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交卷” 下半年重點在哪兒?
2020年07月10日21:25

  上半年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交卷”,下半年重點在哪兒?

  遭受新冠肺炎衝擊的2020年上半年,金融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如何?

  據央行7月10日發佈的初步統計數據,2020年上半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20.83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6.22萬億元;上半年人民幣貸款增加12.09萬億元,同比多增2.42萬億元。6月末M2同比增長11.1%,比上年同期高2.6個百分點。

  業內人士表示,總體來看,6月信貸和社融繼續保持了較高增長規模,上半年信貸和社融顯著高於去年水平,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明顯提升。在流動性相對充裕的形勢下,下階段貨幣、信貸保持合理增長的同時,將更加註重對實體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精準支持力度,防止資金空轉套利,真正將資金用於所需領域。

  6月信貸增長超預期

  拉動社融增量的要素之一是給實體經濟的貸款。據央行數據,在上半年20.83萬億元社融增量中,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12.33萬億元,同比多增2.31萬億元。單月看,6月新增人民幣貸款1.81萬億元,比5月多增3300億元,比去年同期多增1474億元。這一點略超市場預期。

  “比去年同期多增的部分主要由中長期貸款貢獻,中長期貸款新增1.37萬億元,同比多增5086億元,說明在加大對實體經濟信貸支持力度的政策要求下,各家銀行加大表內信貸投放力度,且信貸結構逐步改善,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不斷提升。”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分析稱。

  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陶金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6月社融和信貸數據基本匹配了前期的政策信號。“寬貨幣+寬信用”的政策在3、4、5月抗疫期間集中加碼,二季度寬貨幣政策逐漸退出,但寬信用、尤其是針對小微企業等群體的信貸支持政策力度並未減小。

  從個人角度看,居民部門6月新增人民幣貸款9815億元,分別比5月和去年同期多增2772和2198億元。溫彬表示,居民部門新增短期貸款和中長期貸款較5月和去年同期都有所增加,說明經濟逐步恢復帶動了短期消費貸款和按揭貸款需求的增加。

  下半年防止資金空轉套利將是重點

  在引導銀行加大對實體經濟信貸支持力度的同時,央行近兩個月已明顯觀察到了部分資金空轉的問題,並出手遏製,如貨幣政策寬鬆節奏邊際放緩,以及對結構性存款治理等。下半年政策核心會在哪裡?

  溫彬認為,下階段貨幣、信貸保持合理增長的同時,將更加註重對實體經濟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精準支持力度,防止資金空轉套利,真正將資金用於所需領域。基於此,貨幣政策的核心是用好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切實發揮好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的作用,加大力度支持製造業和中小微企業。而隨著通脹水平的繼續回落,貨幣政策也具有更大操作空間,可適時降準和降息,降低企業貸款成本的同時,引導債券收益率曲線下行,降低債券發行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央行行長易綱在陸家嘴論壇上談到,展望下半年,貨幣政策還將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預計帶動全年人民幣貸款新增近20萬億元。下半年信貸投放速度可能有怎樣變化?

  興業研究宏觀分析師郭於瑋對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6月,3個月的票據利率出現快速拉升,反映出銀行可能在壓降票據規模。今天發佈的數據也顯示,6月人民幣貸款中的票據融資出現負增長,這是2018年4月以來的首次負增長。結合7月8日央行座談會提出的“要把握好信貸投放節奏,與市場主體實際需求保持一致,確保信貸資金平穩投向實體經濟”來看,當前政策更加註重在穩增長和防空轉之間尋求平衡,信用擴張的力度可能下降。

  “易行長給出的是一個大約的數目,不太能根據這個直接做一個推測。”郭於瑋表示,從6月票據市場的形勢和央行座談會精神來看,下半年信貸投放的節奏可能更加平穩,貸款增速上升的速度會較上半年放緩,不過貸款增速上升的大方向不變。

  陶金錶示,若打擊金融空轉和套利的貨幣市場收緊政策延續,寬信用政策退出的概率是很小的。從這個意義上看,我認為不必過分解讀這些數據,而可以將這些數據設定為貨幣政策目標的底線,今年以來由於疫情的反複,國內外經濟恢復一直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這也肯定會導致貨幣政策力度的變化,未來這種不確定性仍然存在,為了應對不確定性,未來貨幣政策仍然有必要及時進行對衝和持續給予實體經濟寬信用。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程維妙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