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多多神秘天使投資人:一戰賺了280億
2020年07月08日15:11

  作者 | 周佳麗

  報導 | 投資界PEdaily

  黃崢的一聲卸任,拚多多那位神秘天使投資人開始浮出水面。

  上週,年僅40歲的黃崢在拚多多激流勇進之時宣佈卸任CEO,一片嘩然。與此同時,他所持股份比例從2020年4月的43.3%降至29.4%。不到3個月,黃崢控制的拚多多股份比例下降了13.9%,身家縮水千億人民幣。

  投資界獲悉,黃崢持股下降原因之一,是黃崢與天使投資人共同擁有的Pure Treasure Limited公司,持有拚多多 551,154,700股普通股。其中,180,382,480股(占公司總股份3.77%)屬於該天使投資人,此次全部劃轉至該天使投資人名下,不再由黃崢控制。

  按照拚多多最新市值1089.84億美元計算,屬於這位天使投資人的回報為41億美元(超280億元人民幣)。

  一戰賺了至少287億元,這位神秘的天使投資人到底是誰?這是中國創投圈最受關注的未解之謎之一。

  最神秘天使投資人:

  隱匿黃崢身後,一戰賺了超280億

  如果說黃崢是中國最神秘的CEO,那他背後的天使投資人則更甚。

  剛成為中國第二大富豪,就突如其來地卸任,黃崢的舉動耐人尋味。不為人知的是,在黃崢卸任的背後,拚多多的那位天使投資人已經悄悄地將百億資金收入囊中。

  具體來看,黃崢與天使投資人共同擁有的Pure Treasure Limited公司,持有拚多多 551,154,700股普通股。其中,180,382,480股(占公司總股份3.77%)屬於該天使投資人。

  不過,在拚多多的招股書以及最新的股權圖譜上,除了騰訊、紅杉資本、高榕資本等,並沒有看到任何個人天使投資人的身影。

  這位神秘的天使投資人是誰?國內VC/PE圈眾說紛紜。

  眾所周知,在拚多多的成長史,有四位至關重要的天使投資人。2015年8月,剛剛成立的拚多多完成了首輪數百萬美元融資,領投方是孫彤宇、段永平、丁磊、王衛,這四人分別被外界定義為是黃崢的神秘軍師、人生導師、領路人和契合的商業夥伴。

  拚多多創立之初,丁磊是重要投資人之一。若不是19年前丁磊找上來,或許今天的黃崢就是另一番光景。2001年網易正面臨生死危機,處於低潮的丁磊輾轉加上了黃崢的MSN,試圖請教相關技術問題。彼時,黃崢還只是一名平平無奇的大學生,而丁磊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互聯網大咖。丁磊的出現,成為黃崢打開互聯網世界的絕佳窗口,也為後來結識段永平埋下了種子。

  王衛投資拚多多不難理解。成立20多年,順豐已是中國快遞界巨無霸,但王衛不想只做“送快遞的”,電商是其一直想拿下的板塊。不過首次交談後,黃崢卻直接給王衛潑了一盆冷水,“你們做電商肯定做不成,你見過哪家快遞公司做電商做成的?“儘管如此,王衛依然對電商唸唸不忘,後來索性成了拚多多的天使投資人。

  相較於前三位出資人,孫彤宇的出現倒是出乎眾人的意料。孫彤宇是阿里巴巴創始人之一,也是淘寶網締造者之一,2008年突然辭任淘寶網CEO,離開了馬雲和阿里巴巴。對此,孫彤宇曾回應表示,離開淘寶不是被廢武功,而是武功過時了。

  離開淘寶網後,孫彤宇的創業並不成功,幾乎處於退隱的狀態。他的動態也鮮有人知,直至以天使投資人的身份投資了拚多多。在外界看來,之於淘寶與拚多多的電商競爭,孫彤宇和黃崢的關係充滿著無數想像。

  在談及孫彤宇對拚多多的影響時,黃崢曾誇讚他說,“他對平台的理解確實不一樣,中國只有很少的人做過平台,這方面是有幫助的。比如他認為平台更應該考慮不同階段的生態演進,而品牌更多是單個細分人群標新立異的價值主張。”

  毋庸置疑,拚多多能成長為今天的龐然大物離不開這四位天使投資人的引路和指點,這已經成為中國創投史上的一段佳話。

  那位天使投資人是誰?

  黃崢人生導師段永平,中國最隱秘的富豪

  那麼,與黃崢共同擁有Pure Treasure Limited公司且持有相關股份的天使投資人到底是誰?

  目前來看,外界更多的指向是黃崢的人生導師--段永平。

  這個曾經創造出“小霸王”和“步步高”,繼而又孵化了“OPPO”和“VIVO”的傳奇人物,被認為是黃崢創業路上最大的資本。黃崢也曾在此前的採訪中無意提到,“在我的天使投資人裡面,對我影響最大的是段永平,他不停地在教育我首先要做正確的事,然後再把事情做正確。”

  回顧黃崢成長的路上,無論是2004年畢業後進入Google,還是2007年通過歐酷網創業,以及後續的遊戲、電商創業,段永平都給予了不少的指導和幫助。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當年段永平斥巨資與巴菲特共進晚餐,帶上了黃崢。

  2006年,段永平花了62萬美元買下與股神巴菲特共進晚餐的機會。這次晚餐,段永平只能帶一個人,他選擇了黃崢。而當時的黃崢,僅僅是一名碩士畢業後在Google工作的小員工,可見他對黃崢的器重。2015年拚多多成立,段永平不但出謀劃策,甚至傾囊相助直接出資。

  後來當黃崢隨著拚多多一同陷入輿論漩渦時,段永平也毫不猶豫發聲挺他:“投黃崢是因為個人原因,他是我朋友,我瞭解他、相信他。黃崢是我知道的少見的很有悟性的人,他關注事物本質。”

  如今,段永平已經鮮少露臉,但有關他的傳說還一直在江湖里流傳著。30歲創立小霸王,將原本年虧損200萬的小廠做到年產值10億;34歲創辦步步高,曾以8000萬價格拿下新聞聯播5秒播放時間,連續兩年成為央視《天氣預報》前的“標王”,坐穩了市場第一的寶座。2001年,段永平退居幕後,並把步步高一拆為三,自己各占10%的股份,也就有了後來的OPPO和VIVO。

  歸隱後,段永平逐漸消失在公眾視野里,悶聲做起了投資。而他投資生涯的第一鏟黃金則來自網易。2002年4月,段永平夫婦在公開市場以200萬美元買入152萬股網易股票,占網易總股本5.05%。這對當時徘徊在生死線的網易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

  隨著無線業績的大幅增長,網易利潤迅速飆升,股價也開啟了第一輪上升攻勢,從1美元左右一路拉升至15美元以上。一年後,丁磊問鼎中國首富,也為段永平帶來了1億美元的巨額收益。

  首戰告捷,段永平認為,能夠投資成功在於對巴菲特的理解,更在於堅持執行巴菲特的理念。“0.8美元買網易股票的不單是我一個人,但堅持持有到100美元的就不多,所以發現價值有時候要靠運氣。”他特別提醒,投資不在乎失掉一個機會,而是千萬不要抓錯一個機會。

  這些年,段永平購買的Apple、茅台等股票都大獲收益,締造了不少造富神話,甚至被稱為是中國的“段菲特”。即使如此,在各大財富榜上,依然看不到段永平的身影,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錢。

  但外界普遍認為,段永平才是真正的中國隱形首富。

  40歲退隱,黃崢複製了段永平

  如今40歲的黃崢,像極了當年的段永平。

  每一個創始人從創業的第一天起,無不幻想著自己登台敲鍾的高光時刻,但黃崢卻做了一個另類。拚多多上市當天,黃崢並未現身敲鍾,上市之後也幾乎不公開露面。在屈指可數的媒體採訪中,他甚至直言,如果不是拚多多的CEO,根本不願意接受媒體採訪。這讓黃崢也成為中國互聯網知名企業中,最神秘的創始人之一。

  奔跑五年,剛剛超越馬雲成為中國第二大富豪,後一步就卸任CEO,黃崢甚至不惜拿出個人名下10.11%的股票用於慈善和合夥人計劃,以便身家迅速縮水。很顯然,黃崢不願被外界過多關注。

  這樣的處事風格,與過去的段永平有異曲同工之處。2001年,在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段永平突然宣佈退休,隱居於美國。那一年,段永平剛好40歲。後來讓網易起死回生,段永平一度被封為股神,但他個人卻格外低調,極少談起。

  這裏有一段插曲:2003年,由於段永平持有的網易股票超過5%,根據美國證監會要求,必須予以報備,並且會在證監會網站公佈。因此,段永平的個人財富價值得以被胡潤按照其持有的網易股票估算,將他以10億元的財富列入第83名。

  但這對段永平來說無比煎熬,被列入百富榜反而成了他的負擔,讓他無法再保持低調。所以從那以後,他買股票儘量不超過5%,刻意規避公開報備。

  幾乎相似的人生節奏,背後是段永平對黃崢的深刻影響。段永平幾乎不接受媒體訪問,在少有的公開場合,他談論最多的是“本分”、“平常心”。在段永平留存的網易博客上,一篇題為《我們的秘訣》文章里有兩句話: “ 人們常說的那些:廣告,員工股份分享,經銷商入股,網點密佈,線下渠道,等等等等,都是不對的!我們的秘訣其實就是:本分+平常心。”

  而黃崢曾不止一次地向外界表達拚多多的價值內核是“本分”。2018年6月30日上市前的致股東信中,黃崢首次提出拚多多的核心價值觀正是“本分”。他對這種“本分”的解釋是專注於為消費者創造價值,“我們可能不被理解,但我們總是出於善意,不作惡”。

  有意思的是,在數日前卸任CEO的公開信中,黃崢再一次提及了“本分”:拚多多承載著獨特的社會價值,是一個公眾機構,不是彰顯個人能力的工具,也不應該有過多的個人色彩。我們將踐行承諾,努力完善它的組織結構、“本分”文化,讓拚多多因循它自身獨特的命運生生不息,不斷演化。

  在拚多多飛速馳騁的關鍵時刻,正當壯年的黃崢卸任CEO留給外界一連串問號。但結合段永平的經曆來看,黃崢的做法似乎都可以得到解釋。

  如今回過頭來看,那個不願在拚多多公司股權圖譜里具名的天使投資人,會是誰呢?或許大家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答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