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客工場“曲線”赴美上市:作價7.7億美元 受WeWork拖累
2020年07月08日21:54

雷帝網 雷建平 7月8日報導

在遞交招股書7個月上市無果後,優客工場選擇“曲線”赴美上市。

優客工場日前與SPAC Orisun Acquisition Corp.達成合併協議。併購結束後,雙方將以新的股票代碼在納斯達克流通交易,同時優客工場當前的管理團隊會繼續運營新公司。

根據交易條款,Orisun子公司Ucommune International將收購優客工場,合併後的公司預計價值約為7.69億美元。

雙方還約定,優客工場2020年、2021年和2022年的淨收入符合某些特定條件,或在達到某些特定目標之前達到一定的股價門檻。

除某些例外情況外,現有Ucommune股東持有的所有股份將在交易完成後至少六個月內遵守鎖定協議。

優客工場創始人毛大慶表示,“這筆交易直接符合我們的戰略目標,並將釋放我們輕量化資產模式的擴張。”

優客工場曾獨立遞交招股書

優客工場成立於2015年4月,投資方包括紅杉資本中國基金、真格基金、歌斐資產、億潤投資、中投漢富、創新工場等。

成立以來,優客工場獲得多次融資,2015年到2017年,優客工場每年都獲得了4輪融資,2019年4月,星牌集團旗下龍熙地產對優客工場追加投資逾2億人民幣,據不完全統計,優客工場目前共獲得總融資金額超過47億元。

優客工場還合併無界空間、併購Wedo聯合創業社、收購洪泰創新空間、將Workingdom納入麾下。

2019年12月,優客工場曾遞交招股書,當時的招股書顯示,優客工場2017年、2018年營收分別為1.67億、4.48億;優客工場2019年前9個月營收8.75億元(約1.22億美元),上年同期為2.82億元。

優客工場2017年、2018年運營虧損分別為3.99億元、4.57億元,優客工場2019年前9個月運營虧損為5.61億元,上年同期運營虧損為2.89億元。

截至2019年12月,毛大慶持股35.27%,AMBITIOUS WORLD LIMITED持股8.56%,Starry Shore Company Limited持股5.31%。

WeWork的估值也一降再降

無奈的是,優客工場這種聯合辦公的模式並不被市場看好。

最典型的就是聯合辦公鼻祖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2019年1月,WeWork估值還高達470億美元,被認為是繼Uber之後的美股第二大IPO。

但在嚐試首次上市發行中,WeWork估值一降再降,甚至WeWork尋求100億至120億美元估值上市,依然遭遇失敗,最終,WeWork創始人亞當·諾依曼(Adam Neumann)出局,公司大裁員。

到2020年,全球受疫情影響,聯合辦公市場更是備受打擊。當初,WeWork重要股東軟銀承諾向WeWork提供50億美元新融資,及向現有WeWork股東發起至多30億美元的收購要約。在所有的交易完成之後,軟銀將獲得WeWork大約80%的股權。

但2020年4月,軟銀撤回了對WeWork的收購要約,理由是,雙方在2019年10月達成協議後,出現了新的重大刑事和民事調查,軟銀還提到各國為控製冠狀病毒疫情而實施的限製措施,這些措施正在影響WeWork的運營。

軟銀撤回30億美元的股票收購計劃,就導致了WeWork的其他股東損失慘重,其中,亞當·諾依曼將損失向軟銀出售自己持有的9.7億美元股份的機會,其個人身價在過去一年縮水了97%。

被軟銀一手養大的“巨嬰”WeWork,還對軟銀髮起了攻擊,上演了現實版的農夫與蛇的故事。

軟銀本身則陷入了超過100億美元的巨額虧損,其原因就是軟銀通過其願景基金對WeWork和衛星電信公司OneWeb押注,損失240億美元。

WeWork的表現差強人意,也影響到了優客工場,此次估值不到8億美元,也意味著估值縮水不少,不少投資人陷入到虧損狀態。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