崗位縮招、機票7萬!60萬海歸畢業生的求職尷尬
2020年07月09日20:06

  原標題:簽證凍結、崗位縮招、機票7萬!60萬海歸畢業生的求職尷尬

  文/戚夢穎 編輯/黃玉璐

  “有緣明年見。”

  6月末,當得知身在法國巴黎的小婕無法參加國內的現場面試,這家她心儀企業的HR給了她這樣的答覆。小婕是今年暑期畢業的留學生,在法國高商攻讀管理學碩士,然而,她也許即將“延畢”。

  “疫情以來,我在國內外投了大概有70份簡曆,參加了10多次面試,再找不到工作我就只能延畢了,”小婕告訴筆者,按照學校的規定,她仍有三個月的實習時間未達成,所以她需要盡快找到可以入職的實習或者工作。

  根據BOSS直聘研究院的數據,受到疫情影響,今年回國尋求職業發展機會的海外應屆留學生規模較2019年同期激增72.9%。另據前程無憂相關數據,2020年春季校園招聘市場中,各類歸國留學生(美、英、澳為主)數量近60萬,與高校畢業生數量合計達934萬人。

  然而,國內的應屆生招聘需求仍未恢復到去年同期水平,旅遊、廣告/傳媒、金融等行業發展局面嚴峻,應屆生的招聘需求下降明顯。

  對於海外應屆生而言,2020年的畢業季著實苦澀,無論是縮減的招聘崗位、搶不到的高價機票,還是各國逐漸保守化的風向,都像一粒粒滾入腳下的石子,讓他們的畢業之路道阻且艱。

  海外求職:消失的OFFER

  小婕的漫漫求職路,始於去年秋天。小婕告訴筆者,彼時她忙於巴黎的實習工作,無法多次回國,錯失了許多面試機會,1月上旬,她收到一家金融類公司的現場面試邀請,於是她抽出時間飛回北京參加面試,可不曾想到,在她飛回巴黎的幾天后,國內的疫情暴發了。

  疫情很快波及到法國。同樣在1月,小婕在學校的人才招聘會上向一家公司投遞了簡曆,然而,在法國的疫情暴發後,小婕收到了來自這家HR暫停招聘的通知郵件。小婕也從她上一份實習的繼任者那裡瞭解到,她曾經實習過的一家公司,也凍結了今年所有的預計招聘崗位。到了6月,這個情況還時有發生,“我前一天才投的簡曆,第二天告訴我崗位取消了”。

  據法國統計與經濟研究所的數據,2020年第一季度,法國的私營部門減少了49.74萬個工作崗位,法國經濟和財政部長勒梅爾也曾警告,未來幾個月法國將失去80萬個工作崗位。

  同時,小婕也沒有放棄尋找實習的機會,然而,受到“五個一政策”的影響,7到8月的回國機票依然要“搶”,價格也依然沒有回落,小婕刷到了一張8月回國的單程機票。當得知小婕可能8月才能回國,北京一家公司的HR也直接拒絕了她。

  在小婕投遞的70多份簡曆中,有20餘份投向了國內的企業,然而,進入終面的只有兩家,就在前幾日,小婕收到了其中一家的拒信,現在,她仍然在等待另一場7月下旬的線上面試。

  在大西洋的彼岸,想要留在美國工作一段時間的晶晶也“突遭變故”。

  晶晶是美國紐約一所大學信息系統(information system)專業的碩士生,今年1月畢業後,她馬上就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是,她預感馬上要被公司裁掉,於是她在積極尋求新的工作機會。

  “本來我在2月末就找到了一份拉斯維加斯的全職工作,公司還有項目我都很喜歡。我都準備在那邊租房了。”晶晶無奈說道,結果因為疫情,在距離她入職僅剩兩日時,那家公司告知她,崗位因資金不足取消了。

  3月,疫情在美國全面暴發,並開始衝擊美國的就業市場。

  “我從3月開始,到6月初,完全沒有工作機會,就是找不到,也沒有新的崗位放出。” 晶晶回憶道,“不過當時疫情剛剛暴發,我心態還比較好,想到沒了就沒了吧,再找其他的。沒想到,我到6月還沒找到工作,現在就很焦慮。”

  當美國東部的疫情逐漸平穩,晶晶幡然醒悟,決定主動出擊。她在近期投遞了50多份簡曆,目前收到了5家公司的面試邀請。“我感覺最近機會變多了,至少比3月到5月要好很多了。”

  對於在美國工作的留學生而言,疫情像是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更糟糕的也許還在後面。

  截至7月初,美國已有約4800萬人申請首次失業救濟,失業率從年初的3.5%飆升至近15%,6月有所回落。但主打“美國優先”的特朗普,以疫情為藉口,終於開始對移民政策下手,宣佈從6月24日至年底暫停發放H-1B等特定非移民工作簽證。

圖源:美國勞工部6月就業情況報告
圖源:美國勞工部6月就業情況報告

  特朗普希望通過“凍結簽證”,釋放50多萬個工作崗位,“讓美國人優先從疫情中複蘇”。

  H-1B簽證是美國最主要的工作簽證類別,由僱主提出申請,頒發給從事特定領域的高技能專業人員,大部分中國留學生畢業後在美國工作均持H-1B簽證。有消息稱,白宮未來可能會進一步發佈新的計劃,美國公司或將更難通過H-1B簽證。

  “我操心這個也沒用,現在找到工作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晶晶表示,目前這項政策還未影響到她,但未來有何變數不得而知。

  晶晶提到,身邊有些朋友,因為太久沒找到工作,只好先回國。“我的一個朋友馬上要回國,單程機票7萬元人民幣。”

  回國就業:偏離的軌道

  “在韓國沒有工作還要交房租,就很痛苦。”在韓國釜山就讀廣告宣傳專業的小杜最近剛剛搬了家,“之前是自己租房,現在因為本來預算的生活費沒了,就和別人合租了”。

  小杜向筆者表示,她打算畢業後回到深圳工作,但是因為“五個一政策”的影響,現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國。

  不久前,小杜完成了學校的畢業考,自信可以順利畢業。“但是,暑假基本上就是回不去。現在只有極少量航班,或者就是貴到離譜,就拿韓國飛青島來說,平時就是幾百到一千元出頭,現在都一萬多元,而且近期根本就沒有票可以買,好多同學預訂的機票也都被取消了。”

某票務平台顯示的7~10月首爾-青島的單程機票價格
某票務平台顯示的7~10月首爾-青島的單程機票價格

  “身邊許多同學都休學了,我感覺代價還挺大的。”小杜說,因為家人勸阻,不少同學在3月放棄返校,不得不休學,等待今年秋季學期再返校繼續學業。

  目前,小杜計劃在韓國找些兼職,但是因為疫情,“中國人不太好找工作”,她說,“雖然大部分還是很友好,不過許多商家因為經濟收入的問題,不怎麼招人了。個別商舖還貼著禁止中國人或者去過中國的人進入。”

  雖然暫時被困在韓國,但是小杜也在為求職積極做準備,“我想進入新媒體行業工作,現在也在嚐試自己拍視頻、剪視頻”。

  對於在澳州求學七年的Angela來說,這場疫情不僅打亂了她的職業規劃,甚至是人生選擇。

  “是的,可以這麼說,許多事情我都要重新適應。” Angela這樣回覆筆者。此前,Angela大概有兩年時間沒有回國,“很多東西對我來說都很新鮮”。

  Angela於去年12月完成學校的學業,拿到學前教育碩士學位,然後在1月中旬回國。“東西剛好都收好放在朋友家了,本來是想回去參加畢業典禮一起回去拿,現在也都涼涼了。”

  在Angela之前的計劃中,她打算留在澳洲,找份對口的工作。Angela介紹,作為應屆生,她所學專業在澳州比較容易就業。“在中國當幼師我應該沒辦法養活自己,”Angela隨即補充道,“不是說幼師工資低,是說我花銷比較大”。

  現在,她表示應該不會再考慮出國工作了,“因為畢竟不是所有公司都承認海外或者語言不同的國家的工作經驗,”Angela笑道,“簽證過期了”。

  正如Angela所言,近些年來,海歸留學生的競爭越來越激烈,新東方發佈的《2020中國留學白皮書》指出,隨著國內高校教育理念的國際化以及對於語言教育的重視,海外留學生的語言優勢正逐漸下降,“具有國際視野”逐漸成為其最主要優勢,而 “不瞭解國內的就業形勢和企業需求”是海歸在國內發展的最主要劣勢。

  此外,有報告顯示,目前國內很多僱主對於海外大學的瞭解程度並不高,也缺少一對一與海外高校進行溝通的能力,大部分企業的招聘計劃是根據國內大學的畢業時間進行,而海外高校不同的畢業時間也造成了招聘的時間差。除了疫情導致的種種阻礙,曾有求職機構分析,以往海外留學生回國求職就有著水土不服、錯過最佳求職時間、缺乏企業認可的實習經曆這三大問題。

  留學生們的“理想與現實”也往往有著很大差距。BOSS直聘的研究報告顯示,國內傾向於招聘海歸人才的職位平均薪資為7481元,較2019年同期提升7.3%,但遠低於海歸人才的平均期望薪資,尤其是海歸本科應屆生的期望薪資較國內本科應屆生高出44%,呈現虛高態勢。

  面對海歸留學生窘迫的就業形勢,今年6月至8月底,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開展了 “2020年留學英才網絡招聘季”活動,根據活動官網名單,已有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國投貿易、雀巢、聯想等62家不同領域的企業單位報名參與此次招聘活動。多家招聘平台的海外應屆生校招活動仍在進行中。

  Angela也未雨綢繆。疫情期間,在國內找到了一份教育相關、專業半對口的工作,“這份工作也說不上滿意不滿意,就是感覺差點什麼,又說不上來差點什麼。”目前,她打算繼續在這傢俬企做下去。“畢竟現實問題是現在還是回不去的,也要重新考慮一下規劃了。”

  (應採訪者要求,小婕、晶晶、小杜、Angela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