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民意不可唯“票”是舉
2020年07月10日00:41

原標題:尊重民意不可唯“票”是舉

王東京

公共選擇要體現民意,人們往往會想到由公眾投票,認為只有投票才能保證結果公正。的確,公共選擇不同於私人選擇,你個人選擇買什麼樣的住房與他人無關,用不著聽別人的意見;可公共選擇關乎公共權益,當然要尊重民意。問題是:民意表達是否一定要投票呢?

我的看法,投票是民意表達的一種方式,但並非最佳方式。何以見得?讓我們先看經濟學怎麼說。美國經濟學家布坎南認為,公共選擇的最高準則是“一致同意”。可他同時又指出,由於人們的利益存在差別,要求“一致同意”會產生昂貴的成本。舍優求次,只好降低同意的“百分比”,比如從100%同意,降為80%、70%,或者是51%,於是就形成了“多數同意規則”。

相對於“一致同意”,“多數同意”顯然可降低決策成本,但由於每項決策都是在有少數人反對的情況下通過,這就難免使公共選擇帶有某種強製色彩。對此,人們通常的看法是,少數服從多數是一種“民主”選擇的過程,它雖然會使少部分人利益受損,卻可讓大部分人獲益。從整個社會角度看,仍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

然而法國學者孔多塞卻不這樣看。孔氏怎麼看?下面是一個假定的例子:假定有三家公司,同屬一個主管部門,現在主管部門決定將其合併為集團公司,集團公司的總經理將從三家公司現任經理中產生,他們分別是牛經理、楊經理和馬經理。可供選擇的方案有:職工普選(A)、主管部門任命(B)、按資金實力確定(C)。最終到底採用哪種方案,將由三位經理採用投票的方式決定。

上面三個公司中,牛經理的公司職工人數最多,資金實力最弱,與主管部門領導關係尚可。因此,牛經理希望職工普選,最反對按資金實力確定。楊經理的公司職工人數最少,資金實力居中,但跟上級領導關係很“鐵”,因此他主張由領導任命,最反對職工普選。馬經理的公司資金實力最雄厚,但與上級領導積怨很深,因此他最讚成按資金實力確定,反對主管部門任命。

現在有趣的事發生了。若按多數同意規則,三個投票者中,總有兩人認為方案A優於方案B;方案B優於方案C;方案C優於方案A。如此一來,哪個方案最終通過,取決於投票的次序。比如先對A和B投票,牛經理和馬經理更偏好A,則A方案通過;若先對A和C投票,馬經理和楊經理更傾向C,則C方案通過;若先對B和C投票,牛經理與楊經理更傾向B,於是B方案通過。

這一現象最早由孔多塞發現,後來美國學者阿羅又作了進一步研究。他發現,如果讓兩個以上投票者就兩個以上方案投票表決,就可能出現往返循環的結果,而且出現的概率,會隨著投票人數和供選方案增多而上升。經過嚴格數學證明,他得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結論:任何多數同意規則,都不可能萬無一失地保證投票結果符合多數人意願。此結論稱為“阿羅不可能性定理”。

阿羅的結論無疑是一種警告。給我們的啟示是,公共選擇固然要尊重民意,但尊重民意未必一定要投票,更不可唯票是舉。事實上,正如市場可能失靈一樣,投票也有可能會失效。儘管失效的概率很小,但這並不意味著阿羅的警告無足輕重。飛機失事的概率不到萬分之一,但一旦掉下來,對乘客可就是百分之百的災難。

不知讀者是否讚成阿羅的觀點,為幫助讀者理解,我這裏再作三點補證:

第一,關於阿羅“多數人同意”不一定代表多數人利益的結論,我可用一個真實的例子佐證。20多年前,我老家父母官為了增加農民收入,希望發展珍珠養殖產業。經過村民集體投票,多數人同意辦珍珠養殖場。不料幾年下來湖水被嚴重汙染,村民又怨聲載道,於是10年前只好停產。

第二,按“多數人同意規則”選出的官未必就是好官。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所謂造福一方,是說當官要為老百姓辦事。問題也在這裏,官員只要辦事就可能得罪人。辦好事會得罪壞人,辦壞事會得罪好人。要是官員的職務晉陞只看選票,當官的誰會去得罪人呢?若一個官員為了不丟選票而碌碌無為,得票再高也不是好官。

第三,投票必然產生成本,而且成本會呈遞增趨勢。從經濟學角度看,投票競選類似於市場競買,誰付出的推介費用高,誰就有可能勝出。也正因如此,競選成本會不斷攀升。

要特別說明的是,投票雖非民意表達的最佳方式,但卻不能排斥投票。如果投票人數和供選方案不多,當然可以投票。不過我們要知道:公共選擇的民意表達有多種方式,除了投票,民主協商也是重要方式。

(作者:王東京 編輯:歐陽覓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