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高考作文不再總是“文體不限,詩歌除外”
2020年07月09日07:12

  原標題:光明日報:高考作文不再總是“文體不限,詩歌除外”

  高考作文可以寫詩?

  可以。7月7日上午,北京高考語文科目結束。語文試卷最後一題分為“微寫作”和“作文”兩項。其中,微寫作是在三個題目中任選一題。第三題為“請為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的快遞小哥寫一首小詩或一段抒情文字”。這個話題不僅引起考生家長的關注,社會各界也為之耳目一新。

  其實,從2014年開始,北京高考語文試題增加“微寫作”,其中有一道題要求學生寫一段抒情文字,可以寫詩歌。到2016年,要求寫成一首詩或一段抒情文字,明確提出可寫成一首詩。詩歌寫作已成為北京高考語文試題的鮮明特色。

  不過,從語文高考的曆史來看,詩歌寫作向來不受作文試題青睞。即使是“文體不限”,但常常也會標明“詩歌除外”。今年仍有3個省份高考作文試題明確要求“不得寫成詩歌”。

  為何高考作文試題不重視詩歌寫作?目前高中階段詩歌教育現狀是什麼樣的?如何培養學生的詩歌寫作興趣?

  肯定:引導學生在詩歌寫作中昇華精神境界

  “北京高考語文這道微寫作題,既凸顯價值引領,又引導學生在詩歌寫作中昇華精神境界。”北京市豐台二中特級教師陳維賢告訴記者,讓學生為疫情期間快遞小哥寫一首詩或一段抒情文字,就是讓學生關注這次疫情,關注默默付出的無名英雄,增強學生的責任擔當。

  《詩刊》社主編李少君也關注到了這道試題。他表示,快遞小哥已經成為城市的日常生活景觀,在大街小巷隨處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我們每個人都會與快遞小哥接觸,每天都會與快遞小哥發生著各種各樣的故事。情感是詩歌寫作的基本因素,如果沒有現實經驗,詩歌寫作必定是空洞無物的。而以快遞小哥為題材,可以將敘事與抒情相結合,更適合詩歌這種體裁來表達,學生也更容易把握。

  北京師範大學第二附屬中學特級教師何傑也認為,這道題目直接取自今年發生的重大事件。快遞小哥對於疫情期間社會運轉起著重要作用,理應受到禮讚。快遞這個與每個家庭相關的職業,考生作為深受其益的社會群體,有深切體驗,大都有話可說。

  思晨寫作創始人黃晨有著多年作文寫作培訓經驗。她分析道:“在表情達意時,詩歌短小精悍,最為直接,非常適宜抒發對英雄模範的禮讚。今年疫情防控期間,湧現出了一批英雄。這道題也在引導學生關注英雄、崇尚英雄、學習英雄。”

  “‘微寫作’只有10分,分數占比也不大。考生負擔也就沒那麼重,並且也沒有字數限製,很適合學生來寫詩。”黃晨補充說。

  長期從事中學語文教學的王彥明表示,北京高考鼓勵學生寫詩歌,這對學生思維和精神的觀照,有很重要的益處。因為詩歌的表達方式和手段都有其獨特的空間,學生進入以後,就會看到不同的風景。

  探討:詩歌寫作仍不是學生選擇的主要選項

  詩歌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基本的文學形式,特別是中國詩歌,有數千年的傳承和極大豐富的遺產。我國作為一個具有悠久詩歌傳統的國家,為什麼長期以來詩歌寫作不受高考作文試題重視?我國是一個具有悠久詩歌傳統的國家。為何長期以來詩歌寫作不受高考作文試題重視?

  “最好的作文試題應該是文體不限,想寫議論文的就寫議論文,想寫詩歌的就可以寫詩歌,尊重學生的不同方面的才能。不過實現起來難度比較大。”陳維賢告訴記者。

  “主要從兩方面來考慮,一方面是閱卷老師不好打分,每個人對詩歌都有不同的理解。此外,語文試卷一般要求800字左右,詩歌寫作字數如何計算?另一方面,語文不等於文學,文學只是語文的重要一部分。文學作品過去是語文教學的重頭戲,甚至是全部。但現在語文的範圍很廣。比如高考作文題要求寫演講,寫通知,這都不屬於文學的範疇。同時,現階段高考語文更側重考察學生的理性思維,而詩歌追求形象思維和感性思維,所以作文試題中議論文和記敘文寫作的份量更重,學生平時訓練也比較多。”陳維賢說。

  黃晨也指出,高考作文通常考察的是學生的思辨能力,最適合的文體還是議論文。在評捲過程中,考生的論點論據論證過程明確,就可以打高分。詩歌很難做出好與壞的評估。

  情況也在發生改變。近年來,在各方的呼籲下,有些省份高考作文試題逐漸把“詩歌除外”的附加要求去掉了。2015年至2020年六年間,全國卷作文試題再也沒有標明“詩歌除外”。

  “即使沒有要求不讓寫詩歌,但寫詩歌的學生仍然微乎其微。很多題目就不適合寫成詩歌。比如2019年全國Ⅰ卷就要求寫一篇演講稿。今年全國Ⅰ卷就要求寫一篇發言稿。”陳維賢解釋說。

  “北京高考在寫作詩歌方面有鮮明導向。經過7年發展,微寫作試題基本形成了‘觀點看法評價類’‘描寫類’‘抒情類’‘實用類’等幾種類型,其中抒情類很適合寫成詩歌。不過從近幾年學生的答題情況來看,‘觀點看法評價類’仍是主流。”陳維賢告訴記者。

  記者採訪了一名參加今年北京高考的學生,她表示,她就直接選擇了第一題,即寫一篇對名著閱讀認識的評論,“身邊很少同學會選擇寫詩歌,大家都覺得詩歌很難得分。語文老師在講解高考試題時,也建議不要選擇寫詩歌”。

  反思:老師、學生與詩歌的隔膜有待突破

  陳維賢坦言,目前很多學校還是以教授知識為主,輕視詩歌寫作,只有少部分喜歡詩歌的老師會有熱情教學生寫詩歌。

  學校和老師的不重視,也導致學生對詩歌的隔膜冷漠。浙江語文特級教師陳益林曾對自己執教的兩個班學生做過調查:他請學生就“愛詩的理由”或“不愛詩的理由”寫一段話,發表自己的真實看法。結果發現,大多數學生明確表示不愛詩歌,尤其是新詩。

  陳益林分析說,學生之所以不愛詩,是因為長期以來,語文教學缺乏較為系統的讀詩知識和寫詩技巧的教授,尤其是缺乏“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的讀詩氛圍和習詩機緣。同時,語文高考試卷長期以來冷落詩歌寫作,也導致學校不重視詩歌教育。

  古人云:“不學詩,無以言。”我國自古以來就注重詩教,唐詩在世界上都享有盛名,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我國古代文學的成就。高中階段如何延續詩教傳統?

  近日公佈的新修訂的《普通高中語文課程標準》提出要求,結合所閱讀的作品,瞭解詩歌、散文、小說、劇本寫作的一般規律。捕捉創作靈感,用自己喜歡的文體樣式和表達方式寫作,與同學交流寫作體會。嚐試續寫或改寫文學作品。

  2019年秋季學期起,高中語文統編教材率先在6省使用,其中必修上冊第一單元專門就詩歌寫作提出了要求。此外,全部教材共選用67篇古代詩文,占全部課文數的49.3%,詩詞比例大幅提升。

  李少君指出,加強詩歌教育,有助於培養學生開闊的視野、健康的心理以及深厚的人文素養。學生在掌握課本中提到的基本詩歌篇目外,可以多讀一些中外經典詩歌,比如唐詩三百首,還有惠特曼、郭沫若、艾青等許多著名詩人的作品。

  陳維賢建議,首先應該把詩歌鑒賞放在重要位置,詩歌鑒賞能力的提高可以帶動整個文學鑒賞水平的提升,創作也要在充分理解基礎上進行。其次鼓勵學生多寫詩歌,寫詩歌是對學生寫作素養的一種有益補充。青少年時期,也是養成詩歌興趣的關鍵階段。語文教師要多教學生一些寫詩的技巧和手法。

  又及:北京高考語文試題公佈以後,不僅引發社會各界熱議,也激發人們抒寫快遞小哥的創作熱情。本報詩歌作者王二冬就給我們投來了他為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逆行武漢的快遞小哥所寫的一首詩。王二冬本人就是一名快遞行業的從業者,他為抗疫期間無數奔跑在中國大地上的快遞小哥代言。現附上他的作品,期待北京考生唱和。

  母親,我在武漢送快遞

  王二冬

  不要掛念我,母親

  我在武漢送快遞,與萬家

  不熄的燈火,與所有逆行的人

  一起守護這座城市的煙火氣

  ——蔬菜、水果、魚肉、柴米油鹽

  擅做熱乾麵的大媽常給我打包一碗

  我早已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還有那個喜歡用手抹鼻涕的紅領巾

  最近學會了講衛生,像極了兒時的我

  只是他無法跑到東河西營的原野上撒野

  母親,你見過那麼多渴望春天的眼神嗎

  每一個口罩的背後都隱藏著一個世界

  ——恐慌、悲傷、焦灼、平靜

  懷疑,或又滿含生命向上的力量

  我必須加速奔跑,在楚河漢街

  從未有過的空曠中,我必須跑過病毒

  給醫生的槍膛上滿子彈

  我必須保持微笑,武大的櫻花還沒開

  我們都是含苞待放的一朵朵

  你會感到欣慰甚至自豪嗎,母親

  我從未想過一個普通的快遞員

  也可以驚起長江的滾滾波濤

  我相信,每一次打開快件的瞬間

  都是打開了一個家門,打開了一片森林,

  讓呼吸不再成為一個難題

  對不起了,母親——

  我還是不能辭別黃鶴樓

  你會理解並在日暮鄉關時為我祈禱

  那麼多人沒有留下隻言片語就離開了

  我是多麼幸運,還能回到你的懷抱

  因此,我一定——

  要把這份愛的眷顧傳遞到街巷

  傳遞到每一個等待的窗口

  那一個個長途跋涉的快件

  如同希望的種子,小心

  再小心著,埋進每個人心中

  來源:光明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