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懼改變再嚐挑戰 換了搭檔的張楠經曆了什麼?
2020年07月13日16:27

  眼見著東京奧運積分賽馬上打響,隊里宣佈張楠和劉成拆對,各自搭配新的同伴從頭開始征戰國際賽場。作為雙打選手,張楠懂得搭檔之間必須要有極其統一的目標。不管是之前的趙芸蕾、傅海峰,還是後來的劉成,當同伴與自己朝著相同目標傾盡所能時,成敗並不是最終的關鍵,問心無愧的過程才是促使他不知疲倦、奮發向前的原動力。在他看來,做得到,還是做不到。總要千方百計地去嚐試、去挑戰,把自己逼到再沒有退路的地步才可定論。哪怕是一直衝到心存畏懼的地步,不是為了逞匹夫之勇,而是為了要達到心中的目標,真刀真槍地去打拚。敢於較真的人,眼前必然是截然不同的開朗。

  “誰能想到人生還有那麼多未曾嚐試的第一次”

  奧運積分賽開始後,張楠與男雙新搭檔歐烜屹基本屬於“裸配”上崗,在並肩實戰中磨合熟悉。他們在去年7月借助虛擬積分,首戰亮相印尼公開賽,兩人在第三輪遇到世界排名第一的本土組合“小黃人”,止步八強。之後,為了搶積分,張楠再一次開啟密集式的國際賽事接龍。單是2019年下半年的5個月當中,這對新組合就參加了15站比賽,收穫了白俄羅斯、日本秋田和印尼大師賽的三個冠軍。期間,他們每站比賽的間隙最多能擠出一週的空當期。但除去打“飛的”穿梭地球的時間,能夠正常訓練和恢復的日子所剩無幾。

  不過,張楠和歐烜屹很清楚,只有通過不斷參賽,他們才能積少成多完成奧運積分的累積。與很多國家二隊新人一起參賽,張楠感慨道:“第一次連續參加七站比賽,第一次一個人去白俄羅斯。”曾經,他以為2009年參加的越南黃金賽是自己去過的最低級別的賽事,誰能想到人生還有那麼多未曾嚐試的第一次。而他們拿到冠軍的白俄羅斯國際系列賽,是世界羽聯的第九級別賽事,比起超級100的賽事還要低兩個級別,冠軍也只能拿到2500分奧運積分。比起頂級賽事的“一輪遊”就有3000分的奧運積分能拿,唯有“不去多作比較,就沒有傷害”。

  目前,張楠和歐烜屹的世界排名從首次配對後的172位升至23名,奧運積分目前位列第19位。在中國男雙組合中,排在李俊慧/劉雨辰、韓呈愷/周昊東、劉成/黃凱祥之後。根據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相關規定,需要該協會的兩對組合的奧運積分排名都必須進入前8才能獲得兩個參賽資格。如此算來,張楠/歐烜屹與東京奧運會還是有相當的距離。

  “在新搭檔身上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說起新搭檔,張楠說歐烜屹比自己小4歲,2017年來到國家隊,“他是一位衝擊力比較強、打法很有特點的雙打選手。”這位福建小夥,來北京時已經23歲,比起大多從小就在國家二隊為世青賽、亞青賽培養的選手,歐烜屹確實屬於半路超車冒出來的。

  在張楠看來,新搭檔的性格比自己還內向些。打球時,帶著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衝勁,初來乍到時配的幾站比賽,勢頭還不錯。但是,羽毛球比賽就是這樣的規律:新組合的初期,對手並不清楚打法時,勝利相對來得容易;當對手加以瞭解和重視後,如何能在對手有針對性的準備時依舊搶得主動就是問題。當在場上需要迅速應急找出解決方法時,就會出現一些問題。這在雙打組合中是常見的事,也是很難在短時間內解決的問題。

  配合初期,張楠和歐烜屹時常在賽後聚在一起複盤,溝通想法。當奧運積分稍微上來一些時,想參加奧運會的思想負擔勢必會增加一定的心理壓力,場上也會有點緊張。歐烜屹進入國家隊的時間只有三年,最初東京奧運會可能都沒有在他的考慮範疇內。突然被安排與張楠配對後,出現這種問題很容易理解。張楠也明白搭檔需要時間去消化和理解,畢竟奧運積分賽每一站都要箭在弦上,稍微出現問題,就可能產生自我懷疑。“很多時候,他都做得很好,只不過對自己缺少一些信心。而信心這個東西,不是別人能幫他增加的,關鍵還是要靠贏波。”

  從歐烜屹的身上,張楠似乎看到了曾經的自己。2014年,那時已經是混雙奧運冠軍的他,與寶哥傅海峰做起了男雙搭檔。男雙比賽不論是速度還是激烈程度都勝混雙一籌,當時,有段時間不打男雙的張楠為了重新適應,也花了不少時間。站在寶哥的身邊,他總會不由得背上心理包袱,像是不能有低級失誤、必須要贏波這樣的雜音總是響在耳邊。

  和寶哥搭檔的時候,張楠負責組織球路,給搭檔創造進攻機會。經常會因為不知道這樣打對不對而產生自我懷疑。後來,寶哥和張楠聊起來,“其實比賽是以你為主導,我是來輔助你。”這樣交心的溝通也給他們帶去了堅定和信任。換到了現在的歐烜屹,張楠說,他所處的情形和曾經的我很相似,但是從明白到理解再到吃透,需要付出時間和努力,只有繼續不餘遺力地打磨和等待,現在出現的問題都是我們不斷補足的線索。

  “攀山還是需要一步一個腳印的,不能操之過急”

  受新冠疫情的影響,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舉行,奧運積分賽也順勢向後推遲。張楠表示,對於組合而言自然是件好事,對於自己而言,這也是恢復他肘關節老傷的緩衝期。儘管在去年打了封閉,但那段時間的情況並不如所願,密集的參賽強度對肘關節的恢復影響依舊很大。“有段時間,稍微發力就會有痛感,發球也很受影響。”年初,利用冬歇期,張楠去抽了積液,醫生對他說,抽出這麼大量的積液算是相當多了。現在,他的肘關節已經基本消腫,伸直手臂可以看到肘窩,總算有了正常的線條。

  今年,張楠進入而立之年,但“老將”這一稱呼他仍然不怎麼喜歡。“可能外界很多人都有誤解,我22歲拿到混雙奧運會冠軍,26歲奪得男雙奧運會冠軍,走到這一屆,我剛剛30歲。而且,男雙選手的運動壽命很長,像亨德拉已經37歲了,還是‘當打之年’,依然保持著那麼好的競技狀態。”所以,張楠認定,既然熱愛這項事業,在身體能力保持良好的時候,沒有必要給自己設限,去停止自己的職業生涯。“外界並不瞭解你為了熱愛的事業,付出過怎樣的努力,我不願意隨波逐流。今年,我才30歲。”

  大約是從2019年底打完世界羽聯的各項賽事後,張楠突然覺著自己能夠心平氣和地接受當下的現狀。前兩屆奧運會皆是捧金而歸,誌在必得的東京奧運參賽資格卻仍然懸而未決。這對從打球起就好勝心就極強的他來說,很不適應。有段時間,在他心裡,是不能像現在接受採訪時這樣平靜面對這份懸殊的落差感。每當輸波,張楠很容易鑽牛角尖,無論朋友怎麼說,都拉不動他。只能給他空間,讓他自己靜靜去梳理、冷靜。

  一路與未知相伴,張楠現在看待比賽不會是只有輸贏那麼“窄”了。“也許很多的經驗或是體會,我和搭檔都交流過了,即使再遇到相似的問題時,沒有太多的變化,我也不會否定我們之間的努力。因為,欲速則不達。攀山還是需要一步一個腳印的,不能操之過急。

  “在國家一天,就要對得起這個位置和自己的付出”

  “2019年對我來說是複雜又迷茫的一年,方方面面。”張楠比任何人都更想衝破這個局面。雙打大滿貫後的路究竟要怎麼做、怎麼走,可能沒有人能準確地告訴他。作為一個當局者,他也很難還原整個過程的全貌,面臨的困難、技術、心理、改變、傷病等很多的問題,都需要他去平衡和取捨,“不斷去嚐試,只想知道怎麼做才是對的。”在這個過程中,他一如往常地提足士氣,給自己每一天的努力付出增加信心和肯定,但成績不會一蹴而就讓你鬆上一口氣。

  運動員在面對困難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有強迫症,都會逼自己。“職業生涯,就是不斷去挑戰自己,也不斷被其他人挑戰,我想挑戰的是自己依然能夠在雙打中變得更強。其實,與新搭檔的磨合需要時間,但奧運積分賽就在眼前,對我們來說,最缺的恰恰又是時間。”特別是在雙打項目中,困難逐漸變得複雜,像一個雪球越滾越大,但也正是有這樣的一種壓力,反而能夠激發出更大的能量讓自己成長。

  解決困難的時候,張楠同樣還要面對著競爭,面對比自己年輕的運動員的迅速成長。對張楠來說,時至今日依然不習慣聽教練說:“你看楠哥都還在加練。”因為,“加練”在他看來再正常不過。“小隊員們都覺著‘哎,你怎麼老是在練?’。”其實,張楠表示自己也是個很愛玩的楠哥。“教練這麼說,我會覺著有些尷尬,會想我到底練還是不練呢?”但是,之所以會“加練”,是張楠發自內心覺著必須要練。

  會有年輕隊員跑來和張楠取經,聊聊球、溝通想法。他說:“在國家隊訓練一天,就要對得起這個位置,對得起自己站到這裏的付出。就像之前一陣我看到丹哥還在努力一樣,年輕隊員看到我在場上時,也會潛移默化地鞭策自己吧。”(羽毛球雜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