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川落後3杆加洞逆轉託馬斯 瘋狂式勝利憾無人見證
2020年07月13日10:41

  香港時間7月13日,科林-森川覺得如果他不能在穆菲爾德山村15號洞推入5英呎保帕推杆,他的爭冠希望將就此結束。

  他完全沒有想到有趣的事情才剛剛開始。

  3個洞待打落後Justin-托馬斯3杆,科林-森川收官階段只抓到了1只小鳥,可是打出66杆,低於標準杆6杆之後,將比賽逼入了延長賽。

  三次打18洞,他兩次有可能見證Justin-托馬斯奪冠。後者在那兩個洞都只有10英呎的製勝推杆。

  至於說到另外一次,科林-森川不得不推入25英呎推杆,將比賽繼續下去。

  工作日慈善公開賽唯一乏味的時刻是星期天的收尾。當時科林-森川10英呎之內兩推,便能在第三個加洞擊敗Justin-托馬斯,贏得生涯第二場勝利。

  “奇妙,” 科林-森川在總結一天的時候說。

  可以肯定這個詞彙覆蓋了許多個方面。

  直到最後一刻,科林-森川都一點不像冠軍。

  Justin-托馬斯連續10個果嶺一推,其中最後一次是15號洞,五杆洞的25英呎老鷹推,那幫助他在比賽還剩下3個洞的時候領先3杆。一方面,他吞下2個柏忌,打出69杆,讓延長賽出現;另外一方面,當他在第一個加洞,於18號洞果嶺後邊推入50英呎小鳥的時候,有理由覺得勝負已分。

  “我沒有假設比賽已經結束了,”Justin-托馬斯說,“可是從百分比來說,非常接近結束了……我努力埋下頭,想著他會推球進洞,可是從自私的角度來說,希望他推不進,可是他推進了。”

  Justin-托馬斯在正賽最後一個洞錯過了一個10英呎的保帕推杆,而第二個加洞面對同樣的線路,只不過這一次是抓鳥,可惜也錯過了。真正結束的時刻是10號洞上演的第三個加洞。他開球開到了一棵樹後的長草中,逼迫他必須要救一杆出來,結果還剩下102碼才到果嶺。他錯過了15英呎保帕推杆,讓科林-森川兩推便可以取勝。

  這對Justin-托馬斯而言也是一個瘋狂的星期天。他開始一天時領先2杆,可是僅僅5個洞便落到了3杆之後。他連續抓到3只小鳥,10個洞之後領先3杆,可是最終仍舊在延長賽中落敗。

  “3個洞中丟掉3杆領先完全不可以接受,”Justin-托馬斯說,“我很生氣,對自己感到失望。可是到一天結束,現在已經完了。這個下午,今天晚上,我需要休息一下,然後搞明白下個星期怎麼做才能更好,為此打下基礎。”

  四天之後他們重新回來參加紀念高球賽的時候,穆菲爾德山村的果嶺估計會像美國公開賽一樣快。

  這對23歲科林-森川而言是一個巨大勝利。自從13個月之前從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Cal)畢業以來,他已經因為高品質的穩定性而聞名。本週之前他唯一的勝利在一場弱陣容的比賽中贏得。可是工作日慈善公開賽包括了5名世界前十選手。

  “這對我而言是一個巨大的踏腳石,”世界排名將達到13位的科林-森川說,“我們取得了第一勝,現在又取得了第二勝……讓大門打開,我們繼續向前進。”

  這是美巡賽季從疫情中歸來之後,他第二次在美巡賽上遭遇延長賽。殖民地鄉村,他在第一個加洞錯過3英呎推杆落敗。可是這個星期天在正賽中,他一個2英呎的推杆撞到了洞杯左邊緣之後,就涮洞而入。“我的心臟已經跳了一百萬次,”他說。

  唯一欠缺的是與尼克勞斯的握手。下個星期,金熊將在紀念高球賽上迎接冠軍。

  挪威維克多-霍夫蘭打出71杆,單獨位於第三位。他是最後一組的三位年輕明星之一,最後一輪的時候他們三人都曾經取得過領先。

  維克多-霍夫蘭的希望因為兩杆結束,10號洞球道打入沙坑,吞下柏忌,然後一杆可以攻上的14號洞,一號木開球,只偏離了大約5英呎,但是卻因此緩慢地順著斜坡,滾入水中。

  科林-森川14號洞也一號木開球,結果滾到了12英呎的地方停住。他的老鷹推差一點進洞,而Justin-托馬斯的挖起杆打上去,小球旋轉到了3英呎,他因此抓到小鳥,衝到了一杆之前。那個時候看上去賽事會偏向Justin-托馬斯這一邊。

  科林-森川處在15號洞,五杆洞球道右側的濃密長草中,不確定是否能打過那道坡,打到球道的下半部分。小球出來的時候有點重,穿過球道,進入了190碼之外的長草中。與之相對,到那個時候,Justin-托馬斯三號木打到25英呎。而科林-森川打過沙坑,打到了果嶺旁邊的陡坡上。他做得足夠好,切杆切得很高,小球落到5英呎。Justin-托馬斯推入那個老鷹推,可是科林-森川成功保帕,存活了下來。

  “3個洞待打落後3杆,與3個洞待打落後4杆差別還是挺大的,” 科林-森川說,“接著他在16號洞打了一個糟糕的發球,我知道這是我的機會。”

  Justin-托馬斯錯過了10英呎保帕推杆。科林-森川17號洞的8號鐵打得一般,可是卻遇到一個很好的彈跳,結果他推入10英呎小鳥。Justin-托馬斯在18號洞開球的時候進入了球道沙坑,沒有上果嶺,而保帕推杆沒有拿下。

  為了避免雷暴,開球時間提前,因此最後一輪電視只提供錄播,網絡上提供直播。

  球場上沒有球迷,因此即便這麼狂野的收尾,卻幾乎沒有人看到。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