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城市為什麼要搶電商主播?
2020年07月11日11:31

  來源:獵雲網

  【獵雲網北京】7月11日報導(文/林京)進入7月,關於直播電商又有了許多新的進展。近日,人社部聯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統計局發佈9個新職業,“電商主播”身份獲官方肯定,正式工種稱謂為直播銷售員。

  備受關注的直播電商規範也陸續出台。由中國廣告協會發佈的國內首份《網絡直播營銷行為規範》從7月1日起實施,對直播電商中的各類角色、行為都作了全面的定義和規範。此外,浙江省發佈第一個直播電商領域標準——《直播電商人才培訓和評價規範》,廣州市也推出直播電商服務行為規範,對人氣造假、誘導交易說“不”。

  與此同時,各地相繼出台重磅政策,吸引頭部電商主播及MCN機構,並展開一場“直播電商之都”的競爭。李佳琦以特殊人才落戶上海的消息,更是引發持續熱議。在人貨場的生態體系之下,電商主播作為其中重要一環,被提上日程。

  各地區陸續出台了專門的直播電商扶持政策,通過獎勵現金、買房減價還能成領軍人才等系列政策,各地區向頭部主播及MCN機構拋來橄欖枝。此外,杭州、北京等地也陸續啟動直播電商基地建設。

  隨著明星、企業高管和地方官員的紛紛入局,電商主播愈加多樣性的同時,專業度也備受關注。城市開搶直播優質人才自是無可厚非,尤其是受疫情影響,直播帶貨也成為經濟恢復的一大利器。

  但是從過去的搶人大戰到現在的搶主播大戰,更應該冷靜下來思考的是,現在電商主播的現狀與其所面臨的問題,以及在直播電商日益火爆的情況下,對主播又提出哪些新的要求。唯有“對症下藥”,才能促進這個行業的良性健康地發展。

  城市直播電商發展一覽

  作為淘寶直播的誕生地,杭州一直被視為“直播電商之都”。在主播人才上,杭州無疑最占優勢。數據顯示,淘寶約有10%的主播分佈在杭州,除杭州之外,距離義烏城中心7公里的北下朱村,被稱為“網紅直播第一村”,彙聚了2000多名網紅,短視頻從業者5000人。

  在直播電商之都爭奪戰中,以廣州和杭州最為激烈。據淘寶發佈的《2020淘寶直播新經濟報告》顯示,廣州是淘寶第一大直播之城。今年2月以來,廣州淘寶直播商家激增4倍,開播場次反超杭州,拿下全國第一。同時,廣州在開播人數和購買力上均全國排名第一。

  背倚珠三角強大製造業的“千年商都”廣州,擁有完善的供應鏈,但在淘寶主播數量上,略遜色於杭州一籌。杭州佔比10%,廣州佔比7.38%。為此,廣州市提出打造“全國著名的直播電商之都”,培訓1萬名帶貨達人的口號。

  與此同時,重慶和成都等西南部地區也展現著很大的潛力,除了以李子柒為代表的頭部網紅,近期淘寶大學直播西南分校落戶重慶、快手“直播電商總部”落戶成都的消息,也頗受關注。

  從北方城市來看,濟南、青島等地對於打造“電商直播之都”都投入不小。值得注意的是,臨沂是能夠與義烏比肩的城市,它是位居全國第二的商品批發市場,在直播電商中走在了前列。有數據顯示:臨沂電商直播的交易額已超100億,位居全國第三。

  據南方週末統計,從3月開始,從省一級到區縣,全國至少有13地陸續出台直播電商產業扶持政策。其中,有半數集中在長三角區域,西南省份有四川、重慶等地,其餘為濟南、青島、廣州。

  從近期21世紀經濟報導發佈的“網紅城市直播指數 TOP20”來看,距離網紅集中點較遠的三亞也表現的很突出。近期,三亞電商直播基地落戶三亞市互聯網雙創中心,將圍繞三亞特色旅遊業、特色農業、跨境電商、食品加工等領域,推動當地電商經濟發展。

  隨著海南自貿港建設的不斷深入,直播電商這一新興商業模式也將成為三亞城市發展、企業升級的重要抓手,未來可期。

  除了出台重磅政策吸引電商主播之外,6月28日,國內首檔電商主播選拔類真人秀《奮鬥吧!主播》,由優酷、淘寶直播、天貓、聯合出品,將通過為期三個月的海選、PK、淘汰賽的方式,最終決出11位獲勝者。獲勝者將在2020年天貓雙11狂歡夜集體“出道”,成為新一代“超級主播”。

  據悉,參賽主播不僅有機會與明星同台battle,還能獲得阿里生態流量扶持,共享阿里全球商品供應鏈。

  “搶”電商主播背後

  在搶“電商主播”大戰中,以廣州和杭州兩個省會城市的搶人力度最為瘋狂。其中,餘杭區最引發關注的是提出了“開展直播人才認定”,對具有行業引領力、影響力的直播電商人才最高可通過聯席認定為“國家級領軍人才”。

  從落地政策的細則來說,根據杭州餘杭區的政策,MCN機構獨家簽約主播年帶貨銷售額5億元以上的,經聯繫認定可獲500萬元獎勵;主播可申請不同人才認定,享受購房補貼、子女入學等便利。

  蚊子會是一家位於餘杭區的頭部MCN機構,其創始人吳蚊米告訴獵雲網,政策的出台,肯定是對企業的莫大鼓勵,不僅僅是獎金,更多的是知道政府對發展這一塊業務的決心。作為企業來說,也能夠吸引到更多優質人才。公司目前正在申報,已經收到政府給到的前期10萬元獎金。

  吳蚊米介紹,公司旗下的許多主播都符合條件,公司第一批申報上去的主播名單中,有三位最終符合人才評定體系,其中@fashion美美搭符合D級人才;@小丫MOMO符合E級人才,@彩色娃娃amy符合F級人才。

  吳蚊米也坦言,(政策)肯定還是對頭部機構影響大,金字塔效應在這個行業很明顯。對腰部以上都很有利,畢竟有不同層級的獎勵。當然,企業也不能依賴政策,還是要紮紮實實把商家和主播兩端服務做好。

  杭州福基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是位於濱江區的一家MCN機構,在其負責人鄒影看來,在直播風口上,順勢成長了一批人。但這個事情終歸要平複的,不可能一直都在爆發期,增長起來的這些人肯定還是比較頭部的。

  鄒影表示,像雪梨一次坑位費就是40—50萬,如果說(政策)一年給到40到50萬,沒有足夠的吸引力,是不足以讓她從濱江區搬到餘杭區做這些事情。相對而言,政策對一些原生類的MCN機構吸引力可能還是蠻大的,像免房租等,但是有一個問題是,他們沒有能力做到這樣一個體量的主播,這個就是矛盾點。

  針對不同地區MCN機構的發展,鄒影的感受是北京氛圍偏傳統一點,杭州因為電商基因比較強,打法跟傳統的不一樣,更激進一點、競爭更強一點,節奏也更快一點,電商供應鏈加上媒體媒介,都是比較靈活的,杭州就靠圈內關係合作,生態比較好。

  她認為,“人人都是網紅”的時代還會繼續擴散開來,對MCN機構來說,只要不是投機性的,都是機會。

  上海財經大學電子商務研究所執行所長崔麗麗認為,政策主要還是起到一個高調宣佈姿態的作用,特別是廣州和杭州市。上海市是因為李佳琦真正引進以後才爆出的新聞。確實像業內人士所言,高端人才政策一般是針對頭部主播的,而目前市場情況來看,更多的是中腰部主播,甚至更多是素人。

  崔麗麗建議,各地區不如將重點著眼於本地人才的培育,培育和實訓的機製,輔導或者扶持以網絡營銷師為創業方向的一些政策,這樣可能來得更實際。

  總體而言的話,崔麗麗認為,各地區最好是能做好高中低不同層次,外來引進結合本地培育相結合的多層次、多維度的政策體系,不僅僅針對人才,而且還要關注行業發展所必須的生態主體所需的一些服務、政策等方面。

  電商主播面臨的問題

  有觀點認為城市引進一個頭部主播,就相當於引進一座甚至幾座超級購物中心。搶電商主播背後,是關乎城市未來發展命運的競爭。

  然而,頭部主播畢竟是“可遇不可求”,並且像李佳琦的美ONE、薇婭的謙尋等,他們都已經形成自己的團隊與成熟的運作機製。對於年收入過億的主播而言,政府給的“恩惠”,是否能夠吸引他們到來,還未可知。

  據iiMedia Research(艾媒諮詢)數據顯示,從主播等級分類來看,中國直播電商行業帶貨主播的二八效應明顯,頭部主播佔比相對較少,佔比僅為佔比2.16%,肩部主播佔比5.93%,而腰部和尾部主播分別為53.53%和38.8%。

  從職業結構看,長尾主播佔據大多數。長尾主播大多是迫於經濟壓力或衝動選擇帶貨主播作為職業,成長初期依靠微薄的保底薪資生活並且躥紅速度慢,心理壓力大。此外,主播帶貨的經驗很難成為跨行業擇業的敲門磚,長期職業發展道路較窄。

  其實,從過去搶遊戲主播到搶秀場主播,再到現在搶電商主播,基本都是經曆一番狂熱之後,最後趨於冷靜,留下極少數的頭部主播和眾多的普通主播。

  隨著電商直播的火爆,人才缺口日益增大,是不爭的事實。今年3月,智聯招聘發佈《2020年春季直播產業人才報告》顯示,春節之後直播行業招聘需求同比大漲132%,淘寶直播相關職業平均月薪達到9845元。甚至,為了盡快招攬人才,七成直播崗位都不設學曆和經驗要求。

  作為連接品牌與消費者之間的“橋樑”,公眾對主播的專業度也更加關注。此前,北京某企業負責人耿新華(化名)曾告訴21Tech,和小瀋陽合作了一場直播,賣一款白酒。當晚下單20多單,第二天一看退貨16單。沒想到帶貨效果這麼差,好在對方退回了1.5萬元坑位費。

  在政策的“東風”之下,也需謹防這些流量造假、刷單等現象惡意滋生。尤其近期明星主播的高坑位費與慘淡銷售額,備受業內關注。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許多流量商家利用程式算法提供機械性服務,1萬個播放量被以5元的低廉價格售出;KPI考核、面子工程、資本利益,在各方需求的推動下,共同堆砌起直播帶貨流量的虛假繁榮。

  蚊子會MCN機構創始人吳蚊米表示,流量紅利以後,電商主播到了真刀真槍拚實力來進行競爭,考驗的是主播的綜合實力和主播背後機構團隊的精細化運營。

  各地區在搶主播大戰過程中,促進電商主播更加專業化、行業更加規範化,更為重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