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桌球海外求賽逆行者 什麼支撐他們勇往無前
2020年07月10日15:00

  疫情之下,人人自危。

  但有一群桌球選手,

  選擇成為“逆行者”。

  雖然英國疫情尚未得到完全控製,但世界台聯已經連續舉辦了兩項賽事。按現有計劃,7月份將舉行桌球世錦賽。

  與之前比賽不同的是,世錦賽將吸引一批海外選手進入英國參戰,疫情下的籌備、安全措施等工作將變得更加繁瑣而複雜。

  現在前往英國參賽是否安全?這是所有在國內諾克選手考慮的問題。一些選手因為簽證、安全等問題,早早決定放棄這項最重要賽事。但丁俊暉、田鵬飛、呂昊天等選手還是選擇報名,他們為何如此毅然地做出了逆流而行的決定呢?

  為何堅持“逆行”?

  對職業選手而言,觀望狀態下的日子並不好過,適應了常年訓練與奔波參賽的他們,一下子變得清閑起來。世界體育的停擺,讓他們沒有比賽可打。但生活還得繼續,他們需要維持生計的費用。

  一些人轉行做網絡直播、一些人開始做副業帶貨賣球杆、還有另一些人選擇在球會陪會員練球,賺取教球的費用。

  羅拔臣獲2019世界桌球中國公開賽冠軍

  雖然還沒有職業選手因為這次疫情過得灰頭土臉、流離失所,但他們實實在在缺失了一種職業認同感。

  儘管選手們內心篤定地認為,未來的日子一定會恢復正常,但內心的焦躁感還是或多或少地出現在他們身上。

  早些時候,包括趙心童、肖國棟與周躍龍等12名選手已經確定不會前往英國參加本屆世錦賽。

  而包括丁俊暉、顏丙濤、呂昊天等10名選手確認會去遠征英倫。唯一未確定是否離家的,是袁思俊,他在回應新浪體育時表示:“希望給自己一些時間考慮。”

  確認參賽的10名選手,分兩種情況——

  顏丙濤、梁文博、陳飛龍與範爭一這段時間一直身在英國,他們決定參賽沒有任何懸念。

  丁俊暉、田鵬飛、呂昊天、魯寧等其餘6名選手則在英國疫情嚴重時選擇回到國內,他們也是在深思熟慮後,做出再飛赴英國參賽的決定的。

  要做出這個決定並不容易,畢竟前方的一切都是未知,但決定參賽的原因則是簡單。

  魯寧對新浪體育說道:“我覺得世錦賽是一個賽季中最重要的比賽,我不想放棄。我的世界排名並不是很高,如果放棄這次比賽,我的保級會變得很艱難。”

  在經曆一次降級後,魯寧於2018年重回職業賽場。正常情況下,在今年世錦賽結束後,他的排名就將決定他能否繼續留在職業打球。目前,魯寧的獎金為110250英鎊,暫列第51位。

  他擔心的是,如果放棄這次比賽,原本排名在他之後的那些選手,也許會通過世錦賽實現反超,讓他掉進保級邊緣。魯寧已經不想再經曆一次掉級升級。

  上一次降級,他大費周折才回來。本該在職業賽場汲取經驗的2年光陰,他卻不得不去“職業選手城”外收集,能夠回城的“門票”。

  基於這一點,魯寧的考慮空間並不寬綽。

  讓他堅定前往英國信念的,還有第二個原因:“據說9月份新賽季就要開始,到時候還是得去英國。我覺得疫情會一直持續下去,起碼這段時間里不會突然消失,我也不能一直就在國內這麼待下去了。”

  魯寧在2019年桌球英錦賽

  疫情期間,國內前往英國的航班非常有限,他已經訂好了本月9日的航班,與田鵬飛等選手結伴出行。

  在世界台聯規定的報名最後期限前,選手之間聯繫頻繁,他們紛紛交換想法與意見。是否要參賽、何時動身,以及到英國後的隔離情況。選手們每天都在互通有無。

  決定參賽後,魯寧增加了每日的訓練時間。從原本上午10點到晚上6點,又加練了晚間課。即便如此,他還是認為訓練的強度沒有辦法得到保證,“因為職業選手都分散在各地,我只能和球會會員對抗,在專注度與對抗難度方面感覺要差一點,還是要等回到英國後才算恢復系統訓練。”

  身為旅英球員委員會副主任的田鵬飛也持相同的看法,“這段時間我在國內一直是一個人訓練。”雖然桌球比賽要贏波更多依靠個人實力,但在比賽中,時常會出現一方做桌球的情形,在獨自訓練的情況下,是無法有針對性去應對解開桌球,或者做球這種情況的。

  田鵬飛在6月14日遞交了簽證申請,那一刻,他反而輕鬆了許多,“真的決定要參賽了,反而心裡就不會想那麼多了。”

  田鵬飛告訴新浪體育,支撐他在這個時刻前往英國的、是自己作為職業選手的“使命感”,“這個比賽對我來說是大比賽,還是比較有意義的。對運動員來說,有比賽的情況下,還是會本能地想去參賽。”

  之前,世界台聯在嚴格的防疫措施下舉辦了冠軍聯賽,魯寧會通過網絡直播觀看比賽,“手癢,主要還是熱愛打比賽的這種感覺。沒有比賽的話,就感覺我每天都在漫無目的地訓練。”

  另一份擔憂

  謝菲爾德位於英國的中心地帶,它是倫敦以外英國最大的八個城市之一。

  對桌球這項運動來說,謝菲爾德意義深遠,因為每一年的世錦賽都會在這座城市的克魯斯堡舉辦。

  也正因為如此,很多國內旅英選手都居住在謝菲爾德,他們叫親切地叫它“謝村”。

  顏丙濤在2019年桌球英國錦標賽

  顏丙濤是少數幾個在疫情期間一直留在英國的旅英選手。在疫情嚴重時,他幾乎終日在家,基本不訓練,他對新浪體育笑言:“我每天最常做的動作,就是花一些時間躺在床上,看天花板。”

  因為單賽季排名前八,他得到了參加巡迴錦標賽的機會,但因為疏於訓練,在第一輪就輸給了沙比。

  為了備戰世錦賽,顏丙濤現在增加了每天訓練的時間,他會用一個下午的時間尋找手感,“斷斷續續地訓練,狀態一直都不穩定。”

  在顏丙濤看來,現在謝菲爾德的人流量明顯高於今年2月到5月這段時間,“現在我基本上天天都會出門,外面的餐廳都陸續地營業了。”

  與國內的一眾選手不同,現在身在謝菲爾德的顏丙濤可以以逸待勞,不用經曆穿上防護服的長途旅行,也無需經曆到達英國後的一段必要的隔離時間,但讓顏丙濤最擔心的,是自己的狀態,“感覺投入不進去,而且會感覺有些頭痛,可能是之前缺少系統訓練的關係。”

  決定參賽的選手也有同樣的擔憂。

  按照要求,魯寧、田鵬飛他們在到達英國後要採取14天的隔離措施。從比賽賽程來看,資格賽就在隔離結束後幾天之內進行,“如果在隔離的14天里不能訓練,那麼隔離期結束了、比賽就開始了,我們如何保證自己的狀態?”

  有選手得到消息——世界台聯會在隔離的酒店裡放置5張球檯提供給海外的運動員們,這對他們而言也許是最佳的備戰情況。但目前,這一舉措並沒有得到世界台聯的公開證實。

  有傳聞說,這次世錦賽會允許部分觀眾進場。對此,選手都紛紛表示擔憂,並對這次英國之行的前景感到有些忐忑。

  新浪體育本想採訪一名確定參賽的年輕選手,但被他的父親婉言謝絕,“孩子還小,如果採訪他,我擔心他在說到這些話題時心裡發怵。”

  小將吳宜澤在2019年桌球中國公開賽

  可以確定的是,這些選手在此番前往英國後,短時間內將不會回國。魯寧透露,“我們這些打算去參加世錦賽的人,基本上都做好了半年,甚至一年里不回國的心理準備。”

  兒行千里母擔憂。眼下,英國疫情讓人們不能放鬆警惕,“逆行者”的此番旅途勢必也會讓他們的家人懸著心。

  魯寧與女友將暫時告別,他們沒法約定歸期,“這是沒辦法的事情,職業選手就是如此。她說等疫情不嚴重的時候,她會來英國找我的。”

  ( 董正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