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打入奧運的這個項目 在國內卻瀕臨消亡
2020年07月13日16:02

  打進前八屢創紀錄 橄欖球火遍日本

  每年的美國超級碗狂歡之餘,中國有多少人能分辨清楚美式橄欖球和英式橄欖球的區別?有幾個人知道奧運橄欖球和世界盃的區別?

  除了這個殺入奧運會的新聞外,新浪體育的讀者們還看得到其他關於橄欖球的報導嗎?

  對絕大部分體育媒體從業者來說,這都屬於新鮮又新鮮的“新聞”,更別提普通老百姓了。

  其實,以上提到的這些“橄欖球”運動,都是國人因其形狀定義的名稱,實際上,它們可以說是幾種不同的運動:Rugby(英式橄欖球,音譯拉格比)與美式足球(American Football)之間的區別就相當之大。

  下文中沒有特別表明的,都指的是英式橄欖球。

  不客氣地說,橄欖球如今在國內的發展,仍然處在非常原始的階段。參與人口和球迷與其他球類項目相比,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是什麼,導致了已經進入中國30年的拉格比發展得如此步履維艱呢。

  新西蘭橄欖球隊出場儀式:毛利戰舞

  同樣是2019年,我們的鄰居日本在6月舉辦了第九屆橄欖球世界盃。這也是橄欖球世界盃自1987年創立以來首次在傳統國家和地區(西歐+大洋洲+南非)以外舉辦。

  這屆比賽,共吸引約24.2萬遊客訪日,其中6成是首次來訪。他們平均在日逗留時間為16晚,人均消費金額逾68萬日元(約合44554人民幣),帶來的經濟效益十分可觀。

  日本橄欖球協會發佈的報告顯示,賽事經濟波及效應遠高於賽前估算的4372億日元(約合290億人民幣),達史上最高的6464億日元(約合423.5億人民幣)。

  其中訪日遊客消費占到一半以上,為3482億日元(約合228億人民幣)。

  橄欖球世界盃期間,社交網站視頻播放數突破20億次,為2015年世界盃的5倍以上。

  對日本國內居住者為對象的問卷調查顯示,包括電視轉播在內,75%的觀賽者過去“未曾觀看橄欖球賽”或“只有數次觀賽”。

  在日本舉辦的橄欖球世界盃取得了使人“路轉粉”的成果。

  儘管有三場比賽由於颱風影響被取消,但45場比賽門票售出了近184萬張,銷售率達99%,創橄欖球世界盃史上最高紀錄。

  這樣的數字,對於中國橄欖球人來說,只能是看看和羨慕而已。

  更難能可貴的是,日本隊此次闖入世界盃八強,創造了曆次參賽以來的最好成績。

  而日本橄欖球聯賽也在這股正面效應下迅速成長,新西蘭前隊長丹-卡特和蘇格蘭前隊長均選擇加盟過去根本沒有高手問津的日本聯賽,也證明了橄欖球傳統地區對日本橄欖球水平的認可。

  對於奮戰在一線做推廣工作的中國橄欖人來說,他們的白日夢裡都不會有這樣激動人心的場景。

  可望而不可及。

  奧運戰略專業隊優先 基層橄欖球走進死胡同

  新浪體育最近採訪了前國手,在央視擔任橄欖球賽事解說的劉凱。瞭解到了英式橄欖球在國內艱難的發展曆程。

  前國手、央視橄欖球賽事解說劉凱

  劉凱說:“橄欖球世界盃一共是48場比賽,2015年橄欖球世界盃,中央電視台直播了其中的17場比賽,錄播了31場比賽;而2019年世界盃,只錄播直播了其中1/3的比賽。”

  劉凱告訴我們的這組數字已經說明,儘管時間過去了4年,但中國媒體對橄欖球的關注度非但沒有增長,反而有下降的趨勢。

  樂視體育的離開,讓英式橄欖球告別了新媒體平台。央視放棄英超橄欖球聯賽直播,也讓這項好不容易能夠常態化看到的運動,又變成了大家4年才能在電視上看1次的冷門節目。

  “我個人一直在努力地推動此事。但是大家都知道像這種小眾項目,新媒體平台會考慮到它的投入和產出比,不太願意投資。”

  一個運動,在一個地區培育30年,不算是很短的時間了。

  看看網球,高爾夫,甚至美式橄欖球,在中國真正大規模發展和普及的時間也都是上世紀90年代前後。但這些運動在時下已經有了很龐大和固定的參與群體。

  而英式橄欖球在國內竟然依舊處於沒有賽事,沒有媒體報導,沒有球迷的三無階段……

  劉凱告訴我們,中國英式橄欖球的發展階段經曆了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90年代初英式橄欖球進入中國,蓬勃向上,大部分是由各個大學和部隊為單位的十五人製隊伍。2002年達到頂峰。國內大約有三四十支大學和軍隊球隊參與比賽。

  第二階段,從2002年開始,主管該項目的部門——小球運動管理中心確定以亞運會為核心目標,集中精力發展英式七人製橄欖球,撤銷了十五人製英式橄欖球的全國錦標賽。

  此後的15年里,沒有再舉辦全國成人英式十五人製橄欖球比賽,讓前期積累的十五人製球隊幾乎全軍覆沒。

  由於政策的製定,導致大學生的十五人製橄欖球隊絕跡,其他隊伍或裁撤,或少部分轉化為七人製。

  雖然同時也有新的七人製隊伍設立,但沒有有效地增加整體橄欖球人口,變成了一個此消彼長的過程,成年隊數量總體來看反而是減少的。。

  第三階段是2010年以七人製為代表的英式橄欖球重返奧運會,各地市建立專業隊一心向奧。但是這種專業隊的集中投入,擠壓了大學隊的生存空間。

  最終的結果就是大學生的十五人製橄欖球隊絕跡,民間十五人製橄欖球抬頭。(註:目前國際上影響力更大的是十五人製橄欖球,包括世界盃,各國的職業聯賽也是十五人製。奧運會打的七人製比賽普遍不太受關注,職業化進程緩慢,影響力很小。)

  第四階段從2018年中國橄欖球協會進行實體化改革開始,中國女子橄欖球隊進入了東京奧運會的正賽,男子也進入了落選賽。

  從國家隊的競技層面,我們相比以前是有所突破的。但是在國家隊之外,無論是職業化的建設,還是體製內從業人數(高校高水平球隊、省市級專業隊),與2002年相比,並沒有明顯的提高。

  教育不支持 隊就要沒了

  由於政策導向,使得十五人製橄欖球隊減少,七人製增加。這種做法實際上並沒有有效增加整體的橄欖球人口,反而將橄欖球鎖進了象牙塔里,成為了一個封閉性的項目。

  劉凱的結論是:中國橄欖球人口有增長,但和其他同時間開展的項目比,這種增長可以忽略不計。

  又因為重塔尖的競技而輕底層青訓,推廣不力。2000年前後一批專業人才沒有留住,現在的中層教練員、推廣者斷層,導致年輕人想參與到這項運動中非常困難。

  韋伯-埃利斯杯中國巡遊

  從2017年起,教育部下文要求各院校集中精力辦好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的常設項目,皮划艇、攀岩、橄欖球、手球這些小眾項目要逐步取消。

  這個政策導致原本一些招收(或者準備招收)橄欖球特長生的綜合類大學,如中國農業大學和北京師範大學等,已經取消了招生名額。

  也就是說從明年開始,原本創設了中國大陸第一支橄欖球隊的大學,就不再招收新的橄欖球運動員了。三年之後,他們將徹底失去自己的建製。

  北京體育大學橄欖球隊日常訓練

  英式橄欖球進入中國走的是體教結合路線,但如今專業隊的培育方式,讓這項運動基本告別了學校土壤和民間土壤。

  這不單導致英式橄欖球絕跡校園,很多非奧的小眾項目,也可能徹底告別基層。

  30年前優於那時主流的體教結合路線,變成了如今不符合潮流的完全專業隊路線。英式橄欖球在國內的逆潮流化發展,符不符合中國體育的國情呢?

  劉凱說:“廣義的英式橄欖球包括了觸式橄欖球和對抗式,現在大概泛泛地說,有一萬人參加這項運動的培訓。觸式橄欖球,更多是一種初學者參與的運動,並沒有激烈的對抗。僅僅是規則教育而已,完全談不上什麼擴展項目人口。”

  “如果只有萬八千人參與,那麼這個運動先不要談什麼擴展和發展了。它需要的是拯救。”

  “國內體製內的專業橄欖球選手待遇參差不齊,最好的是中國女子七人製奧運隊的選手,加獎金大概每年能拿到20到30萬,完成奧運會的kpi會更高。這個薪酬是由國家隊的獎金和補貼,以及地方隊的工資兩部分組成。男子方面以成績最好的山東隊為例,他們的運動員每年全部收入加起來平均應該不會超過10萬。遇到4年一次的全運會,有20-30萬的獎金。”

  這樣的待遇,其實算是差強人意。但年輕人會問:我練橄欖球能掙錢嗎?能打職業比賽嗎?還能上好大學麼?能有一個好的前途嗎?這些問題,好像都暫時無解。

  中國並不缺挑戰職業賽的優秀選手

  劉凱介紹說:“2008年日本三菱重工球會引進了中國農業大學體育部教師賀忠亮(山東煙台牟平人),他成了中國橄欖球第一位職業運動員;09年神戶製鋼球會簽下中國農業大學本科畢業生王思博(北京人);一年後賀忠亮的同事,小飛俠李陽(蘭州人)加盟近鐵列車隊。”

  “連續三年三位中國球員登陸世界第五大聯賽,足以說明中國橄欖球曾經離亞洲頂級水平是如此之近。但是,隨著三位先行者先後在2013和2015年回國,基礎不足的中國橄欖球被證明只是曇花一現。“

  劉凱覺得,美式橄欖球是一種宣揚個人英雄主義精神的,充滿美國文化色彩的運動,而英式橄欖球講究的是奉獻。前者更適合時下年輕人的價值觀,後者更能展現團隊和國家的力量。

  第五屆海峽兩岸青年英式橄欖球交流賽

  也許,英式橄欖球在國內已經錯過了最好的發展時代。

  在沒有達到一定水平和影響力的情況下,這項運動在國內無法像新西蘭、英倫三島、南非那樣,起到跨越性別、跨越種族,凝聚整個國家的作用。

  能夠重回奧運大家庭和中國女隊進軍奧運,讓這項運動在體製內被看到和關注,可能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只不過,一次奧運,拯救不了只有1萬人參與的運動。就像一次奧運亞軍和一次世界盃亞軍,拯救不了江河日下,無人問津的中國女足一樣。

  不僅僅是英式橄欖球,還有很多在國內小眾,但在歐美是主流的體育運動,進入國內後也遭遇體製內不疼,體製外不愛的尷尬局面。

  這些運動當中也沒有出現李娜、丁俊暉這樣,靠一個人的表現改變整個運動發展的人物。

  從長遠來看,其實看起來最“笨”的辦法,夯實基礎,從草根抓起,是對這項運動最有利的。希望不要因為奧運戰略,又讓一項正能量滿滿,對青少年人格和價值觀培養大有益處的運動,失去發展空間。

  註:部分圖片來源於新華社

  (洋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