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的理想VS理想的李想 | 觀潮
2020年07月13日08:39
李想在理想ONE發佈會上
李想在理想ONE發佈會上

  新浪科技 花子健

  北京時間7月11日淩晨,理想汽車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招股說明書,計劃首次公開募股募集最多1億美元資金。

  這個時間正值北京時間的週六,選擇此時遞交招股說明書,或許是因為李想和理想汽車希望對上市一事保持低調。

  但在資本市場上,理想汽車在近期是高調的存在。從7月1日正式完成D輪的5.5億美元融資,到7月11日遞交招股書計劃赴美申請IPO,先後間隔僅為10天。

  這種迫切程度,甚至讓理想汽車的上市計劃沒有完全傳達到投資機構。其中一家投資機構在數天前答應了新浪科技關於理想汽車的採訪要求,隔夜之後便以“工作繁忙,相關人在出差”為由婉拒了採訪要求。

  這或許更能說明,理想汽車的上市可能成為D輪融資的條件之一。“理想汽車確實很缺錢。”一位理想汽車內部人士告訴新浪科技。

  理想汽車到底有多缺錢

  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在參加Rebuild 2020時表示,做汽車之後是越做發現錢越不夠。何小鵬還曾經感慨,以前看別人做車覺得100億太誇張,現在自己跳進來才知道200億都不夠花。”

  崑崙萬維董事長周亞輝在談及李想、何小鵬和李斌時曾表示,他們三位是因為做車,把自己從財務自由弄到財務不自由的傢伙。

  7月5日,李想在轉發一篇分析拜騰汽車失敗的文章的時候透露,理想汽車超過3200人的團隊,只有兩個VP,連高級總監都寥寥無幾。同時,行政要求出差都必須買經濟艙折扣最低的,經濟酒店要兩個同性一起住。理想ONE的上市發佈會,用不到200萬費用拿到上萬輛的訂單。

  從募資規模來看,根據公開資料及投資機構提供的數據,理想汽車成立至今(包括前身車和家)累計融資額在20億美元左右,對於造車來說,這筆錢並不多。

  橫向對比的話,小鵬汽車累計融資將近170億元,蔚來汽車融資將近140億元以及通過IPO募資18億美元,都要比理想汽車多。

  而與小鵬汽車和蔚來汽車不同的是,在理想ONE之前,因為技術路線的不同,李想在車和家(理想汽車前身)SEV項目上投入的研發費用幾近於打水漂。

  從理想汽車招股書披露的信息統計,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其累計的虧損超過了40億元。從其中一家投資機構及招股書獲得的信息顯示,理想汽車賬上的現金相對充裕,

  截至2020年3月31日,理想汽車擁有有現金及短期投資4.8億美元,加上在7月1日剛結束的D輪5.5億美元,理想汽車目前擁有超過10億美元的現金儲備。

  但這筆錢需要支撐理想汽車的虧損和擴張,就顯得杯水車薪。

  從理想汽車的招股書來看,理想汽車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淨虧損為7700萬元,歸屬於股東的虧損為2.3億元。結合小鵬汽車和蔚來汽車的現狀,理想汽車短期內也無法扭轉虧損的局面。

成立車和家之後不久的李想
成立車和家之後不久的李想

  但虧損的同時,理想汽車還要繼續擴張——自動駕駛技術的研發,直營零售中心的增加以及新車型的研發。

  短期來看,未來4年是理想汽車自動駕駛研發的關鍵階段:在2022年之前實現L3級別的導航自動駕駛;2023年推出全新車型X01,標配L4級別自動駕駛能力的硬件系統。2024年,通過OTA使量產車具備L4級別自動駕駛能力。

  理想汽車聲稱,“在L4級別自動駕駛上,我們是10億級別的投入。”但自動駕駛技術並不是單純靠資金的投入就能做出來,還要依賴於產業鏈各個環節的支援。

  2020年2月,理想汽車領投了無人車創業公司新石器A+輪近2億元融資。此前,理想汽車還投資了兩家自動駕駛解決方案提供商知行科技和易航智能。按照未來四年的路線圖,在產業鏈上的投資和合作,依然是理想汽車的主旋律之一。

  同時,理想汽車還計劃通過擴充直營零售中心的方式擴大用戶覆蓋範圍,在2020年內從目前的21家擴大到60家。

  在新車型上,理想汽車在招股書中也披露了相關計劃。理想汽車將在2022年推出全尺寸SUV,計劃中還包括中型和緊湊型SUV。

  做自動駕駛,本就需要一大筆錢,特別是在做自動駕駛技術研發和量產車結合的背景下,遠非當前的資金儲備所能覆蓋。更何況,理想汽車還需要擴大直營零售中心數量和研發新車型。在這樣的情況下,理想汽車就更顯得缺錢了。

  不過,理想汽車1億美元的募資計劃,和之前蔚來汽車IPO時的18億美元相比,差距巨大。在現有的資金儲備下,這1億美元也只是錦上添花,遠不能幫助理想汽車完成擴張的計劃。

  藍馳創投管理合夥人朱天宇此前在接受新浪科技採訪時表示,李想是一個很注重效率的創業者,特別注重資本效率,能想到怎麼用更少的錢實現自己的目標。“在這一點上,李想和他的競爭對手是非常不一樣的。”朱天宇說。

  但又極少有創業者能夠在資本面前保持完全的獨立性和決策力。

  一位熟悉汽車產業的投資人告訴新浪科技,從理想汽車的D輪融資到上市時間來看,理想汽車的上市,可能還有投資人套現的考慮,特別是當下資本市場對智能電動汽車如此認可,理想趕著上市也是為了給投資人一個交代。

  理想是誰的“理想”

  一位上海的車主對理想汽車充滿了好感,雖然他使用過程中也遇到過一些小問題,但至少理想汽車的工作人員都給予積極配合解決。

  他把理想ONE當成了家庭的第二用車,另外一輛是燃油車。在他看來,理想ONE的價格相比較Tesla的Model X或者蔚來的es8等都有優勢,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理想ONE主打的增程電動技術——主打解決用戶的里程焦慮。並且在上海,不需要有充電樁就能上電動車的綠牌。

  通俗來講,就是理想ONE是利用燃油燃燒轉為電能,再通過電能為汽車提供動力。“這與豐田、本田的混動技術不同,就類似於串聯電路和並聯電路的區別。”一位熟悉理想汽車的行業人士告訴新浪科技,這種技術實際上並無領先之處,也不像王興說的那麼神奇。

  在投資理想汽車之後,美團CEO王興瞬間成為了理想汽車的頭號粉絲,數次在飯否上稱讚李想和理想汽車。

  “我算是見過中外各國許多創業者了,李想是少有的能Think Different的人。可笑又可歎的是,很多人一方面對已成為傳奇的AppleThink Different廣告頂禮膜拜,另一方面卻對身邊正在發生的Think Different視而不見甚至百般嘲諷。葉公好龍。”這是王興在7月初的一條飯否動態。

  早在5月初,王興就親自入手了一輛理想ONE,並在飯否中表示“終於喜提一輛理想ONE,可以頂替原有的沃爾沃XC90和TeslaModel S了。”隨後,王興又表示“自己的父親也要把奔馳S換成理想ONE。”

  不僅如此,美團系的高管和創業者也都發出了相同的表態。即將退休的美團高級副總裁王慧文稱自己試駕完理想ONE後打算把家裡的保時捷Macan處理掉,因為“這車價格只體現在那個車標上”。

  從美團出走的創業者,水滴公司創始人兼CEO沈鵬也在個人的社交媒體透露自己在沒有試駕的情況下購買了理想ONE,稱理想ONE“確實很給力,性價比高”。而除了美團出身的背景之外,沈鵬創立水滴後曾得到美團的投資和流量扶持。

  很顯然,這是王興公開為理想汽車進行背書。“如此密集的宣傳,不排除是為理想汽車的上市造勢。”前述熟悉汽車產業的投資人告訴新浪科技。

  理想汽車招股書顯示,王興在理想汽車持股為23.5%,擁有9.3%的投票權;這既包括王興的個人持股,也包括美團對理想汽車的持股。

  藍馳創投管理合夥人朱天宇對新浪科技表示,“美團是中國最大的本地生活服務商,除了資本層面的支援,在戰略拓展層面也可以提供經驗和支援。”

  但作為理想汽車的第二大股東,王興重倉8億美元在理想汽車,顯然不僅僅是對智能電動汽車感興趣以及為理想汽車開設直營零售中心提供經驗那麼簡單。

  關於投資智能電動車的邏輯,王興也曾在飯否分享過。在2020年7月3日,王興談到,“現在回想起來,對於智能電動車這波巨浪,我屬於後知後覺的了,我2016年買了一輛TeslaModel S,一直用著覺得挺好,但我並沒有更深入去想意味著什麼,直到去年。”

  更早的時候,王興曾引用了索羅斯的一句話表達了自己的投資理念,“信心很足,卻倉位很小,是毫無意義的。”

  從近期王興及美團系高管的一系列關於理想ONE的言論來看,王興為理想汽車造勢,更是為自己手中的籌碼爭取更大的利益。

  當前,美國資本市場因為Tesla的瘋狂表現,已經充分瞭解智能電動車公司的價值所在。

  7月10日美股收盤,Tesla收漲10.78%,市值突破2800億美元(約合2萬億人民幣),將百年傳統汽車老店豐田和大眾遠遠甩在身後。今年以來,Tesla已暴漲269.24%,這足以證明電動智能汽車已經得到了美國資本市場的認可。

  另外一方面,蔚來汽車在得到合肥市國資的投資以及實現創紀錄的第二季度交付量之後,股價一路上漲,相比起2019年的接近1美元/ADS的價格,上漲了超過10倍。

  “王興選擇理想汽車是非常聰明的,當前,中國的造車新勢力經過洗牌,剩下的能叫上名頭的也就是小鵬、蔚來、理想和威馬四家,到目前為止有銷量數據的不超過10家。因為李想的名聲,理想在其中算是僅存的優質標的了。”前述投資人告訴新浪科技。

  一方面是剛剛結束的5.5億美元D輪融資,一方面是1億美元的IPO募資計劃;一方面是野心勃勃的王興,一方面是滿懷理想的李想。

  當這些因素交雜在一起,1億美元或許不能讓理想汽車實現宏偉的擴張計劃,但足以讓各方都得到相對滿意的結果。

  投資人的真金白銀,理想汽車的遠大藍圖,成為了李想一肩挑的重擔。

  這或許不是李想的理想,但一定是理想的李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