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訪|海南陵水“違建小區”9棟高層被保留,業主:春天到了
2020年07月11日20:05

原標題:回訪|海南陵水“違建小區”9棟高層被保留,業主:春天到了

2019年12月20日,66歲的王衛忠從河北保定任丘回到了陵水黎族自治縣英州鎮。為了守住他在陵水“國茂·清水灣”的房子,兩地之間,他在去年往返了四次。見到澎湃新聞記者時,王衛忠的臉上有止不住的笑容,每聊幾句話就會有笑聲,與去年上半年不時抹淚的狀態已經截然不同。“我做夢都盼著這一天的到來。”王衛忠說。

根據陵水縣宣傳部的消息,2019年12月14日,陵水縣綜合行政執法局協調各相關職能部門,依法對該項目違法建築物進行拆除,拆除違法建築面積超14萬平方米,包括201棟低層別墅和2棟在建高層住宅樓及臨時工棚等。

澎湃新聞瞭解到,此前一天(12月13日),陵水縣相關部門在英州鎮政府二樓會議室組織10名業主代表開會。

“現場宣佈了201棟別墅,以及10號樓、11號樓,就是2棟在建高層住宅樓拆除,保留1至9號樓。另外別墅和2棟住宅樓的業主 ,可以就地安置。別墅業主願意買高層的可以來買高層;要退款的全額退款,由政府監督,但是,得在把這件事情都解決完之後。”

一名參與會議的業主代表趙阿姨說,為了這一天,哪怕缺電少水,她已經在這裏住了整整一年。

記者2020年7月10日瞭解到,截至目前,“國茂·清水灣”後續工作仍在依法依規地協商處理中,相關刑事案件仍在辦理。

“國茂·清水灣”項目 本文圖片均來自澎湃新聞

“查封的開發商的資金,大體夠賠”

“國茂·清水灣”是海南陵水縣英州鎮國茂·國際泥療養生休閑旅遊渡假區項目的一部分,整個項目被判定非法佔用土地超過500畝(約33萬平方米),蓋有違章建築超38萬平方米。2019年1月,陵水黎族自治縣對該項目違法建築物及構築物進行接管。“國茂·清水灣”由海南國茂實業投資有限公司(簡稱“國茂公司”)開發建設,實際控制人為遼寧商人柳茂盛。

2019年12月31日,陵水縣政府相關部門以書面的形式回覆了澎湃新聞的採訪,“現階段,陵水縣政府已對上述違法項目中的建築物和構築物涉及的土地部分,按照規定依法進行處置,處置過程中將重視購房者的權利,購房者的合法權益將依法得到保護。”陵水縣政府介紹,在拆除該違法項目前,縣政府有關職能部門已電話告知已購房的群眾,並組織購房者代表召開座談會,將縣政府的處置方向進行告知,並得到他們的支援。

“(2019年12月)14日拆的時候,業主們沒有鬧,我們才算放下心來。”陵水縣一名工作人員2019年12月20日對記者表示,“據我所知,這個項目涉及到縣一級的官員。查封的開發商的資金,包括開發商其他地方的資產,大體是夠的。”

關於未來具體的安置辦法,包括未拆除的9棟樓的業主如何補辦手續,已經拆除建築的業主如何原地安置,退款的資金具體出自何方,拆除後的空地及整個養生項目是否已有意向接手的開發商,陵水縣政府表示方案已經上報到海南省相關部門,因屬於密件而無法告知。

2020年4月26日,中國檢察網公佈了海南省人民檢察院在今年2月5日發起的,對原陵水縣縣長楊文平的起訴意見書。起訴書顯示,2011年至2017年,被告人楊文平利用擔任陵水縣委副書記、副縣長、代縣長、縣長等職務便利,收受企業或個人賄賂近1200萬元。

其中,2011年12月起,海南**實業投資有限公司在陵水縣**鎮**地段投資建設**養生休閑旅遊渡假區項目。被告人楊文平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接受該公司實際控制人柳某某的請託,在該項目的調整規劃、徵地拆遷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5年上半年,楊文平在陵水縣**酒店停車場,收受柳某某送給的港幣50萬元(折合39.4萬元)。

2015年8月至2017年7月,時任陵水縣**的被告人楊文平收受海南**實業投資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柳某某送給的50萬元港幣、一套高爾夫球杆等禮品,以及多次接受柳某某的吃請,按照**項目的用地要求,徇私舞弊,違反土地管理法規,濫用職權,在未按規定報經海南省人民政府批準的情況下,非法批準徵收土地共計432.7畝。

起訴書對楊文平受賄罪、非法批準徵收土地罪,建議數罪並罰,執行有期徒刑13年,並處罰金250萬元。

四次往返,兩頭牽掛

王衛忠是7號樓的業主,7號樓不在拆除的建築之列,讓他感到特別踏實的正是“保護購房者合法權益”這句話,在央視新聞等多家媒體的採訪中,陵水縣政府均如此表態,“我認為這就是定心丸了。”“從那一刻,我這個心跳,好像都有一點過速了,我太激動了。在我的印象裡邊,他們是第一次這麼表態。我們畢竟是無辜的,我們憑我們的血汗錢買的房子,政府也會考慮的。政府官員一發聲以後,我就感覺春天到了,當時我心情就不一樣了。”他說。

同樣是“激動”,王衛忠在去年2月14日情人節,一個人在7號樓的房間里記錄著心情——“難忘的時刻,淚如泉湧。心情激動,無助的淚水有誰知?天呐,但願我們有開心的一天!!!!!”

一個人守著房子的王衛忠,今年可以踏實地請家人來此團聚了。

王衛忠的記事本上記錄著他過去一年的四次往返,記錄著他一個人在國茂·清水灣發生的點點滴滴,包括兩次食物中毒,電梯兩次上升時下墜,每天提水,和鄰居的往來等等。王衛忠說,“家裡也需要我,我老伴62歲了,還在打工,我回去做飯做菜,幫她們一把。這邊還要守著房子,兩頭牽掛。”

澎湃新聞在小區採訪時看到,去年年初因無人管理而變成綠色的游泳池水,又變得和天空一樣藍。生活用電和用水雖然還沒有完全恢復,但是燈亮的時間長了,電梯停用時還能顯示著樓層指示,供水車一直在小區停著。那邊廂,拆除違建的工地上,數十輛挖掘機同時在工作,塵土飛揚,聲音嘈雜;這邊廂,業主有的游泳,有的練舞,有的聊天,有的在房間里看著工地上的每一個變化,宛若兩個世界。

這一次來,他會記上些什麼?“我小外孫每天在家跟我說,我要去海南,我說行一定帶你去。每天讓我跟他講飛機,怎麼坐飛機,那個程式,怎麼啟動,怎麼弄,每天這麼比劃。今天春節,我計劃老伴和孩子都來,去轉一轉,到三亞,帶小外孫到猴島,都要看一看。”王衛忠想到春節的團圓又笑了。

住在2號樓的趙阿姨從2018年12月16日聽到要拆違建的消息趕來後,在這裏住了整整一年。

她說,“小區反正就是早三小時,晚三個小時來電,早上7:30來電有電梯,大傢伙湊錢裝了水泵,也能用自來水了,但是喝的水還是去接政府派來的水車里的。”“2019年是難得的高溫氣候,蚊蟲叮咬,太難熬了。但是,我堅持下來了。”

趙阿姨介紹政府召開座談會的情形說,“讓我們10點鍾到英州鎮政府的三樓會議室。大傢伙都是互相搭著車,到了鎮政府開始登記。因為人多,政府就說派10個代表去二樓會議室。當時我沒有發言,我覺得政府的回答,包括這麼多部門的解答,對於業主來講,感覺很圓滿了吧。我們讓政府去跟大家解答,但是政府沒時間,他讓我們業主代表去給大廳等著的那些人做解答。雖然說10號樓、11號樓拆了,心裡頭也不那麼痛快,但對於我們業主來說,政府說的方案可能已經是最好的解決方案了,我們接受了。”

“當時,有個法律部門的人解答了12號樓退款的原因,說因為它當時只是一個坑,是在地面上沒有形成建築,所以它不在置換範圍,只能全額退款。”趙阿姨表示。

“還想把在國茂的住房夢圓起來”

2019年12月18日夜裡,“國茂·清水灣”計劃拆除的最後一棟樓轟然倒地。此時,業主中一些阿姨們正在小區球場上伴著音樂跳著廣場舞。

一名來自山東的10號樓業主在當日工作時間,趕到陵水縣房管局辦公室遞送了購房協議、身份證複印件、付款證明等材料,並做了登記。“群裡通知截至(2019年12月)18日,19日就是逾期了。”他說,雖然也可以選擇郵寄,但“我想這個事情比較重大,還是見面交材料比較好”,“只簡單地問了一句,要求置換房屋,還是要求退款,我選擇的是房屋置換。”記者去年12月20日去陵水縣房管局採訪時,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都登記完成了,登記的材料將何安排則不肯再說。

由於不具備入住的條件,10號樓此次被劃在被拆除的範圍內。業主在拆除現場錄視頻以作紀念。

61歲的10號樓業主原本從事建築業,退休不久,“2017年的時候,聽別人介紹來到國茂·清水灣看房子。這個房子給我的感覺是不錯的,位置比較好,房子的質量、規劃,包括戶型設計,我自己比較滿意。我也想到海南養老,考慮到家裡的需求,選擇了10號樓17層一套三室兩廳兩衛的房子。10號樓前面是別墅區,在17層往遠處看,還能看到海。2017年4月20日,我交了全款,4月22日就限購了。”

對於過去兩年的心路和現在被拆除的結果,他說,2018年3月聽說是違建,“我自己來看過。當時不讓進,也不讓看,還有施工單位、工人在施工。我覺得既然是政府的重點工程,領導也來現場視察了,雖然缺一些手續,在當時一個普遍現象吧,開發商會補辦手續的,也沒怎麼在意。好不容易千挑萬選,選到一個自己喜歡的房子,心情是非常愉美的,突然成了違建房,心情當然是不愉快的。去年,政府接手的時候,10號樓還不具備入住的條件,只是主體完成,正在搞內外裝飾。我焦慮也焦慮, 我也沒法來保房,我不能住在別人家裡。”

“今天來到清水灣一看,10號樓已經全部都拆除了,已經成為一片建築垃圾了,成為廢墟了,心情是非常沉痛的。我現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希望政府早一點落實,無論是置換房屋還是退款,把這個事情落實了。讓我們這些準業主心裡能夠踏實一些。我還是想把在國茂·清水灣的這個住房夢圓起來。”這名業主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