質上其實來源於對女性的歧視。

2014年,藝術家把節育環做成了一件作品,

近日在北京展出,

在微博上引起熱議,

大家紛紛曬出自己或長輩上環的故事。

《女人系列·節育環》 2014

周雯靜是1989年生人,目前旅居巴黎和北京,

除了節育環,

手術刀,女人體,避孕藥都是她的創作內容。

《避孕藥》 2020

《紅色系列Nº5》 影像動畫 2016

《紅色系列Nº3》 2016

周雯靜最新個展《身體的對立面》

2020.6.23-7.7在巴黎展出

我們與遠在巴黎的她進行連線,

她從視覺的角度提出了一個詞叫“臨床藝術”,

她向我們講述了她理解的女性、身體與疼痛。

自述 周雯靜 編輯 魯雨涵

周雯靜接受一條採訪

2011年,我陪我的母親去取下她佩戴了20多年的節育環。手術之後,她出現了大出血的現象,引發了一些併發症,對我們的家庭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於是我開始關注節育環,大量地查詢資料、研究背景、社會調查,最終在2014年的時候創作完成了這個作品。

我用的是節育環早期的材料:銅。按照1:1的比例,製作成300多個女性首飾,放在藍絲絨的布上,做成一個裝置作品。所有形狀都是歷史上真實出現過的,乍一看很美,帶著某種諷刺的意味。

《女人系列·節育環》 2014

二戰時期,整個歐美出於“優化人類基因”的目的,開始用節育環對婦女進行強製性避孕。為了增加節育環取出的難度,它的形狀被設計得很奇怪。上環的婦女,都被認為“不配生育”,還有一些被認為精神有問題。

目前,全世界佩戴節育環的女性,有三分之二都在中國。直到今天,還有很大一部分中國年輕女性在使用節育環作為避孕手段。最令我最震驚的事情是,當我問起她們節育環的運行機製和注意事項時,很多人一無所知。

上環會導致很多婦科疾病。很多女性上環後都出現了出血、腰酸、腹墜等不良反應,嚴重的人還會子宮穿孔、感染病變。

早期的時候,我在作品中嚐試過按照節育環的生產時間排序,效果並不好。所以我最終選擇了一個視覺為優的順序,把更合適的形狀擺在一起。

《女人系列·節育環(小版)》 2014

後來進行二次創作時,我把之前製作的節育環嵌入陶瓷之中,再取出來,燒製成了一個永恒的印記。和第一個作品相比,這個作品更強調疼痛嵌入的這種感覺。

《紅色系列·節育環》2016

節育環、手術刀、女人體

2014年,我從四川美術學院碩士畢業,進入法國南特美術學院。來到法國之後,我不停地看各種博物館,其中讓我印象最深的並不是盧浮宮、奧塞或東京宮美術館,反而是巴黎醫科大學的醫學歷史博物館。

館內展示了18世紀末到19世紀的所有外科臨床手術器材。它們精緻地被放在小木匣裡,像精美的銀質餐具一般,看上去很美,但內容卻是暴力的、疼痛的。

這引發了我對手術刀的關注。我將手術刀按1:1的比例繪製下來,還把比例尺像數據一樣標在了作品的旁邊。

《紅色系列Nº1》 紙本水彩 2016

在這冷冰冰的形狀中間,我選擇了一種紅色的墨水,像雲一樣暈染。形式上的冷和內容上的熱互相衝突,產生了讓人被刺痛的感覺。

《紅色系列Nº1》 紙本水彩 2016

我還把手術刀和節育環放在一起,製作成了壁紙。

《紅色系列·壁紙》 打印壁紙 2016

做完兩個作品之後,我發現自己在冥冥之中都使用了紅色。我感覺可以一直往下做,於是開始了《紅色系列》的創作。

這個系列的一個重要作品是孕婦的雕塑。我用實心石膏創作了12個女性的身體,去掉了頭、手和腿,一切可以標示她身份、地位的象徵部位都沒有了,只留下了她的性徵:她的胸和她隆起的腹部。

《紅色系列Nº3》 石膏 2016

我把它們放入紅色墨水之中,石膏吸水之後,呈現出了一種疾病在軀體上蔓延的效果。

《紅色系列Nº3》 石膏 2016

紅色有非常多的隱喻的意義。第一個意向就是血液。流血可能是女性身體在生物層面上最頻繁的一種經曆:經期、生產、疾病、受傷……

同時它又是一種充滿了強烈情感的顏色。我嚐試了各種各樣的紅,從偏粉紅到偏深紅,甚至細化到334號到318號紅色之間。

《紅色系列Nº5》 影像動畫 2016

《紅色系列》不同作品之間的連貫是偶發性的。節育環、手術刀、女人體。這三個是《紅色系列》里的典型形象,同時也貫穿了我想表達的主要議題——性別、身體、疼痛、疾病、權力之間的關係。

《紅色系列Nº2》 水彩 2016

“臨床藝術”

我的家人之中沒有藝術家,反而有很多醫生或者是做醫學方面研究的人。我經常和他們辯論關於醫學和藝術的話題。

醫學是一個實用主義的學科,它對應的是治癒、治療這些詞彙。而藝術看上去非常的無用,它沒有這些功能。

《孕》 膠貼 2017

我想創作一個詞叫“臨床藝術”,不是指用藝術去治療臨床疾病,而是用目視的方式,揭示醫學和藝術的交彙點,引起大家的反思。

以我現在正在做的新作品為例:《避孕藥》和《增生》。《避孕藥》的主題是21天短效避孕藥。我身邊有朋友在服用這個藥,它的內容物就是雌激素和孕激素,藥理基礎就是把女性的生育能力當成一種病來治療,我覺得這個邏輯很有意思。

《避孕藥》 綜合材料 2020

我把市面上我能找到的紅色亞克力全部找到,定下來了這麼一個有點神秘的顏色,製作了這個作品。

《避孕藥》 綜合材料 2020

另外一個作品《增生》,畫的是乳腺增生的X光照片,在中國叫乳腺鉬靶。我收集了來自網絡上不同國家的乳腺X光的醫學攝影,把片子裡的圖像重新繪製下來。

《增生》 紙本繪畫 2020

這個作品中我最感興趣的點就是關於醫學的目視:病人到醫院來尋求治療,卻變成一種景觀。

我把這個作品系列取名為《以疾病為名》。很多人一生留下來最重要的圖像,可能不是他們的某張個人照片,而是他得了乳腺疾病之後拍下的X光片,以“乳腺癌”或者“乳腺增生”命名,在網絡上無限地傳播。

《增生》 紙本繪畫 2020

我準備創作100幅乳腺增生繪畫。試想這些作品在展覽的時候,一個普通人可能看到的是蘑菇,是一種雲狀的物體,但是一個醫生看到的可能就是各種各樣的病變。

在生命和死亡之間有一個東西,就是疾病。米歇爾·福柯在《臨床醫學的誕生》這本書中說過,其實人不是因為生病所以死亡,而是正因為他們會死亡,所以才有了疾病。這是我覺得醫學和藝術很重要的跨界點,我在這兩種目光之間來回穿梭。

《9月》 石膏 2017

《我心愛的》 陶瓷 2017

我們每個人經曆的日常,合起來就是歷史

我在巴黎的生活特別“奢侈”。每週三、週五,我都會去盧浮宮,按照美術史的脈絡,一個晚上只看一件作品,在作品前寫作或者臨摹。這讓我對美術史開始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法國給我的很大一個影響就是方法論的改變。很多我的法國藝術家朋友,每年有兩三個月的時間,不工作,不創作,專門用來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讀書、戲劇、影視,讓自己的理論往更深處走。

藝術家擁有的最大權力,就是對這個世界的詮釋權。藝術家不是科學家,不需要花大量的時間去做考證;他可以跳躍一些中間階段,直達感覺層面。

《權力詞典》 書籍 2017

2018年11月,我的《紅色系列》第一次在國內展出,取了一個標題叫做“拒絕永恒”。永恒這樣的詞彙相對來說非常地宏觀,而我更主張微觀、具體地去記述歷史。

在我最開始創作的時候,其實已經無意識地用了這種手法。2014年,和《節育環》同一時間完成的還有一個作品,叫作《取暖》。

我把我母親衣櫃里,從2004到2014的十年間,所有衣服的商標收集了起來,像標本一樣釘在1.2米×1.4米的框子上,把每一件衣服的購買時間、款式、型號、顏色寫成了標籤放在商標下面,做成了一個非常龐大的裝置作品。

《女人系列·取暖》 商標/大頭針 2014

仔細看這些商標,你可以看出背後那個人的身材特徵和經濟狀況的變化,甚至可以知道某個外國品牌什麼時候進入到了中國,什麼時候進入到了一個三線城市,這也是這十年間中國經濟發展的微觀史。

《生產/符號》 毛巾 2017

為廢棄的重棉四廠所創作

工廠退休女工穿著曾經的工作服在作品前合影

卡洛·金斯伯格在《符號,軌跡,線索》一書中提到 “微觀史”的概念,每一個具體的人、每天經曆的具體的事件,把這些細小的事件記錄下來,它就成了一部文明史。

我還會繼續地用這種方式把歷史記錄下去。

原標題:《她把300個節育環製作成首飾,很美很暴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