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清憲:以開放倒逼改革 青島要做長江以北縱深開放的新支點
2020年07月11日06:41

  原標題:王清憲:以開放倒逼改革,青島要做長江以北縱深開放的新支點

  剛剛學趕深圳,又來拜師上海。

  青島,這座有著“北方第三城”之稱的城市儼然到了最著急的時刻。

  “自豪的青島人也有著強烈的怕被別人拉下的危機感,甚至可以說,內心深處充滿深深的焦慮。”時間回到2019年大年初一,彼時剛剛履新青島市委書記僅一週的王清憲在全市正局以上幹部微信群中寫道。

  青島,如何挺起北方城市的脊樑?理想和現實鞭策著主政者,發展的緊迫性也成為擺在這座城市面前最現實的問題。

  從2019年5月起,青島先後選派三批幹部前往深圳進行體悟實訓。而一年後的6月28日,青島選派的51名幹部再度出征,而所不同的是,他們的目的地是中國經濟最活躍的長三角地區龍頭城市——上海。

  “掛起職務、當好職員,盡快融入新角色”,出發前王清憲與首批赴滬專業實訓幹部談話,寄語他們利用一切機會學習鮮活的上海經驗。

  十天之後,王清憲又親自帶隊率領青島黨政領導、市區部門主要負責人來到上海,學習考察上海現代服務業發展情況。

  兩天的行程被安排得滿滿噹噹,從高校、企業、金融機構,青島黨政領導馬不停蹄,所到之處賓主雙方沒有過多寒暄,直接進入項目合作溝通對接。

  “期待協會的朋友圈,也能成為青島的朋友圈。”“希望你們公司不僅是去建幾個園區,而是在青島進行戰略佈局,不斷將新理念新業態新模式引入青島。”“打造成全四海不畏風險的智者成長成功的‘熱帶雨林’。”全程跟隨代表團走訪的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注意到,考察團每到之處,王清憲都向對方發出了這樣誠摯的邀請。

  7月8日下午,青島-上海現代服務業發展交流與合作對接會召開。山東省委常委、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出席對接會並作主旨演講,上海現代服務業聯合會等十餘家商協會組織和上海金融、航運、會展等現代服務業企業負責人共500餘人參加對接會。

  “青島是一座青春之島,是一個正在創業的城市,是城市中的‘獨角獸’。”王清憲在演講中呼籲更多的上海企業走進青島,更多的年輕創業者走進青島,與青島一起,為打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新平台、為塑造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龍頭、為建設我國長江以北地區國家縱深開放新的重要戰略支點,攜手努力。

  當天的推介活動結束後,王清憲就青島產業轉型、製度建設、營商環境改善的相關話題接受了澎湃新聞等媒體的採訪。

  “疫情延緩了來上海的腳步,但沒改變學習的決心”

  記者:前不久,青島選派了51名幹部奔赴上海實訓,您在臨行前的動員會上提出要“利用一切機會學習鮮活的上海經驗、上海場景”。今天,又在上海舉行現代服務業交流對接會。這一系列學習上海的舉措和行動,是基於什麼樣的考慮?

  王清憲:對接上海的現代服務業,是我們去年就提出的重點工作任務,可以說是醞釀已久。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延緩了我們來上海的腳步,但沒改變我們學習的“決心”。

  上海青島曆史文化經濟淵源深厚,上海一直是青島學習的榜樣。總書記賦予青島建設中國—上海合作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範區、山東自貿試驗區青島片區、融入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等一系列國之重任,突顯了青島在中國新一輪擴大高水平開放戰略中的獨特地位。這是青島的無上榮光,更是重大的國家責任,意味著在中國推動更高水平對外開放的新階段,青島必須成為中國長江以北地區國家縱深開放新的重要戰略支點。

  青島要肩負起這樣的使命,就必須大力發展現代服務業,因為現代服務業具有更大的產業輻射力、更廣闊的空間覆蓋性和更強大的整合配置資源能力。上海之所以成為引領中國發展的龍頭,很大的原因之一就是現代服務業走到了全國乃至世界的前列。2019年,上海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達到72%,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80%,形成了以現代服務業為主體的現代產業體系。作為中國最具開放引領力的城市,上海把“上海服務”作為四大品牌之首,一直致力於“在服務全國中發展上海”,體現了為全國改革發展大局服務的責任擔當。我們懇望上海把青島作為發揮現代服務業輻射作用、推動國內大循環的重要“中轉站”,通過支持青島,來更有力地輻射黃河流域、輻射北方地區。上海、青島攜手,必將會為推動國內南北東西大循環,做更多、更大、更富有實際成效的事。

  與上海對接,首先是人的對接。為更好學習上海現代服務業,我們已經派出了51名幹部到上海的現代服務業企業、中介組織等開展現代服務業專業實訓。我們是想通過這樣一種方式,建立起青島與上海現代服務業企業的內在聯繫。

  著力打造北方現代服務業中心

  記者:剛剛推介會的主旨演講中您提到,在山西工作時,您就多次帶隊來上海學習。與學習深圳不同,青島此次學習上海目標更為聚焦,就是著眼於現代服務業,這是否可以視為青島堅定產業轉型發展的重要新起點?下一步該如何精準發力?

  王清憲:毫無疑問,青島要廣泛地向更多的城市學習。上個世紀90年代,我在人民日報當記者時就曾多次到上海採訪。後來我到山西工作,先後在三個城市任市長或書記,每到一地我都會帶幹部和企業家到上海來參觀學習。

  以晉城為例,這座內陸城市有開放的願望,那時候產業轉型就是去引進非煤類的產業。於是我們就提出對接上海、融入中原。我曾經推動晉城用一年的時間,把1100名處級以上幹部全部送到上海來輪訓,並帶隊來和上海現代服務業聯合會簽訂了合作協議。

  對青島來說,更加具備學習上海的產業基礎與資源稟賦。所以,我們提出,積極適應時代變化,以提高質量和核心競爭力為中心,大力培育服務業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努力構建優質高效、充滿活力、競爭力強的產業體系,著力打造北方的現代服務業中心。到上海學習現代服務業,加快青島現代服務業發展步伐,是我們“搞活”產業的關鍵一環。

  圍繞實現這樣的目標,將重點從以下三個方面發力:首先是推動服務業融合發展。重點立足青島優勢,圍繞航運做貿易,圍繞貿易繁榮金融,以貿易推動航運,以金融推動貿易,大力提升青島在航運、貿易、金融領域的全球影響力,建設國際航運貿易金融創新中心。

  我們還將加快建設國際時尚城,推動多元文化的集聚、交彙、融合,成為創新思想的策源地,依託就是文化、旅遊、體育、會展等現代服務業。目前,青島投資5000萬元以上的在建、簽約、在談文旅項目過百個。期待在不久的將來,大家在青島也能感受到像上海一樣的時尚氛圍。

  二是推動現代服務業賦能先進製造業發展。回顧曆史,青島是中國為數不多的百餘年來始終對實業傾注熱情、執著於工業製造的城市之一。但最近這幾年,青島的製造業不像過去那樣耀眼了。什麼原因導致我們落後的?就是因為我們沒有抓住近20年來數字化、信息化浪潮。而製造業的數字化、信息化,從本質上講,就是製造業與服務業的融合。

  基於此,結合青島的現實情況,接下來我們將重點打好“高端製造業+人工智能”攻勢,依託全球三大工業互聯網平台之一的青島海爾卡奧斯工業互聯網平台,完善產業生態,加快打造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推動現代服務業與先進製造業融合發展。

  三是優化現代服務業發展生態。集聚更多優質現代服務發展資源要素,為現代服務業發展提供適宜的陽光、土壤、雨露,提升現代服務業發展的質量與效益,打造現代服務業發展的熱帶雨林。

  搶抓機遇,打造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

  記者:印象中,青島可以說是國內最早提出打造“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的城市,那麼在這一方面,青島的發展基礎如何?有沒有達成一定的初步成果?未來的主體規劃又是怎樣的?

  王清憲:青島提出打造工業互聯網之都,不是描繪願景,而是已經在路上奔跑。工業互聯網顛覆了傳統工業過程,讓機械、設備互聯,打通了生產、流通、消費的全環節。我們要打造的工業互聯網之都,就是要形成從人工智能、大數據、芯片、傳感器、機器人、算力算法、區塊鏈、產業數字金融等產業在內的工業互聯網全產業生態。

  舉一個例子,疫情期間,青島的海爾卡奧斯工業互聯網平台在短短幾天內幫助山西的一家服裝廠建立了口罩生產線,這在過去是不可想像的。目前,卡奧斯平台的已經成長為比肩美國通用電氣和德國西門子的全球三大工業互聯網平台之一,聚集了3.4億用戶和390多萬家生態資源,在工信部發佈的2019年跨行業跨領域工業互聯網平台中位居第一,具備成為工業互聯網核心平台的各種要素。

  青島對工業互聯網的發展給予高度重視,因為這是國家戰略,事關國家利益。今年,我們出台了《打造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規劃方案》,努力打造核心要素齊全、融合應用引領、產業生態活躍的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

  我們力爭到2022年,梯次推進3000家以上工業企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改造,推動10萬家中小企業上雲,打造500個5G全覆蓋全融合的應用園區,選樹1000個具有行業先導性的人工智能典型應用場景,基本形成工業互聯網千億級產業新生態。

  用市場的邏輯謀事,用資本的力量做事

  記者:我們注意到,資本之於城市發展的重要性,而對於提出多個重量級目標的青島,更是如此。所以我們也看到去年和今年青島借勢舉辦了全球創投風投大會,能否簡要介紹一下青島在創投風投領域的“成績單”?

  王清憲:去年我們舉辦了第一屆創投風投大會,今年是第二屆。效果出乎意料的好,青島成為世界創投風投關注的新熱點。去年在中基協登記的私募基金管理人達到271家,同比增長14.8%,大大超過全國平均水平,增速居全國第一位;備案的私募基金同比增長33.6%,高於全國24.1個百分點;基金管理規模同比增長28.3%,高於全國20.8個百分點。

  今年受疫情影響,我們舉辦了“2020青島·全球創投風投網絡大會”,共吸引2.7萬餘家創投風投機構、協會組織和企業、政府部門的近10萬名嘉賓及觀眾參會,直播點擊量達1343.35萬。有30個項目實現“雲簽約”,落戶基金意向規模559億元。

  為什麼要舉辦創投風投大會?創投風投實質上是資本對一座城市的評價,創投風投的資金一定是投向最有成長性的項目。青島打造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發展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等這些產業,需要人才。而真正的人才,最需要的是自我價值的實現,是要創意、創新、創造。而創意、創新、創造離不開資本的支持,我們要通過創投風投大會,用資本的力量撬動人才集聚,推動科技創新。

  這一年來,青島在創投風投領域的實踐效果確實非常不錯。不僅吸引了人才,創投風投基金給青島帶來了很多創新性的項目,實質上變成了招商引資的一個很好路徑。

  另一個方面影響,青島幹部的狀態也得到了改變。資本、企業家為什麼看好青島?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他所接觸的各級幹部。而幹部的狀態絕不能只是熱情,而是要有市場化的意識、專業化的精神、法治化的理念、開放式的胸襟。

  青島的幹部要用市場的邏輯謀事,用資本的力量做事。這樣才能和企業家實現共鳴。這是北方城市加快改革開放和市場化步伐,必須解決的問題。我們舉辦創投風投大會無疑向人們昭示了青島開放的決心,激活了官員的思維,也感召了投資人。

  以開放倒逼改革,創造舒服的營商環境

  記者:您在剛才推介會的演講中也提到了南北方的差距,那麼解決南北方差距最主要的抓手是營商環境嗎?青島在營商環境方面的優勢是什麼?未來還會有哪些具體的完善措施?

  王清憲:北方地區改革的不足的很大原因之一是開放的不足。打破既有體製,是需要力量的。當前,北方地區開放不足,對改革的倒逼力度不夠,而我們用自身既有力量又難以打破傳統體製。所以導致市場化程度不夠,最後的結果就是配置資源的能力較弱,地區發展放緩。如果沒有開放倒逼改革,營商環境也不可能改變。而青島,就是要打造長江以北地區國家縱深開放新的重要戰略支點,當好北方地區開放的窗口,把開放的風吹向黃河流域去,吹到整個北方地區去。

  談到營商環境,這是任何投資者都關切的問題。我曾在多個場合提出,青島將致力於創造一種讓企業家和創業者感到舒服的政務環境。舒服,就是自然而然,就是如魚在水,就是如沐陽光,就是既“親”又“清”。

  我們在17個經濟管理部門都設立了市場配置促進處,專門研究如何有效利用市場機製、創新資源配置方式、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協調推進市場化改革。凡是市場能幹的一律交給市場,如果市場機製不完善的,政府就要去培育市場,而不是替代市場。

  我們深化頂格傾聽、頂格協調、頂格推進製度,強調成全企業家創意創新創造就是成全青島發展。明確“新官不理舊賬”是法盲的表現、是違法的行徑,集中開展黨政群機關履約專項清理。

  此外,以鼓勵“民告官”的方式促進法治化,支持企業依法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市委明確提出,當一次被告勝過10次法治教育。2019年,“民告官”勝訴率達25%。行政負責人出庭應訴率由2018年的32%提高到2019年10月份的100%,全年達到72.5%。今年以來,一直保持著100%的出庭應訴率。

  2019年,在全國民間投資處於低位運行的態勢下,青島逆勢上揚,民間投資增長達到20.9%,同比提升13.8個百分點。今年1-5月,全市民間投資在疫情影響下逆勢增長12.8%,稱得上是企業家們用“真金白銀”為青島的營商環境投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