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暑金將伏,微涼麥正秋
2020年07月07日06:52

原標題:小暑金將伏,微涼麥正秋

原創 詩書畫 東方衛視詩書畫

今天是二十四節氣的小暑。小暑是夏天的第五個節氣。

暑,就是炎熱的意思,小暑顧名思義就是小熱,還沒有到特別熱的大暑節氣,也就是說天氣剛剛開始炎熱。所以,民間就有“小暑過,一日熱三分”的諺語。

像其他節氣一樣,我國古代把小暑也分成三候:“一候溫風至;二候蟋蟀居宇;三候鷹始鷙”。

“一候溫風至”,是說小暑之後,地面上不再有一絲涼風,所有的風中都夾雜著熱氣。

“二候蟋蟀居宇”是說蟋蟀因為炎熱離開了田野,躲到牆角下乘涼了。

“三候鷹始鷙”是說老鷹因為地面的溫度太高而飛到空中乘涼。

小暑的時候,江淮地區的梅雨即將結束,盛夏開始,氣溫升高。人們不堪忍受夏季的高溫,尋找各種方式納涼。

南宋詩人曾幾在這個時節漫步林中,山道的涼爽和閑適引得詩人詩興大發,寫下這首《三衢道中》,讓我們在下面的詩作中感受一下清涼。

三衢道中

(南宋)曾幾

梅子黃時日日晴,小溪泛盡卻山行。

綠陰不減來時路,添得黃鸝四五聲。

這首詩的題目直截了當地點明了地點:三衢,就是指浙江衢縣,也就是今天的浙江省衢州市。

詩的第一句點明了時間,梅子金黃的時候正是梅雨季節,這個時候難得有這樣“日日晴”的天氣,天朗氣清讓詩人心情愉悅,因此他遊興大發。

次句寫出了他的出行路線,他在小溪上泛舟前行,行到小溪盡頭,遊興卻絲毫不減,於是他棄舟上岸,登山前行。一個“卻”字,點明了詩人高漲的遊興。

三四句緊承“山行”,“來時路”悄然點明這是旅行的歸途,濃密的綠蔭仍然不減登山時的濃鬱,舒爽宜人。

“添得”二字則暗示出歸途的遊興依然濃厚,所以能注意到路邊樹林里,悅耳的黃鸝啼鳴,為三衢山道增添了無窮的生機和意趣。

這首記遊詩明快自然,富有生活韻味。小溪、青山、濃蔭、黃鸝在詩人筆下渾然天成,描繪出浙西山區夏日的秀麗景色。

雖然詩人沒有明寫自己的感情,但他在景物的描繪中注入了自己愉快歡悅的心情,讓我們領略到平凡生活里的夏日情趣。

曾幾在梅雨時節的晴天泛舟溪上,怡然自得,明代畫家戴進所畫的《風雨歸舟圖》中的農夫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大雨傾盆,雨霧瀰漫,農夫們雖然被淋得狼狽不堪,但想來他們應該是樂在其中,享受夏日中久違的清涼。

▲《風雨歸舟圖》明 戴進

絹本設色 143cm×81.8cm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戴進在創作這幅《風雨歸舟圖》時,嚴謹安排景物,所以佈局清楚明晰,富有層次。

遠景的層巒疊嶂,雲山霧隱,營造出一片虛無縹緲的氛圍。

中景的遠山、竹林、屋舍、枯樹、溪橋、蘆葦錯綜而不雜亂。

頭戴鬥笠,身披蓑衣的農夫扛著木柴踏上小橋,他身前的兩個同伴吃力地撐著紙傘,不讓傘被狂風颳走。

近景的樹木、山崖、歸舟相互依照,逆風前行的小舟船頭,有一個老人和一個小孩依偎在紙傘下,想來他們應該是一對感情融洽的祖孫。

船尾的船工吃力地撐著船篙,要把這對客人安全送上岸。

戴進以自然的風雨雲霧作為創作主題,創作了這幅《風雨歸舟圖》。

這幅畫突出了“致廣大,盡精微”的風雨表現技法,為了捕捉暴雨驟降時的場景,畫家在構圖時運用寬闊的濕筆,快速斜掃過畫面,表現出大雨滂沱、雨霧翻騰的撼人氣勢,這就是上面提到的“致廣大”。

然後在雨霧中用淡筆勾勒出高山、竹林的輪廓,營造出“山色空濛雨亦奇”的氛圍。

同時,農夫們被風颳起的蓑衣、短褲,隨風飄搖的蘆葦、竹林都從細節處表現出雨驟風急的氣勢,這就是上面所說的“盡精微”。

總之,這幅《風雨歸舟圖》以它精湛的表現技法成為風雨畫中的翹楚之作。

“節進小暑進伏天,天變無常雨連綿”,既然我們無法把握小暑後的天氣,那不妨享受不同天氣帶來的不同樂趣,感受晴空萬里的閑適,體會暴風驟雨的激情。

《詩書畫》同名圖書現已面世

原標題:《小暑金將伏,微涼麥正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