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成政治辯論戰場 專家:西方網絡監管不足釀惡果
2020年07月13日10:37

  原標題:社交媒體變身世界政治辯論主戰場 專家稱西方網絡監管不足釀惡果

  參考消息網7月13日報導 西班牙《世界報》網站7月11日報導發表文章《社交網絡及其作為世界辯論平台的新政治角色》稱,互聯網平台正朝著一個新的模式發展。在這種模式下,東西方用不同的模式對互聯網進行管控。專家認為,西方網絡監管不足將造成破壞性。文章編譯如下:

  粉絲眾多的推特用戶@SheepKnowMore清楚,推特現在的“免費飲料”比以前更難享用。5月,他的上一個賬號@JoeM在發表了一系列的偏激言論,如“私刑將是唯一的正義形式”後,被推特平台刪除。就在兩個月前,他的偽新冠病毒紀錄片還能上傳至YouTube平台上。

  但在5月,一向立足於“一切皆有價值”的YouTube加強了內容管控政策。在此之前,該平台發生了一系列醜聞,特別是出現了偽紀錄片《Plandemic》。

  這些變化,是否表明社交網絡終於開始承認,它們並非純粹且無瑕的內容傳播媒介呢?在某種意義上的確如此。即使是英國通信應用Telegram——由於被“伊斯蘭國”組織使用又被稱作“terrorgram”——也取締了“原子武器師”等納粹組織聚集的網絡社區。

  但是,這些措施的影響仍非常有限,最明顯的例子是臉書。這位社交網絡的世界領袖因容忍種族主義和反猶言論而遭到星巴克、可口可樂等1000多家大型廣告商抵製。這支廣告商軍隊可以擺平任何一家企業,除了臉書。自一個月前的抵製運動以來,該社交網絡的股票上漲了4%。為什麼?原因是絕大部分臉書的廣告商都是小型企業,在很多情況下,甚至是店舖。

  因此,這家由馬克·朱克伯格創立、領導和控制的企業沒有理由做出改變。美國哈佛大學研究員迪帕揚·高希認為,這是純粹的商業戰略,儘管其後果可能破壞民主。

  高希通過電話向《世界報》記者解釋:“臉書正在將其利益置於民主之上。”他認為,臉書採取這一戰略有兩個原因,一是害怕政治報復,“臉書不願對抗美國總統,因為後者具有淩駕於監管機構和司法部的權力”;二是“假新聞”傳播得更快,在用戶當中產生的“互動”也更多,而臉書正需要用戶和“互動”。高希總結道,對於臉書而言,成為美國最大的政治辯論平台至關重要。

  馬德里歐洲大學教授何塞·瑪麗亞·佩雷多解釋說:“國際社會,特別是民主國家,應當在網絡和社交媒體監管方面做出表率。”

  因此,互聯網平台正朝著一個新的模式發展。在這種模式下,東西方用不同的模式對互聯網進行管控。正如高希所言,它們都是世界政治辯論的主戰場,不同的是,監管不足的平台在西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