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新聞發佈會:貨幣政策更強調“適度”,利率不是越低越好
2020年07月10日21:24

原標題:央行新聞發佈會:貨幣政策更強調“適度”,利率不是越低越好

2020年7月10日,人民銀行舉行2020年上半年金融統計數據新聞發佈會,人民銀行辦公廳主任兼新聞發言人周學東、調查統計司司長兼新聞發言人阮健弘、研究局局長王信、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金融穩定局局長孫天琦、貨幣政策司副司長郭凱出席發佈會,發佈解讀2020年上半年金融統計數據,並回答了中外記者提問。

以下為文字實錄。

周學東:各位媒體朋友大家下午好!歡迎大家參加今天的新聞發佈會。今天下午發佈2020年上半年金融統計數據。今年以來,疫情對全球經濟帶來嚴重衝擊,對中國經濟也帶來了嚴重衝擊。面對這種情況,金融部門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果斷採取逆週期調控措施,支援疫情防控,保供應、保市場主體、保就業,支援企業復工復產,千方百計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困難,保持金融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維護金融體系穩定。

當前我國疫情防控取得了顯著成效。北京從6月11日開始的新發地疫情也得到了控制,已經連續四天清零。從金融運行看,前期的各項數據也顯示出經濟發展逐步回歸正軌。有國際媒體評價中國的經濟正在強勁複蘇。上半年的金融運行情況怎麼樣?貨幣政策的成效如何?下一階段政策方向是什麼?這些問題大家都非常關注。

今天參加發佈會的除了大家熟悉的調查統計司阮健弘司長、金融市場司鄒瀾司長,我們這次也請了研究局王信局長、金融穩定局孫天琦局長,貨幣政策司郭凱副司長參會。

首先請阮健弘司長髮佈上半年的金融統計數據情況。

阮健弘:各位媒體朋友們大家下午好!下面我通報今年上半年金融統計數據的基本情況,這些數據也在人民銀行網站上同步發佈。

今年以來人民銀行積極應對疫情變化帶來的新挑戰,穩健的貨幣政策更加靈活適度,持續優化信貸結構,完善結構化貨幣政策工具體系,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加大對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資金支援力度。

總體看,當前流動性合理充裕,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速高於去年。

首先我通報社會融資規模的情況。初步統計,2020年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量累計為20.83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多6.22萬億元。6月份當月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量是3.43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多8099億元。6月末社會融資規模的存量是271.8萬億元,同比增長12.8%,增速比上年同期高1.6個百分點。

接著是貨幣供應量的情況。6月末廣義貨幣M2的餘額是213.49萬億元,同比增長11.1%,增速與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高2.6個百分點。狹義貨幣M1的餘額是60.43萬億元,同比增長6.5%,增速比上月末低0.3個百分點,比去年同期高2.1個百分點。流通中貨幣M0的餘額是7.95萬億元,同比增長9.5%,上半年淨現金投放是2270億元。

貸款的情況。6月末本外幣貸款餘額171.32萬億元,同比增長13%,人民幣的貸款餘額165.2萬億元,同比增長13.2%,增速與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高0.2個百分點。上半年人民幣貸款增加12.09萬億元,同比多增2.42萬億元。外幣貸款餘額是8643億美元,同比增長5.6%。上半年外幣貸款的新增量是774億美元,同比多增536億美元。

存款的情況。6月末本外幣存款餘額212.99萬億元,同比增長10.5%。人民幣的存款餘額是207.48萬億元,同比增長10.6%,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2和2.2個百分點。上半年人民幣存款增加14.55萬億元,同比多增4.5萬億元。外幣存款餘額是7784億美元,同比增長2.4%,上半年外幣存款新增206億美元,同比少增119億美元。

銀行間市場成交和利率的情況。上半年銀行間人民幣市場以拆借、現券和回購方式合計成交669.11萬億元,日均成交5.53萬億元,日均成交比去年同期增長了16.7%。6月份同業拆借的加權平均利率是1.85%,分別比上月和去年同期高0.6和0.15個百分點,質押式回購加權平均利率是1.89%,分別比上月和上年同期高0.6和0.15個百分點。

下面是外彙儲備和彙率的情況。6月末國家外彙儲備餘額是3.11萬億元美元,6月末人民幣彙率是1美元兌7.0795元人民幣。

最後是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的情況,上半年以人民幣進行結算的跨境貨物貿易、服務貿易以及其他經常項目對外直接投資、外商直接投資分別發生2.19萬億元、0.89萬億元、0.51萬億元和1.21萬億元。

以上通報的是今年上半年金融數據的基本情況。

周學東:謝謝阮司長。大家可以看到,上半年金融數據中,有三組數據增長還是比較高的。一是社融,同比增長12.8%,比去年同期高1.6個百分點。比我們4月份發佈的一季度數據也是高的。第二組是貨幣供應量,M2的增長11.1%,比上年同期高2.6個百分點,增長的幅度也是比較高的。第三組數據就是人民幣貸款,人民幣貸款餘額同比增長13.2%。有一段時間社融和M2的增速都在8%左右,所以總量的恢復的還是比較快的。

下面請大家提問。

人民日報:我們注意到今年上半年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均明顯高於去年,請問該如何看待這一情況?特別是這一情況是否存在著引發通脹和房價上漲的預期?另外當前社會也比較關注下半年的M2和社會融資規模的走勢會如何?

阮健弘:感謝人民日報記者的提問。從剛才通報的數據來看,可以看到上半年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援力度是比較大的,而且在持續的加大,具體的表現就看到總量指標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速都明顯高於去年,全社會的流動性是合理充裕。從具體的數據來看,先看廣義貨幣供應量,6月末M2的同比增長是11.1%,把廣義貨幣供應量的總量分解來看,就是看構成的主體。上半年保就業的政策在加碼,這個政策確保居民的收入保持平穩。所以從金融這方面來看,可以看到住戶的存款同比多增了1.51萬億元。

從企業部門來看,金融體系落實穩企業的政策,加大對企業的支援,企業的存款上半年同比多增3.44萬億元。另外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也在密切的配合,財政政策的支援力度也在加大,財政存款和機關團體的存款投付和支出的速度都在提升,這兩者的存款上半年是同比少增9199億元。

從狹義貨幣看M1,6月末M1的同比增長是6.5%,這個增速比上月末是低了0.3個百分點,比去年同期高2.1個百分點。從狹義貨幣的量上來看,上半年單位活期存款同比多增了9660億,也就是說單位的流動性同比多增的比較明顯。整個商業銀行和金融機構的超儲率是1.6%,這個水平比去年同期低了0.4個百分點,應該說當前的貨幣政策傳導機製更為暢通,傳導效率明顯提升。貨幣乘數是6.92,比去年同期高了0.79,處於歷史上較高水平。整體上來看上半年金融總量是充足的,服務實體經濟的效率是比較高的,有效的支援了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的發展。當前我國的經濟運行是處於基本平穩的狀態,供需兩方總體上來說比較平衡,貨幣政策也是保持穩健,而且更加靈活適度。應該說我們的經濟不存在長期通脹或者通縮的基礎。大家也關心房地產的狀況,從中央銀行的監測來看,房地產融資也在保持比較穩定的狀況,5月末全口徑的房地產融資增速10.3%,這個增速比同期的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速要低2.2個百分點。

下半年金融系統將繼續做好“六穩”工作,落實“六保”任務,加大對穩企業、保就業的金融支援,預計M2和社會融資規模將保持平穩增長。

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今年上半年金融數據在結構上有什麼樣的特點?另外房地產和基建回暖的情況如何?對於小微和製造業的支援情況怎麼樣?

阮健弘:我回答一部分,還有一部分請鄒司長補充。6月末人民幣各項貸款增速是13.2%,這個增速比去年同期高了0.2個百分點。上半年新增的人民幣各項貸款是12.09萬億,同比多增2.42萬億,應該說同比多增的規模還是比較大的。從貸款的結構上來看,應該說人民幣貸款絕大部分都投向了實體經濟,企事業單位的貸款增長是8.77萬億,占各項貸款新增量的72.6%。這個當中從期限上來看,短期貸款同比多增1.36萬億元,為企業提供了必要的流動性支援,中長期貸款同比多增1.37萬億元,這點是非常有利於支援企業的復工和復產。

上半年企業貸款增加比較多,應該說實體企業的資金需求增加和金融支援力度加大兩方面共同作用的結果。近期我們對全國300多個地市進行了信貸需求的調查,調查的結果顯示是企業的信貸供需兩旺,金融機構審批貸款的提款率上升的比較明顯。調研的銀行當前已經審批的企業貸款規模大體上超過了去年的前三季度。企業的資金需求也比較旺盛,提款率比去年要高5.1個百分點。從結構上來看,當前的信貸供給比較好的匹配了企業的流動性需求和全社會的抗疫資金需求。受疫情影響比較大的省份的銀行基本上是應貸盡貸、應貸快貸。湖北省在工作日減少較多的情況下,審批貸款已經超過了去年的前三季度。中小企業的貸款提款率比去年上升了7.1個百分點,基礎設施行業的貸款提款率比去年上升了6.5個百分點。受疫情影響比較大的行業如租賃和商業服務業、衛生和社會工作業,這些行業的貸款提款率分別比上年上升了11.1和9.5個百分點。

從行業數據來看,製造業、基礎設施業、房地產業的增速也都是在預期的範圍之內,這方面我想鄒司長更加權威,請他給大家介紹一下情況。

鄒瀾:我做一些補充,今天是7月10日,截至6月末的數字還沒有出來,所以有一些數據相對老一些。一方面,普惠小微貸款從前五個月的數據來看保持了較快的增長,截至5月末普惠小微貸款餘額是12.9萬億,同比增長了25.4%,增速高於人民幣各項貸款的增速12.2個百分點。前五個月增加的普惠小微貸款是1.4萬億,同比多增長了5381億元。另一方面,5月份新發放普惠小微貸款的平均利率是5.23%,比上年末下降了0.65個百分點。普惠小微貸款已經支援了2863萬戶的小微經營主體,同比增長了21%。

6月1日我們又發佈了三個文件,包括兩個政策工具和一個指導意見,從初步情況來看,6月份整個普惠小微的貸款增長應該是能夠保持過去幾個月勢頭的,可能還略好一點。

製造業方面。截至5月末,製造業的中長期貸款餘額是4.28萬億,同比增長19.6%,這個增長速度創2011年2月以來新高。其中,高技術的製造業中長期貸款同比增速40.9%,繼續延續了過去幾年的高速增長態勢,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速又提高了2.5個百分點。製造業的貸款快速增長,首先是得益於製造業這些年轉型升級進程的加快,成效得到顯現。另外,從我們跟金融機構的溝通情況來看,最近幾年隨著不斷的優化信貸結構,商業銀行自身對於製造業貸款和金融服務的重視程度應該說是有了一個非常顯著的提高。除了落實央行和銀保監會的政策指導之外,很多金融機構從自身發展的角度認識到長遠的發展離不開對製造業的支援,實際上金融業和製造業是共生共榮的關係,所以這麼多的資源向製造業傾斜,在數字上有所體現。

房地產市場方面。關於房地產市場本身,住建部門和國家統計局都有相應的數據發佈。從我們和他們溝通的情況來看,在疫情最嚴峻的時候,房地產開工建設和銷售都受到了比較大的影響,現在基本上恢復到疫情前的發展態勢。從金融的角度來看,這些年我們一直是著力於引導商業銀行優化信貸結構,把投向房地產的金融資源控制在適度的範圍之內。早些年大家都很關注商業銀行對房地產行業新增貸款占各項貸款增量的比例,曾經高達43%、44%,這些年在相應的政策引導下,這個比例逐年下降,今年1-5月份佔比已經降到25%。

周學東:在社會融資規模構成中貸款是最主要的,人民幣貸款上半年增長13.2%。在結構上,大家能看到信貸資源都投向了哪些領域。製造業是我們的支柱產業或者說是最重要的行業,中小微企業在疫情衝擊背景下又是最困難的企業,特別是大量的服務業企業很多都是中小微企業。製造業前5個月增長19.6%,預計上半年比全部貸款增速高出7個百分點;中小微貸款的增長25.4%,已經高出12個百分點。剛才介紹的普惠概念,是指單戶授信在10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再加個體工商戶,還有小微企業主的經營性貸款。製造業貸款增長19.6%,普惠口徑增長了25.4%,反映出金融對實體經濟特別是製造業、小微企業的支援力度還是比較大的。

請繼續提問。

彭博社:我有兩個問題。一個是之前我們在市場上看到的新聞就是金融穩定再貸款的利率下調,我們之前都沒有看到太多有關金融穩定再貸款的數據,比如說到目前為止發放了多少?發放給了什麼機構?什麼樣的機構可以在什麼條件下可以獲得金融穩定再貸款?

第二個問題就是中國的經濟已經逐步走回正軌,我想問一下央行的貨幣政策是不是也已經開始退出應對危機的模式轉為更為正常化的模式?

郭凱:我先回答第二個問題。

我想說幾點。第一個是我們貨幣政策和歐美主要央行的貨幣政策還是有比較明顯的區別。我們國家雖然遭受疫情嚴重的衝擊,金融市場也出現過一些波動,但是整體的經濟運轉和金融市場的運轉是正常的,沒有出現恐慌、市場失靈這種情況。所以我們是一個正常的貨幣政策。這個和歐美的市場特別是美國今年3月份發生的情況是非常不同的,美國3月份發生了嚴重的市場問題,它原先流通最好的國債市場都出現了問題,使得央行必須用非常規的手段來介入市場。我們和他們情況是不同的。

第二,今年疫情以來我國貨幣政策有兩個主線,第一個主線就是正常的貨幣政策逆週期調節,通過總量、價格、結構工具來提供對實體經濟的支援,使貨幣信貸能夠為經濟複蘇提供足夠的支援。第二個是針對疫情出台的一些特殊的、階段性的貨幣政策工具。比如說在今年2月份的時候出台3000億元專項再貸款,目的就是在當時保障醫療產品的生產和重要生活物資的供應。比如說在春節後開市前兩天投放了1.7萬億元的流動性,這個投放和以往相比是超常投放,當時投放的時候是為了保證春節後開市市場正常的運轉。後來做了5000億元的支援復工復產的再貸款再貼現政策,它是為了使受疫情影響比較嚴重的中小微企業能夠得到信貸支援,支援他們復工復產。比如說6月1日出台的兩個貨幣政策工具,普惠小微貸款的延期還本付息,還有支援信用貸款的發放,這是為了給受到疫情衝擊比較嚴重的企業獲得現金流支援和必要信貸支援提供幫助。這些措施都是針對疫情的特殊情況和不同的特點設計的,本身就是一個臨時性的政策措施,它們是針對不同時點需要來設定的。當政策設定的情形不再適用的時候就自動退出了,比如說3000億元的再貸款已經完成它的使命了,現在醫療產品的生產產能已經很大了,物資保障非常的充裕,所以3000億元再貸款完成使命,已經退出了。比如說5000億元的再貸款再貼現支援復工復產,復工復產的進展還是比較順利的,基本上已經完全復工,經濟基本上恢復到了正常水平,所以這5000億元的復工復產再貸款到6月30號也完成了它的使命,也退出了,不再繼續發放了。比如說春節後超額投放流動性的做法在當時是必要的,但是隨著金融市場交易恢復正常的運轉,價格發現沒有問題,我們也不再超額投放流動性了。這些政策措施確實是根據疫情的變化,完成了使命就退出了。

關於金融穩定再貸款。金融穩定再貸款的目的一般是處置金融風險,是人民銀行履行最後貸款人職能的一個重要的貨幣政策工具。最近下調了所有的再貸款利率,也包括金融穩定再貸款利率,主要考慮是為了支援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其實金融穩定再貸款使用是非常少、非常罕見的,需要經過非常審慎的評估,充分考慮了出險金融機構的情況和金融風險的緊急性和系統重要性以後,在別的工具比如說行業保障基金和金融機構自身的資金沒法保障安全,同時這個機構又有系統重要性影響的時候,才會選擇使用金融穩定再貸款,來履行最後貸款人的職責,最終目的是為了防止發生系統性風險。我們最近一次使用金融穩定再貸款就是在包商銀行的處置過程中,當時因為包商銀行的體量比較大,如果不使用金融穩定再貸款可能會引發一些金融風險。隨著蒙商銀行的成立和包商銀行的處置基本完成,有效防止了金融風險的擴散,人民銀行的這部分金融穩定再貸款的作用也會逐漸被別的資金替代了,比如說存保基金,金融穩定再貸款就會退出。

周學東:補充一句,這次是各個種類的再貸款利率都下調了,金融穩定再貸款只是再貸款當中的一個品種,使用並不多,量很小,主要是支援實體經濟發放得多。比如,3000億保供的再貸款就是低成本支援金融機構發放貸款的一個貨幣政策工具,提供精準、直達的資金支援。因此,下調再貸款的利率主要是為了體現對實體經濟進行支援,引導金融機構降低對企業的貸款利率。

請繼續提問。

上海證券報:我們注意到上半年社會融資增量明顯高於去年同期,我想請問一下推動這個現象的主要因素是哪些?

阮健弘:上半年為了積極應對新冠疫情帶來的新挑戰,金融體系持續加大對疫情防控和對實體經濟支援的資金力度。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量明顯高於去年同期,剛才從通報的數據上可以看到。從融資的結構上也有比較突出的特點。一是金融機構對實體經濟的信貸支援力度增強。上半年金融機構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新增量是12.33萬億元,這也是歷史上最高的水平。這個水平比去年同期多增了2.31萬億元。

第二個方面是金融市場對實體經濟提供的債券、股票等直接融資的支援幅度大幅度增長,佔比是明顯上升,這也是一個比較突出的特點。上半年企業債的淨融資是3.33萬億元,已經接近去年全年的水平,去年全年是3.34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多了1.76萬億元。非金融企業的境內股票融資是2461億元,幾乎是比去年翻一番,比去年同期多增1256億元,未貼現銀行承兌彙票增加3862億元,比去年同期多增了4250億元,也就是比去年同期是下降的。這三方面的直接融資在社會融資規模增量中的比重就達到了19%,這個水平比去年同期高了7.7個百分點,就可以看到直接融資的佔比是明顯提高了。

第三個方面是金融體系積極配合財政政策發力,國債和地方政府的專項債融資力度比較大。上半年地方政府專項債的淨融資是2.22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03萬億元。國債的淨融資是9880億元,比去年同期多5729億元,尤其是6月份,6月份特別國債的發行,當月的國債淨融資4392萬億,是去年同期的三倍多。

下一步人民銀行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發展、社會發展的各項工作,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紮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好“六保”任務。

證券時報:咱們上半年新增社融和信貸的規模很高,但是市場擔心下半年持續性,想瞭解一下從目前情況看,下半年的實體經濟融資需求預計是什麼樣的趨勢?還有在陸家嘴的時候易行長已經提出了全年新增的累計貸款目標,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下半年的貨幣政策會有什麼樣的保障?

阮健弘:剛才我也向大家介紹了上半年的情況,包括我們對實體經濟和金融機構做的下半年信貸需求情況的調查。從現在的發展情況和調查情況來看,正像前面向各位媒體朋友介紹的,預計下半年貨幣信貸以及社融會保持平穩增長的態勢。

郭凱:信貸上半年同比多增2.4萬億元,全年如果按照易行長說的20萬億元左右,大概可以估計一下,下半年貨幣信貸基本上和去年相比是略微有所增加的水平,大概就是20萬億元左右。因此我們預測下半年的信貸需求還是比較平穩的。

貨幣政策的立場仍然是穩健的,貨幣政策更加靈活適度,我們現在更加強調適度這兩個字。適度有兩個含義,一個含義是總量上要適度,信貸的投放要和經濟複蘇的節奏相匹配。如果信貸投放節奏過快的話,快於經濟複蘇就會產生資金淤積,產生信貸資金沒法有效使用的問題。第二個是價格上要適度。一方面要引導融資成本進一步降低,向實體經濟讓利。國務院也有1.5萬億元讓利的要求。同時也要認識到利率適當下行並不是利率越低越好,利率過低也是不利的,利率如果嚴重低於和潛在經濟增長率相適應的水平,就會產生套利的問題,產生資源錯配的問題,產生資金可能流向不應該流向領域的問題。所以利率適當下行但也不能過低。下半年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保持總量的適度,綜合利用各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另外又要抓住合理讓利這個關鍵,保市場主體,特別是更多地關注貸款利率的變化,繼續深化LPR改革,推動貸款實際利率持續下行和企業綜合融資成本明顯下降,為經濟發展和穩企業保就業提供有利條件。

路透社:我想問一下臨時性的政策工具逐漸退出,下半年我們是不是有可能更多地依賴傳統的降息、降準的政策工具來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3月底的時候國務院1萬億元的再貸款再貼現的額度,這個進展怎麼樣?

郭凱:我首先要澄清一下,上半年的貨幣政策主要還是依靠傳統貨幣政策。一方面我們是保持總量的適度,通過三次降準,再貸款再貼現,中期借貸便利操作,以及安排一些政策性銀行信貸支援,推動公司信用類債券的融資增長等等,上半年推出的正在實施中和將要實施的貨幣政策支援措施大概是9萬億元左右,總量上是足夠的。這些政策都是比較長期的政策。

第二是推動利率的下降。2月份調整過一次再貸款利率,調降了25個基點,後來引導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中標利率、中期借貸便利操作中標利率,1年期的LPR利率都下降了30個基點, 7月1日又把再貸款再貼現利率調低了25個基點。通過這些政策引導利率下行來進行逆週期調節,同時向實體企業讓利。

第三是用了一些結構性的政策工具,我剛才說了3000億元再貸款、5000億元再貸款、1萬億元普惠性的再貸款,安排政策性銀行和大型國有商業銀行發放普惠貸款,最近還創立兩個新的工具,都是結構性政策引導信貸向一些特定的主體投放。

目前3000億元和5000億元再貸款已經執行完畢了,中小企業信用貸款的支援計劃以及貸款的延期還本付息政策還剛剛推開,還在逐步發力中。下半年經濟恢復正常,傳統貨幣政策的作用可能會更加明顯,我們進入了一個更加常態的狀態。

剛才還問到了1萬億元再貸款的情況,目前落實情況還是比較平穩的,到7月7日,地方法人銀行累計發放優惠利率貸款包括貼現總共是3747億元,支援企業和農戶是66萬戶,戶均貸款57萬元,說明貸款確實是在支援中小微企業,普惠性也是比較強的。3747億元里涉農貸款是477億元,扶貧貸款是235億元,普惠小微貸款是1927億元,貼現是1107億元。

鄒瀾:實際上5000億元也好,1萬億元也好,都是聚焦於普惠小微的貸款,尤其是對於地方法人銀行的。剛才我介紹了普惠小微貸款的整體情況,我想之所以能夠達到現在的態勢和水平,跟這些政策支援是密不可分的。因為一方面,是給地方的法人銀行有一個較好的激勵,使得他們更有積極性拓展這方面的業務,另一方面,也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補償,因為與地方法人銀行正常在市場上獲得的資金成本相比,再貸款的利率是比較低的,這使得他們可以更多的降低小微企業的利率,拓寬支援的覆蓋面。

剛才也介紹了戶數的數據,現在已經支援了2800多萬戶。跟市場監管總局的所有小微市場主體戶數數據相比,實際上信貸支援覆蓋面已經超過了四分之一。這幾年普惠小微一直在保持快速的增長,再要往上提升覆蓋面的比例,跟以前相比在邊際上是要更困難一些,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在特殊的疫情背景下,5000億元、1萬億元再貸款再貼現政策,對在已有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升服務能力,使更多的小微企業能夠獲得貸款,應該說是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

金融時報:我們知道社會上一直非常關注小微企業的融資,上半年央行出台了很多針對性措施支援小微企業的融資、貸款,我想問一下今年上半年疫情發生以來,小微領域的總體貸款增長情況怎麼樣?另外“三農”領域的貸款增長情況怎麼樣?

阮健弘:我先介紹一下“三農”貸款的情況。因為我們現在跟媒體朋友的見面會是比較早的,10號就跟大家見面了,所以很多結構性的數據還沒有出來。現在給大家看到的結構性數據,“三農”的是到5月末的數據。到5月末農業貸款餘額是4.23萬億元,同比增長5.6%,增速比上年末高4.9個百分點。前5個月農業貸款新增量是2878億元,占各項貸款新增量的比重是3%,這個佔比也比上年末高2.5個百分點。實際從經濟增長來看,大家也看到了第一產業也增長的不錯,應該說這裏也有金融支援第一產業增長髮力。

從農村來看,農村貸款的餘額是30.81萬億元,同比增長11%,增速比上年末高2.7個百分點,前五個月新增的農村貸款是2.09萬億元,增量占各項貸款增量的比重是21.7%,這個佔比比上年末高6個百分點。從農戶來看,農戶貸款餘額是10.96萬億,同比增長12.6%,增速比上年末高0.5個百分點,前五個月新增的農戶貸款是6583億元,增量占住戶部門貸款增量的比重是25.6%,這個佔比比上年末高9.6個百分點。小微貸款的情況剛才鄒司長已經向大家介紹過了,補充一點,就是5月末的時候普惠小微企業貸款中的信用貸款比重占16.3%,信用貸款的佔比比上年末高2.8個百分點。

周學東:結構性的數據還沒有出來,過幾天會在網站上發佈。剛才的結構性數據是5月末的數據,我相信6月末的數據會比這個數據高一些。媒體朋友可能要問,製造業、小微普惠、“三農”都增長的很高,什麼領域降了呢?實際上,這兩年貸款里降的比較多的是融資平台的貸款。過去地方融資平台數量不多,但貸款量很大。這樣大家就理解了製造業、中小微企業、“三農”都增加的比較多的同時,有些領域實際上是明顯壓降的,比如房地產就是降的,不管是開發貸還是按揭貸,這兩年降得都比較明顯。

請繼續提問。

經濟觀察報:我想問一下前幾天有一個課題建議資管新規延期兩年,到2022年底,我想問一下央行怎麼看一下這個課題的建議?第二是想問一下目前影子銀行的規模有多大?

孫天琦:2018年4月資管新規出台以來,資管產品實現了平穩有序轉型,總規模穩中有降,整體風險持續收斂,實體經濟融資沒有受到存量業務整改的影響。從兩個方面看,一方面是資金脫實向虛、自我循環的現象得到遏製,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持續壓縮。另一方面是淨值性產品佔比穩步上升,資管資金通過增加金融債、企業債投資的方式,加大了對實體經濟的支援力度。這些情況已反映在阮司長剛才回答的社會融資規模等結構數據中。

目前,全球經濟受到疫情的影響暫時出現了萎縮,我國經濟也存在一定的下行壓力,確實也增加了資管業務規範整改的難度,市場非常關注資管新規過渡期相關政策。有些人建議嚴肅市場紀律,嚴格執行資管新規,有些人建議延長過渡期一年,剛才記者朋友所提到的研究報告建議延長兩年,都有各自不同的邏輯和道理。

下一步,人民銀行將會同有關部門在堅持資管新規基本要求的基礎上,密切跟蹤監測資管業務規範整改的情況,按照實事求是的原則做好相關工作,穩妥有序推進資管行業的整改與轉型。

周學東:各界對資管新規延長的建議比較多,但是無論是延1年、2年還是3年,對金融機構來說,關鍵是必須要轉型的,再回到過去大搞表外業務、以錢炒錢、製造金融亂像是不可能。我們看到,過去兩年對影子銀行的治理力度還是相當大的。比如說委託貸款今年上半年減少了2300億,而去年和前年減得更多,去年上半年接近5000億。不規範的影子銀行的規模明顯在壓縮,從信託貸款和委託貸款也能看得出來。具體的數據可以請阮司長詳細介紹。

阮健弘:經濟觀察報的朋友問了一個影子銀行的概念,大家通常的理解影子銀行就是銀行體系以外的信用中介,這是一個很寬泛的概念。我們主要是關注資管產品,剛才周學東主任介紹的委託、信託都是底層資產,資管產品的口徑是從機構的資產方面來對它進行統計。現在是“一行兩會一局”共同建立的資管產品的統計製度,統計範圍還是比較全面的,包括八大類,這裡面有銀行的非保本理財、信託公司的資管產品、證券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資管產品、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專戶、期貨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資管產品、保險的資管產品、金融資產投資公司的資管產品和公募基金,到今年5月末這些資管產品直接彙總的資產總量是90.1萬億元,比年初增加了4萬億,同比增長3.5%。

說起資管產品大家肯定非常關注風險,風險是大家關注的重點之一。我給大家通報一下基本情況,總體來看資管產品的風險是進一步的收斂。一是同業交叉持有的佔比持續下降。5月末資管產品的同業資金來源占其全部資金來源的比重49.8%,比年初下降了1.2個百分點。第二個是杠杆率回落,杠杆率的概念比較多,這裏說的杠杆率是總資產跟募集資金的比例。資管產品的負債杠杆率平均為107.7%,這比年初回落了0.9個百分點。第三是淨值型產品佔比持續上升,5月末淨值型產品募集資金占全部資管產品募集資金的餘額是60.3%,大家可以看到這類產品大幅上升,比年初高了4.9個百分點。第四是非標準化的債權規模在持續減少。5月末資管產品投資的非標準化的債權類資產規模同比下降7.6%,比年初多下降1.2個百分點。大家可以看到資管產品的風險整體上在進一步收斂。

因為資管產品風險得到了更好的控制,所以在服務實體經濟方面也發揮了更有效的作用,應該說我們的資管新規在現實當中效果還是比較好的。5月末資管產品的底層資產配置到實體經濟的餘額是39.3萬億元,比年初增加了2.2萬億元,占全部資產的43.6%,比年初提高了0.6個百分點。從結構上來看,新增的投向實體經濟的底層資產主要是企業債券和股票這些標準化的資產。另外我們也關注到個別理財產品出現了浮虧的現象,道理上說市場變化必然會導致淨值產品的波動,這點是合理的,大家可以看到淨值產品的佔比已經占60%了,這麼大的規模,階段性的浮虧也是一個正常的現象。從我們掌握的數據整體上來看,5月末全部資管產品的資本公積和未分配利潤比年初增加了五千億,大家可以判斷資管產品總體上收益是正的。

周學東:老的資管產品的壓降也是不容易的。大家知道過去很多金融機構願意做資管,是因為可以規避很多的監管,不用繳存款準備金,也不需要提取壞賬撥備,成本很低,賬目上收益率顯得很高。剛才阮司長介紹現在總規模是90萬億,增長3.5%,規模總體上是穩定的。資管新規不是說要把資管產品壓沒了,主要是壓非標,非標穿透了就是信貸資產,也就是除了銀行之外的幾乎所有的金融機構都在做信貸業務。銀行做的理財產品,投資出去,不放在表內,實際上是貸款,繞監管、繞規模,不按照表內資產控制和管理風險,這是一個巨大的系統性風險。去年以來我們看到貸款增長很快,但非標壓了不少。有些從表外回到表內,佔用的也是貸款資源,體現了貸款增長,是一個替代。現在的影子銀行,內部結構在調整,風險大大降低。剛才阮司長講到淨值型產品佔比在提高,來自同業的負債佔比在下降,這是一個好的跡象,系統性風險明顯得到治理。關於資管新規延期,因為今年疫情衝擊,應該延期。但也有機構、學者建議不能延太長,可能延一年是比較合適的。

財新:6月初出台的兩個新工具請介紹一下使用情況怎麼樣?還有最近兩次調整再貸款利率,最近十年來第一次調整再貼現利率,我看再貸款、再貼現工具用的比較多,我想問一下這兩個的關係對於市場調節的作用是什麼?它跟傳統工具之間的配合是怎麼樣的?還有最近看到安信信託、川信曝露了很多風險,在處置過程中有一個關鍵問題是如何兌付機構和個人投資者。一方面投資者想全部兌付,但是另一方面資管新規打破了剛兌,所以從監管當局的層面咱們怎麼去平衡投資者對利益的保護以及打破剛兌還有道德風險?怎麼去區分投資者應該承擔的風險以及信託公司自己因為不是很合規的操作造成的風險?

郭凱:其實這是挺重要的創新,一個就是小微企業的延期還本付息應延盡延。一個就是激勵加大對小微企業的信用貸款投放。這個政策是6月1日出台的。現在剛剛鋪開,各個地方分支機構還在熟悉摸索怎麼樣把這個政策真正落到實處,現在還是一個比較初期的狀態。延期還本付息起步是順利的,具體的進展數據還沒有摸上來。對於信用貸款我們已經進行了第一次操作,銀行放完信用貸款之後到我們這兒來申請再貸款。信用貸款截止到7月3日,約一個月期間我們支援了1598家地方法人銀行,一共給109萬戶企業發放了普惠小微信用貸款160萬筆,總共是1326億元,所以撬動作用還是很明顯的,才出台約一個月的時間已經有了1326億元的信用貸款發放,這裏很大的一塊是互聯網銀行以及傳統商業銀行利用互聯網技術、大數據發放的信用貸款,單筆的貸款很小,就是兩、三萬元,但是給尾部的客戶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支援。

再貸款、再貼現工具大部分應用的對像是地方法人銀行,也就是比較小的銀行,再貸款給他們提供了比較穩定的、低成本的、期限也比較長的資金來源,通常再貸款期限是一年。而這些地方法人銀行規模比較小,通常的資金利率比較高,又是服務縣域經濟、小微企業、農戶的重要力量,所以我們通過這種定向的政策,對這些銀行提供支援,最終通過他們來服務我們認為比較重要的服務對象也就是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小微企業主、農戶,實現貨幣政策更加有效傳導。再貼現其實是支援票據的貼現,票據是經濟運行中很重要的一種支付和融資方式,很多企業把票據貼現作為融資手段,而且是一種相對比較便宜的融資手段。再貼現等於是給融資手段提供了一定的資金支援,所以對產業鏈、對商務活動的正常運行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鄒瀾:郭司長已經說得很全了,我補充幾點。正如剛才郭司長提到的6月1日發佈的這兩項政策工具,到今天7月10日,大概40天的樣子,因為政策下去有一個傳導的過程,各方對政策的消化和磨合從過去的經驗來看需要一段時間。從我們現在對這一個多月掌握的情況來看,一個是政策大家反響比較熱烈,基於現在穩企業保就業的突出形勢,各方面的工作很積極。我們也通過召開視頻會議方式想辦法加快傳導過程。數據還在統計過程中,但已經有一些點上的信息包括數據,最近人民銀行會通過官方網站、微信公眾號等渠道對外發佈。另一方面,是讓更多的企業掌握好、用好這個政策,使金融機構之間有一個更好的交流,建議大家密切關注,幫我們繼續做好宣傳。

剛才郭司長說的普惠小微信用貸款支援計劃,第一期資產絕大多數是6月1日之前發放的,那時候中小銀行還不知道會有這麼一個額外的激勵。剛才阮司長也提到了,這些年信用貸款的比重總體上是往上的,另外有一些資產,因為手續的原因,實際上是延放的,按照政策接下來還可以繼續報帳,估計往後會比這個數字更好。比如說,有地方法人銀行反映,他們對信用貸款支援計劃政策反響很積極,在內部也有一些政策的安排,在緊鑼密鼓的落實。總的感覺是,過去地方法人銀行在信用貸款方面放不過大行,而在政策的支援下,他們覺得信用貸款會有一個很大的提升幅度。

另外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還關注到一個情況,這兩項工具對小微企業、對穩企業保就業起到的作用,不僅僅是工具本身的支援數字,它等於是給了小微企業更多的選擇空間,跟其他的政策工具之間產生了很顯著的協同效應。比如說,延期還本付息的政策工具不僅僅激勵了銀行更高效的辦理貸款延期,而且使小微企業在應對疫情的時候有更多的選擇和方法來進行負債管理,可能一些企業在比較之後,覺得去申請新貸款比延期原有的貸款更好,他們也就會選擇新申請貸款等其他方式來緩解流動性壓力,所以這項政策的效果實際上可能比我們預期的還要更綜合性一些,畢竟,這兩項政策最終的目標還是要促進更好的穩企業、保就業。

孫天琦:剛才關於幾個信託公司風險處置過程中有關投資者、消費者的問題,這幾個風險處置案例相關監管部門和地方政府正在研究方案,人民銀行也在緊密配合。第一,堅持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壓實相關金融機構和相關股東的主體責任。第二,依法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保護這些投資者的知情權、公平選擇權、財產安全權、求得賠償權等合法權益。第三,加強投資者教育,幫助投資者樹立“收益自享、風險自擔”的風險責任意識,準確評估自己的風險承擔能力。產品處理上,要嚴肅市場紀律,防止道德風險和逆向選擇。第四,對監管部門而言要舉一反三,加強金融業行為監管體系的構建,規範類似產品的銷售行為,杜絕欺詐誤導投資者,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

中國國際電視台:請問央行對下半年經濟走勢的看法?關於北上資金的問題,現在經濟形勢好轉,市場逐漸高漲,接下來央行對於熱錢的流入會有怎麼樣控制的政策的考量?

王信:我從研究的角度談一下看法。當前國際經濟金融形勢在很多方面發生了變化,而且隨著中國金融改革開放的擴大,我國跨境資本的流動規模也越來越大,這屬於正常現象。央行相關部門,以及國家外彙管理局都高度重視熱錢流動現象。學術界對於什麼是熱錢有不同的認識,爭論很大。但共識是,對於短期內大規模的跨境資本流動需要保持高度警惕,也要對跨境資本流動進行宏觀審慎管理,當然也包括一些微觀的監管來進行風險的防範。這是因為,短期內跨境資本的大進大出,可能會衝擊、影響國內經濟金融體系的穩健。目前,世界各經濟體都採取了很多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促進經濟增長的措施,尤其是歐美主要央行採取的貨幣政策的力度非常大,有可能造成短期資本在全球的大規模流動。而且我們看到,某些新型經濟體已經受到了短期資本流動的衝擊,甚至可能出現金融風險。特別是那些在疫情之前,經濟和金融都已經十分脆弱的經濟體,加之這些經濟體防疫體系、衛生健康體系比較弱,他們受疫情衝擊的影響會更大。在這種情況下,部分新興經濟體受到熱錢的衝擊也就更大,我們需要高度關注。總體上,我國應對疫情的能力、應對跨境資本流動的能力都很強,包括我國經濟在全球率先複蘇,金融體系穩健性,擁有充足的外彙儲備等。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我談一下對下半年及下一階段經濟形勢的看法。總體上,我國經濟運行目前持續好轉,從各項經濟指標看,這個態勢比較明顯。最近幾個月,隨著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取得重大的階段性成果,以及各項金融貨幣政策也發揮了重要作用,消費、投資等都在邊際改善。下半年及未來一段時期,這種好轉的態勢仍將持續。從投資來看,我國以5G網絡、工業互聯網等為代表的新基建項目以及其他投資項目的落地,有望使得投資成為促進經濟增長非常重要的推動力。消費也明顯呈現邊際改善的情況,出口增長雖然可能下滑,但和主要經濟體相比,我國出口狀況相對較好。預計未來物價總體上是穩定的,CPI漲幅或有所回落,PPI同比跌幅收窄。6月份PPI環比變成正的,這是一個很好的跡象,表明生產投資、製造業的形勢在進一步好轉。總之,下半年以及下一階段我國經濟運行會繼續維持向好的態勢。

周學東:統計局剛剛公佈的宏觀經濟指標里,有一個數據我們感到比較欣慰,就是CPI同比上漲2.5%,比預期要低。因為一季度生產端受疫情衝擊很大,影響的是供給。如果說在消費保持一定規模的情況下,供給端出現供應短缺的話,必然會導致消費品價格上漲。但是6月份CPI同比上漲2.5,比我們預想的要好很多。剛才說PPI環比上升為正,說明工業品出廠價格有所回升,這也是一個好的跡象。

經濟參考報:大家比較關心上半年末我們整個宏觀杠杆率的情況怎麼樣?因為可能大家比較擔心上升比較快,所以風險怎麼看待?

阮健弘:4月份我們通報一季度數據的時候就討論過宏觀杠杆率的問題。一季度受疫情影響,我們測算我國宏觀杠杆率是提升了14.5個百分點。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可能二季度宏觀杠杆率還會上升。

但是我們要看到背後的機理。當前宏觀杠杆率上升是逆週期政策調節,支援實體經濟復工復產、複商複市,在這個過程中應當允許宏觀杠杆率有階段性上升,上次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就跟大家交流了這個看法。這種階段性上升是金融擴大對實體經濟的信用支援。這實際上是為了未來更好的保持合理的宏觀杠杆率水平,今天我們這麼做是為未來合理宏觀杠杆率的水平創造條件。從現在來看,雖然二季度宏觀杠杆率還會上升,但更要看到逆週期政策支援實體取得了顯著的成效,前面幾位司局長都提到了,經濟和生產秩序都在加快恢復。剛才王信局長提到的消費邊際改善,新基建、投資的重要拉動,出口好轉等, PPI環比為正,應該說金融逆週期調節向實體經濟傳導的效果都在體現。我們對全國1萬家實體企業調查顯示,截至6月15號,工業企業設備利用率已經達到或者是超過去年二季度的平均水平。服務業的開工率已經回升到了90.7%。所以,逆週期政策提供信用支援已經在實體經濟方面取得效果,我想當前宏觀杠杆率階段性上升是允許的。

周學東:最近媒體比較關心銀行對企業讓利1.5萬億元的情況。請郭司長再解讀一下。

郭凱:這1.5萬億元分三塊,一塊是利率的下行實現金融市場或者金融體系對實體經濟的讓利,這塊大概是9300億元,包括貸款利率下行,包括債券利率的下行,包括通過再貸款、再貼現政策支援的這些優惠利率貸款的發放,所有這些東西加在一起通過引導利率下行,最終會實現大概約9300億元的讓利。

第二塊就是我們測算如果直達政策工具能達到一定規模,包括前期還本付息政策,就是疫情爆發之後當時是把貸款延期到6月30日,後來我們又出台了兩個新工具,把普惠小微貸款延到明年,最晚是3月份。這塊包括減少企業的罰息和高息過橋貸款要付的額外成本,可能會增加的一些不良貸款,企業減少的擔保費用等。所有這些東西測算在一起,這兩項貨幣政策工具加上前期的延期還款付息政策工具大約讓利2300億的規模。

第三塊是通過銀行減少收費3200億元,包括前期已經減少的收費,後面全年還要繼續減免的收費,特別是落實6月1號下發《關於進一步規範信貸融資收費、降低企業綜合融資成本的通知》。

所以利息方面是9300億元,直達工具和延期還本付息是2300億元,減少收費是3200億元,這三大塊加在一起大數是1.5萬億元。

周學東:今天的發佈會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來源:央行網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