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碧蘿芷?一份判決書改變一款代購“網紅”保健品命運
2020年07月07日18:09

原標題:誰的碧蘿芷?一份判決書改變一款代購“網紅”保健品命運

pycnogenol,一種提取自法國沿海鬆樹樹皮的成份,也被稱為天然的抗氧化劑,是世界範圍內流行上百年的保健品,生產廠家眾多。在國內,它有著一個優雅的譯名:碧蘿芷。

這是一個被代購帶火了的海外品牌。在天貓平台,“碧蘿芷”已是一個商品類目。眾多淘寶商家銷售的該類商品品牌不同、價格不同,但普遍用中文譯名“碧蘿芷”進行介紹。

然而,“碧蘿芷”在2008年就已被國內公司註冊成為中文商標,商標權利人北京倍和陽光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倍和陽光公司”)自2018年12月至今,針對淘寶平台海外代購保健品商家多次投訴侵權。

一方面,生產碧蘿芷保健品的國外廠家眾多,國內銷售店舖同樣眾多,大家已約定俗成地將其中文名成為碧蘿芷。另一方面,碧蘿芷又是倍和陽光公司已經申請成功的註冊商標,且其也在生產銷售名為碧蘿芷的產品。

那麼,碧蘿芷這個名稱究竟屬於誰?近日,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一起終審判決,釋放了這樣一個明確信號。

海外代購保健品使用中文譯名被告侵權

中國商標網信息顯示,倍和陽光公司擁有非醫用營養膠囊品類下的碧蘿芷商標。

2019年5月,倍和陽光公司向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起訴了天津市北辰區橡樹園電子商務中心(下稱“橡樹園中心”)。橡樹園中心經營一家代購網店,銷售美國GNC公司生產的pycnogenol產品。

橡樹園中心在其銷售的商品描述文字、寶貝詳情中都使用了“碧蘿芷”字樣,還製作並提供了該商品的中文說明書,說明書中也使用了“碧蘿芷”文字。

“碧蘿芷”商標權利人是北京一家公司。該北京公司不僅向平台投訴,還起訴橡樹園中心,稱其在淘寶店舖上使用“碧蘿芷”作為商標標識進行商品宣傳推廣,使消費者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構成商標侵權。

2019年8月12日,一審法院判決認定橡樹園中心構成侵權,判決橡樹園中心停止使用帶有“碧蘿芷”字樣的商業標識,刪除淘寶網店舖上含有“碧蘿芷”的文字和圖片,並賠償原告經濟損失。

與此同時,倍和陽光公司也在進行其他維權活動。倍和陽光公司自2018年12月以來,曾多次在淘寶平台提起有關涉案“碧蘿芷”商標的投訴,其中既有投訴成功的記錄,也有投訴被駁回的情況

今年5月7日,江蘇省江陰市人民法院判決了另一起倍和陽光公司維權案,一家網店因為在銷售美國VivaNaturals公司生產的pycnogenol產品時使用了“碧蘿芷”的文字,也被判侵犯倍和陽光公司商標權,賠償2萬元。

天津高院二審認定:不是商標意義上使用

對此,橡樹園中心表示難以理解:首先,“碧蘿芷”是對Pycnogenol通用的中文翻譯,屬合法使用,與中文商標無關;其次,其代購的商品是由美國GNC公司生產,商品上的註冊商標是Pycnogenol,該商標由賀發研究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並在我國註冊。另外,根據食品衛生法要求,銷售進口食品應當有中文說明。

橡樹園中心不服,上訴至天津高院。

天津高院近日作出的二審判決書中寫道,法院確認,“碧蘿芷”已成為天貓平台設置的商品類目,其具體類目為:保健食品/膳食營養補充食品>海外膳食營養補充食品植物精華/提取物>pycnogenol.碧蘿芷。

法院亦在淘寶網上進行了相關商品檢索,在淘寶網檢索欄輸入“碧蘿芷”文字後,作為檢索結果出現的商品眾多,且相關商品的詳情中均將“碧蘿芷”作為一種抗氧化劑、法國鬆樹皮提取物進行介紹,並將“碧蘿芷”作為一種產品成分進行標註。

此外,百度百科、微信翻譯、金山詞霸的相關搜索結果顯示,與英文“Pycnogenol”對應的中文翻譯為“碧蘿芷”。

近日,天津高院終審判決撤銷了一審判決,駁回倍和陽光公司的起訴,認為橡樹園中心並未侵權。

法院認為,橡樹園中心在淘寶店舖上宣傳、介紹及銷售商品時提供的中文說明書中,將“碧蘿芷”作為產品名稱或成分進行了使用,但通過多種方式告知了消費者其海外代購的銷售性質,並明確地向消費者傳遞出商品系GNC品牌的信息,不會使消費者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橡樹園中心在銷售商品時也沒有改變其代購商品的原始狀態。

由此可以認定,橡樹園中心沒有借助“碧蘿芷”商標獲取不正當利益的主觀目的,其對“碧蘿芷”文字的使用不構成商標意義上的使用。

另外,“碧蘿芷”作為指代一種法國鬆樹皮提取物的名詞已在相關領域被廣泛使用。在“碧蘿芷”文字並未獲得一定市場知名度的情況下,其作為一種具有保健功效的提取物名稱的識別性和認知度,明顯高於其作為註冊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

“該案的判決結論對從事海外代購業務的經營者具有較強的示範意義。”天津師範大學法學院教授劉武朝說。

劉武朝認為,本來“碧蘿芷”作為中文領域的臆造詞彙,並無先天性的含義,其作為商標註冊用的標誌具有較強的顯著性。但隨著相關公眾習慣於用“碧蘿芷”指代含有特定成分的保健品,“碧蘿芷”雖然仍是原告的註冊商標,但其顯著性明顯退化,致使其保護範圍或保護強度減弱。

但劉武朝也指出,本案中,儘管海外代購經營者最終獲得勝訴,但對於從事海外代購業務的經營者而言,仍應注意審查其海外代購商品上的商標或其他標識、或者其翻譯後的中文標識是否與國內商標權人註冊的商標存在相同或近似。應注意合理避讓,以免引發國內商標註冊人予以投訴或提起訴訟。

(作者:王峰 編輯:鍾映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