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殘了?不怪時間這把殺豬刀
2020年07月12日08:37

原標題:長殘了?不怪時間這把殺豬刀

原創 牙可東 印客美學

��

《花木蘭》在美國定檔8月21日

雖然國內目前沒有定上映時間

但是絲毫不影響我們看劉天仙的美貌

劉亦菲真的是從小美到大

真·凍齡·女神

再看看鏡子前的自己

對比小時候的照片

總感歎為什麼自己長著長著就長殘了呢……

今天,小印就用淺顯易懂的東西來解釋

我們大眾的審美眼光到底依靠了哪些法則。

變黑顯得醜?

假使有那麼一天,你穿了一件白衣服,你同桌穿了一件黑衣服,而你們兩個後面的同學不小心把墨水撒了。

假設都撒了相同的面積,那麼,那你的衣服看上去一定要比你同桌的衣服看上去要更觸目驚心

這就是一個重要技巧——對比 。這一手法在藝術上應用之廣,不勝枚舉。

像《巴黎聖母院》這本名著,就是用其中主卡莫西多外表的醜陋對比其內心的純淨美麗,用卡西莫多外表醜陋和心地純良對比道貌岸然的克洛德。

在我們對卡西莫多喜愛度達到高潮的時候再讓劇情突轉直下,把美麗的東西毀滅給人看,從而給人一種心靈上的震撼。

在世界名畫歐仁·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引導人民》中用陰霾的天空與破曉的曙光對比,用堅毅前進著的人民與傷亡的士兵作對比表達出來了對法國人民對於自由和民主的渴求。

P.S. 畫家本人也在畫中,是那個頭高禮帽,身穿燕尾服的戰士,小夥伴們學著點這P圖手法

約翰內斯·維米爾——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其實用光影展示好少女的柔美,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然而,這張作品這張的高光(highlight)和陰影(shadow)有著極其和諧的相稱關係,每每看到這幅畫小印都會為作者的光影所吸引,可以想像,若是沒有少女眼珠和眼白的對比,便不能凹顯出少女目光的澄澈清明。

若是沒有少女後面黑布包括整個面孔偏暗色調的處理,便不會顯現處少女耳邊珍珠的潤澤剔透。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同名電影

下面這張是柯羅的《珍珠女郎》,此珍珠非彼珍珠,這個珍珠是指樹葉在女郎頭上投下的影子。

但是,這張也是教科書般的畫人物之一。

仔細觀看會發現,著張畫的光源應該來自與左上方,用這個方向打光又一個非常顯而易見的好處就是可以凸顯人物的輪廓。

像下面這幅畫,就在這張臉上恰到好處地顯示了女郎光潔的額頭,以及雪白的脖頸。很多明星在拍一些經驗的硬照時也往往使用這種側上方光線,來突出自己的輪廓。

在相貌上也是一樣,我們亞洲人普遍立體感不強。

一般來說如果膚色較為白皙,那麼就會與自己的五官形成一種對比,從而起到突出強調的作用。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了傳說中的“一白遮三醜“。

像下面這張圖片是不是顛覆了我們對奧巴馬和普京的認識……

怎麼長著長著就不對稱了?

下面這幅畫是克瑞的《死與火》。

這幅畫是作者在自己日薄西山時創作的,畫面的中心是像極了一個不對稱的人臉,而且這張臉還有粗重的線條加上不乾淨的配色,更加重了畫面的不平衡感。

於是,作者的絕望潦倒一霎那間就可以通過這幅畫展示了

仔細觀察還會發現這個形象的眼睛和嘴巴是由“T”、“O”、“D”三個字母組成,而這三個字母組成的“tod”一詞,在德語中正是死亡的意思。

下面這張是愛德華·蒙克的《呐喊》。

不管是畫面中的中心點:呐喊的人,抑或是人背後的景物都有種強烈的不對稱感。以至於畫面的流動感更為強烈,華友那種不穩定感也隨著看畫面時間的加長而與時俱增。

對稱,往比不對稱來往往顯得和諧,再看下面這張臉,是不是感覺順眼多了?

達·芬奇的《抱銀鼬的女子》

佩宏諾的《少女與貓》

看來大師在作畫時也是要考慮人物進去的。

比如要是讓以卡西莫多為原型畫一幅《抱銀鼬的卡西莫多》或者畫一幅《卡西莫多與貓》,那麼即使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地給卡西莫多加上自己特有的“濾鏡”和“柔光”,也是行不通的。

呼吸也會變醜?

提到後天變醜,大部分人可能只會想到可惡的痘痘等原因,殊不知呼吸也會慢慢降低顏值……

有不少實例證明,長期用口呼吸會造成凸嘴、齙牙等不良面部發育情況。

這是英國的一對親姐妹,小時候兩姐妹都喜歡用口呼吸,當時她們長這樣。

後來妹妹7歲時聽從醫生的建議改用鼻呼吸,8歲的姐姐卻一直未改變張嘴呼吸的習慣。

結果3年後,兩人的外貌出現了天差地別的變化:3年後的妹妹明顯比姐姐顏值高,有一張好看的側臉。而姐姐的下巴卻後縮,需要用力地把嘴巴閉上。

還有下面這個男孩,第一張圖是他10歲時,那時開始用口呼吸,隨著時間的推移,越長越殘:目光呆滯,下巴後縮。

而早在20世紀初,就有個美國科學家用猴子做過實驗:他通過特殊手段,讓猴子長期用口呼吸。結果發現,多數猴子的顏面和牙弓都出現了錯頜畸形。

此後,也有多項臨床研究表明,口呼吸確實會影響人體面部的正常發育。

為什麼用口呼吸會影響面部發育呢?

首先,氣流長期不通過鼻腔,使得鼻腔變窄、鼻孔變小,通氣功能會減弱。

其次,長期用口呼吸,上下唇無法自然閉合,長期以往,唇肌運動量不足造成肌無力的情況,就會出現嘴唇無法閉合、露齒等情況。

另外,氣流長期從口腔經過,還會使牙齒、頜骨等部位的正常生長受到異常壓力。

特別對於處於生長期的兒童而言,長期如此會使得面部發育不良,容易造成上牙弓狹窄、上前牙突出、咬合不正等情況,進而出現齙牙、兔牙、下巴後縮等面部畸形。

美人是怎樣煉成的?

從生物演化心理學來說,經曆了這麼久的人類演化,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而不對稱和不和諧總是與殘疾和死亡結合在一起的,所以人出於自身物種發展的需要人們本能地去排除這樣的事物。

從之前頗受追捧的“馬夸特面具(MaquardtPhi Mask)”也可以看出對稱及和諧,這兩個元素至關重要。

但是真的是完全的對稱與和諧才是美的嗎?

張曼玉的臉太圓,五官不夠立體。但是同時也讓她總是有一種掩飾不住的單純可愛。

邱淑貞下庭太短。但是,也讓她多了一種嬌憨之氣,讓她在性感的同時,又透露著一種童稚感。

林青霞,臉太方。然而,與此同時也增加了她的英氣感。

普通心理學中講到一個東西叫做知覺自上而下的加工,大腦之中的觀念以及期望會影響到你會注意那些事。

比如你知道你朋友大概的體重和身高,當你的朋友走進的時候也許你不用注意你朋友服飾的輕薄,頭髮的長短從而很輕易的認出她。

我們在看五官的時候也是一樣的,一點瑕疵很容易在整體比較中被忽略,也許是嘴巴有點大,也許是眼睛有點小。

但是,只要是他的整體比例是協調的,那麼,在我們眼裡,他就是好看的。而且,這一點不一樣往往還能成為獨特的氣質。

國際名模呂燕曾經說過“你要是覺得我長得漂亮就多看幾眼,覺得我長得不好看就少看幾眼唄”。

美是一種理性之外,生活之中的東西審美的方式有千萬種,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但大眾對於美的追求卻是共同的。

看一場藝術的展覽 訪一些有趣的人

推一個美好的物品 辦一場文藝活動

原標題:《長殘了?不怪時間這把殺豬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