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記錄者李君放:幫老兵完成一次特殊的“集結”
2020年07月07日09:31

原標題:老兵記錄者李君放:幫老兵完成一次特殊的“集結”

中新社石家莊7月7日電 題:老兵記錄者李君放:幫老兵完成一次特殊的“集結”

中新社記者 魯達 李茜

  從2011年起,河北平山籍攝影人李君放走訪了平山縣近500個村莊,為200餘位老兵留下影像。在李君放的鏡頭下,有中國戰區侵華日軍投降簽字儀式的親曆者,有被聶榮臻稱為“太行山上鐵的子弟兵”的平山團成員,有曾在百團大戰等著名戰役浴血奮戰的戰士,也有在後方保障供給的女兵。他們在李君放的黑白影像中,完成了一次特殊的“集結”。

  5日,李君放第十餘次來到97歲抗戰老兵封德潤的家中。由於視力嚴重衰退,坐在院子裡的封德潤自李君放走進院子就一直盯著他看,直到李君放走到身邊,老人突然綻放出笑容,拉住李君放的手說:“這次可不能走,一定要留下吃飯。”

  當李君放拿起相機,鏡頭對面的封德潤正襟危坐,面帶微笑。雖然,這一次,他拄著枴杖,不能像之前鏡頭裡那樣站得筆直了。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後,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幾千名平山兒女從村村寨寨中走出來,僅用30多天就組建成一個整建製團,即王震領導的359旅718團(又稱平山團)。全面抗戰期間,平山縣先後有7萬多人參軍參戰,成為晉察冀根據地重要的兵員、物資補充基地。

  李君放說,他一開始的想法很簡單,“想給老人拍張照片”,給老兵建立資料檔案,記錄家鄉的一段曆史。2011年,曾是抗日模範縣的平山,僅剩下200多名老兵。他想盡一切辦法與時間“賽跑”,希望能多為一些老兵留下影像。

  在尋訪期間,李君放常常一個人驅車在太行深山中穿梭,有的村子路不好走,車子開不進去,便需要徒步去尋找。而最讓李君放感到失落和緊迫的是,常常驅車100多公里才找到老兵的村子,卻發現老兵已經過世了。

  近幾年,隨著尋訪老兵的完成,李君放常常對老兵進行回訪。記錄下他們當下的生活,並盡己所能給老兵解決一些實際困難。

  在李君放的鏡頭裡,這些抗戰老兵大都是按照平時的習慣著裝,很少有戴上軍功章的。李君放說,他不想太強調老兵“英雄”的身份,而是關注他們是脫下軍裝後回鄉建設的普通人,如今變成了普通的老人,他們從未因為回到農村而有任何怨言。

  李君放欣慰地看到,近年來,政府和社會各界越來越關心這些老兵的晚年生活,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到關懷老兵的行列里,給了老兵更多的尊重和體面。

  在李君放眼裡,老兵優撫和農村養老從製度上不斷完善,讓老兵的晚年生活越來越有保障。而中國大力推進精準脫貧,太行山區的路越來越寬,他去回訪老兵時的路越來越順暢。

  但是,李君放的腳步卻變得更加沉重,“彷彿走不動了”。

  今年清明節,李君放本計劃給一位老兵掃墓後再去回訪四位老兵,結果四人中僅剩一位老兵在世,且已臥床不起,“回訪之行”變成了一次次悼念。不久後,那位臥床的老兵也走了。如今,李君放拍攝過的抗戰老兵仍然在世的已不足20人。

  李君放每次取出老兵的照片,都會提前戴上一雙白手套。而每次參加老兵的葬禮,他也都會帶去一張之前為老兵拍攝的照片作為遺像,並記錄下老人最後的儀式。

  出於信任,一些家屬在老兵去世後,把老兵生前的證件和軍功章交給李君放保管。每次接過這些老兵的“抗戰記憶”,李君放彷彿能感受到老兵的溫度還在。

  李君放說,對抗戰曆史的一次次觸摸,讓他變得更加飽滿。老兵們對解甲歸田後平凡生活的珍視也讓他看到,不僅是老兵,所有人都嚮往和平,這是最樸素的情感。(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