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俏印生物涉嫌傳銷被法院凍結賬戶 旗下微商號稱7天收入1.2億
2020年07月11日15:59

  原標題:廣州俏印生物涉嫌傳銷被法院凍結銀行賬戶 旗下微商“致青春”號稱7天收入1.2億

  中國網財經7月11日訊(記者 肖飛)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日前披露,廣州俏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州俏印生物”)因涉嫌傳銷,被湖北省鍾祥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查處,並被法院判決凍結公司在金融機構和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賬戶資金。

  判決書顯示,鍾祥市市場監管局在查處廣州俏印生物涉嫌傳銷一案中,查明有涉傳資金流入涉案金融賬戶,為防止資金被轉移和隱匿,鍾祥市市場監管局向法院申請對廣州俏印生物在金融機構和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賬戶資金,以及其利用金融機構和第三方支付平台轉移的賬戶資金予以凍結,這一申請最終得到了法院的判決支持。

  天眼查顯示,廣州俏印生物成立於2015年4月15日,主營範圍為化妝品及衛生用品批發;化妝品及衛生用品零售;化妝品零售;生物技術開發服務;保健食品零售(具體經營項目以《食品經營許可證》為準)等。

  據廣州俏印生物官方公眾號“致青春集團”2020年6月1日發佈的文章顯示,香港致青春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創立於2015年,吳桂霞(佳佳)為致青春集團董事長、廣州俏印董事長。吳桂霞本人的百度百科也顯示其身份為廣州俏印生物董事長、致青春集團董事長,同時還是宮品品牌創始人、花紅藥業操盤手、芙琳皙品牌創始人。

  但天眼查信息顯示,廣州俏印生物大股東、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為自然人趙凱,持股比例60%,另一自然人股東趙慧,持股比例40%,為公司監事。

  工商登記變更記錄顯示,吳桂霞、趙凱原為該公司股東,吳桂霞同時擔任法定代表人。但2016年5月24日,企業法定代表人由吳桂霞變更為趙凱;2019年1月25日,吳桂霞退出股東,趙慧進入股東名錄;2019年3月8日,吳桂霞不再擔任監事,由趙慧接任監事。從工商登記信息看,被“致青春集團”公眾號稱為創始人、董事長的吳桂霞,目前已經與廣州俏印生物沒有一絲法律意義上的聯繫。

  “致青春集團”公眾號還宣稱,“曆經七年風雨,致青春集團規模已達到十幾萬人,譜寫出7天1.2億的業界銷售傳奇,扶持出數以萬計的百萬資產黑馬領袖。致青春自2018年底全面啟動萬店連鎖計劃,短短幾個月就成功裂變幾百家店。”而在相關宣傳中,“致青春集團”還多次號稱“中國頂尖微商團隊”、“中國微商第一團隊”,全然不顧中國《廣告法》對極限用語的限製性規定。

  此外,據媒體報導,廣州俏印生物還涉嫌在產品銷售中存在虛假宣傳的問題,如公司官網上銷售的芸草集私護套盒、宮品殺菌原液,只是“消字號”衛生消毒產品,卻對外宣傳具有疾病預防功效,其中芸草集私護套盒宣稱能夠對女性12種疾病有功效,可以有效預防陰道炎、白帶異常、外陰炎等婦科疾病,涉嫌虛假宣傳。

  而對於此次被鍾祥市市場監管局查處的“涉嫌傳銷”的問題,有知情人士指出,廣州俏印生物、“致青春”集團存在嚴重的“拉人頭”、“多代理層級返利”等涉傳問題。如“致青春”集團公開宣佈的代理級別就有5個層級,包括CEO、總代、省代、市代、VIP,但“實際上遠遠不止”。

  根據下圖顯示的“致青春”集團代理機製表,僅“CEO”這一級,本身就有三級返利,可以分為四個返利的級別,“總代”平級推薦可存在一次返利,可以分為兩級“總代”,下面“省代”、“市代”、“VIP”同樣也可能存在同級返利的情況,“整個銷售團隊參與團隊計酬的層數至少多達12層”。

  知情人士表示,上述“機製表”顯示“致青春”集團代理層級遠遠超過法律規定的三層,而且這些所謂的市代、省代、總代、CEO頭銜,“只不過是規避監管部門查處、模仿傳統行業銷售的套路而已。傳統行業銷售,一個省最多就一兩個省級代理,一個地級市也就幾個市級代理,但‘致青春’,一個縣就好多‘市代’,有的縣還有‘省代’、‘總代’,你覺得正常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