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的正義非正義”,過於速成的正義也不一定就是正義
2020年07月07日13:45

原標題:“遲到的正義非正義”,過於速成的正義也不一定就是正義

《看得見的正義》,陳瑞華著,法律出版社·天下,2019年5月。

“遲到的正義為非正義”是一個老話題。

然而,它在情感上可能還是讓人難以接受。在冤案、錯案或延後的審判終於到來的那一刻,我們都會拍手稱快。是啊,“正義會遲到,但不會缺席”。為即將到來的正義感到欣慰,是非常樸素的表達。“正義”畢竟是實現了。如果說,“遲到的正義”是一種非正義,那麼受害者和整個社會苦苦“討個說法”的努力將可能失去意義。

而法學家陳瑞華在《看得見的正義》中,是這樣向讀者闡述“遲到的正義為非正義”的:

“遲到的正義之所以為非正義,倒不是因為實體結論發生了錯誤或者造成了實體上的不公正,而是由於實體結論的過遲產生造成了程序過程上的不公正。”

與諸多法學同仁一樣,陳瑞華將“程序正義”視為實現司法正義最重要的部分,沒有程序的正義,正義就可能只是偶然或部分實現。“遲到的正義”雖然最終讓正義得到聲張,但是遲到就會造成程序不正義,而後者在這裏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遲到期間,物證、人證和證詞都可能已經產生變化,受害者被耽擱的正當權利無法挽回。而此處的“受害者”既可能是原告,也可能是冤案的被告。如果我們聯繫到高考頂替案中被頂替而就此失去的人生,就比較能理解“遲到”這一行為導致的幾乎不能補救的傷害。按照陳瑞華的說法,“遲到”損害了司法裁判必須追求的“及時性”。

傷害自發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不正義的。也可以說,任何審判只是事後正義。最理想的狀態,或許就是正義即刻實現。不過,“遲到的正義為非正義”,顯然也不是說正義越提前就越正義。

陳瑞華說的“及時性”,實際上是指一種程序上不耽擱、方法上不匆忙的司法標準。過於急速將可能致使論證不充分,而這在他看來往往是受外界力量干預影響的結果,審判匆匆了事,急於“蓋棺定論”。他尤其提到事實認定環節的常見安排,也使這種“過於急速”成為可能,並對此作了反思。

“在事實認定環節,法庭準許公訴方有選擇地宣讀被告人供述筆錄、證人證言筆錄、鑒定意見、勘驗檢查筆錄、搜查筆錄、證據提取筆錄以及相關書證,無論是證人、鑒定人還是偵查人員,都極少出庭作證。被告人及其辯護律師至多隻能通過發表口頭意見的方式對控方證據加以質證,而無法對證人、鑒定人等進行當庭交叉詢問。”

這樣的環節設置,固然節省了法庭審理時間,可是它的局限也比較明顯。過於遲緩、過於急速,都可能走向不正義。所以陳瑞華認為,“司法裁判的及時性講求的是一種典型的‘中庸之道’,是在過於遲緩和過於急速之間確定的一種中間狀態”。

值得一提的是,《看得見的正義》第一版還是出版於20年前

(中國法製出版社)

,此後兩次再版,分別是2013年

(北京大學出版社)

和2019年

(法律出版社·天下)

。小說或學術專著跨20年再版,極為平常,時間跨度更長者也比比皆是,而法學隨筆並不多見。

當然,這大概也是法學隨筆的特徵決定的。作者多是對當前案件的評議,原刊於公共媒體,而除了少部分案件,大多一般都有時效性,多年後讀者就可能因為對事件背景缺乏瞭解而難以理解。陳瑞華也有列入案件。兩次再版所更新的,便包括當時的新近案件。不過在陳瑞華這裏,案件是輔助材料。他更重要的是論述司法警句,一篇一則,均是圍繞“程序正義”闡釋司法審判的邏輯。

作者 | 羅東

編輯 | 徐偉 羅東

校對 | 李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